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诡秘:悖论途径 > 诡秘:悖论途径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兰尔乌斯的受难日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兰尔乌斯的受难日

    “你不带我去东区?”兰尔乌斯看着斯诺,脸上满是不解。

    现在他的状态,就好像一个双重人格,虽然自己目前还是主导人格,但是每当他放松、疲惫又或者干脆入睡的时候,属于真实造物主的那部分意识就会控制着他的身体做出一些很麻烦的事情。

    这种情况下,只要把他带去东区,藏上一两个月,真实造物主的意志大概就会成长到足以压制他的人格的程度,到那时候,他就会彻底被真实造物主所取代,成为神降的容器。

    可这个极光会的成员,居然选择把他带到了西区!

    虽然西区不是没有堕落的气息,但是比起东区那种充斥着怨念、死亡、麻木与疯狂的地方相比,这里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平和了!

    在东区,他被彻底取代所需要的时间大概需要一到两个月,而在西区,这个时间可能会被拉长到半年。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斯诺在【谁也看不穿】的力量影响下,哪怕一直以本来面目面对兰尔乌斯,也并不担心会被对方记住长相和身形。

    他只是维持着一副冷酷的面孔,漠然道:

    “不要把我当成白痴!东区确实能够让吾主更快的降临,但混乱的环境也意味着风险,在那种地方,你这样的诈骗师能够轻易的挑起麻烦,引来官方非凡者,然后你就可以借此机会逃跑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吾主为了降临已经等待了数千上万年,你以为祂会看不穿你这点小把戏?”

    斯诺的视线与兰尔乌斯相对,他这话并不是说给兰尔乌斯听得,而是说给那个隐藏在兰尔乌斯体内,属于真实造物主的意识。

    作为“所有生灵的堕落自性”,真实造物主能够将自己的意识投影借助神性植入其他生灵的体内,并以负面情绪为养料,逐渐替代对方的意识。

    这就意味着,这个“小真实造物主”,是有意识的,如果斯诺不和他解释清楚的话,万一这个小真造自己控制着兰尔乌斯跑去了东区,那乐子可就大了。

    兰尔乌斯显然也明白了斯诺的意思,面如死灰的瘫坐在了沙发上,但斯诺并未因为他这样的表现而放松警惕,但也没再多说什么,随意的坐在一旁,拿起执事取来的书籍,静静地阅读起来。

    ……

    “为什么还没反应!难道剂量不够?”

    被关进a先生的住所已经一周了,兰尔乌斯的情绪越发的急躁起来,虽然这里的生活还算不错,除了不能踏出这间宅子之外,无论是食物还是娱乐都可以说是上流社会的顶级餐饮标准。

    可是,他体内那每天都在成长的“树苗”,却让他完全没有心情享受这些哪怕是他最富裕的时候,也享受不起的食物。

    那个该死的家伙用了一种类似于精神层面的影响,让他每次想要离开这座宅子的时候,都会自动回到卧房,虽然明白只要动用真实造物主的神性,这点精神影响立刻就会被清除,但兰尔乌斯也明白,那恐怕就是对方的目的所在。

    就在他无比焦躁的时候,一阵阵杂乱刺耳的琴音从头顶传了下来,这让他本就烦躁的精神越发的狂躁起来。

    “该死的!那家伙又在搞什么鬼?”

    兰尔乌斯发出愤怒的咆哮,闻声赶来的执事立刻礼貌的鞠了一躬,然后用非常标准的贝克兰德腔说道:

    “抱歉,v先生今天收到了一架钢琴作为礼物,为了不让这件珍贵的礼物被埋没,他正在学习钢琴。”

    “他这叫学习?该死的,我找只老鼠在琴键上跑都比他弹得好!见鬼,他就不能请一个钢琴老师吗?”

    兰尔乌斯虽然明白这可能是对方在诱导他的负面情绪,但他还是忍不住大声咆哮到,因为现在的他,除了愤怒以外,已经没有任何事情可做了。

    作为一名了解人类心理的欺诈师,他很清楚,负面情绪只会越积越多,适当的释放才能降低压力。

    但是,从琴房传来的琴音却并没有因为他的咆哮而停止的意思,反而越发的杂乱起来。

    那感觉,就好像是一个连音符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家伙,正在用吃奶的力气乱敲一样。

    更令他绝望的是,真实造物主的意识似乎完全不介意这种吵闹,或者说那个意识比起被吵到的不满,更喜欢他因为吵闹而产生的负面情绪——这让他连“你们的神不喜欢”这个借口都没法说出来。

    “给我找一对耳塞过来。”

    兰尔乌斯知道自己的反抗是徒劳的,他只在无能狂怒之后,对着执事提出了一个卑微的要求。

    “没问题先生。”执事并没有任何推辞,就如斯诺之前所说的,在这栋宅子里,除了离开和杀人,他可以提出任何要求,包括享用那一对完全符合极光会企业文化的女仆。

    不过兰尔乌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万一真实造物主再借机来个受胎,那他可就真的一点活路都没了!

    执事很快招来了两团棉花,但兰尔乌斯将其塞进耳朵之后,却发现那杂乱的琴音一点都没有减弱,反而有种在颅内回荡的感觉。

    “该死的!居然用非凡力量弹琴!”兰尔乌斯取出棉花用力的朝地面摔去,但那在空气阻力的作用下,缓缓飘落的棉花,却仿佛正在对他发出无声的嘲讽。

    “啊啊啊啊啊!”

    兰尔乌斯发出愤怒的嚎叫,他无比期望自己的声音可以传出房间,引来巡逻的警察,但他却知道这毫无意义,因为打从他住进这座房子的那天起,那个男人便通过仪式,将一切声音都禁锢在了房子里。

    半晌后,总算将心里的怒火发泄出来的兰尔乌斯终于缓了过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后,看着仍旧维持着笑容的执事道:

    “给我找一台留声机来!嗯,再来几张唱片,这没问题吧?”

    “当然,请问您想要什么类型的曲子?a先生收藏了一些古典歌剧曲目,而v先生则更倾向于罗塞尔大帝发明的……嗯,轻音乐。”执事仍旧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动作礼仪一丝不苟。

    兰尔乌斯看着那张英俊的笑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声音最大的!”

    “好的,v先生之前带来的收藏里好像有两盘罕见的‘死亡重金属’,也是罗塞尔大帝的发明,我这就帮您取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诡秘:悖论途径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