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五九,心有余悸

正文 二五九,心有余悸

    金铎和老同学煮茶论道,听出金铁男有出山帮忙的意思,金铎心情由阴转晴。

    金铁男说:“金铎,你不知道,我那段经历留下了心理阴影,感觉是得了社交恐惧症,怕接触人,怕有事儿,晚上经常做噩梦,惊醒了心还嘣嘣跳个不停。”

    金铁男面露悲情,金铎在他肩上拍了一掌说:“噩梦总会醒,睁开眼睛还是阳光灿烂。”

    金铁男举起茶杯跟金铎碰了一下说:“没那么简单,我知道,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次经历这辈子也过不去了,虽然我的命保住了,可我的胆儿吓破了。”

    金铎说:“你既然知道自己胆儿破了,那就对症下药,放开胆子。铁男,别消极,要相信时间能抚平一切创伤,就像海浪抹平沙滩。”

    金铁男垂了头说:“道理都懂,没那么诗意。”

    两人举茶一饮而尽,放下茶杯,金铎说:“铁男,有些事儿,我不能跟你说太明白,但有一条你可以相信,我不是胡来的人,我要做的事儿肯定都是算计好的,就象计算机程序一样。我刚回来时,没人支持我跟唐英杰斗,你也劝过我;当然,你们是为了我好,怕我吃亏。其实我心里有数,一步一步都是算计好的,四个月过去了,结果怎么样?┄┄我想干的事儿都干成了,唐英杰眼看就要没电了。”

    金铁男眼睛注视着金铎说:“金铎,先别下结论。无知者无畏,唐英杰水很深,他省里有人。我一直觉得那个大领导应该显灵了,怎么一直没动静。”

    金铎冷冷地说:“黑社会都有保护伞,没有保护伞再黑也成不了‘社会’,早就把自己黑到监狱里了┄┄你觉得棋局还不定?唐英杰会翻盘?”

    金铁男点点头说:“不能排除这种可能。──金铎,你没在官场混过,不知道权力的威力。当年四川姓刘的首富和北京姓袁的富豪赌期货,刘赌输了不服,把事儿通上了天,上边一个电话,交易作废;从此两人死磕,后来因为雇凶杀人,姓袁的三兄弟全判了死刑──斩草除根。”

    金铎眨眨眼睛说:“这事儿我有印象,公开报道过,哥仨全死刑有点反常,网上说啥的都有;没过几年,刘也是死刑,打电话的那个领导也进去了,他以为位高权重能一手遮天,到头来邪不压正,这是真的。庭审的视频我看了,头发全白了。”

    金铁男说:“死的死,关的关,说啥都晚了。”

    金铎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金铁男语气沉重地说:“我一种预感,总觉得唐英杰不会这么轻易就完蛋了。俗话说兔子急了会咬人,你千万别大意。”

    金铎说:“你这话没错,从深圳回来开始,我就提心吊胆地过每一天,大风大浪也过了,姓唐的两次雇凶也没杀得了我,我知道他不会死心,肯定想办法算计我,俗话说不能听喇喇蛄叫就不种地了,他念他的秧儿,咱种咱的地儿。”

    金铁男说:“要我说,狡兔三窟,你别总在一个地儿呆着,差不多就换个地儿,你得保证自己安全,再考虑别的;你自己不安全,考虑别的有用吗?梦想再彩虹,得活着才行啊!当年袁富豪雇凶杀刘首富时,就在吃早茶的茶庄,众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掏枪就打,刘首富的保镖不白给,用身体挡子弹,保住了他一条命。”

    一语点醒了金铎,他也曾有过狡兔三窟的想法,但因为喜欢月亮泡的风景,还有徒步栈道,习惯了,所以恋着没走。

    金铎举起茶杯跟金铁男碰了一下说:“你说对,事儿得分清主次,过几天我就换地方。”

    邱文明看着他俩聊得热乎,金铎恢复了状态,心里也舒坦,他屋里屋外提壶续水,插不上话,只有听的份儿。

    这一晚金铁男没睡吕成刚的床铺,就跟金铎挤一个床,两人嘀嘀咕咕聊到天放亮才消停。

    金铎天放亮才睡,六点多钟比平常晚一个小时醒来,起床第一件事儿就是徒步。

    卡扎菲在前面撒着欢儿带路,金铎跟金铁男徒步月亮泡一圈儿,两人都出了汗,回来洗漱,吃早饭。刚放下饭碗,钟华的途观和大奎的皮卡进了院子。

    大奎和玉珠从皮卡车上下来,不像往常下车直奔屋里,而是站在那儿好象等人;途观车下来钟华,还有一个四十多岁,中等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手提一个很有份量的旅行箱。

    钟华接过旅行箱,礼让那个中年男人先行,中年男人稍做客气就迈步先行了。

    邱文明说:“到礼拜天了?”

    玉珠上个月就回学校上班了,只有礼拜天才能过来看金铎。

    金铎却一直盯着钟华身后的那个中年男人,心里猜到了八九分。

    众人进得屋来,钟华首先介绍那个中年男人,陈总──陈吉安,顺安电厂原董事长。

    金铎和陈总握手寒喧,陈总的普通话带着山西味儿。

    玉珠进屋就盯着金铎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像庄稼汉查看自己庄稼的长势,看得金铎面红耳赤,很难为情。

    陈总是陌生人,他来找金铎肯定有事儿要谈,别人都知趣地回避了,屋里只留下金铎,钟华和陈总。

    金铎执壶给陈总和钟华满上茶,端杯呷了一口茶,放下杯子,稍作思考说:“陈总,我这人喜欢开门见山,直来直去,如果冒昧了,别介意。”

    陈总端着杯,友好的望着金铎说:“金先生,你有三十岁吗?”

    金铎笑着说:“三十多了。”

    陈总呷一口茶,轻咳一声说:“我虽离开顺安多年,但在这儿还有几个好朋友,最近发生的事儿,你跟唐英杰的事儿我全知道,非常敬佩你。来这儿的路上我就想,能把唐英杰搞垮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呢?呵呵──看起来就是个大学生嘛。”

    钟华和金铎都笑了。

    金铎说:“陈总,我听说电厂当年是被迫出让给伟业集团的,是这样吗?”

    陈总脸色凝重了,叹口气说:“什么出让,出让有个谈呢。我这个厂子是让他生夺硬抢去的。”

    金铎说:“哦,这么好一个厂子,你不同意,他有什么办法?”

    陈总长叹一口气说:“唉!──说来话长啊!”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