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敲打勋贵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敲打勋贵

    看冯胜脸上露出一丝惶恐。

    朱元璋突然哈哈一笑:“不过这一世,你尽可放心!”

    “因为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熬死你!”

    朱元璋又重重的拍了拍冯胜的肩膀,转身大踏步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他目光在所有勋贵身上一一扫过,笑道:“你们不用害怕,咱今日叫你们来一不是问罪,二也不是伸冤。”

    “因为那些史书上记载的事情都还没有发生,或者根本就不会发生,咱如何会因为没有发生的事情,就问罪随咱打生打死二十多年的诸位老兄弟?”

    “你们不要以为这个世界史书上记载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发生的。”

    “比如常遇春,史书记载他洪武二年七月七日在军中暴毙,但咱就偏偏不让他死,用一颗延寿十年的延寿果把他从阎王手里拉了回来。”

    “伯仁,咱先和你说好了!”

    “延寿果咱自己都没吃就先给你吃了,只这一颗没有再多了,若是不想死的太早,就尽快破境入先天,明白吗?”

    “哈哈,大哥放心,现如今灵气复苏,破境是迟早的事,咱还要为你冲锋陷阵一百年呢!”

    “行,这话听着就提气!”

    朱元璋也笑了起来,就在所有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以为今天的事情要到此结束的时候,朱元璋突然话音一转。

    “不过,如果有些事情果真如史书上记载那样发生了,那咱会做何选择,你们心里应该也有数了。”

    “永嘉侯,你觉得我说的可对?”

    永嘉侯朱亮祖,洪武三年所封二十八侯之一,洪武十三年镇守广州期间,因贪赃枉法,勾结当地土豪劣绅,诬告知县道同,被朱元璋召回南京,在奉天殿当堂鞭死。

    他也是洪武朝第一个被处死的开国公侯。

    本来他就有些惴惴不安,此刻听到朱元璋突然叫到自己名字,顿时吓的脸都有些白了。

    “陛下放心,您就算给咱一百个胆子,咱也不敢再犯了!”他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道。

    “很好!”

    “我会记住你这句话的!”

    朱元璋点了点头,看向在场的每一个勋贵,语重心长道:“你们都是与大明帝国休戚与共的开国公侯,这一座偌大的江山不但是咱的,同样也是你们的。”

    “咱珍惜这一座大明江山,你们也应该如咱一样,而不是去破坏他,让他在两百多年后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咱希望与你们一起同甘苦,共富贵,但你们也应该给咱这个机会。”

    “现如今灵气复苏,标儿修为已达先天,继承人不稳之事再不会出现,咱希望你们也能稳住,不要因为一些蝇头小利断送了富贵,枉送了性命。”

    “你们都是开国将帅,但你们要给咱牢牢记住一句话。”

    “将帅可废,但江山不可亡……。”

    “咱没有如历史上那般发给你们免死铁券,就是要让你们时刻保持警醒,莫要触犯到了咱的底线,让咱不得不杀你等……。”

    “都明白了吗?”

    当李善长从大殿内走出来的时候,整个后背都已经完全被浸湿了。

    朱元璋训斥了那些将帅之后,又单独留下了他,“谈心”半个时辰,其中谈的最多的就是胡惟庸。

    这位在历史上把自己拖累死的罪魁祸首。

    他本来的想法是等回去了就和这家伙彻底划清界限,恩断义绝的,但朱元璋却制止了他的想法。

    并且让他还如原本历史上一般尽可能的抬举、提拔胡惟庸。

    毕竟这人虽然野心极大,但能力也是一流,这样一个人才朱元璋不舍得放过,但同时朱元璋也警告李善长,用胡惟庸可以,但一定要警惕其野心滋长,不要被其拖下水。

    对此,李善长自然是连连点头,赌咒发誓自己绝无造反之心。

    回头又看了一眼奉天殿,李善长擦掉头上冷汗,长长舒了一口气,在大殿内这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在生死边缘走了十次。

    在他的感觉中,现如今的朱元璋显然比起以前更加令人望而生畏,不可捉摸。

    “韩国公!”正在李善长有些恍惚的时候,身后一道声音响起。

    他回头一看,发现是诚意侯刘基。

    “呵呵,原来是伯温呐!”

    “快进去吧,陛下一直在里面等着你呢!”李善长露出招牌笑容,捋着胡须温声开口。

    同时他心里却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冷笑起来,刘基这个傲娇老男人,平常眼睛长在脑门上,谁都看不上眼,也就只有朱元璋能制他了。

    正好,也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君威似海。

    刘基呵呵一笑,向李善长拱了拱手,这才进了大殿之内。

    “陛下!”刘基见到坐在主位上的朱元璋,恭敬行礼道。

    “伯温呐,你知道咱最不喜欢你的是哪一点吗?”朱元璋幽幽开口。

    刘基:“……!”

    “你太骄傲,也太见外了!”

    朱元璋把手中关于刘基生平的记载甩给他,怒道:“看看吧,这就是你骄傲的代价。”

    刘基接过史书,只看了两眼,脸就忍不住有些发白了。

    上面清楚的写着他是洪武八年患病去世的,但他可是内家化劲宗师,早已经百病不侵了的。

    很快他又注意到史书上记载的是胡惟庸带着御医给他看的病。

    这让他一张脸更加苍白。

    聪明如他又怎么会不明白这段话的含义。

    “咱知道你一直想要急流勇退。”

    “咱也知道你私下里说过,咱不是你理想的恩主。”

    “你想要学汉时的张良,以退为进保全性命,但你真的能退的掉吗?”

    “当你果真失去了权势,你的性命就真的能保得住吗?”

    “即便咱愿意放你走,但你别忘了,你的那些敌人可还一直把你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呢!”

    朱元璋每发一问,刘基的脸色就苍白一分。

    看刘基此刻脸色已经惨白一片,朱元璋语气不由缓和了些:“其实,咱知道你心底是存了一分建功立业、青史留名的心气的,你心底里看不起咱不要紧,咱也不需要你看的起。”

    “但咱需要的是能做事的人,只有这样的人,咱才会费心保全,即便这个人咱同样很不喜欢,你明白吗?”

    “陛下,伯温明白了!”

    “从今以后,老臣一定替陛下掌好御史台,为陛下分忧。”刘基暗暗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恭敬开口。


上一章 下一章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