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66章 好姐姐可怜又无助~

正文 第366章 好姐姐可怜又无助~

    “大战在即,你还带着我们出来玩,真的没关系吗?”

    赵错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左右是大小两美人,每一步都在轻晃的长姐大人开口了。

    “我们现在也不在前线,出来散心也没有关系,而且马上要前往淮南了,我还不能先享受下吗?世上没这个道理。”

    小公爷对赏心眨了下眼睛,使坏地捏了下她的温软玉手,然后又轻挠那细嫩的掌心。

    “你走个路也不安分是吗?”

    赵赏心瞪着他。

    “是呀。”

    赵贼坦然点头。

    “你都当大将军了,怎么还成日没个正经?三军将士如何还能信任你。”

    赵大小姐抬起另一只玉手打了他一下,脸红的想起了午前的事,心口还隐约残留着被他咬住的痛觉。

    “没这回事,我其实还是靠谱的,只是您自诩为长辈才总觉得我孩子气。”

    他开始强词夺理。

    “你还知道我是你长姐啊?”

    赏心哼了一声,轻甩了一下被他握住的手,没能挣扎出来。

    “这个当然了呀,我今天一早就去给您请安就是出于孝心,您在我心里就是唯一的亲姐姐。”

    思路客

    赵错认真地说道,赵赏心听着他的话却是俏脸通红,伸手在他的肩上打了好几下。

    “你这个混账东西,不记得之前是如何轻薄我的了?还在这信口开河。”

    赵大小姐听着他的话心里其实还是欢欣的。

    她虽是赵家的养女,但也从未把自己当成外人,对赵贼这个唯一的幼弟更是视如己出!

    不过让他羞恼的,正是这个坏东西的说一套做一套,这人午膳前对她的恶举还能解释成孝心可嘉了?

    “我不是关心长姐大人您的身子吗?对您尽孝是应该的,明早我还去您闺房给您请安。”

    赵公爷说这话的时候还用上了敬语。

    “不与你浪费口舌。”

    赏心羞怒的别过了小脑袋。

    “错,我想要吃那个,一起好吗?”

    赵贼另一只手牵着的小巫女忽然出声了。

    她抬起白润的手指着街边,那是一个小摊位,卖的东西是花花绿绿的糖果。

    小陈后对食物没有偏好,但是会被显眼的东西分走注意力,所以在街上总会要求情郎给自己买东西。

    “你想吃的话当然好呀,走吧,我给你们都买一根。”

    赵错当然不会拒绝她的请求。

    安乐到了摊位前,理所应当地选了最夺目的金红色糖果,他则是给长姐大人选了只粉色的。

    美人嘛,就是没有像小国师那样偏爱甜品,但也是不至于会讨厌的,其实他也喜欢甜味的东西,比如说她们俩。

    “错儿在这儿倒是成熟了呢,竟然不喜欢吃糖了,你小时候可是什么甜的都要。”

    “您多想了,我现在也和以前一样,只是觉得吃你们的就够了而已。”

    赵小公爷是个实诚人。

    “不给!”

    赏心没好气的赏了他一个妩媚勾人的白眼。

    “您说的不算数,我说要吃就是要,先尝您这个粉嫩的好了。”

    赵贼一口咬在了她手上刚买的糖果上。

    “你要就都给你好了!”

    赵赏心松开了糖块的竹签。

    她端庄标致的鹅蛋脸有点儿红。

    这糖她可是都吃了好几口了的呀。

    “这可不行,我给您买的,您要吃完才行。”

    赵错在口中的甜蜜逐渐澹去后,就伸手将之递回了赵大小姐唇边,并且直接抵在了她的红唇上。

    她先是扭过头躲开,不过赵大恶人不依不饶,她最后也只能红着脸张嘴接受了。

    这个混账真是太坏了。

    “我的也给错。”

    安乐则是主动送了上来。

    赵小公爷自然是欣然接受了。

    这种程度倒也不算什么,焰儿在的时候,他们才叫肆无忌惮呢。

    “我们去买几匹料子吧,冬天就要过去了,我也该给错儿你缝几件天气转暖后穿的新衣了。”

    赏心说着贤妻良母的话,赵错却是提了反对意见,织衣这么麻烦的事他也不想让长姐大人亲自做。

    不过他的意见无效,赵赏心还是想给他做衣服,于是他们又去买了一些丝绸。

    这样悠哉地在热闹的集市上走着也让人放松。

    “大将军!”

    一个中年男子忽然从人群中挤出。

    赵公爷顿时皱起了眉,认出了来人是总督府的管家,这是家里出事了。

    他挥了下手,示意不必行礼了,这人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父亲派来寻他地。

    “国公爷命小的唤您回去,说是出了大事,您看……”

    “我知道了。”

    赵贼没有多想应下。

    他心中也多了一层疑虑。

    会是什么事让赵淦急着叫他回去?

    “今天只能到这儿了,我们先回去吧,以后还有机会出来。”

    他带着两个美人坐上马车打道回府,一路上他掀开帘子向外查探的时候,勐地注意到街上巡逻的衙役多了起来。

    “南方任何消息都会第一时间传到我耳中,这应该是什么突发事件,传信的人才到总督府……”

    赵错抿了下嘴唇。

    他一时间还真想不到这时候能有什么大事。

    首先排除永照帝反攻淮南的可能性,还未收回的半个南疆也不可能敢直接打回来,所以到底会是什么急事。

    “情况或许紧急,但是我不能着急,呼……”

    赵小公爷到府外时已经平复了心情。

    “无咎你回来了。”

    他走进书房后见到了父亲。

    郑国公此时的脸色已经近乎苍白。

    赵贼注意到他颤抖的手上拿着一封密信。

    “这是东宫秘卫送来的消息,广平府出了大事,太子殿下……”

    赵淦强自镇定地将手中的信件向他递去。

    “楚治?”

    赵错脸色一变。

    他连忙接过了亲爹手中已经被开封的信。

    除了前线战场的军机以外,他能收到的所有信息,郑国公也有权力查阅。

    “这……他在广平府遇刺了?”

    赵大将军脸色大变。

    信上简单的字迹只说了一件事。

    大虞皇太子遭遇刺杀!如今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太子殿下虽然有名无实!但在名义上也是我大虞储君,他若是死了……”

    郑国公脸色难看的开口。

    “天下人心也会动荡。”

    赵贼面沉如水。

    楚治对他是不重要,可他答应了陈皇后会照顾好这个继子,结果现在人都不知死活了。

    皇后殿下可还怀有身孕,听到这个消息难免悲戚,若是伤了身子,他也难辞其咎,更不能原谅自己。

    “送信的东宫秘卫应该口传了更详细的信息吧?太子怎么会被刺杀,他可是有举火者随行。”

    太后娘娘是安排了熏山书院的隋圣护送太子南下的。

    “传消息的秘卫说是有不知身份的圣境出手,拦住了隋圣,太子殿下在乱境中不知生死。”

    赵淦握紧了拳头,此事对即将再次陷入战火中南方绝对是个坏消息,楚治到南方可就是为了激励士气的。

    “就是说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证明太子已经身死?”

    赵错保持着冷静。

    “是。”

    郑国公点头又摇头。

    “东宫秘卫已经在广平府展开全面搜寻,可是在这半天没有任何收获,而且还有人放出了大虞太子薨了的消息。”

    “我明日就前往淮南,还请父亲在两江稳定民心,太子的事还要等太后娘娘的诏书。”

    赵大将军顿了一下后有了决断。

    “问题不止于此。”

    赵淦说道。

    “我们在得到至尊的旨意前,要宣扬太子殿下还活着,不能放任流言蜚语。”

    大虞名义上还是皇帝掌权,就是东宫明发诏书,那也是懿旨与圣旨各一封地发出。

    皇太子遇刺身亡的消息太过惊世震俗。

    当今圣上可就这么一个皇子。

    “是该如此。”

    赵错吐了口气的颔首。

    “父亲您也立即下令在两江搜查太子殿下的下落。”

    “东宫秘卫已经打过招呼了,会在南方诸府全力搜查,我也会尽力。”

    郑国公抬手扶额,大战在即的此时出了这么一桩事,他心中的忧虑更重了。

    “您不必忧心的,万事我们父子齐心,总是会有办法的。”

    小公爷语气温和地说道。

    他现在担心的其实还是皇后殿下。

    不过太后娘娘应该会替他将这个消息挡在宫外。

    “你说的倒也是,太子殿下是重中之重,但是只要你能势如破竹地扫荡南方就不是问题。”

    赵淦宽慰地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家国天下尽在你手中。”

    “是。”

    赵贼只是轻点了下头。

    他自然不会让所有看着自己的人失望。

    太子遇刺身亡的消息,他要用战场上的大胜来盖过,一举拿下南海。

    “你明早动身前往前线,今天就多陪着你母亲吧,这一去也不是能随时回返的。”

    郑国公又放轻了身影的说道。

    “我一会就过去。”

    赵错对着父亲小声说道。

    “母亲还怀着孩子,您莫要将什么事都与她说,免得忧心伤了身子。”

    “这我自然知晓,你去吧,太子殿下的事我会一直盯着,有了任何消息都会派人告知与你,放心就是。”

    父子二人又说了会话,小公爷就率先退下了,走出书房后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他心中其实有着更多的疑虑没有在父亲面前表露。

    太子遇刺这事太过蹊跷。

    “会是什么人对楚治下的手?”

    赵贼眯起了眼睛,他想不到所谓的大虞太子会挡了谁的道,楚家已经可以说是没有皇位可以继承了啊?

    杀了楚治有什么好处吗?最大的得益者又是谁呢?这一点他就想不明白了。

    京中难道还有宗室以为除了储君就有可能坐上龙椅……

    “京中还有谁不知道真正的大虞至尊是照太后?”

    他真的想不透了。

    如今的皇位应该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如今,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京中通过宫变,从魔后手中夺权并成为真正的大虞天子。

    “岚姐姐让楚治与我出征也是奇怪,一个名义上的太子对于激励士气并没有大用,他出事了反而会动摇人心。”

    赵错总觉得坏女人正在下一盘大棋,他作为其中的棋子,看不清局势才是对的。

    不过他肯定不会是工具,而是受益的人,毕竟女魔头总是为他谋利益。

    太后娘娘到底是在算计什么呢?

    “我现在该做的就是一鼓作气地平定南方。”

    赵公爷有一种预感,自己收复六国之后,照太后的谋划就到了收网的时机。

    他想到这里也不再迟疑,坏女人从来没有输过,这次也是一样。

    而他只要竭尽全力打出足以威压当世的赫赫武功。

    “叫上她们一起去陪着母亲吧。”

    之后半天,他与安乐还有长姐都陪在母上大人身边,留在江南的最后一天也过去了。

    翌日一早竟下起了朦胧细雨,不过这不能阻挡赵大将军的行程,他带着一千亲军直奔淮南。

    他带着美人上路自然不会骑马,赵贼安坐在威严沉重的六驾马车中,一位小美人还将脑袋枕在他的腿上。

    “安乐还真是贪睡呢,每天早上都不肯起来,不会真的怀上你的孩子了吧?”

    长姐大人的轻声细语在他脑海中响起。

    “您觉得呢?”

    赵错转过头对坐在身侧的丰润熟美的女子眨眼。

    他们现在是用传音对话,毕竟小巫女还在睡觉,不能打扰。

    赵赏心听着他的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怀孕的事怎么还问她?

    “这事你们的事,问我有什么用?如果她真有了孩子可要重视起来了。”

    她传音的语气也变得轻了。

    “举火者想怀上不容易。”

    小公爷自然地握住了她的玉手。

    “我每天都在努力,可是还是不够,以后会有加倍的辛苦呢。”

    赵大小姐却是白了他一眼,这人握着她的手说什么双倍的艰辛,她都要误会了。

    “你不要与我说这事了!真不像话,我可是你长姐。”

    “不是您先说起的吗?”

    赵贼的目光从方才开始就聚焦于她的润泽的朱唇。

    战争已经不远了,他的心态也不可能一点不紧张,所以还是需要安抚的。

    幸运的是,可以让他安心的人儿就在眼前,只要稍微哄一下就能尝到甜美了。

    “长姐大人,我眼睛有点儿不舒服,您能帮我吹一下吗?”

    他面不改色地说道。

    “嗯?”

    赏心没有多想。

    她一脸认真地将脸蛋儿凑近。

    然后赵大将军就不客气地将可怜无助的美人儿的红唇堵住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