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五六,扑空

正文 二五六,扑空

    邱文明和大捶提醒金铎,唐英杰可能有新阴谋,金铎的心思在将来金安公司的运作上,忽视了面临的危险。

    唐英杰黑帮近来防窃听,防监控意识和手段越来越强,大捶和卫士很难获取有价值的情报。

    大捶有不好的预感,劝金铎多加小心,金铎不以为然。大捶急得直抓头发,只好把情况告诉霍金,霍金感觉事态严重,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这还了得?

    霍金对金铎说:“哥,有证据显示,唐英杰最近正在培训人员,策划一个秘密行动,具体细节不详,很可能是针对你来的,疯狗咬人下死口,应该小心防备。”

    金铎:“大捶也这么说,文明也这么说,你们商量好的吧?”

    霍金:“哥,偷偷摸摸的事儿,肯定没好事儿。他们挑选了十几个人在度假村封闭培训是事实。这事儿不能大意。”

    金铎:“好吧,我知道了。”

    霍金的话金铎还是很重视的,这小子的智商高于自己,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远远高于常人。

    金铎不怀疑唐英杰孤注一掷,作垂死挣扎,多加小心是当然的;但要说危险,从深圳回来那天起,那一天是安全的?危险一直如影随形。之所以能全须全尾地坚持到今天,即是仰仗高科技的力量,也是“影灰联盟”兄弟们暗中相助的结果;有他们在,唐英杰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有了高科技,黑熊之流不堪一击,屡战屡胜,就如秋风扫落叶;以前虽然危险,因为能预知危险何时,何地降临,有时间作应对准备。现在,这一切都不起作用了,现在的危险才是真正的危险。

    然而,金铎正在为一盘大棋布局谋篇,就此畏缩不前,蛰伏不动;怎么可能?那还不如带着钱和玉珠远走高飞了。

    无论面临什么危险,原计划不能停,该办的事儿不能耽搁。

    金铎急于见程主任,把筹建“看病的医院”的构想跟他谈一谈。邱文明情知劝不住金铎,他把文海叫来,让吕成刚和文海陪金铎一起去见程主任。

    文海从朋友那儿借了一台出租车,这种车满大街都是,到那儿都不显眼。

    三人早饭后出发,一个小时后到了程主任诊所。诊所前停满了车,文海绕了半天才找到车位。

    金铎说:“看病的这么多?┄┄咱们失算了。文海,你先去看看,程主任有没有时间?”

    邱文海说:“你俩呆车上,别下来,人多眼杂。”

    文海过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说程主任不在,去医院上班了。有两个护士在给病人输液。

    吕成刚问金铎:“那咋整 ?去医院?”

    金铎想了一会儿说:“不去医院,上班时间他更忙。咱来的不是时候,改日约好了再来,咱回去吧。”

    文海下车在一个水果摊上买了几兜子水果,上车对金铎说:“没事儿就吃水果吧。”

    金铎说:“咱园子里黄瓜,柿子比水果好吃。”

    文海呵呵一笑说:“那是,咱那叫纯天然有机,和大棚的不是一个味。”

    吕成刚爆了一句粗口,接着说:“当年我整农场的时候,也是纯天然有机,吃起来味就是不一样。草它马滴!唐英杰这个王八犊子,不得好死。”

    文海发动了车说:“他现在怕是生不如死。”

    吕成刚开心的一笑说:“卧草!这就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文海说:“这话有时候准,有时候不准,自我安慰呗。”

    车子驶上世纪大道,路过市公安局大楼,大门外聚集着很多人,铁栅栏上挂着一条白布写着黑字,金铎隐约看见:“杨百万┄┄伸冤!!!”几个字,便叫文海停车,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文海在街边停好车,跑步过去,钻进人群。

    吕成刚说:“卧草!喊冤的,三天两头来一伙,三伙儿里起码有一伙儿跟唐英杰有关,唐霸天这个该天杀的。”

    金铎说:“我看白布上写着杨百万,你看见没?”

    吕成刚说:“卧草!没理会儿,是吗?我没说错吧?”

    文海一溜小跑回来了,坐上车说:“是个女的,给杨百万喊冤,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凶手逍遥法外。”

    金铎问:“这么多年了,怎么才喊冤呢?”

    吕成刚说:“以前喊也白喊,没人管。现在,三岁小孩子都知道,姓唐的要完蛋了,有仇的报仇,有冤的当然伸冤了,全都冒出来了。金铎,不是我忽悠你,整垮唐英杰,你给顺安干了一件大好事儿,顺安老百姓忘不了你。真的!”

    金铎用玩笑的语气说:“是吗?能不能给我立个雕像?”

    吕成刚一拍大腿说:“金铎,我这话放这儿,你搞垮了唐英杰,我出面张罗,给你立个铜像,真的?”

    金铎扑哧一声笑喷了,问:“立那儿呢?你家客厅里。”

    吕成刚哼了一鼻子说:“卧草!我说的是真的,你开什么玩笑呀。”

    金铎说:“我说也是真的,你把我的像立那儿呀?”

    吕成刚说:“草!这个真没想过,这么大个顺安城,肯定有地儿。”

    金铎嘻嘻一笑说:“我就这么一说,你还当真了。文海,那女的光天化日地喊冤,没人管呀?”

    文海说:“有两个警察在,市府信访办的人也在,人家信访的接待过,让她回家等结果,她说等了快十年了,没个结果。所以天天来喊冤;警察拿她没招儿,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

    金铎问:“凭什么抓呀?大清朝时平民喊冤,钦差大臣都得停轿接状;老百姓进京告状,任何官员不得阻拦。这是写进大清律的,违者斩!”

    吕成刚问:“卧草!真的假的?”

    金铎不回答吕成刚的问题,反问道:“你俩谁带银行卡了?有没有两万块钱?”

    文海说有,吕成刚也说有,文海问:“哥,啥意思?”

    金铎看着文海说:“你想想,我是啥意思?”

    吕成刚和邱文海面面相觑。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