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诡秘:悖论途径 > 诡秘:悖论途径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以为是装【哔——】?其实是怂……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以为是装【哔——】?其实是怂……

    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同,这并非是什么形容,而是真的不同起来。

    作为异种途径的木偶,扎特温拥有支配周遭死物的能力,只要被他的灵性触及,无论是泥土,纸屑,还是碎石、布片,都将会变成他的武器。

    但是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眼中的世界,发生了变化。

    原本忠实的奴仆一般,只要念头一动,就会遵从他的意愿动起来的物品,此时却仿佛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暴民,不止不听他的命令,甚至还会撕扯他的灵性,反冲他的理智,那种好像天地万物都染上了污染的感觉,无疑比那个连半神气息都没有的花架子天使虚影更加可怕。

    对于玫瑰学派放纵派的成员而言,理智本身就是一个很麻烦的变量,此时处于深红月冕的笼罩之下,扎特温只觉得自己的理智正在蒸发。

    好在作为一个半神,他也算有着为数不少的锚,靠着那些细微但还算稳定的意识拉扯,他总算维持住了自己的状态,然后毫不犹豫的抬起了他带着黑色手套的左掌,同时发出了一声仿佛能够震碎耳膜的怨魂尖啸。

    但是对于天天听真实造物主稀有歌单的斯诺而言,这样的噪音根本不足为惧,所以,他清楚地捕捉到了,扎特温掌心那正在汇聚的一道道银白色的电流。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便凝聚成了一枚银色的箭矢,朝着距离他不足五米的斯诺激射而来。

    “输出装?”斯诺的表情越发的嫌弃起来,怪不得连阿蒙那个惯偷看到这只手套都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虽然一个缺乏爆发力的半神带一件输出装毋庸置疑,但是在绝大多数非凡者看来,达不到半神层次的纯输出装都是鸡肋。

    消耗大,能力单一,而且还伴随着副作用,可不管再怎么积累,它的杀伤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任何远程单体攻击,对于斯诺而言,都是没有意义的。

    随着灵性的输出,整片天地都仿佛开始发生脱节,再一次使用飞矢不动,斯诺的感受却完全不同,那是一种与符咒释放有着天壤之别的感觉。

    他仿佛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每一个时间节点的变化,清楚地体悟着每一个瞬间的变量,那看似静止的闪电箭,在他的眼中仿佛化作了无数个切片一般。

    在这一刻,他终于理解了自己那被分割的无比细碎的灵魂究竟意味着什么,那不只是魔药的负面效果,同时,也是这个序列施展特殊能力所必须的媒介。

    因为他有着无数具备“知性”的灵魂,每一个灵魂都能够独立的观测世界,因此,他才能够锁定每一个瞬间的变化,并借此为杠杆,撬动世界,将每一个瞬间分割开来,化作眼前这奇诡的景象。

    雷电之箭在空中不断的卡顿,虽然仅仅只有五米的距离,虽然雷之矢的速度是如此的迅捷,但却偏僻那从斯诺的身侧划过,甚至连一根发丝都没能烤焦。

    “小把戏。”斯诺的嘴角仍旧挂着那充满了嘲讽意味的笑容,但继承自腐化男爵的能力却在悄无声息的发挥着作用,配合着支取来的半神级能力【混乱气场】,无时无刻不再侵蚀着扎特温的理智。

    阴暗,贪婪,狂妄……

    各式各样的负面情绪在斯诺的灵性影响下,疯狂的侵蚀着扎特温,对于正常的半神而言,这样的能力并不难抵抗,但对于玫瑰学派的成员而言,这却是极其恶心的战斗方式。

    哪怕扎特温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律师途径”的非凡者,却也仍旧无法抗拒被对方的非凡能力所影响,即使他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的负面情绪来自于腐化男爵的【腐化】,也无法彻底根除这种影响,长期的放纵欲望,让他只能通过那一根根如同风筝线一般将他的理智固定在身体里的“锚”,维持着最后的理性。

    短暂的交锋便让扎特温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很想逃走,但面对律师途径中高序列强者的第一准则,就是不要试图逃跑。

    因为在逃跑这个行为发生的那一瞬间,“逃跑”就会被扭曲成“认输”,然后让自己乖乖的献上头颅。

    “怎么?不继续攻击了?”斯诺嘴角翘起,身侧的天使虚影散发出圣洁的光芒,但扎特温眼中却闪过一抹狡黠,因为他发现,之前自己的怨魂尖啸,似乎对那个天使的灵体,产生了一些影响!

    “果然只是个样子货!”扎特温心中越发笃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一点气势都没有的天使虚影,只是对方用来发挥律师途径能力的媒介,只要自己产生了这是一个“天使”的念头,那么对方就可以扭曲自己的认知,让哪个天使对自己造成巨大的影响。

    “但现在,你的把戏已经被我识破了!”扎特温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既然只是个长得像是天使的普通灵体,就不可能使出净化类的能力!这样一来,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

    念头升起,扎特温的身体骤然虚化,但斯诺却完全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他一边调整着【混乱气场的输出】,维持【腐化】的效果,同时控制着名为“梅丹佐”的天使型替身无声的诵读着它手中的经典,看起来就仿佛在准备什么强大的法术。

    但实际上,这个替身就如扎特温想的那样,确实是个样子货。

    和其他灌注了各种非凡特性,具有不可思议力量的替身不同,这个斯诺给自己挑选的替身,唯一的能力,便是【替死】。

    它被斯诺通过白马非马进行了某种神秘学层面的关联, 在斯诺“死亡”这个事实成立的时候,他的肉体、灵魂、意识等层面的全部损伤,都会转移到这个替身的身上。

    所以你看着斯诺召出替身却不攻击很装【哔——】?其实这是他怂的表现。

    不过他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因为此时的扎特温,也在懵逼……

    ……

    “居然成功了?”动用许久没用过的怨灵能力完成了附身的扎特温有些意外,在他看来,敢于和他单挑的斯诺至少也应该是个半神才对,但他的附身,居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几乎是瞬间,他就比附身普通人时还要轻松的找到了对方的灵魂,并在没有受到丝毫抵抗的情况下将其压制。

    不过此时他已经不想考虑这家伙怎么这么弱了,他那已经被腐化男爵的力量所污染的意识中,想要杀掉这个男人的欲望,已经彻底抑制不住。

    只是,就在扎特温想要如同往常一样,控制着这个男人掐死自己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

    “为什么?”扎特温可以肯定,自己确实压制了对方的灵魂,也确实夺取了那灵魂控制的肉体,但是他的指令,却没有被执行。

    他开始发散灵性,试图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紧接着,他就惊骇的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无穷无尽的意识彻底的包围。

    随后,那仿佛汪洋大海般将自己包裹起来的意识群,朝着他发出了一道意念——

    “怎么回事啊小老弟?控制一个细胞就想掐死人?不过既然来了,就听我们唱歌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诡秘:悖论途径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