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诡秘:悖论途径 > 诡秘:悖论途径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克总很忙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克总很忙

    兰尔乌斯,这个名字让克莱恩背心一凉。

    兰尔乌斯身上能挤出神血克莱恩并不奇怪,因为之前恶魔先生就说过,兰尔乌斯身上携带者真实造物主的神性,并且即将成为真实造物主神降的容器。

    真正让他感到背后发凉的是,这管神血是恶魔先生交易给他的!

    既然恶魔先生能拿到这管神血,就说明他知道兰尔乌斯在哪里,但是,却仍旧没有任何兰尔乌斯落网的消息。

    这意味着什么?

    是他不能说,还是,不想说?

    在克莱恩心里,恶魔先生虽然拥有很多手段,并疑似拥有高位格的神奇物品,但是真实位阶仍旧在序列九到序列八之间,面对真实造物主附体的兰尔乌斯,他显然并不存在与之对抗的能力。

    可是,他却没有试图举报或者通知愚者,这是否意味着,恶魔先生已经被真实造物主污染了?

    但是,如果被污染了的话,他为什么还会卖给自己真实造物主的血?对于一个狂信徒而言,是不可能做出这种渎神的举动的吧?

    克莱恩越想越糊涂,不过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属于恶魔先生的那颗深红星辰,再一次开始膨胀与收缩。

    “今天恶魔先生晚餐有点早啊……”

    克莱恩带着怀疑的神色蔓延灵性触碰星辰,克莱恩再次看到了有些模糊的斯诺的样子,他坐在餐桌前,双手合拢抵住下巴,轻声诵念道:

    “感谢愚者,赐我晚餐。”

    “看起来没有被污染?”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恶魔先生,克莱恩开启灵视,借助源堡的高位格观察着他的状态,但除了头顶仍旧有一匹似云雾构成的白马在游弋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处。

    眼看地上那被剥离出的触手已经渐渐地开始消失,克莱恩暂停了自己复杂的念头,开始按照之前直视真实造物主(小)所获得的知识,抽取劣化神血中的力量,混合着自己被灰雾排出的扭曲与污染,混合成一枚枚特殊的符咒。

    虽然只是劣化版的神血,但内部终究是蕴含着少量微薄的神性,待到克莱恩将其中的神性力量抽干,手中已经有了三枚材质如同黑铁,散发着扭曲和恶意的奇特符咒。

    “一管血居然做出了三枚符咒,这笔交易可赚大……等等!”

    把玩着新入手的符咒,正准备占卜一下能力的克莱恩忽然愣住,他重新坐回青铜长桌最上首,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自己发涨的太阳穴,开始回忆起之前和恶魔先生的对话,忽然,他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有些担忧的神色——

    “‘以那位大人的力量’、‘只要你的敌人不是极光会’、‘不方便向那位大人祈求帮助’、‘就算用了也不会引来官方非凡者’……”

    细细咀嚼着恶魔先生曾经说过的话,克莱恩却重新品尝出了新的味道,他皱起眉头,喃喃道:

    “他之所以把价值更高的真实造物主的血低价卖给我,很可能是为了给我暗示!暗示他和真实造物主有了什么‘接触’!”

    想到这一点,克莱恩立刻就想要给恶魔先生降下“神谕”,但随即,他又停了下来。

    “恶魔先生仍旧可以向自己祈祷,这说明他并没有被监视,但他却没有通过祈祷将困难说出,这大概是立下了某种契约或者公证,一旦出口,就会被兰尔乌斯甚至是真实造物主察觉。所以她才会如此隐晦的提示‘愚者的眷者’,想要借此来引起愚者的重视。”

    克莱恩想到这里,想要将恶魔拉上灰雾,但微微发涨的眉心却让他意识到,自己今天在灰雾上呆的时间好像有点长了。

    虽然硬撑的话不是不可以,但克莱恩本身也不希望在这片灰雾上停留太久,他再次看了一眼正在享用大餐的恶魔先生,喃喃自语道:

    “还不能确定恶魔先生究竟是否真的没有‘叛变’,现在距离夏洛克离开他的家还不到一个小时,愚者现在就动手显然也太快了一点,恶魔先生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明天,明天塔罗会上试探一下,有灰雾的阻隔,如果他没问题的话,应该会说的!”

    ……

    明月还未升上天空,但贝克兰德的糟糕天气却让天空提前暗淡下来,位于希尔斯顿区的一处住宅内,佛尔思正大口吞咽着丰盛的食物。

    此时的桌上放着精致的甜点,带有丰沛肉汁的烤肉,还有散发着迷人香气的奶油浓汤。

    但坐在她对面的休却好像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是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佛尔思,若是换了平时,她肯定会一本正经的劝告佛尔思细嚼慢咽,但今天,她有些说不出口。

    “别一副我就剩最后一顿了的表情好吗?”

    佛尔思咬下一口多汁的肉排,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说道:

    “我只是像一位不那么危险的存在祈求罢了,你之前不是也念诵了祂的尊名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休没有说话,她很想先帮佛尔思探探路,但佛尔思说的没错,不管她祈求是否成功,佛尔思都还要受满月呓语的影响,她是否探路,对于结果并没有任何帮助。

    休无比痛恨这种无力的感觉,但又没有丝毫的办法,在这一刻,她晋升的欲望无与伦比的强烈。

    她忽然下定了决心,她,似乎应该选择接受那个面具人的邀请。

    “喂喂,你怎么一副‘好友死了于是决定参军为她复仇’的表情啊?我可不是悲情中的……”

    佛尔思话刚说到一半,她手中的刀叉忽然跌落在盘中,发出两声刺耳的脆响,随即,她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起来,一根根青筋开始在她光滑的手背上浮现,虽然没有痛呼出声,但那一滴滴从额头沁出的冷汗,任何人看了都能够感受到她的痛苦。

    “佛尔思!佛尔思!”休见到佛尔思这副表情, 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当她朝着窗外望去的时候,却只能看到朦胧雾气中隐隐透出的路灯的昏黄。

    “嘶……”听着耳边层层叠叠的呢喃,原本慵懒而戏谑的双眸中早已只剩下痛苦,佛尔思从椅子上滚落,发出一声低沉的惨叫。

    其实有以往的经验,现在的痛苦并没有抵达佛尔思忍耐的阈值,但是人类有了依靠之后,内心就会不可避免的变得脆弱,在有了愚者这个选项之后,佛尔思靠自己硬抗的坚定也自然而然的削弱了几分。

    “伟大的,蒸汽,与机械之神……”保有最后理智的佛尔思试图向着自己信仰的神灵祈祷,但就如之前的无数次祈祷那样,她并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不止如此,那层层叠叠直达脑髓的痛苦,反而越发的强烈起来。

    “佛尔思,不要硬撑了!祈祷吧!”

    看着佛尔思痛苦的模样,休忍不住大声说道,佛尔思也终于忍耐不住,用断断续续的声音,挣扎着念诵出那个尊名——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上一章 下一章 诡秘:悖论途径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