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势【求追读】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势【求追读】

    周王和秦王进京了!

    一次两个藩王进京,这在整个大明的历史上都不多见。

    而且更不多见的是,这两人是坐着囚车进京的。。。

    这就更是一大奇景了。

    这件事很快就成了北京城里街头巷尾百姓们的谈资,议论纷纷的做着各种猜测。

    而定国公徐光祚一句话拿下两个藩王的奇谈也在这个时候从勋贵圈里流传了出来。

    “老徐,你是真行啊老徐!”

    “一道奏疏,不对应该说一次君前奏对就拿下了两个王爷,而且还是重量级的周王和秦王。”

    “你都不知道现在外面怎么说你的。”

    “都说你是铁面无私,刚直仁义好国公。”定国公后宅,成国公朱希忠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一进来就满脸激动的抓着徐光祚摇晃了起来。

    而被他摇晃的徐光祚却是满脸的生无可恋。

    他被朱元璋吓的卧床两月,病情本来都已经有所好转了。

    结果压着两个王爷的囚车一进京,刚好被出门遛弯的徐光祚看到,当场他就一口老血喷出来了。

    此刻躺在床上,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时日无多,命不久矣了。

    “成国公,你别摇了,还嫌我不够惨吗?”

    “我现在都在考虑是不是要以死谢罪了。”徐光祚被摇的头晕,满是虚弱的开口。

    “死?”

    “老徐,大好前程等着你呢!你这怎么还寻起死来了?”朱希忠满脸讶异。

    “前程?”

    “我现在还有什么前程可言啊!”

    “我可是逼着陛下把周王和秦王抓进了京城的,而且听陛下的意思还要把他们废为庶人,收回其在地方的所有封地和家产。”

    “你说说陛下心里会对我有什么好印象吗?”

    “现在不动我是因为舆论,等这阵风一过,我指不定还要吃什么挂落呢。

    “现在咱们陛下可不似从前了,杀起人来可不会手软。”

    “我若是现在死,陛下看在我徐家祖上功劳的份上,定国公府说不定还不会被迁怒,如果不死,恐怕要遗祸子孙了!”徐光祚生无可恋的道。

    “老徐啊老徐,我看你才是真糊涂!”

    “你这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依我看你不但不会有什么危险,若是把握住这个机会,说不定还要飞黄腾达,再现中山王的荣耀。”朱希忠满是激动道。

    “嗯?”

    “你这是什么意思?”徐光祚目光稍稍活泛了一些。

    “你没看出来吗?”

    “陛下这是要提高我等武人的地位了。”

    “那俞大猷、戚继光、王崇古算什么东西,一群泥腿子出身而已,现在竟然成了伯爷,在北京城里风头一时无两。”

    “你说陛下为什么要用他们?”朱希忠问道。

    “勋贵后继无人呗……。”

    “若是我等有整军治军的本事,陛下会放着我们这些老牌勋贵子弟不用,用那些泥腿子?”

    徐光祚说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道:“但这和你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的军职可都已经被罢了啊!”

    “只是暂时而已,具体做什么事情,到头来还不是陛下一句话的事情!”

    “只要我们能稍稍立下一点功勋。”朱希忠目中闪过一道精光道。

    “我们能立什么功勋?”徐光祚满脸疑惑。

    看徐光祚满脸疑惑,朱希忠神秘一笑:“你说呢,我的国公爷。”

    “知道你那刚直仁义好国公的名头最开始是从哪传出来的吗?”

    徐光祚毕竟是在官场混了半辈子的老油子,被朱希忠这么一点拨,顿时头也不晕了,眼也不花了。

    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瞪的老大:“你是说……宫里。”

    这一刻徐光祚算是彻底明白了,陛下是要拿他做刀,继续消藩,继续向整个大明的勋贵集团开炮。”

    他现在变成勋贵集团里的海瑞了。

    “这……这太吓人了!”

    “我要缓缓。”徐光祚脑门上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老徐,可别我没提醒你,这天下间想做刀的人多了去了,你若是再犹豫惹得陛下不高兴,到时候你们定国公府才是真的大难临头了。”

    “你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勋贵之家屁股底下有几个干净的?”

    一个时辰后,朱希忠从定国公府出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总算是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了!”

    有定国公点头,他接下来还要去一趟南京,说服徐国公。

    到时候有一门两国公的徐家做刀,这大明勋贵和藩王一片糜烂的局面就能破开一个口子,彻底大刀阔斧的改革了。

    朱希忠眼中闪过一丝期待。

    作为大明的国公爷,朱希忠算是很有上进心的一个了,也是嘉靖朝最有权势的一个。

    若说他没有一点重掌大明军武的想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身为勋贵谁还没有一点征战沙场,重现祖先荣光的想法呢?

    只不过之前条件不允许而已,文官势力太过庞大了,而且文官还有儒道才气帮忙,他们这些公侯世家,被限制的太死,除了醉生梦死的去做一团烂泥,什么也做不了。

    他这个大明最有权势的国公爷最主要的工作只是代替皇帝进行祭祀。

    他怎么会甘心?

    朱希忠一直都是一个有权力欲望的人。

    从前他看不到重掌军队的希望,但现在随着朱元璋一番操作,他心中顿时就开始不安分起来。

    “这个大明也的确到了要改一改规矩的时候了。”

    “重现战无不胜的大明军伍,就从现在开始吧!”朱希忠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收紧自己的大氅,快步走入了风雪之中。

    他也是当今圣上手里的刀,而且将会是最锋利的那一把。

    大明嘉靖四十五年。

    在原本的历史上,嘉靖皇帝在这一年死亡。

    但现在,嘉靖皇帝还活蹦乱跳的。

    被朱元璋赐予一颗真正延寿丹的嘉靖现在感觉自己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而同样在这一年,朱元璋借助周王和秦王的案子,开始扩大影响。

    勋贵世家就像是一张网,每一个勋贵都在其中扮演着或轻活重的角色。

    只要抓住其中一条线就能牵连到整张网上的一连串勋贵和皇室。

    而这就是朱元璋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周王、秦王在审讯的过程中主动交代了一起倒卖朝廷军械的案子。

    而这个案子又把同在河南的赵王也牵扯了进来。

    然后就像是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般,越来越多的皇室和勋贵被牵扯其中,其中罪行严重的统统被朱元璋削去爵位,废为庶民。

    不严重的也爵位降级,听候安排。

    等时间到了嘉靖四十七年,身在京城的文官们这才惊觉,整个大明的勋贵、皇室竟然被圣上生生的削去了六成。

    这些人的田产基本都被收归朝廷,然后租给无地的百姓去种。

    只这一项就让整个大明越来越严重的人地矛盾缓和了许多,许多地方的农民起义也因此消弭于无形。

    当然也不是所有勋贵都倒霉,很多有能力的勋贵甚至皇室子弟在这一起大动荡中脱颖而出,开始进入军队,真正掌握军权。

    而这也是这一场削藩能进行的悄无声息的原因。

    因为朱元璋并没有站在所有勋贵藩王的对立面,他把这演变成了一场勋贵之间的内战。

    最终脱颖而出的,是经历了血火考验的全新勋贵集团。

    而且是完全为他所用的勋贵集团。

    “真的很难想象,陛下真的做成了!”

    “他真的把勋贵集团大清洗了一遍,而且还把皇室这个负担从朝廷的身上卸了下来。”

    “我侍奉陛下二十多年,真的很难想象,陛下竟然有这样的魄力和能力。”

    “让皇室子弟掌军,整个大明朝除了洪武大帝,就连永乐帝都不敢这么做?”

    徐阶的府邸之中,徐阶和张居正这一对师徒相对而坐,正在交谈。

    “是啊!”

    “当今圣上的确有洪武遗风,大明中兴近在眼前了。”张居正也点头,他很赞同这一观点。

    甚至现在京城已经有传言,嘉靖皇帝性情大变,乃是因为太祖显灵。

    要不然实在解释不了,修了二十多年仙的嘉靖皇帝为何会突然性情大变,而且做事手法和洪武大帝这么像的原因。

    “你说陛下会就此收手吗?”徐阶问道。

    “恩师这话是什么意思?”张居正笑问道。

    “陛下已经彻底捋顺了勋贵,掌控了全国的军队。”

    “你说若是有下一个目标,他会对准谁?”徐阶问道。

    张居正叹了口气:“恩师,我觉得有时候我们还是要顺应大势的!”

    听到张居正此言,徐阶顿时沉默。

    他何尝不知道什么叫大势。

    就在陛下在这边大杀勋贵的同时,东南沿海陈洪带着东厂同样也在掀起大案,通倭案至今还在延续。

    陈洪已经杀了最少三万人了。

    现在整个东南沿海已经到了谈陈洪色变的地步。

    据说陈洪的名字已经可以止小儿夜哭了。

    这两年每天都有无数的奏疏弹劾陈洪,但全部都被圣上留中不发,这意味着什么徐阶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陛下显然在两年前就已经在为下一阶段布局了。

    其目的昭然若揭,绝对是对准东南士绅来的。

    这就是张居正口中的所谓大势。

    而这样的大势也是徐阶最不愿意看到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