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三四,老沙场

正文 二三四,老沙场

    唐英杰引起众怒,让朱立世的侄子当众臭骂一顿,狼狈不堪地退出八一慰问活动。憋了一肚子气回到凤凰山庄,盯着天花板前思后想,根源还是因为“唐刀”,便密谋绑架金铎,逼近他交出“唐刀”,否则就长期囚禁。

    唐英杰对黑熊说有金铎没有他,有他没有金铎,这是杀人的暗语。

    黑熊当即表态:“哥,大象和我商量好了,你瞧好吧。”

    唐英杰望着黑熊血红的眼睛点点头。

    唐英杰相信黑熊的忠诚,需要他的忠诚,赏识他的忠诚;但这人有忠心没脑子,只会三拳两脚,打打杀杀,对付街头小混混绰绰有余,跟高智商的金铎过招儿,显然不是对手,第一次交手就让人家干残废了,还连累号称五虎的兄弟中四个成了瘸虎,好在老四逃过一劫,全须全尾,下一步就指望四虎出菜了。

    目前来看,对付金铎还得靠大象,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别看人家平时不哼不哈,该出手时决不含糊,那叫稳、准、狠,一招毙命;大象的手段唐英杰是领教了:黑老大刘勇加他的两个特种兵保镖捎带他的情妇,四条人命,一夜之间全办了,无声无息,谁也不惊动。

    其实,眼下对付金铎也只有大象了。黑熊和他三十多个得利的马仔都残废了,其余马仔除了饭桶就是胆小鬼,再也挑不出能打能杀的人了;重金雇江湖杀手文志强,结果让人捆成个粽子,剪掉了右手食指;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活阎王,莫名其妙地活活烧死在自己的车里了。眼下,除了大象和傅彪,唐英杰也确实无人可用了。

    唐英杰这次并不想杀死金铎,他从朱立世的死吸取了教训,金铎如果出现意外,他的同伙肯定会不顾一切,挥舞“唐刀”的乱砍乱杀,那对顺安官场就是一场核灾难,立刻腥风血雨,天翻地覆;他唐英杰就是人人唾弃的臭狗屎,会有很多人想弄死他,那就没法混了,甚至有性命之忧。

    唐英杰冥思苦想的对策是秘密劫持金铎,秘密拘押,逼他交出“唐刀”。其实,无论他交不交,只要他在自己手里,他的同伙就投鼠忌器,不敢胡来;只要拘押金铎半年到一年,唐英杰就能把产业转移到莲花谷和省城,那时他和他的生意不在顺安了,“唐刀”虽然还能“伤人”,但“害已”的作用可以忽视了,顺安即使发生核灾难,自己已经远离现场,一切都无所谓了。

    天下难买后悔药。

    从三宝粥铺,到二道沟大桥,再到滚兔子岭,再到玉珠家小区和月亮泡,一次次交手,一次次失利,几十个马仔被敲断了膝盖,成了瘸子,这一切太出乎唐英杰的意外了。

    刚发现“唐刀”丢失时,唐英杰虽然恼火,却没太在意。就算它是一把屠龙剑,能不能砍下龙头还得看持剑人的武功如何。而且,老话说,磨刀怕不快,刀快伤自己;“唐刀”虽然锋利无敌,却是惹祸的理由,或者说搞不好是惹火烧身。一个小小的,无权无势的大学毕业生,仗剑面对江湖上的恶虎强龙,如果不是找死,就是不想活了。

    然而,事情总是出人意料,苟局长和朱立世这两把最可靠的保护伞刚支开,就被“唐刀”砍折了,不仅是折了,唐英杰的卑劣手段彻底曝光;朱立世的死把唐英杰推上了风口浪尖。他做梦也想不到金铎把“唐刀”舞得出神入化,滴水不漏;人触人伤,鬼碰鬼亡;现在刀压脖子胁迫别人围攻自己,这一招儿太狠,这是要彻底搞垮自己呀!这一招儿够狠毒了。

    如此局面下,要想力挽狂澜于即倒,只有夺回“唐刀”,秘密囚禁金铎,除了这一招儿,再没路可走。

    然而,像文志强,活阎王这样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杀手都一败再败,大象有胆量,有办法把金铎秘密“请”过来吗?

    唐英杰惴惴不安地跟大象说出自己的想法,大象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最后抬起头,证据肯定地说:“行。”

    大象把整个行动分解为三步。第一步由黑熊挑选了十二个精明强干的马仔,请傅彪亲自培训他们简单的侦察,监视,跟踪技能,之后分成三组,每组四人,配一台车一台摩托,三组轮流,全天候监视月亮泡,养殖场专卖店和玉珠家;这伙人由四虎带队,黑熊坐镇;任务是发现目标;第二步,锁定目标,金铎就算是只老鼠,也有出洞的时候,就会被发现,就会被定位,发现金铎的具体位置,他们的任务即告完成;第三步,金铎被具体定位后,大象和傅彪亲自出马,把金铎秘密“请”过来,用金铎跟他的同伙谈判,如果不交出“唐刀”就找个秘密地点长期囚禁起来。

    大象的忠诚让唐英杰大喜过望。唐英杰清楚,成败在此一举,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候了。

    老话儿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唐英杰承诺:凡是发现金铎行踪和具体位置者,奖励现金十万元;劫持计划完全落实后,奖励大象和傅彪一人一套世纪广场的门市房,每套价值三百多万。按照现在的行情,如果出租,每年租金十多万,有这么一套门市,大象和傅彪下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用两个门市奖励可谓巨奖,唐英杰得对兄弟们交待一声,他对宋军说:“我安排了点事,要是相师傅和傅师傅完成的好,一人奖励一个门市。”

    黑熊知情,装作不知情;宋军眨眨牛眼,知道这事性命攸关,不便多问,他没表示反对,也没表示支持,哼哼哈哈打了个马虎眼;三胖点头表示知道了。

    下午,宋军给三胖打电话,说心烦,晚上一起喝点?

    三胖说:“我也心烦,喝呗,上那儿喝。”

    宋军说老沙场。

    老沙场是唐英杰和兄弟们开办的第一家沙场,伟业集团起家之处,现在虽然废弃了,场地还是伟业集团的,集团企业用沙和员工个人用沙经常在这儿挖取;马仔们偶尔过来钓鱼,烧烤和胡闹。新建的彩钢板房设施齐备,全当一个度假别墅,文志强曾经在这儿住过几天。

    三胖的车还没到老沙场,就见一缕轻烟从老沙场升起。

    宋军的司机已经支起了烧烤架,红肉青菜摆了一案子;三胖的司机跳下车洗手帮忙,烤肉的香味立即弥漫开来。

    不远处一棵大柳树下,宋军和三胖支起一个小桌,一个水桶里镇着啤酒,肉串随烤随送过来,宋军和三胖边聊边喝。

    宋军问:“最近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三胖低头撸串,回答说:“没呀,咋的了?”

    宋军:“大哥当着那么多人,让一个小B崽子骂得狗血喷头,你不觉得这里有事儿?”

    三胖抬起头,嘴里不住地嚼着烤肉问:“咋不觉得呢?按理说不应该呀。朱立世死不死是他自己作的,跟大哥有啥关系呀?”

    宋军:“三弟,你心粗呀,没感觉出来有什么不对劲儿的?”

    三胖停了嘴,望着宋军说:“二哥,你还甭说,是有点不对劲儿,前天晚上有个饭局,隔壁那桌有几个领导,我寻思去敬杯酒吧,是个礼数,我它马一过去,领导全站起来上厕所了,弄得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敬也不是,走也不是,真它马的!弄得我一天心情不好。”

    宋军说:“唉!咱哥们将来可咋办呢?”

    三胖端杯跟宋军碰了一下问:“咋的了?”

    宋军对三胖说:“下午我到法院坐了坐,问了问咱那个案子,情况不好,挺麻烦。”

    三胖一口吹了半瓶啤酒说:“真它马邪门了,这银行跟商量好了似的,一齐催贷款,这谁受得了啊!”

    宋军说:“催贷款是表面,他们是商量好了整人。”

    三胖轻松地一笑说:“大哥去说一声,有啥麻烦的,多大个事儿啊。”

    宋军撸一串羊肉,嚼得油汁顺着嘴角往下流,宋军擦一把嘴说:“唉!──兄弟,有个事儿你还不知道,大哥,大哥最近┄┄不怎么好使了,要不,能当着那么多人挨骂。要照过去,老虎拉车──谁赶(敢)呐!”

    三胖停了嘴,看着宋军说:“那是咋的?”

    宋军说:“自从朱局出事儿,官场就跟开了锅似的,接二连三,那得消停了。”

    宋军把一个烤羊腰子夹给三胖说:“吃啥补啥,你补补。”

    三胖把焦香扑鼻的羊腰子在料盘里滚了几滚,却没往嘴里送,抬头看着宋军问:“咋的?他们自己倒霉,让人抓住了把柄,管他寻死,还是跑路,跟大哥有啥关系?”

    宋军四顾无人,两个司机在几十米外彩钢房前喝得正酣。宋军小声说:“你是跟我装,还是真不知道?”

    三胖住了嘴,看着宋军说:“我跟你装啥呀。到底咋的了?”

    宋军小说:“朱局的死,还有官场最近的事儿,都跟大哥有关,他们把账算在大哥头上了。”

    三胖有点懵了,眼睛直勾勾看着宋军,等他继续往下说。

    宋军故弄玄虚地嚼起肉串。

    三胖问:“咋回事呀?说呀。”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