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诡秘:悖论途径 > 诡秘:悖论途径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阿蒙的安尽量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阿蒙的安尽量

    第四百三十八章阿蒙的含金量(章节名没法改,哭)

    “轰!”剧烈的爆炸中向外逸散着雷电与火焰,太阳领域和风暴领域的力量在此刻交融、扩散。

    斯诺通过法术书学会了数百种途径的能力,并将它们租借给了信徒。

    而这些信徒在使用的过程中,通过不断的组合,反馈,创造出了数千种可以称之为秘术的技术。

    虽然这其中大多数都是一些极为粗浅的拼接、组合,但正是因为简单,才更加好用,比如此时这个被斯诺戏称为“第一炸弹”的秘术,作用就是简单粗暴的“把注入了灵性的物品变成一个相当于序列七符咒威力的爆炸物”,而已预言家魔药晋升的斯诺更是获得了不借助非凡物品使用秘术的能力。

    序列七的爆炸,显然不可能对夜皇恶灵造成什么损伤,但因为因特古拉在上面切实覆盖的“贿赂”让夜皇错估了情况,给了因特古拉连击的机会。

    金与黑的双枪如同弹奏的琴键一般交替作响,黑与金的子弹化作雨幕,朝着夜皇砸落。

    然而,那一连串的子弹所产生的效果只是一连串弹珠掉进盘子里一般的清脆声响,虽然看上去已经与常人无异,但此时的夜皇,终究还不是人类。

    它伸出手朝着天空中的水滴一捞,不过因特古拉却反常的没有去阻止他,而是忽然调转枪口,对着已经彻底变成天秤的格罗夫亲王扣动了扳机。

    原本哪怕愤怒也只是浮于表面的金色糖人终于露出了吃惊的神色,连那序列一的特性也顾不得去接,转身扑向了金色的天秤。

    因特古拉嘴角翘起,手中的扳机连续扣动,虽然实弹已经打空,但他的灵性却源源不绝的转化为灵性子弹。

    “此处禁止飞行道具!”

    “违者当受惩处!”

    似乎是吸收了之前因特古拉那句“违者当受褒奖”的教训,这一次夜皇直接连续使用了两次律令。

    律师和仲裁人两条途径的能力非常有趣,相生相克之间,却又带着一种彷佛法庭审判一般的规则。

    就如这律令之间的争夺,便存在着“先发优势”,所谓“法无明文不为罪”,当仲裁人途径下达律令之后,律师途径便可以通过钻“没有具体处罚”的漏洞,将其扭曲为褒奖,但一旦被宣判“违者当受处罚”,律师途径想要扭转这条律令,所要花费的代价就显得得不偿失。

    因特古拉当然明白这一点,但她施展律令的速度又怎么可能超过夜皇?

    不过因特古拉也不靠这点本事吃饭,飞行道具被禁止的同时,奥德尔和凯亚斯便被她随手丢开。

    “白驹过隙!”

    因特古拉一步迈出,走过十余米的过程被直接忽略,下一瞬,她便已经来到金色糖人面前,娇小的拳头上彷佛凝聚着万钧巨力,以足以拉开三百石强弓的力道,一拳砸在了金色糖人的脸上!

    “轰!”媲美猎魔人的体质全力爆发的一拳,直接将金色糖人砸飞了出去,而因特古拉的口中,也吐出了彷佛包含着世间一切恶意的语言——

    【苏卡不列!】

    “嗡!”

    军情九处的幸存者们哪怕不是主要目标,在这句以半神位格念出的【神之秽语】落下的瞬间,也全都感受到了彷佛有烙铁刺入大脑一般的强烈痛苦,两个序列七更是当场昏死过去,也就只有天天跟着斯诺一起听曲的莉莉完全不为所动,乖巧的蹲坐在角落里,啃着鱼干看着戏。

    夜皇特伦索斯特虽然没有特性加持,但位格到底还在,但即便是如此,也被因特古拉这一句话冲得头晕眼花,它强忍着灵魂深处的晕眩扑向那天秤,口中不断发出一声声厉喝——

    “剥夺!”

    “囚禁!”

    “放逐!”

    “死亡!”

    ……

    一个个律令不要灵性般的被使出,化作彷若实质的雷霆砸向因特古拉。

    “兔难追龟!”

    律令的速度骤然一顿,速度不及原本的三分之一,虽然比起以往被因特古拉以这招对付的家伙强了不止一筹,但在这些能力命中之前,一切就都已经晚了。

    一柄灵肉之刃被因特古拉握在手心,剑锋正抵着天秤的秤杆上方——那里曾经是格罗夫亲王的咽喉。

    “住手!”放弃了伪装的夜皇再次变成了金色糖人的模样,他的声音彷佛蕴含着让人遵从的魔力,但因特古拉却完全不受影响,反而微微用力,让灵肉之刃的剑锋划开了天秤金属般的表层。八壹中文網

    “你难道打算同归于尽吗?”金色糖人色厉内荏的大喝道,因特古拉却无所谓道:

    “我向来是无所谓的,这主要看你。”

    “……”夜皇恶灵的语气顿时一弱,对于其他本神或者天使,他可以用同归于尽威胁,毕竟哪怕死亡,他也能留下恶灵,但眼前这个家伙……是阿蒙。

    而且还是个分身!

    “你究竟想要什么?”夜皇的语气弱了下来,因特古拉却是微微一笑:

    “很简单,秩序之手和创生者的特性。”

    “不可能!最多给你创生者特性……另外,我可以告诉你‘美神’的下落。”金色糖人咬着牙说道,但因特古拉却只是摇了摇头: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毕竟你完美复活的机会就这一次,而‘我们’夺取它的机会却很多,而且,你应该知道我要秩序之手做什么,你完全可以以序列二的身份蛰伏一段时间,等我用完了,你自然有的是机会夺回它们,而且,说不定可以一次拿三份。”

    “……”夜皇恶灵陷入沉默,他很清楚,阿蒙是这世上最顶级的欺诈师,是完全不可信的熊孩子,但看过亵渎石板的特伦索斯特也同样明白阿蒙的打算。

    偷盗者成为真神,需要撺掇其他真神的仪式,这意味着,偷盗者成神,必须要有另一个成神者。

    自己这些年通过幽灵帝国,多少也了解一点外界的形式,当然也很清楚,眼下空缺的神位虽然还有不少,但真正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成神的,也就是黑皇帝、审判者、红祭司几条。

    而从这群所谓军情九处的人看来,奥古斯都确实有人抱着成为审判者的打算,也就是说,在协助对方成神之后,秩序之手对于阿蒙就没用了,不止没用,甚至有害。

    更重要的是,自己似乎没得选。

    发现一个阿蒙,就有无数的阿蒙,就算自己真的杀了眼前这个分身,也无法保证其他阿蒙不会将他的情报传递出去,更重要的是,他终究是打算成神的,如果不交的话,自己是否会成为阿蒙成神仪式的目标?

    “我要怎么相信你?欺诈者?”

    “不需要相信,毕竟我可没有把握彻底消灭一位真神的恶灵,哪怕你现在只有序列三的实力。”因特古拉笑容越发灿烂,夜皇恶灵却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一切,都已经被这个阿蒙的分身所看穿。或者说,早在阿蒙看穿他复活原理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妥协。

    “你赢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 下一章 诡秘:悖论途径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