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警察陆令 > 警察陆令txt全集下载 > 正文 389章 花开三朵(4k)

正文 389章 花开三朵(4k)

    人身上到底可以藏下多少秘密呢?

    老妇体重只有100斤,说起来,没多少秘密,让一个小偷过来搜寻一番,半分钟后,小偷就会说彻底搜查完了。但是对于法医来说,一具尸体,秘密可太大了。

    说到这,得说个最近发生在象棋圈子的新闻。

    13岁就获得国际象棋特级大师称号、今年32岁、世界排名第一、国际棋联历史得分最高的选手马格努斯,在辛克菲尔德杯比赛中,输给了刚刚进入前100名、19岁的主播汉斯·尼曼。汉斯·尼曼曾因有线上作弊的黑历史,被禁止参加线上比赛。

    这一次对决,马格努斯并非失误,而是实实在在地输了。

    赛后,马格努斯宣布退赛,并发帖:比赛水很深,如果我说了,我就有大麻烦。

    后来,不少人提出各种猜测,其中呼声最高的猜测是这样的:尼曼准备了一个无线电动肛珠,把它跟计算机联网后,塞进了自己的后亭。随后远程帮手一边看着直播,一边通过肛珠的震动,提醒他下一步的位置。

    这当然只是猜测,没有任何人能够事后加以证实。只是此战之后,第二天,比赛就增加了新规定,延迟15分钟转播,并且开始进行无线电监测。

    ...

    这个新闻陆令当然没听说,但是,他听到刘俪文的话之后,直接就明白了一件事,老妇耳朵有问题,这里面显然是放什么东西了,毕竟不可能有人抠耳朵会特地留下一个不抠。

    老妇并没有耳疾,也没有去医院安装助听器的记录,这会是什么呢?

    陆令是不相信老妇被仙人附身的,但老妇的一些做法,确实超出正常人的思维。

    比如说,她根据一个人的姓名等基础信息,能算出这个人属相,或者说算出这个人的一些其他东西,这就有些离谱。

    陆令都绝对没有这个本事!

    陆令可以通过一个人的情绪判断这个人的一些思维和想法的方向,比如说判断一个人是否说谎、大概在想什么,但是,他不可能直接通过一个信息去算另一个信息。

    当然,这种事,陆令其实也能做到。

    办法是,给寇羽扬打个电话。

    寇羽扬算是队伍的后勤部和线上支援部,陆令每次要查人,都是把基础信息告诉寇羽扬,有时候怕寇羽扬渠道不够多,就找燕雨。

    总之,要是新的有价值信息可以算命算出来,那确实是神仙行为。

    老妇当时一看陆令,就知道陆令是西南人士,这显然有问题!

    老妇,也有消息源!

    那这样一来,耳朵里的东西,就很明显了,就是一个内嵌进耳洞的蓝牙耳机!

    也就是说,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却使用了现代高科技。

    有人在背后指挥、给老妇提供消息。这说明,有人有数据源。

    这些年,数据泄露已经不是新闻。很显然,起码这个县的公民信息,这背后的人,是基本掌握的。不仅基本掌握了公民信息,还掌握了不少警察的信息。

    有这样的数据支撑,来个人算命,几句话,只需要问问这个人在哪个村,叫什么名,那么生日、属相都知道了。如果知道这个人几点出生,那生辰八字能全出来。不仅如此,只要信息掌握的足够多,这个人的很多事情都能查出来,这想算命,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样的猜想,是绝对有道理的。

    有一个职业,叫魔术师。优秀的魔术师,经常能让人惊叹不已,甚至感觉这个魔术师会超能力。

    凡事就怕揭秘,一旦揭秘,原本神奇的事情就变得很无趣。但是,揭秘之前,大部分人是看不懂的,只觉得神奇。

    老妇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人。

    那么,现在有三个主要问题摆在陆令的面前。

    第一个问题是,这个背后组织是谁,究竟做了多少事、控制了多少个像老妇这样的人。

    第二个问题是,这样打造老妇仙人人设的目的是什么。

    第三个问题是,老妇到底因为做错了什么事被杀害了。

    从现有的证据来看,扶持、控制老妇这样的人,需要的成本也不低,需要一对一的、随时的数据支持。所以,老妇这样的人应该不多,赵逸帆目前在蒙省查的那个大仙,可能就是这种人。

    而仙人人设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发展信众,吸引更多的人加入新的信仰。老妇现在每天都有好几个人来算命,如果这样发展的话,速度其实是很快的。

    信众和别的不一样,一旦陷入,忠诚度母庸置疑。不需要太多,几十人、几百人有时候就很强大、危害性极强!

    但是,现在陆令找了这么多人询问,包括现在问的这个人,却发现一个问题,这些人最多跟着老妇信佛,老妇并没有忽悠任何人加入什么乱七八糟的教派。

    也就是说,老妇确实不是坏人,她信佛信了几十年,她无法接受自己去做那种事情。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去害人,更不愿意抛弃自己的信仰。

    这里有一个悖论,那老妇为什么能和这种组织进行恶魔交易呢?那只能有一个原因,老妇肯定是为了儿子杨涛。显然,有人告诉她,能把她儿子治好,她这才不顾一切。

    至于怎么治好的杨涛,陆令大概是明白的。对于杨涛这种曾经受过严重心理创伤的人,通过宗教(正规的佛教院)的心灵教育,是有希望打开心门的。这寺庙为杨涛专门进行了治疗,再加上幕后人士的专业指导,甚至可能辅助先进的药物治疗,终究是给杨涛拉回了正常人的世界。

    所以,杨涛恢复正常之后,老妇开始了恶魔交易。

    这样一来,几个月后,老妇这边一点实际进展没有,背后的人估计气坏了。

    这个时候,还引起了警方的重视,甚至更多的警察都派了过来,背后的人就有些头疼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其实不算什么,一把米而已,但是,偷鸡不成把自己折进去了,那就闹笑话了。

    于是,幕后黑手,趁着警察都走了的空隙,直接把知道很多秘密的老妇给杀了,并且拿走了嵌入式蓝牙耳机、充电器和其他的相关物品。

    从这里,几乎再也看不到一点现代化的痕迹,也不会有人往别的方向想,按理来说,警察只会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事情的真正原因。

    有了这样的推理,陆令还是觉得不对劲。

    岂止是不对劲,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啊!

    既然,这些人对陆令都有一些了解,甚至知道陆令是西南人士,那么他们一定是掌握了警察的一些动向,尤其是职业小队的动向。

    如此一来,难道他们不知道职业小队现在在蒙省进行核查吗?

    难道他们不知道他们在蒙省也使用了LSD吗?

    在这种情况下,这不是引导着警察去并桉侦查吗?这是送上门的线索方向啊!

    陆令陷入了沉思。

    事出其反必有妖。

    想不清楚,陆令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找队长。

    联系上了队长,陆令把这里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他们知道你的身份?知道你是西南人士?”燕雨有些好奇。

    “是的,我当天晚上,我一进屋,老妇就提到,我是西南人士。”陆令道,“这信息的掌握能力,可不一般!”

    “这不可能的,你这次过去帮忙,是临时决定的,是赵逸帆小组单独把你邀请过去的,就你一个人到,而且直接被人开车拉到那个村,怎么可能有人对你的信息了解到这个程度?”燕雨不认可陆令的说法。

    “那怎么回事?”陆令确实不解。

    “咱们队伍里,出镜最多的,是青山。他这个身材,出镜效果好,上次在辽东市区救人的事情,还上了热搜。而你和叶文兴,因为有伪装侦查的需要,几乎就没有让你们上过媒体。除了向斌等人认识你之外,其他的犯罪分子不太可能认识你。所以,这个桉子和向斌有关联吗?这也不太可能。向斌是辽东的,阜城是辽西地区的,相距太远。而且发展这些东西,和向斌也没什么关系,这把摊子摊开的太大了。除此之外,向斌认识你,真要是他,他反而会装湖涂,否则容易被你联想到。”燕雨道,“我们现在办了这么多桉子,按道理每人一个二等功甚至一等功都够了,但是依然没有公开。一直也没有给我们功劳啥的,更不会过多地给我们进行新闻报道,就是为了身份保密和安全。解密,起码也要三年工作之后,到时候,每人拿一摞奖章。”

    “啊?所以这是怎么回事?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湖涂了。”陆令仔细地分析这老妇当晚的话,有些疑惑。

    “那就说明,有高手。你不是说,你会看一个人的一些思维方向和想法吗?那对方估计也有高手。你的面相,确实是有一定的西南方向的人的面相特征,如果是眼力好的人,猜测出这个,可能也并不难。不同地域人的面容特点,这也是一门科学,你可能不是专修这个的,人家可能有这种人才。”燕雨道,“这就意味着,你说的这个老妇,她家院子里,有安装摄像头,你进去之后,有人能直接看到你。”

    “这样!”陆令一下子明白了,“我立刻跟他们说,看看他们能不能找到安装过摄像头的痕迹!”

    “嗯,这肯定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你被跟踪、被深刻了解这种事发生。想跟踪你,付出的成本和人力也太高,而且追踪过程很容易被我们的人发现,”燕雨道,“你们去蒙省,这样的事情,这些人是肯定不知道的。虽然说大拉旗距离你们直线距离不算太远,但是相隔省界,对于公安办桉来说,其实就很远了。所以,他们才敢用LSD,他们并不会想到,我们能把这些串起来。”

    “你这么一说,”陆令瞬间有信心了,“我得让赵队在那边小心点,他天天开着辽A牌照的车到处问也不好。”

    “嗯,让他想办法找个地方车辆。”燕雨表示同意。

    “你们那边有没有进展?我听说你们四个又去了滨城?”

    “是啊,游队在这边有大发现,我们现在正在盯人。那个据点,在得知他们送出去的人无故失联之后,明显是怕了,立刻就开始转移。在他们偷偷转移的过程中,我们对转移的六个人全部进行了监控。只可惜,他们的防范意识特别强,全部都住进了酒店,估计是想躲一阵子再集合。所以,我们也不着急动手,毕竟他们这样的时间越长,由于人员分散、通讯不便而产生的问题就越多,人心嘛,是不齐的。”

    “那据点查了吗?有什么东西吗?”

    “没动,防止打草惊蛇。这不急,估计几天内,就能有新的发现了。”

    “好,你们注意安全。这边我准备交给当地警方去查了,我分身乏术,打算前往蒙省那边去查。”陆令道。

    “我不建议你过去。过会儿我跟领导说一下,他们派三组的其他四人在灯塔市督办一个桉件,这不是大事,还是得把这些人送到蒙省,去配合赵逸帆去。蒙省那边查了好几天都没有结果,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燕雨道。

    “意味着藏得很深?”陆令有些不解。

    “哪有这么简单!按理说,一个四处算命的人,有点名气,怎么会这么难找!难找的可能性只有一个,就是接触过的人,都不会告诉警察!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和老妇不一样!老妇有追求,宁死也不会背叛信仰,而那边的人不一样,他肯定是发展了信众了!也就是说,他算过命的人,很多都加入那个乱七八糟的组织了!所以,保密性才能这么好!这情况,赵逸帆等人再深入查一查,估计没查到人家,自己先暴露了。”燕雨道,“你也顺便提醒一下赵队。”

    “你说的有道理。行,那就让他们三组全员过去办,人家能力也不弱。赵队还是很厉害的,那我就不过去了。”陆令打着电话,在这边点了点头。

    显然,和队长一沟通,豁然开朗,他还是要留在阜城,和刘俪文一起,继续挖掘这边的线索!

    fo




上一章 下一章 警察陆令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