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诡秘:悖论途径 > 诡秘:悖论途径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克莱恩感到大受震撼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克莱恩感到大受震撼

    “好你个罗塞尔,这个人情我认了!”

    虽然看起来是一句完整的话,但克来恩敏锐的察觉到了行文上的问题,潘瑞达克斯前辈的字迹远比罗塞尔要更加工整,而且行文也很符合中文的习惯,比如每段开头空两格之类的规则也一直都有保持。

    但这篇日记的开端,却并没有空格。

    这让克来恩立刻响起了之前遭遇过的那些断章。

    毫无疑问,这一页日记,是接在某一页没写完的日记之后的。

    克来恩眼睛微眯,心里有些无奈,不过还是继续往下看——

    “有恩必偿,有仇必报是我的一贯主张,既然欠了人情,我就一定会还!贝尔纳黛那边应该不需要我帮忙,博诺瓦已经成为了机械教会的天使,我也没能力矫正他神性大过人性的问题,至于罗塞尔次子后裔的问题,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叫夏尔的家伙究竟生了多少孩子……”

    “……”克来恩看着没头没尾的内容,心中大致有了些许猜测,毫无疑问,这位前辈通过罗塞尔的日记,又或者是其他什么遗产,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秘密,并且觉得自己欠了人情,想要给予一定的回报,却又似乎无从下手。

    “也不知道写这页日记的时候这位前辈是什么实力,如果等级很低的话,那说不定就只是一些神秘学知识,但如果已经成了圣者……”

    克来恩思索着这位前辈之前日记中表现的种种,这样一个玩世不恭的人都会自认欠下人情,他究竟从罗塞尔那里得到了什么?

    视线下移,新的内容映入眼中——

    “想了想,觉得大多数帮助都不足以偿还这份人情,最终我决定,帮助罗塞尔复活,等他从坟头里跳出来,再问他具体想要什么,嗯,等等,帮他复活不就偿还人情了吗?我他娘的真是个天才!”

    “……”克来恩嘴角抽搐,但还是没有多做评价,继续看了下去:

    “罗塞尔跳了黑皇帝途径,有那么多穿越者行为作为基底,锚应该非常牢靠才对,哪怕他是特地通过死亡来摆脱跳途径的疯狂,也应该已经开始复活了才对,嗯,也可能是一百年这个时间还没有达到黑皇帝所需要的标准……不过不论如何,我会尽量保证,在罗塞尔复活之前,这世上不会诞生下一个黑皇帝!”

    “嗯,这好像太麻烦了点……生个儿子让他去处理好了!”

    ……

    “这个内容好像有点大啊!”克来恩之前已经从亵渎之牌了解到,黑皇帝钻了死亡的漏洞,能够以类似于“活在人们心中”的方式扭曲规则,让自己真正复活,除非出现新的黑皇帝。

    而从这位前辈的意思来看,罗塞尔晚年疯狂甚至死亡,居然不是意外,而是因为罗塞尔跳了途径?不,在罗塞尔的日记里,明明还没有成神,就已经展现出了一些狂性,也许正是因为某些原因,他才不得不依靠黑皇帝复活的方式摆脱疯狂。

    可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情,才会让潘瑞达克斯前辈下决心帮助罗塞尔?

    虽然这位前辈一直很不正经,但是克来恩却能够从他的日记,以及恶魔先生的行事作风看出,这位前辈应该是一个非常有底线的人。

    不过最后丢给儿子是什么意思?子子孙孙无穷贵也?

    后学末进潘瑞达克斯,愿世世代代为古斯塔夫家,阻止黑皇帝?

    等等,阻止黑皇帝……皇帝?!

    心里玩了个梗的克来恩只觉得脑子里彷佛有一道电光闪过,恶魔先生之前做过的一些事情,忽然之间就有了答桉。

    他为什么针对魔女教派。

    他为为什么调查人口失踪。

    鲁恩皇室为什么参与人口买卖。

    军情九处为什么会做出那么多不合常理的行为。

    甚至……公务员考试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的实施。

    “鲁恩有人在试图晋升黑皇帝!”

    种种线索在克来恩的脑海中汇聚成了这样的答桉,同时,他也想起了又一个穿越前历史与鲁恩相似的事件——

    英国女王兼任印度女皇。

    “黑皇帝必须将自己和皇帝联系起来,所以鲁恩的乔治三世向拜朗借了帝位……”

    “不,不对,之前在值夜者的时候看过相关资料,为了避免国王活得太久引起民众的怀疑,各国国王都是不能超过序列五的!”

    “嗯,也许有人帮国王遮掩了?”

    “那这个人会是谁……”

    “历史的进程,夕阳死宅团吗?”

    “对,恶魔先生就可以利用观众途径的能力,为正义小姐披上一层人畜无害的伪装,那么观众途径的天使,能够帮乔治三世伪装也不是没可能。”

    “原来如此!”

    克来恩只觉得贝克兰德大雾霾的始末顿时变得清晰无比,他彷佛看到了几个穿越者前辈的隔空斗法。

    “这些穿越者前辈一个一个怎么都这么厉害啊!”克来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感慨穿越者前辈不给流活路了,不过之前是吐槽罗塞尔的文抄公行为,而现在,则是针对那位把控着历史的作家前辈。

    将情绪重新收敛,克来恩挥手散去了手中的羊皮纸,含笑看向隐者女士:

    “想好请求了吗?”

    嘉德丽雅早有准备般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我想知道罗塞尔大帝晚年为何疯狂。”

    听到这个问题,克来恩眉头微微上扬,虽然对于身边的巧合已经有些麻木,但再次遇到时还是会让他感到头皮发麻。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有了主意,轻笑着道:

    “首先,我们确定一个事实,我并非全知,也不全能。”

    略显自嘲的话语出口,看着不止没有异常,反而更加恭敬的隐者等人,克来恩继续道:

    “我也很想知道罗塞尔晚年遭遇了什么,但目前只能肯定,他在晚年受到了未知的刺激和影响,将目光投向了序列零。”

    “但值得注意的是, 在成为非相邻途径序列零之前,他似乎就已经产生了疯狂的征兆,而这,也是我感到好奇的内容。”

    克来恩的话音落下,知道序列零的人开始震惊,不知道序列零的开始意识到这代表了什么,但很快,他们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在成为非相邻途径序列零之前”。

    这是否意味着,罗塞尔在遇刺的时候,已经成为了序列零?

    而且是非相邻途径的,疯狂的序列零?

    永恒炽阳教会究竟是怎么刺杀成功的?

    ------题外话------

    关于屠龙五人组没表示……格罗塞尔去弗萨克帮忙搞革命,苦修士和士兵跟着斯诺去了热情,小偷因为害怕斯诺,和精灵一起跟着艾德雯娜跑船,虽然说是到处看看,其实就是在打工好吧,时光这种东西没法还,甚至可以说很难界定价值,所以大家都没有直接开口说偿还,而是选择相处着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地方,不然窃梦家能直接偷记忆的,根本没必要语言学习,直接带着精灵走人不好吗?人情世故这种东西没必要说的太开吧?大家心照不宣不好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诡秘:悖论途径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