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诡秘:悖论途径 > 诡秘:悖论途径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黄贝贝的提问时间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黄贝贝的提问时间

    “女士,如果我说我认错人了,您信吗?”斯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着问道,但他面前,那将精致的面容掩藏在细格薄纱之后的贝尔纳黛用平淡而清冷的声音问道:

    “你觉得呢?”

    “女士,我真的认错人了。”斯诺偷偷调动源质的力量,给自己上了【谁都觉得自己能看穿】,让自己变成一个无害的小帅哥,但贝尔纳黛却仿佛完全不受这种变化的影响,用玩味的语气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但是我无法对你做出预言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据,我不可能认为一个无法被预言的存在无害,所以你必然是动用了什么力量。”

    “所以呢,女士,如您所见,我也是个非凡者,因为不小心叫错了名字,就招来了这么恐怖的非凡力量,施展一些自保手段也是正常的吧?而且这里还是贝克兰德,敢在这里如此明目张胆的使用超凡力量,您的身份一定不低。我只是个普通的情报商人,您就放我一马吧。”

    斯诺的姿态摆得非常之低,但贝尔纳黛却并不相信,也许是因为高序列所特有的灵感,也许是因为斯诺表现出来的怪异之处太多,又或者干脆只是女儿对于父亲消息的执念。

    总之,她完全没有相信斯诺的意思,而是坐在豌豆藤构成的吊床上,用柔和但没什么起伏的语气道:

    “既然你是情报商人,那么我们就来做一个交易,告诉我,你为什么称呼我为‘huangbeibei’?你和他有什么关系?报酬随你开。”

    斯诺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知道再狡辩已经没有意义,这位女士有着与她身份相符的固执与任性,而她的实力,也足以支撑她的性格。

    脑中飞快的进行了一轮轮思考,他终于吐出一口浊气,无奈道:

    “女士,您应该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哪怕您问我贝克兰德正面临着什么样的灾难,在有足够屏蔽的前提下我也可以告诉您,但您的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贝尔纳黛的眼睛微微眯起,斯诺可以感受到一种难以描述的视线从那细格薄纱中透出,不过不到天使,甚至连观测到白马非马痕迹的能力都做不到,当然,这对贝尔纳黛而言,应该算是一件好事。

    不过她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一阵沉默之后,她像是放弃了什么一般,沉吟着开口道:

    “很难回答,不是不能回答,可以告诉我你知道的吗?你应该知道,我可以付出足够的报酬。”

    “好吧,女士,你赢了。”斯诺摊了摊手,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对贝尔纳黛的称呼也从敬称替换成了正常的称谓,按理来说这时候他应该笑不出来才对,但前身留给他的“社交技巧”,却硬是让他能够随时露出合适当前状况的笑容。

    他长长的吐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贝尔纳黛道:

    “首先,女士,我需要两个保证,如果你同意,那么交易则可以继续,否则你将我囚禁也好,折磨也罢,该保密的东西我还是只能保密,因为说出来,也只是咱们两个一起生不如死。”

    “你说。”贝尔纳黛点点头,作为一个老牌序列三,一个神秘组织首领,她很清楚有很多知识仅仅只是思考就会有危险,虽然很怀疑这个实力恐怕不足序列六的男子究竟怎么将这样的知识塞进脑海的,但想到那连她都无法预言的命运,她还是选择先听听能听的部分。

    “第一,我说你听,有不理解的地方你也可以提问,但是如果我不说,你就不要再问了。”

    斯诺伸出一只拳头,然后弹出了一根手指,见贝尔纳黛轻轻点头,他才伸出第二根手指——

    “第二,你可以从我这里得到我能说的消息,但你也必须支付报酬,具体付出多少你自己决定,但不能没有,不是我死要钱,而是这本身涉及到情报的获取,当然,具体我不能说。”

    贝尔纳黛轻轻眯起眼睛,脑中立刻脑补了通过“交易”这种行为完成的仪式,又或者以“等价交换”为代价的非凡物品之类的理由。

    这在神秘世界中并不少见,比如蒸汽与机械教会中,就有一面用“回答问题”交换“情报”的封印物。

    “没问题。”贝尔纳黛语气柔和的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所以不用担心我的购买能力,只要你的情报有足够的价值,我不会让你难做。”

    “很好,那么关于你之前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了,你做好准备了吗?我是说,准备好隔绝高位存在的注视了吗?”斯诺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了自信的笑容,贝尔纳黛的细格薄纱后的脸色骤然严肃起来。

    她伸出手指轻轻一点,原本由藤蔓构成的空间中,忽然多出了三个半兽人一般的幼年猪头人,随着它们的走动,空间内的“墙壁”上浮现出了一层如同砖墙一般的纹路,不止从神秘学层面上隔绝了很多东西,甚至斯诺还觉得暖和了不少。

    “你可以说了。”

    “好的, 首先你的第一个问题,黄贝贝,这是对你的称呼,因为你的父亲,也有另一个名字,源头不能告诉你,能说的是,他的姓氏除了古斯塔夫之外,还姓‘黄’,就如我,在潘瑞达克斯这个姓氏之外,还姓‘冯’,不是来自伦堡的间名,而是有着另一个源头的姓氏,我们习惯用姓氏加名字首字的叠词来作为孩子的乳名,这就是这个称呼的来源。”

    斯诺轻声说着并没有什么实际价值的情报,但对于贝尔纳黛而言,这很重要。

    她若有所思看着斯诺,忽然冷不丁问道:

    “所以,你也可以叫做‘冯思思’?”(免杠,名字在名片的召唤咒文里有暴露)

    “……”斯诺咧咧嘴,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贝尔纳黛女士,我的名字‘斯诺’其实也是一种特殊的翻译,我的名字是‘雪’,意思是‘雪花’,实际上,你也有一个这样的名字,不过你父亲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也许他曾经用那个名字称呼过你,但想必不明白含义的你也不会记得,所以,如果想要知道的话,你只能去问你的父亲了。”

    “所以,他还活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诡秘:悖论途径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