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五四,秋色霞光

正文 二五四,秋色霞光

    金铎异想天开在深圳成立了金安投资公司,专门用来收购唐英杰的伟业集团,这个计划可比当黑客麻烦多了。收购过程涉及很多社会关系和计谋手段,收购成功后还需要很多实体管理者,这让金铎很伤脑筋。

    金铎需要一个上下联络的代理人,这个代理人既要有能力,还要有广泛的人脉,最重要的人是,这个必须有众口一词的人品和声望。

    这个人非金铁男莫属。

    三顾茅庐请不出金铁男,金铎也不灰心,他了解金铁男,文人心性,优柔寡断,他即抵抗不住朋友可怜巴巴的请托;更无法回避金铎绚丽梦想的诱惑;他的抵抗坚持不了多久,给他点时间,他自己就会说服自己。

    金铎的关注点已经转向了另外三个人。

    第一个是程主任。“看病的医院”必须有个“看病的”院长,有了“看病的”院长,才有“看病的医院”;有了“看病的医院”,正好成就了“看病的”院长。这不是绕口令,这是现实血泪斑斑的悲哀,是灿烂阳光下的阴影,是百年辉煌背面的幽暗。所以,应该尽快去跟程主任面谈一次,但愿他义不容辞,心向往之。

    第二个人是电厂以前的投资人。他在顺安大败而归,即赔了钱,又丢了面子,跟唐英杰黑帮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事到如今,无论电厂价值几何,都是小事儿,重要的是这事儿传到江湖上,败坏顺安的名声,让更多外地的,本地的投资人望而却步,结果是伟业集团一家独大,一手遮天,周围寸草不生。

    如果将电厂投资人请回来,有一石多鸟的正面效应。

    金铎的想法是,只要电厂前投资人承诺,并且有办法把顺安居民冬季取暖费降一半,至少降三分之一,可以考虑把电厂物归原主。金铎让钟华设法跟电厂原投资人联系,他要和他面谈一次。

    第三个是邱文明,莲花谷矿泉水厂收回来以后,得有一个可靠的管理人。邱文明沉稳踏实,重情义,轻钱财,值得信任。

    金铎要搞“看病的医院”,那是不赚钱的,不仅不赚钱,年年都要投入巨额资金。这笔资金不能指望购物中心,自来水厂和电厂,他们偶尔打个替补尚可,打主力那是战略失误。因此,这笔资金的来源只能是莲花谷矿泉水厂,对集团公司来说是左手赚钱右手花;对邱文明来说是自己赚钱给别人花。这事儿只有邱文明能毫无怨言去干,考虑他的身体状况,让邱文山去给他当助手,这两人联手,万无一失。

    金铎的如意算盘打的噼啪乱响,踌躇满志。

    时光如箭,节气流转,大暑,立秋,处暑──转眼进入了八月底,出了伏,天气大变,清晨和傍晚的风一改伏天的沉闷,湿热,变得清凉宜人,室外蚊虫少了很多,蜻蜓满天飞。

    金铎很享受故乡初秋的原野风光,每天清晨和傍晚,他都带着卡扎菲外出漫步,沿月亮泡的环形栈道走一圈儿。

    这条栈道原本修了一半,方便钓鱼和游览;今年邱文明请人接续修好了另一半,闭合环绕月亮泡,钓鱼游览都方便。

    栈道用料实在,高出水面约一米,宽两米,无护栏,水泥桩,角铁梁,柞木板桥面,如此形成了环月亮泡栈道。

    这条栈道经过精心设计,蜿蜒曲折地穿过茂密的苇塘,绿草茵茵的湿地,鱼翔浅底的水面,清香艳丽的荷花丛;即便不钓鱼,在栈道上走一圈儿,也是一种享受。

    沿栈道走一圈儿总行程约3.6公里,约7000多步。金铎走一圈儿回来浑身微微汗出,冲个凉,回到卧室坐在电脑前,一身疲惫的轻松,沉入虚拟空间悠哉游哉,忘乎所以。

    节气是神奇的路标,过去就是不一样的风景。

    过了处暑,原野渐显老气;百花凋落,风起处,黄叶飘飘;水面上,草丛里黄叶堆积;树冠上,草丛里衰败的枯黄色如中年人头上稀疏的白发,隐隐可见,一日多似一日。

    天高气爽,艳阳温柔;芦苇开出绒毛般的白花,如轻柔的白云;远处的稻田一片金黄,收获的季节就要来临了;春天里努力耕耘过的人,此时都怀揣着一份期盼。

    这天晚饭后,吕成刚最后一口饭还在嘴里嚼着,跟金铎打个招呼,人已经急匆匆上了车,一溜烟走了。

    金铎看一眼邱文明,嘿嘿一笑说:“这家伙,刻不容缓呐。”

    邱文明也扑哧一笑,既而替吕成刚解释道:“你呀,知足吧。他能天天陪你就不错了。你知道不?他妈回来了,凤芝也搬过去了,他们三口一起过日子呢。正是新婚蜜月期,嘿嘿┄┄”

    金铎睁大了眼睛说:“咦?┄┄不对呀!上次凤芝不是说┄┄不能便宜这小子嘛。得正了巴景儿的办一办吗?┄┄怎么悄没声儿地过上了?”

    邱文明喝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粥锅说:“说是说,你还当真了。”

    金铎说:“咱可说过──燎锅底呀!”

    邱文明抹抹嘴说:“有这事儿,我说了,成刚说不急,等等,他爸快出来了,到时候一起请。”

    金铎面带笑容点头说:“挺好,挺─好─啊!”

    金铎咽下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看看窗外的天,一片清朗;杨树叶子在晚风里欢快地拍手;晚霞把原野涂一层火红;屋门外,卡扎菲正偷偷摸摸地伸头往里窥视。这家伙长了个吃心眼儿,他在等金铎,每天晚饭后,金铎会把啃过的肉骨头收集起来留给它,看着它把肉骨头嘎嘣嘎嘣嚼碎,吞进肚子里,这是它特有的福利。奥八玛和萨达姆看着卡扎菲嘴里嘎嘎作响的肉骨头,急的团团转,馋的直喷响鼻儿。

    这天,金铎看着卡扎菲吞下肉骨头,对院子里正在修理铁锹的邱文明说:“整完没?”

    邱文明抬头问:“咋的?”

    金铎:“一起走走?”

    邱文明扔了铁锹说:“现在这东西,一用就坏,糊弄人,以前一把铁锹用好几年,现在一年用不上,就卷刃开裂了。┄┄走呗。”

    卡扎菲能听懂人话,尤其“走”这个词,只见它一跃而起冲向大门,蹦蹦跳跳穿过空地,一溜儿小跑着上了栈道。

    卡扎菲不经意窜到了前面,发现金铎落后了,它蹲在栈道上等金铎。

    邱文明腿脚不利索,金铎有意放慢脚步,两人沿栈道走进晚霞渲染的色彩亮丽的原野。

    邱文明一步一拐,金铎有意滞后半步,尽量靠边,给他让出更充足的摇摆空间。

    邱文明说:“我也正有事儿想跟你说,前几天,有朋友捎话儿,姓唐的组织十几个人,带到度假村封闭培训,据说是专门对付你的。你得小心。”

    金铎问:“消息可靠吗?”

    邱文明说:“可靠。”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