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四0,决心难下

正文 二四0,决心难下

    傅彪颇费周折地和文志强见了面,文志强把那个风雨之夜发生的事儿讲给傅彪听,末了对傅彪说:“我怀疑你们走风了。”

    傅彪说:“你咋蒙了呢? 是走风了,是手机。”

    文成强一怔问:“手机?……”

    傅彪进一步解释说:“手机即能窃听,又能定位。”

    文志强有点疑虑地问:“金铎怎么有这能耐?”

    傅彪说:“你不知道,这小子是个黑客,唐总一个多亿的钱让他转走了,找不到线索。”

    文志强惊讶地说:“呃!是我误会了,也小看金铎了。”

    看看时间不早了,文老爷子到了康复训练时间,临分手时傅彪问:“你看,绑金铎这事儿?┄┄”

    文志强皱着眉头说:“我是折他手里了,他没要我的命,我真挺感激的,你们的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傅彪愣怔了一会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说实在的,这事儿我真不想参与,不答应吧太不义气,这可咋整?”

    文志强垂着头不言语,两人握手告别。

    两人就此分手,文志强没明确表态,傅彪有点失望。回来的路上心里七上八下地琢磨了一道儿。

    回到凤凰山庄已经中午12点多,过了午饭时间。傅彪停好车,去东楼餐厅露了一下头,转身要走,曹大厨满脸堆笑地迎出来,追着傅彪说:“稍等,稍等,鸡蛋龙须面,马上就好。”

    傅彪道了谢,进后厨洗把脸,回到餐桌旁等鸡蛋龙须面,也就几分钟功夫,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龙须面就上桌了,随后上了四样儿凉拌小菜儿,傅彪来了食欲,把头埋在碗里狼吞虎咽起来。

    门口人影一闪,大象笑嘻嘻地来了。

    傅彪看看他身后,问:“你怎么来了?唐总呢。”这段时间风声紧,大象和唐总几乎是形影不离。

    大象在桌边坐下,轻声说:“午睡了,昨晚闹了一宿,没睡好。”

    傅彪住了嘴问:“咋的了?┄┄闹什么?”

    大象四处看了看说:“闹人呗!┄┄你吃你的。”

    傅彪三口二口吃完面,把空碗一推,直直腰,拍拍肚皮说:“曹师傅好手艺,味道真不错。”

    曹大厨在围裙上擦着湿手,凑过来说:“鸡汤里放一把虾皮儿,味道肯定不一样儿。”

    傅彪说:“我说呢,好吃,真好吃。让您受累。”

    大象说:“看你这一头汗,走,外边凉快。”

    两人走出东楼餐厅,傅彪往湖心岛走,大象却站在餐厅门口不挪步,傅彪好奇地说:“走啊?”

    大象问:“你没闻着什么味?”

    傅彪嗅了嗅说:“大粪味,臭!──怎么这么臭啊?”

    大象抽抽鼻子说:“越往前越臭,回接待室坐坐吧。”大象指的是北楼接待室。

    北楼是正楼,唐英杰住宿办公都在北楼,三楼接待室在唐英杰办公室斜对面,跟秘书室对门;平时给来往办事的人临时休息,也是大象的办公室。

    大象和傅彪回到北楼接待室坐下,大象整理茶具,问傅彪:“喝龙井还是铁观音?”

    傅彪说:“刚吃完饭,啥都行┄┄咋的了?这么臭。”

    大象按下电水壶的按钮,听说水受热的丝丝细响,所答非所问:“见着志强了?”

    傅彪说:“见着了。”

    大象说:“他怎么样?”

    傅彪说:“他老爸恢复挺好,大夫说过几个月能下地;志强就那样,好不那儿去,也坏不那儿去。”

    大象扑哧一笑说:“你这是啥意思?”

    傅彪端正了态度说:“志强除了有点自卑别的还都挺好。”

    大象说:“自卑?有啥自卑的?”

    傅彪作了一个文志强隐藏右手的动作说:“老藏着,受刺激了。”

    大象脸色一沉说:“也是,说没说是咋回事儿?”水开了,咕咕作响,大象熟练地洗茶,温杯,泡茶,分杯,一气呵成。

    傅彪端茶呷了一口,放下杯子,把文志强那天晚上的遭遇详细地复述了一遍。末了问:“这事儿奇了怪了,他们怎么掌握的那么准,好像眼瞅着志强往网上撞?”

    大象边往壶里续水边说:“这有啥奇怪的,手机即能窃听,也能定位,不定位咋导航啊?北斗的定位误差也就是一两米,那不就是眼瞅着他往井里跳嘛。”

    傅彪说:“说是这么说,能不能有别的事儿?”

    大象说:“这我也说不准了。”

    傅彪一拍大腿说:“这么说,志强早就让人定位了呗。”

    傅彪掏出手机,在手里掂了掂说:“看来这玩意儿不能用了,泄密呀;可是,已经习惯了,没手机就像没魂儿似的。”

    大象说:“姓金的是个黑客,干这个小菜一碟儿。不过,也没到那程度。”

    大象凑近了轻声说:“回头咱都换号。让他们追踪不到。”

    傅彪说:“换了号早晚不还得用吗?一用他们不就知道了?”

    大象说:“专号专用。”

    傅彪一时想不出专号专用是怎么用,眨眨眼睛,端杯喝了一口茶问:“你说,咱的行动他会不会知道了?”

    大象摇摇头说:“志强那时候没防备,咱现在防备了,不一样。”

    大象说:“志强你也见了,怎么打算呀?干不干?”

    傅彪没正面回答大象,他反问一句:“哥,你实话实说,这事儿,你有几成胜算?”

    大象想了一会儿说:“说实在的,我了不知道。”

    傅彪说:“你觉得这样值吗?为啥呀?”

    大象往茶杯里添水,放下茶壶说:“为报恩,也为钱。”

    傅彪说:“对了,志强说了一嘴,他问能不能破财免灾,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唐总想要,那就花钱买呗,唐总不缺钱,还有钱办不能的事儿?用两个门市去换。”

    大象说:“唐总有这个意思,换不成时┄┄。”

    傅彪说:“如果把人‘请’来,他乖乖交出东西还好,万一他软硬不吃,就不交出来呢?怎么办?┄┄那就成了烫手的山芋了。”

    大象点点头,阴沉着脸没说话,不用再问了,傅彪还在犹豫不决。

    大象虽然不太高兴,但能够理解,傅彪是个清白人,跟他和文志强不一样,再说这事儿也不能勉强。

    傅彪有意转移话题,他抽了抽鼻子说:“咋整的,你闻闻,窗户吹来的风,这么臭?”

    大象向窗外望了望,起身关了窗户。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