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五八,煮茶论道

正文 二五八,煮茶论道

    金铁男劝金铎收手,带着玉珠找个地儿好好过日子,别异想天开了。

    金铎说咱是老同学,你有话就明说吧。

    金铁男想了想说:“金铎,你想过没有,你和唐英杰死磕,到最后赢了没啥说的,万一输了,你一拍屁股走了,我们咋整?我们没地儿可去,还得在这儿生活,你明白不?”

    金铎点头,说这个能理解。

    金铁男接着说:“再说程主任,你那个真看病的医院,真要是建成了,病人全跑你的医院看病,让市医院,中医院还活不活?再者说,你悄悄建成了以后再请程主任也不晚,到那时候真看病就完了,那是经营理念的问题。现在八字没一撇,你大张旗鼓地说真看病,挡了多少人的财路啊?你挡了别人的财路,人家能放过你?肯定有很多人千方百计阻挠你,万一搞不成,那不把程主任撂儿半道了吗?他怎么整?他不敢应承是有道理的,你想过这一层吗?”

    金铎两眼发直,愣怔了。

    金铁男说的在理,说到了问题的实质,这些问题金铎确实没想到。金铎也是聪明人,一点就破,愣怔了一会,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

    邱文明看在眼里,嘻嘻一笑说:“还得有文化不是,铁男,你这一说就明白了,我干着急使不上劲儿。”

    三人哈哈大笑,举杯畅饮。

    金铎心结解开了,脸色就好看了,对金铁男说:“论社会经验,你比我强多了,所以,我才想请你出来帮我呀。”

    金铁男说:“我没答应你,并不说明你的事儿我不管。这你放心 。”

    金铎点头说:“那是,那是┄┄法院那边儿有什么进展?”

    金铁男说:“这事不用咱催,院长,庭长都来跟我喝茶了,你的意思我也都说清了,也不难为他们,对他们来说只要公事公办就行了。现在就按程序走,起诉书送达,规定时间内拿出还款计划,有钱还钱,对方撤诉;如果有困难,法院出面调节,制定双方认可的还款计划;如果没有还款能力,那就一步到位,查封资产,破产还贷。”

    金铎问:“这一套程序走下来得多长时间?”

    金铁男说:“少则三五个月,多则半年一年。┄┄金铎,就算拍卖,你有钱买呀?”

    金铎说:“我那有钱,我可以找投资方啊。”

    金铁男说:“原来你也是为人作嫁衣。”

    金铎说:“不一样,我是为搞垮唐英杰,经济上垮了,他才能永无翻身之日。”

    金铁男说:“看目前这形势,唐英杰真要不行了,他主动找你谈判,那也不是谈判呀,是服软了。玉珠让给你了,还答应给一笔钱,这不是赔了夫人又赔钱嘛。呵呵,他有这一天我真没想到,当初在双泉我还劝你回去,别跟他斗,说你斗不过他,他的保护伞一层比一层强大,没想到他自作自受,自废武功,这也是天意,也不光是天意,也是他倒霉,碰到你这个大黑客了,看来黑道不是黑客的对手,其实最要命是这个‘黑料’,这东西一曝光,他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成了一滩臭狗屎了。”

    金铎说:“这个开始真没想到,刚拿到时也没想到有什么用。这是后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才发现,这东西用处大了去了。这个东西在我手里,我其实救了很多人,给他们痛改前非的机会,这东西要是在唐英杰手里,他们更难受,结果更惨。”

    金铁男点头说:“你说的对,在唐英杰手里更可怕;那家伙就把整个顺安控制了,呼风唤雨,为所欲为了。”

    邱文明知道他们说什么,先呵呵笑出了声。金铎和金铁男也相视而笑。

    金铁男突然脸色严峻地说:“不过,金铎,你也高兴太早,胜负现在还不能下结论,唐英杰省里有人呐,是个大领导,他一个电话就全不一样了。”

    金铎说:“中央反腐这么高压,这个节骨眼儿上,他敢说话吗?那不是惹火烧身吗?”

    金铁男说:“在那个位置上,想办的事可以明办,可以暗示,可以秘书代办,办法有的是。”

    金铎说:“黑料里有他,老流氓。”

    金铁男说:“没用,官作到那个级别,这点料不算啥,毫毛无伤。”

    金铎说:“他出过手了,帮唐英杰贷了六千万。”

    金铁男说:“是,听说了。刚到户就让史行长收了,把唐英杰气疯了。亲自打电话,史行长跟他打哈哈,没给他面子。”

    金铎一笑说:“这是钟华的杰作,他也出了口气。”

    金铁男说:“出气的人多着呢。唐英杰是真走背字了,听说账上丢了一个多亿。”说完笑吟吟地看着金铎。

    金铎不躲不闪,脸上是蒙娜丽莎的似笑非笑。

    金铁男的眼睛在说:你小子真能装呀,那一个多亿肯定跟你有关,你是大黑客,能从银行把钱转走,不留痕迹,太厉害了。

    金铎的表情在说:你甭看我,这事儿打死也不说,永远不能认账。

    金铁男呵呵一笑,换个话题说:“金铎,不得不说,你给顺安做了件大好事儿,也救了玉珠,这些年玉珠也挺不好过的。说起这些,我挺佩服你的,真的,金铎,我没必要忽悠你,真心话。”

    金铎说:“说好听的没用,是哥们儿出来帮帮我。不是帮我,是帮那家公司。我已经找好了投资人,深圳的,但他们来咱这儿人生地不熟,得有个地面熟的人帮他们,你最合适,你好好想想。”

    金铁男说:“不用想了,我想好了。有事你吱声,跑腿没问题,但想雇佣我,那不行,我得保持自由,中立,为友谊帮忙,不为金钱跑腿。”

    金铎和邱文明都笑了。

    邱文明说:“我听明白了,你这是领导后遗症,指手划脚惯了,让别人支使,抹不开面儿呗,还说啥呀?”

    金铎呵呵笑着说:“铁男,你想错了,如果你愿意,起码得聘你个副总经理,或者副总裁啊,肯定比你现在有面子,更有里子。”

    金铁男问:“又不是你的公司,啥里子?”

    金铎说:“不是我的公司,我有建议权呢。啥里子?钱呗。”

    金铁男看了一眼金铎,谈到钱有点难为情,低头不语。

    金铎接着说:“你可以凭能力拿一份丰厚的薪水,不多,是市长工资的两倍,一万六左右,有这份职位,应该是你人生的第二次辉煌。”

    金铁男说:“现在还是纸上谈兵,这是以后的事儿,现在不要大张旗鼓嚷地满世界知道。”

    金铎和邱文明都笑了,邱文明说:“你这胆子吧,上那嚷啊,现在也就咱仨知道。”

    金铁男说:“金铎,你不知道,我现在有社交恐惧症,怕接触人,怕有事儿,晚上经常做噩梦,醒了心嘣嘣跳。”

    金铁男面露悲情。

    金铎在他肩上拍了一掌说:“都会过去,噩梦总会醒,睁开眼睛还是阳光灿烂。”

    金铁男举起茶杯跟金铎碰了一下,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两人举茶一饮而尽。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