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诡秘:悖论途径 > 诡秘:悖论途径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所有吐出来的特性都是相对纯净的,没有残留真实造物主的污染,哪怕取出全部的特性,逆十字上的小人也没有消失,只是失去了类似于贝克朗的外貌特征……”

    琴音叮咚,斯诺一心二用,总结着之前实验得到的结果。

    他斜眼瞥了一眼放在钢琴乐谱架上的逆十字,上面挂着的小人看起来仍旧很帅,但却是那种帅的很没有特色的类型,就是那种你知道它很帅,但转眼就想不起来长什么样的感觉。

    但实际上,此时的逆十字已经再次将所有源自贝克朗的特性全部放牧,但它却没有再表现出属于贝克朗的特征,就好像,那部分特征也在这个过程中被吸收了一样。

    就在他走神的时候,一道意念忽然在斯诺的脑中浮现,那是对他弹琴不认真的控诉。

    “居然能听出我弹琴走神?”斯诺眉头一皱,不过紧接着,他只觉得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想通了其中的关窍。

    之前他以为这个逆十字所谓的“成长”是要吸收非凡特性,类似于某红天使恶灵吸收同途径特性的行为,但现在看来,它成长所需要的,恐怕并不是特性,而是——

    “污染。”

    斯诺深深的吸了口气,弹琴的动作不见减缓,但心里却微微有了想法。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个逆十字的成长,恐怕就是倒吊人途径“所有生灵的堕落自性”的逆运用,又或者干脆就是“万物皆有神性”的体现,通过从所谓的污染(或者叫精神残留)中汲取“堕落自性”来成长,最后培育出可以容纳真造意志降临的强大精神体。

    这与真造在兰尔乌斯之类的活体容器中降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所以,它能吸收的恐怕也不止是污染,还有其它的堕落、痛苦、绝望的情绪,就像兰尔乌斯体内的‘树苗’那样。

    不过相比之下,这个“恶灵”更加的纯粹,如果换了真正的真实造物主,发现斯诺弹琴走神,恐怕直接就开始碎碎念了,而逆十字中的真造恶灵,却会先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

    “【真造粗口】!”

    “我错了我错了!”

    斯诺揉着脑袋,手上动作一转,琴音也立刻变得柔和且纯净,开始碎碎念的真造恶灵立刻安静下来,继续倾听着斯诺的演奏。

    “果然要柔和很多啊……”斯诺嘴角微微翘起,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众所周知,真造是个疯的。

    而真造的意识投影,和真造是共享一切思维的。

    现在,这个真造恶灵似乎并不是那么的疯。

    是他脱离了真造的意识共享?

    还是说……

    斯诺连忙将脑中的想法收敛起来,再次瞥了一眼逆十字上那个眯起眼睛倾听乐曲的小人,嘴角露出了一个有点变态的笑容……

    ……时间退回兰尔乌斯死亡的时间点……

    大使馆的武官们慢慢从绝望与痛苦的情绪影响中回过神来,心有余悸的面面相觑,舞池中的宾客躺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正在卖力的尖叫。

    强忍着脑袋里的刺痛,为首的收割者当即开口道:

    “马拉尼,你去找军情九处的人过来,顺便问一下发生了什么,罗丹,你去安抚一下宾客,然后找人照顾一下昏迷……”

    说到这里,这位序列五的收割者忽然脸色一变,不只是他,所有猎人序列的超凡者,都或多或少的变了脸色。

    因为他们被魔药强化的嗅觉,已经捕捉到了那正在慢慢逸散的强烈血腥味。

    “见鬼!”

    ……

    十几分钟后,大使馆被彻底的封锁,来自军情九处的官员与大使馆的武官一起,聚集在了贝克朗的房间中。

    被钉在墙上的尸体此时已经放下,几名专业人士正半蹲在贝克朗的尸体旁,检查者他的死因。

    虽然此时所有参与舞会的宾客都已经被控制了起来,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凶手恐怕已经逃走,不过不管如何,他们还是一边清点着今天参与舞会的人员清单,试图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全身上下只有胸口一处枪伤,剩下的伤口都是死后造成的,不过伤势的规模与子弹的威力不符,应该是收割者的致命一击。”军情九处的“法医”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大使馆的武官,一脸“你们真的不是内讧之后甩锅给极光会?”的表情。

    “这是我交给贝克朗防身的附魔子弹,他身上应该有六枚,除了胸口的一枚外,剩下的都没了,还有他的非凡物品和特性也被取走了……”大使馆武官的最高负责人一脸阴郁的说道,军情九处的官员脸上却浮现出了一抹憋笑的表情。

    不过他到底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这种时候绝对不会笑场,他只是挺直腰杆,用尽可能平缓的语气道:

    “窗户从内部反锁,没有任何的灵性残留,床上有被坐过的痕迹,但两个痕迹都不属于贝克朗,这些都没异议吧?嗯,或者是你们的人在发现尸体后,在这里坐着等我们来的?”

    “没有。”大使馆的武官一时间有些怀疑到底谁才是猎人途径,但还是点头认同了对方的搜查结果。

    “那就有趣了,按照守卫的口供和这些痕迹,这位大使带着一个漂亮但是谁都没记住长什么样的女人进了房子,用这个序列六非凡者的武器杀死了他,之后甚至还在房间里停留了一段时间,等着非凡特性析出后,才在没有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悄然离开?而且整个过程中,你们看门的人什么都没发现?哦,对了,这里有两个痕迹,所以还有个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房间里的人?而且整个过程这位大使连呼救都做不到?”

    收割者武官气的脸色气的涨红,但还是瞪着眼睛道:

    “没错, 就是这样!”

    “很抱歉,先生,我不得不推翻你的结论。”就在这时,一个带着面具的军情九处成员走了进来,在其他军情九处的面具人让开位置的动作下走到尸体前道:

    “我们比对了宴会的名单,所有参与宴会的人都在场,而且根据审讯结果,所有人都并非非凡者,凶手显然并非宴会的宾客,至于贵国大使为何会带一个不是舞会宾客的女人回房……我们也很好奇——总不能是他连自己请了什么人都记不住吧?”

    “这不可能!我一直就在大厅,如果有非凡者潜入,我肯定能够发现!”

    “但事实就是对方来了又走了,甚至还杀了个人,而你们没有发现。”军情九处的人摇摇头,一脸“你们碰瓷”的表情道:

    “贵国的罗塞尔大帝曾经说过,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但现在的所有痕迹都表明,你们在说谎,如果各位不能据实相告的话,我们也没法如贵国要求的那样交出‘凶手’,另外,舞会的参与者都是我国的公民,现在已经证实他们没有嫌疑,请尽快解除对他们人身自由的侵害。”




上一章 下一章 诡秘:悖论途径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