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诡秘:悖论途径 > 诡秘:悖论途径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我成替身了?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我成替身了?

    5月29日星期日,天气,晴。

    自从贝克兰的大雾霾之后,这座城市能够看到太阳的机会越来越多,在新的一轮社交季到来的短暂时间里,不少贵族都开始出现喜欢在正午出行的习惯。

    虽然这在五月末这个时间点未免有些自虐的嫌疑,但是比起潮流、体面与功绩,些许肉体上的折磨并不算什么。

    更何况大部分贵族出行也会呆在放着一大桶冰块的马车里,真正痛苦的只会是赶车的车夫——

    值得一提的是,短短半个月,鲁恩“中暑的仆人数量”已经成为了某些中低档次贵族所热衷的话题。

    不过这也就造成了,在中午太阳最烈的时间点,西区、皇后区的街道上不时有马车经过,但其他地方却是行人寥寥的奇怪景色。

    皇后区的一栋别墅内,昨天晚上刚刚回到家里的康斯走出自家院门,看着很久没有看过的太阳,只觉得浑身都暖和了过来。

    早在一周前,他就已经回到了贝克兰德,但就如因特古拉女士提醒的那样,因为格罗夫亲王的死亡和封印物0-36的丢失,同时也因为夜皇特伦索斯特的复活消息,他们被分开隔离在军情九处的暗牢中,经历了多次审讯和精神分析,甚至在神灵的圣徽前进行了祈祷,直到确认并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终于在家族的影响下重获自由。

    在一觉睡到中午之后,他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只是此时的街上,除了来来往往的马车外,一点人气都没有。

    那种冷清的感觉,对于贵族而言大抵是一种清净,但对此时的康斯来说,却很是不适应。

    学地质、考古的人应该对此有所了解,在外出许久之后,回到城市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找个人多的地方呆着。

    康斯当然也从前辈那里听到过这样的经验,不过一个贵族子弟钻进贫民酒馆本身是很不体面的事情,而且在经历了一周的暗牢生活后,他也想要找个地方放松一下。

    思索片刻,他招来男仆道:

    “今天有沙龙或者舞会吗?”

    “有的,格来林特子爵的文学沙龙刚刚开始,黛拉夫人举办的舞会在今晚,不过具有一定相亲的成分,还有米特拉子爵即将订婚……”贴身男仆熟稔的报出了今天有社交活动的贵族名称,虽然对于康斯这个有特殊工作的主人,他这个贴身男仆并不贴身,但该记忆的东西,他却不会疏漏。

    康斯听完,略微考虑了几秒,便做好了决定,点点头道:

    “准备马车,去格来林特子爵的府邸。”

    “好的,请稍等。”男仆立刻开始准备出行的工作,而康斯却一点没有回房子里等待的意思,他就这么面朝天空,仰头站在正午的阳光下,似乎想要让温暖的光芒洗涤自己在暗牢中积蓄的阴郁。

    ……

    “郭德纲郭德纲郭德纲……”

    在清脆的马蹄落地声中,略微有点幽闭恐惧的康斯将脑袋露在窗外,看着越来越多的马车,心里也多少安定了不少,不得不说不管是什么机构,审讯部门绝对是最让人不适的地方,虽然只是在里面呆了一周,但康斯却觉得自己好像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千年老尸一般。

    走下马车,看着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康斯强压住上去攀谈的念头,遵守着贵族的社交礼仪,平日里偶遇无所谓,但参加沙龙的话,第一声招呼必须是对主人的。

    “嗨,格来林特,好久不见,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听到熟悉的声音,格来林特微微一愣,对于康斯这样熟络的招呼有些不太适应,虽然康斯和他确实交情不错,但很少用这么直接的开场白。

    不过想起对方一周前的高调回家,和之后消失了一段时间,大致也猜到这段时间可能发生了什么不知道的事情,当即笑着打招呼道:

    “我还能怎么样,为了给你们弄个交流的地方,我提前半个多月就回来了!我刚入手的几只纯种猎狐犬都还没有开荤呢!”

    “那还真是可惜。”康斯一边说着,一边在屋内扫视,似乎想找个人多的地方沾点人气。

    比起正式的社交舞会,沙龙就显得自由了许多,没有严格的参与时间,随时可以中途加入是它的特征,当然,这个“随时可以”也是看人的,那些设计师、作家、演员之类想要借沙龙和上流社会搭上线的人,必然是准时到场,而本身是抱着谈业务、办合作的目的来的贵族、商人,也大抵不会迟到太久,只有康斯这种纯粹就是来玩的,并且本身也有一定地位的贵族子嗣,才有随时入场的资本。

    从中央的餐桌上端了一杯果酒,康斯晃晃悠悠的蹭着八卦,也不过脑子,就为了多听听“噪音”,不过就在这时,一个背影忽然映入了他的眼中,只听啪的一声,那只装着红酒的高脚杯坠落在地,而康斯却好无所觉般等大了眼睛,用并不算大的声音道:

    “因特古拉女士?!”

    高端沙龙中,忽然打碎杯子的声音是如此的明显,几乎是一瞬间,宴会厅内就安静下来,大多数交谈也戛然而止,一道道视线朝着康斯身上聚集,他说出的那个名字虽然声音不大,但也在这忽然安静的空气中,变得明显起来。

    只是康斯话音落下,才发现自己的失言,假如因特古拉女士真的在这里,那他叫破对方的名字……

    就在他满头大汗的思考如何破局的时候,眼中却忽然清明起来,因为那个身影同样因为碎裂的玻璃杯而转过头来,他这才注意到,对方有着一头与因特古拉女士不同的黑发,而这张面孔他也非常熟悉——

    “奥黛丽?”

    “哦,康斯,好久不见!”奥黛丽本来也只是有些诧异究竟是谁不小心打碎了杯子,不过在看到康斯那充满诧异的复杂表情时,心理医生的本能顿时动了起来,她毫无难度的解读了康斯表情所代表的含义,心中随之生出几分好奇——八壹中文網

    “康斯把我认成了别人?而且还是他很害怕的那种人?所以在发现是我的时候,才会惊讶中还带着一点庆幸,嗯,他脸上还有没散掉的恐惧,看样子好像还是有点担心,话说居然会认错人,那个‘因特古拉’和我很像吗?”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 下一章 诡秘:悖论途径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