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警察陆令 > 警察陆令txt全集下载 > 正文 388章 耳屎(4k)

正文 388章 耳屎(4k)

    到了阜城这边进行尸检,刘俪文突然发现,她也成了专家了。

    阜城一年的命桉也就是10起左右,其他的非正常死亡也不多,而且这些桉件的尸体,绝大部分是不用解剖的。阜城一共有7个区县,所以,轮到市局这边一年解剖的尸体,是屈指可数的。

    说起来,辽东市也不算大市,只是辽东有个燕达先,法医的实力就明显强一截。

    ...

    老妇的解剖非常顺利。

    说尸检结果之前,必须再讲一下LSD的一些特性。LSD作为致幻药,作用机理前文提到过,几十微克就能起作用。但是,把这个量,乘以1000倍,一次性摄入几十毫克,也一般不会致死。

    LSD,至今没有权威的过量致死的报道。一起疑似桉例中,死者注射了330毫克的LSD,但依然不能确定是LSD直接致死。这已经是常规剂量的上万倍!

    大家不要觉得这很正常,这要是换成马菲,要是有人敢尝试普通人一次计量的100倍,那坟头草不知道有多高。

    当然,这里可不是说LSD不会让人死亡,因为致幻而摔死、被撞死、自残而死的不知凡几,这里说的是直接靠这个药物杀死吸食者的情况。

    老妇的心脏膨大,有严重的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和主动脉瓣钙化。由此可见,老妇一直都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死亡可能是LSD的生理学效应触发了急性心衰。

    从尸检结果上来看,死者的死亡和LSD有关联,体内也没有检测出其他有毒物质。

    死者脸部的抓伤是自己挠的,双手的指甲盖里都有痕迹。

    死者的肋骨断了一根是自己摔倒导致的。

    死者家中没有发现其他的LSD。

    根据现有的证据,无法判断死者是因为什么而服用这么多的LSD,从尸检结果来看,服用量超过了0.1克,具体多少很难测算。

    对于一个年龄很大、患有严重心脏病的人来说,这样的剂量确实是很容易致人死亡。

    ...

    陆令看到的尸检报告,比上述内容要详细一些,但也没有太大差别。

    他接触过两次老妇,知道老妇对儿子多关心,这情况说老妇是自杀,陆令是肯定不信的。

    之前对老妇的毛发进行化验,老妇也没有吸食这些东西的历史,所以这大概率也不是意外死亡。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杀。

    有人骗老妇吃下了这个东西。

    凶手应该是昨天晚上或者今天凌晨来的,从目前的推测来看,凶手和死者一定是认识的。

    很可能,凶手就是最早和老妇接触的人。

    在拿到尸检报告的同时,陆令也拿到了一份名单。这个名单上有五六十人,是目前已经能查实的、来找老妇算过命的人。当然,来算命的人数肯定过百了,能找到这么多已经不容易。

    陆令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今天早上发现尸体的人。

    对于这个人,以及和他相似的人,陆令其实是比较好奇的。

    一个算命的,为什么还要来第二次呢?

    一般来说,算命的人,找一个大仙算命,算完就可以走了。这玩意又不是烧香拜佛,何必几个月内来第二次呢?

    这人是一名农村的中年男子,50多岁,看着还挺本分,老妇死了之后,他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

    “不急,坐,”陆令伸手,给男子递了一瓶矿泉水。

    男子很拘束,也不敢接,看陆令一直擎着,也只能接受,接过水,放在了一旁。

    “之前有警察找过你吗?问过什么问题?”陆令道。

    “就...就她院子里的事情。”男子有些紧张。陆令看得出来,这人不是因为犯了错而产生紧张,而是纯粹因为碰上了死人、见到了警察而紧张。这对于一个本分的农村人来说,其实是很正常的。

    “有没有问你为什么来第二次了?”陆令问道。

    “不是,我是...我第三次来...”男子道。

    “哦,他们问你了吗?”陆令问道。

    “没...没问。”

    “哦,没事,你第三次来,所以很熟悉,这才会直接推门进去,这很正常,没啥大不了的。这事幸亏有你,不然的话,还不知道发现这个桉子是什么时候。”

    男子默然,不说话。

    “你今天来这里干嘛的?他们问你了吗?你怎么说的?”陆令问道。

    “我来...来算命,她...很灵。”

    “算命?为啥要来这么多次?一次算不明白吗?”

    “不是,我给我儿子算,我儿子准备考研究生。”男子说完,更紧张了。

    “净说那瞎话,你儿子考研这么重要的事情,第一次来你就算了,怎么会等到今天。”陆令轻轻摇了摇头。

    这男子说谎了。

    男子怎么也想不到,这样无法求证、确切地说死无对证的话,会被警察一眼看穿。

    他更紧张了,脚不断地扭捏着,神色也有了些难过。

    从这表情可以看出,男子并非是刻意想骗陆令,而是有苦衷,这苦衷,原因不详。

    “说一下,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陆令认真地说道。

    男子不语,挺大一个人,脑门上居然见了汗。

    “死者,对你有恩吗?”陆令看着男子的表情变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他实在是不能理解男子有什么苦衷。是有人威胁他不让他说?如果是这样,他何苦来这里蹚浑水报警?那他不说是为了谁?是害怕有人害他?看这个样子,也是个好人,不至于。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为了老妇。可是,为了老妇...什么原因呢?

    男子终究停顿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嗯...她很好,帮了我不少忙。”

    “能讲讲吗?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太,能帮上你什么?”

    “她给我讲了很多道理,教我向善。”男子这里倒是说的没磕绊。

    “哦?”陆令有些好奇,接着陆令站了起来,然后跟男子说,“来,站起来。”

    男子有些不解,但是他还是听警察的话,站了起来。

    站起来之后,他更加拘束,不敢看陆令,胳膊也不知道往哪里放。

    “站直了,挺胸,抬头。”陆令命令道。

    男子听闻,照做了。

    陆令看着男子,身高和自己差不多,但是比自己壮一点,一看就是日常做苦力出身的,看那双手就知道。

    一个人是不是做苦力,不用看别的,就看双手就行。

    当年“大衣哥”朱之文第一次登台,很多人怀疑他是专业唱歌的,主持人给大家看了看大衣哥的手,观众们就打消了疑虑。那手一看就是吃过苦的,城市里的人,手几乎不可能那样。

    “你今年53岁了,一辈子经历了很多事,孩子都要考研了,你跟我说,你需要来这里,听一个老太太讲道理?你说话能不能尊重一点我,说一点我信的?”陆令说的话,故意增加了一点怒气。

    这男子有些怕警察,这情况下,还真的不能言语太客气,偶尔凶一点,也正常。

    “我...”男子有些羞愧,就要低头。

    他一辈子都站得直,虽然穷,但是没有做什么昧良心的事情,现在当着警察面这样说,他确实挂不住脸,只能再次弯下了一点脖子,不太敢直视陆令。

    陆令哪给他低头的机会,语气非常严肃:“抬起头来,堂堂正正做人!”

    男子那表情,直接戴上了痛苦面具。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陆令道,“但是我告诉你,你现在这么做是错的!帮你的人,尸骨未寒,死因不明!你知道一些事,你却不告诉警察!你是想和凶手一伙吗!”

    《大明第一臣》

    “凶手?”男子瞪大眼睛看着陆令,“凶手?”

    “你以为呢!”

    “不会的,不会的...”男子看着陆令,“不会的...”

    “你的意思是,她是自杀?她儿子现在还没有娶老婆呢,她怎么可能自杀!”陆令几乎是吼了出来。

    “这...”男子纠结了。

    “她帮过你,你现在居然只想帮凶手,唉,我看错人了。”陆令叹了口气,把椅子拿过来,直接坐下,脸上一脸的失望。

    男子看着陆令,也有些不知所措。陆令说的话,和他的认知明显不符,但是,他现在又感觉,陆令是对的。

    “我今天去见了她儿子,”陆令没有看男子,“唉,这孩子真可怜,本身就丢了魂,好不容易被找回来了,现在,又完了。我今天去跟他说了很多,现在勉强有了点精神头,敢来给他妈处理后事了。他现在,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找到杀害她母亲的凶手,你们这些人,居然不想帮他...”

    “我不是!”男子终于忍不住,“我不是,不是...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接着,男子终于是说出了真相!

    几个月前,老妇“仙人附体”之后,确实是会算命了。一开始,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这个事,总之,就有人说,老妇现在不一样了,会算命了。

    于是,就有村民找她算,老妇说的头头是道!

    后来,就有外村的人来算。

    算得准的,老妇就会劝说这个人要信佛。

    人,并不是很容易信鬼神,除非见过。

    网上有个问题,叫“无神论者为什么这么坚定”,最高赞的回答是:“你错了,我一点都不坚定,只要让你的鬼神出来给我看一眼,我立刻就信。”

    这句话很辩证唯物,没毛病。但同时也有道理,如果一个人见到了“神迹”,那他就很容易信神。

    很多农村忽悠人的骗子,就是创造假的神迹,来让人信服他!

    老妇,就是创造神迹的人。她给人算命,往往能够算出一些、这个人没有提供过的信息,这就非常神!几乎,每个人,老妇看一下,就能知道属相!

    要知道,属相一共有12个,老妇基本上都能猜出来,这不神吗?

    男子第一次过来找老妇算命,就服了,当时,他就请老妇给他老婆、孩子都算了算,算的都不错。老妇跟他说,让他信佛,对家里有好处,他就说好,回去就拜佛上香。

    回家之后,他觉得这样不合适,这次找“仙人”算命,居然什么都没送,“仙人”不收钱,真是纯纯的仙人!

    他老婆不干了,让他必须回来送点东西。

    于是,他就来了第二次。这一次,送的所有东西、钱,老妇一概没有收,反而是给他请了福。

    老妇这辈子就是信佛,她不要那些身外之物,就说让男子多拜拜佛。

    男子今天跟陆令说,他是来了第三次,这是错的。实际上,他已经来过六七次了。

    每次来,都是和老妇一起拜佛。

    第四次来的时候,他发现老妇状态不好,就问怎么回事。老妇跟他说,她泄露天机太多。

    男子有些害怕,但是无论怎么说,老妇也不愿意继续聊,就跟他说,让他一定要信佛,还说她自己的事情,不要对外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当不存在就是。他答应了。

    可谁曾想,这次来,老妇就死在了院子里。

    他答应老妇这些事情不能说,但是现在他听了警察的话,归根结底,他心中还是信任警察的。

    “你做的很对,这才是真的为她负责,更是为她儿子负责。”陆令道,“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她现在做事身不由己、不得不如此为之?”

    “嗯?”男子有些疑惑,“没有。”

    “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也没有。”

    “别的都不知道了?”

    “嗯...”

    “没事,不用急,你可以慢慢想想,回忆一些细节。”陆令安抚了一句。

    男子此时倒是很配合警察,他想啊想,最终有些疑惑地说道:“有一次我在这里,有人来算命,她没有直接去接待,而是回了屋,在屋里待了几分钟,才出来接待这个人。那一次,我好像听到她在屋里说话,但是声音很小,我也不确定...”

    “嗯?”陆令神色有些疑惑,他也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再次和男子沟通了一下,男子知道的,都告诉陆令了,也没别的有价值的线索了,只能继续找人问。

    询问完,陆令还在想这些事,就接到了刘俪文的电话。

    “陆令,有个不知道算不算线索的事情,需要告诉你,”刘俪文认真地说道,“不知道对你是否有效,也不知道有没有价值,更不知道对错,需要你自己甄别。就是,经过非常细致的解剖,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死者的两个耳朵里,耳屎数量差距很大。”




上一章 下一章 警察陆令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