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世道真的不同了【求追读】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世道真的不同了【求追读】

    “带回来八百万两?”西苑之中,嘉靖皇帝听到锦衣卫带回来关于严嵩的消息,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他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

    现在国库一年的岁入才多少啊,不管多少但银子绝对没有八百万两这么多。

    如果早知道抄家这么赚钱,他还辛辛苦苦去和海商抢那些丝绸生意干什么啊!

    直接抄家不就得了。

    “哼,你以为谁都能抄出来这么多钱的吗?”

    “若是让徐阶去,一百万两都不会有!”

    朱元璋挥手让锦衣卫退下,斜眼看了看自己这个不肖子孙道:“现在知道咱为什么要让严嵩去浙江了吧?”

    “浙江九成的官员都是严党,只有对他们知根知底的严嵩去才能抄出来这么多钱。”

    “那万一他一个贪官也不查呢?”嘉靖皇帝感觉很不服气。

    这个严嵩在他手里一向老奸巨猾,贪污一两银子只愿意给自己分一半,现在到了太祖手里为何这么乖巧听话?

    “呵呵,他若是查不出来,咱就先剐了严世蕃,再抄他的家灭他的族!”

    朱元璋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你以为咱之前说的是假话不成?”

    嘉靖皇帝干笑一声,自然很清楚朱元璋向来说一不二。

    “那这次严嵩回来,您真要让他官复原职,继续做首辅?”嘉靖皇帝好奇问道。

    “当然……。”

    朱元璋笑道:“咱不但要让他做首辅,而且还要让他做咱大明的忠臣。”

    “这怎么可能?”

    “整个大明谁不知道严嵩是巨贪?”嘉靖皇帝摇头。

    连他这个皇帝都知道首辅是贪官,那整个天下就没有人不知道了。

    “呵呵,不管他想不想当忠臣,咱让他当,他就一定要当!”朱元璋冷笑着道。

    “陛下,严嵩严阁老,张居正张尚书求见!”也就在这时,门外的小太监禀报。

    “让他们进来吧!”朱元璋不再理会嘉靖皇帝,静等这两位阁臣的到来。

    “叩见皇上!”两人在见到朱元璋的第一时间就行了大礼。

    “起来吧!”朱元璋示意嘉靖皇帝给两人搬凳子。

    “说说吧,这次都有什么收获?”朱元璋的目光先看向严嵩。

    “启禀陛下,老臣这次幸不辱命,一共从浙江带回来八百万两银子。”严嵩首先开口。

    “好!”

    “四百万两送到户部,补去年的亏空!”

    “告诉户部,他们最先要做的就是把拖欠官员的俸禄给付了,还有大明已经有多少年没提高过俸禄了?”

    “让户部商议一下,整理出一个提高俸禄切实可行的方案出来。”

    “是……皇上!”严嵩恭敬点头。

    “剩下四百万两给咱留下,咱有用!”朱元璋想都没想的开口。

    严嵩再次点头。

    旁边张居正微微皱眉。

    之前嘉靖皇帝从税银中截留的时候还知道偷偷摸摸的来。

    现在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吗?

    连人都不避了,直接就这么说出口了。

    “张居正,这四百万两给你一百万两,用来犒赏、抚恤这次除戚家军之外对战倭寇的各路客军!”

    “咱会让锦衣卫盯着这一百万两银子的动向,谁敢伸手截留一分,咱就砍他全家!”朱元璋冷然道。

    “遵命!”张居正心中一喜,赶忙应是。

    同时心中刚才那点不快也消失了一大半。

    显然这被嘉靖皇帝截下来的四百万两恐怕都是要用来犒军的,剩下的三百万两不动,应该是为戚家军准备的。

    “陛下是真不同了啊!”张居正心里忍不住感慨。

    旁边的嘉靖倒是有些可惜,这么多银子都够他修一座行宫了啊!

    朱元璋自然不知道嘉靖皇帝的想法,若是知道恐怕少不得一顿抽。

    “严阁老,你不是有胡宗宪的奏疏要上奏吗?呈上来吧!”朱元璋又扭头看向严嵩。

    对于自己和张居正在马车上的谈话已经被朱元璋知道这件事,严嵩心里没有半点波澜,缓缓从袖中抽出奏疏给朱元璋呈了上来。

    朱元璋面无表情的看完,把奏疏放下道:“严阁老觉得此事怎么办?”

    “自然是严查到底!”

    “老臣愿意总领此事。”严嵩认真道。

    旁边张居正再次忍不住吐糟:“这老严脸皮是真厚,之前在车上还说要请辞,现在一见圣上,瞬间就变卦了。”

    “算了!”

    “这件事就不用你亲自去办了,咱会让东厂的陈洪来主持此事的。”朱元璋道。

    那些小太监们修炼《葵花宝典》半年时间,已经有所成。

    也是时候把这条恶狼放出去试试成色了。

    “厂卫……!”张居正脸色一变,立马就要劝奏。

    朱元璋却是好像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一般,直接摆手道:“咱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管了,对付恶人自然要用恶法,咱对此心里有数。”

    “这件事若是有恶名、骂名咱一力承担了,不用你等费心!”

    旁边嘉靖皇帝闻言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特么恶名貌似是自己的吧!”

    “太祖他是不是忘了,现在可是还顶着自己的身份呢!”

    很快陈洪就接到了朱元璋的命令。

    之前司礼监的批红权被拿走,陈洪还有些失望,但他没想到幸福降临的如此之快,这么快自己就等来了扬名立万的机会。

    “这件案子交给你全权处理!”

    “咱对你只有两个要求,第一办事要讲究真凭实据,不能搞污蔑、构陷那一套,要把真正勾结倭寇的士绅们都给咱找出来。”

    “第二,给咱运回来五千万两银子!”

    “有问题吗?”朱元璋问道。

    “没有!”陈洪没有任何犹豫,恭声回答。

    “很好!”

    “这颗大补血丹你拿着,服下之后保你进阶九品武夫,算是给你这一行增加一些保障!”

    “若是事情办好了,回来再给你三颗!”朱元璋道。

    “皇爷放心,奴才一定把事情办的妥妥当当,漂漂亮亮!”陈洪砰的一声把头磕在地上,激动的连声音都变了。

    现在什么银子、金子对他来说都是浮云,唯有修为才是真的。

    他还期待着把《葵花宝典》修炼到极致,让自己的子孙根长出来呢!

    等陈洪离开,朱元璋沉吟了一下又道:“毛骧派几个机灵点的锦衣卫贴身保护他,同时咱也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是!”暗中传来一声回应,然后就再次恢复了沉寂。

    嘉靖皇帝在旁边看的直咧嘴。

    这样信手捏来的权势和控制人心的手段,他是真的比不了啊!

    他只能说太祖之所以能成为太祖还是有其道理的。

    严嵩再次回到了内阁,依然还是内阁首辅。

    这让一众等着看严党彻底倒台的清流瞬间大跌眼镜。

    不过正如朱元璋所说,现在也已经没有所谓的严党了。

    严嵩亲自出手,把浙江所有的严党统统罢官抄家的事情早已经传回了京城。

    这样的严阁老让所有严党都深深惊惧。

    再加上严世蕃这个严党实际上的核心领袖被抓,又被杀了六十多人,严党这一艘大船早就已经千疮百孔,失去了凝聚力。

    不过鄢懋卿、罗龙文这两个严党另外的核心还是来了。

    “阁老,现在潮剧诡谲,我们该如何是好啊?”鄢懋卿略有些忐忑的问道。

    他现在每天晚上做梦都还能梦到当初朱元璋在朝堂上当众杀人的画面,他内心深处是真的惊惧到了极点的。

    “世道不同了。”

    “以后守好陛下定的规矩,安稳办好自己的差事即可!”

    “你们家里的银子够你们花一辈子了,以后做个好官,切记莫要再伸手了!”

    严嵩看着自己这两个干儿子,叹了口气道。

    他话也就只能说到这里了,至于能不能领悟自己的深意,就看这两人的造化了……。

    风雨欲来风满楼。

    这就是徐阶对现在大明朝局的判断。

    随着严党的倒台,所谓的清流党自然也就跟着烟消云散了。

    其实清流严格意义上来说根本就不能算是党派。

    他们只是一群为了对付严党,不得不抱团取暖的官场散人而已。

    现在严党这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台,那么清流党自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徐阶对此感觉非常清楚。

    之前一直跟他保持同一阵线,同一步调的高拱和张居正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小动作、小心思。

    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

    最关键的是,那位深居西苑的圣上再也不是他能琢磨的了。

    严嵩回来继续担任首辅这件事,他是真的没有半点准备。

    他熬了二十年,以为自己总算有机会坐一坐那个位置了,结果希望依然落空了。

    而且最关键的,老家已经传回消息,提督东厂的陈洪陈太监带着大批厂卫秘密下江南了,直觉告诉他这定然是陛下又要掀起大案了。

    说实话他本来都已经有些心灰意冷,想要辞官归乡了。

    但听到这个消息,却是又生生的止住了。

    他决定还是再看看形势如何,如果陛下真的是冲着江南去的,他在朝堂之上,或许还能起到一些作用。

    而也就在陈洪下江南的同一时间。

    同样有两人在锦衣卫的亲自护送下正在坐船北上京师。

    “胡部堂,咱们这位陛下一直都是……这么雷厉风行吗?”船舱中,胡宗宪和海瑞相对而坐,最先开口的是海瑞。

    说实话在见识了官场的黑暗,以及个人力量的渺小之后,他是真的有些心灰意冷,想要辞官回乡了。

    但还没等他把辞官的奏疏递上去,几个锦衣卫就找上门来,直接甩给了他一道圣旨。

    嘉靖皇帝让他即刻收拾行装进京面圣,而且明确告诉他这次是让他做左都御史来的。

    说实话海瑞对于这道旨意是有些吃惊的,他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入了圣上的法眼,为了自己专门让锦衣卫给自己送圣旨,而且还是做正三品的高官。

    这简直是一步登天了啊!

    如此皇恩浩荡,海瑞哪里还敢耽搁,只能收拾行装启程了。

    然后他就碰上了同样被朱元璋一道旨意从病床上薅起来的胡宗宪。

    此刻听到海瑞问话,胡宗宪摇了摇头道:“在我的印象中,陛下一直都是高深莫测的,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旨意。”

    “但无论如何咱们也只能去了,陛下可是在旨意中明确说了,不去就是欺君啊!”

    “我这一把老骨头可担当不起。”

    胡宗宪虽然是在苦笑,但眼中的喜意却是掩都掩饰不住。

    所谓儒道四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做官半辈子又怎么会没有出将入相的期望呢?

    只不过之前朝局不允许罢了。

    本来在严嵩离开朝廷中枢之后,他最坏的打算是坐牢的,但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是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他不但没有半点牢狱之灾,反而要进京面圣了。

    说实话能被圣上如此看中,他还是感觉到了被重视的喜悦的。

    只能说幸福来的实在有点太突然了。

    “或许世道真的不同了吧!”最终胡宗宪也只能这么期待着。




上一章 下一章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