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来自蜀山的好兄弟剑修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来自蜀山的好兄弟剑修

    雷劫。

    在大明还并没有这个概念,因为在大明最高的也只有四品巅峰,也就是气海秘境的筑基巅峰。

    还没有人能破境进阶结丹,所以还没有人能引下雷劫。

    但这个世界不同,凝丹渡劫的概念早已经深入人心。

    一般筑基巅峰的修士渡劫都会选择闭关,把自己的精气神调整到最佳,然后在师长的庇佑下渡劫。

    按照常识来说,绝对不会有人敢在和人争斗的时候渡天劫。

    因为天劫在降临之后,会立马锁定所有劫云笼罩范围内的生灵,然后根据这些生灵的实力来降下天劫。

    这种情况下,天劫笼罩范围内的生灵越强,降下来的天劫就会越强。

    特别是像黑山老妖这种鬼王级别的生物,因为杀戮太多,引下的天劫绝对强到没边。

    在这样的天劫下,身为渡劫主角,一定会遭遇比平时猛烈十倍百倍的天劫雷霆。

    渡过天劫的难度也就凭空增加了百倍。

    所以小青在看到这筑基剑修在这种时候引下天劫,才会如此难以置信。

    因为那家伙这分明就是自杀,而且是拉着黑山老妖一起自杀。

    “莽啊!”

    “真是莽啊!”

    “以前就听姐姐说蜀山的剑修都比较鲁莽,之前我还没什么概念,现在我倒是明白了!”

    “这也太不顾一切了。”小青喃喃自语。

    听小青这么说,朱标同样有些忐忑起来。

    他总觉得自己这么招惹蜀山剑修,拉着蜀山的人背锅,有些不安全。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若是这剑修真的挂在了这里,等回去之后,未免被蜀山的人发现端倪,倒是要把在这边的探子都先全部遣回去了。

    也就在朱标思考着怎么收尾的时候,远处的战场已经发生了变化。

    雷劫在降临的一瞬间就锁定了那蜀山剑修和黑山老妖。

    黑山老妖再也顾不上那剑修和什么仙剑了,他怪叫着向隗阴山冲去,那里是他的老巢,而且有鬼门关在,他可以借助鬼门关的力量替他分担天劫之力。

    “疯子,蜀山的人都是疯子!”

    “今天真是莫名其妙,本王是杀了那剑修的爹妈,还是屠了他的全族了,用得着这么和老子拼命吗?”黑山老鬼一边狂奔,一边忍不住吐糟。

    语气之中满满的都是委屈。

    他差点气的哭出声来。

    秦勇同样没有再关注黑山老妖,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闪烁着雷霆的天劫,手握青虹剑,眼中满满的都是期待和渴望。

    对普通修士来说,天劫当然是越弱越好,因为这样成功的几率会变大。

    但对他这样的蜀山剑修来说,却不尽然。

    特别是他还得到了仙剑的认主,如果自己只是渡一个普通的天劫,那认自己为主的青虹恐怕也会失望吧!

    对他来说,未来没有第二个选择,要么成仙,要么身死道消。

    而相要成仙,他每一步都一定要走到极致。

    就像是这一次的结丹天劫,有一只元婴鬼王帮他引下来的天劫,这才是自己想要的天劫。

    作为剑修,作为蜀山剑修,他必须要做到置之死地而后生。

    只有这样,他才能成为最强。

    “前辈,请护我渡劫!”

    秦勇沉声开口,随着他话音落下,他手中的青虹剑不由轻轻发生一声嗡鸣,好像是在回应他。

    “天劫……吃我一剑!”

    秦勇得到青虹剑的回应,眼中顿时精光暴涨,他没有任何畏惧,一步跨出,朝着天空中的天劫轰然一剑斩下。

    那天劫好像有生命一般,被如此挑衅,瞬间雷霆滚滚而动,好像一声声愤怒的咆哮,下一刻,无数的雷霆轰然降落,一下子就把秦勇淹没。

    天空中的雷霆一直咆哮了一个多小时才落下帷幕。

    等天劫彻底消散,方圆二十里范围已经化为一片狼藉。

    朱标和小青化作两道虹光落在天劫正中心位置。

    那里,一道枯槁的身影躺在天劫轰出的大坑里,手中青虹剑闪烁出青色的剑光,正是秦勇。

    “唉……!”

    “怎么说?”小青看着朱标问道,同时他目中精光闪烁,身上的杀意已经悄然弥漫而出。

    当然这杀意不是对朱标的,而是下面正躺着的蜀山剑修。

    或许是感受到了小青的不怀好意,青虹剑上的剑光陡然暴涨,形成了一道青色的剑幕把秦勇护在了中间。

    看到这一幕,小青不由呲牙一笑。

    一个无主的仙剑而已,对她来说完全没有威胁。

    “不要轻举妄动!”

    “你难道想要被蜀山剑修追杀吗?”朱标拦住了想要有所动作的小青,扭过头看向秦勇。

    本来目光已经变得越发危险的小青闻言身上的杀意不由一滞,她想起了杭州城里正在渡情劫的姐姐,最终还是满脸不甘的撇了撇嘴收起了心中的杀意。

    “他貌似还有气呢!”

    “先救人要紧!”朱标蹲在秦勇面前,感受了一下他的心跳,发现还在微弱的跳动着,赶忙把一颗疗伤丹药送进了他的嘴里。

    对于秦勇手中的仙剑,虽然朱标也很垂涎,但也只是垂涎而已,毕竟他也是有仙剑的。

    再加上他作为一国太子,未来等大明能够自主制造仙剑的时候,他甚至可以把仙剑论斤卖。

    就像是现在的四品灵器,在朱标这里完全就不值钱,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现在科学院已经在攻克三品法宝的锻造之法了,等把最后的几个难题攻克,三品法宝在他这里也将会变成大路货色。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若是自己救了这个蜀山天才剑修,不就等于自己和蜀山搭上线了吗?

    他和小青接触,就是为了了解这一方世界的大势力,甚至是仙界的情况,相比起小青和白娘子,显然本就作为这一方世界大势力的蜀山更具有接触的价值。

    还有一点,就是蜀山的剑道了。

    说实话相比起仙剑,他对于蜀山的剑道更感兴趣,如果能把蜀山剑道拿到手里,便会为大明批量打造出无数个剑修出来。

    这不比仙剑什么的更香吗?

    两天时间眨眼而过。

    等秦勇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

    他扭头四处打量,顿时就发现了正坐在场边的朱标。

    “这位兄台终于醒了!”

    “你受伤很重,莫要调动体内灵气,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朱标温声道。

    “你是谁?”

    “我这是在哪?”秦勇沙哑着声音道。

    “这里是杭州城,我是杭州城里的散修朱标,修的乃是是丹道,两天前我在隗阴山附近采药时发现有人在渡劫,就过去看了看,发现了昏迷的你,是我救了你,并且把你带回了杭州城。”

    “多谢兄台!”

    “不知我的剑……!”秦勇满是忐忑道。

    “在桌子上放着呢!”

    “我给你拿过来!”朱标回到桌旁边把仙剑拿起来递给秦勇。

    再次握住青虹,秦勇总算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兄台救命之恩,秦勇没齿难忘,以后但有差遣,秦勇定然万死不辞!”秦勇认真开口。

    “上天有好生之德!”

    “作为医者,救人本就是分内之事,秦兄不用如此!”

    “秦兄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先好好修养吧!”

    “我再去给秦兄取一些丹药来!”

    朱标朝着秦勇拱了拱手,扭身离开了房间。

    “唉,你可真会装啊!”

    “你什么时候变成杭州城散修了,还丹师,你们人类真是说谎话连脸都不红的。”全程目睹了两人对话的小青跟着朱标走出房间,满脸不屑的撇了撇嘴。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丹师的?”

    朱标笑着看向小青:“难道我之前亲手炼制的丹药是假的吗?”

    “你……!”

    “那你散修的身份总不可能是真的吧!”

    “我从来就没见过有散修能一下子掏出那么多灵器的。”小青不满道。

    朱标闻言不由呵呵一笑:“有时候一个善意的谎言,对大家都好,我对秦兄没有任何恶意,只这一点就足够了。”

    “狡辩,这就是狡辩!”

    “难道不是你把人家引过去和黑山老妖斗法的吗?”小青气鼓鼓的道。

    “小青姑娘,你不用回去陪你姐姐了吗?”朱标无奈道。

    这两天小青老爱找自己玩,但现在自己有了蜀山剑修秦勇,小青的重要程度瞬间就下降了一个档次。

    说实话,他现在攻略小青的意愿已经大大降低了。

    “哼,我姐姐才不用我陪呢,她现在和那个许仙正你依我浓呢,哪还顾得上我。”小青满是吃味的道。

    听到这句话,朱标不由脚步一顿。

    “小青姑娘,或许你应该提醒一下白娘子莫要陷的太深了,虽然我不懂仙劫的厉害,但情劫之所以称之为劫,应该是有莫大危险在其中的,前几天那只被大宋镇妖使镇杀的花妖就是例子,她若是陷入情劫之中无法自拔,就会有破绽,到时候若是有人针对她的破绽设计她,这劫可就要成真了。”

    小青闻言一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真是这么说的?”另外一处宅院里,正在浇花的白娘子听到小青原封不动复述朱标的话,正在浇花的手不由顿了顿。

    “是啊姐姐,我觉得他说的话很有道理!”

    “许仙在几百年前救过你的命,咱们报答他就是了!”

    “咱们给他金银珠宝,再给他物色一个年轻美貌的姑娘,保他一世前程似锦不就是了,你又何必要亲自嫁给他呢?”小青满是不解道。

    “傻丫头!”

    “情劫情劫,关键就在这情之一字上,若是那么容易就过了,那还算情劫吗?”

    “你放心吧,这件事我有分寸,你莫要过多插手了!”

    白娘子一边继续浇花,一边若有所思的继续道:“倒是那个朱标很不简单,来历也很神秘,做事情更是天马行空,不着边际,你要小心一点,莫要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钱。”

    “知道了!”

    “其实他挺好玩的。”

    “我告诉他我是妖怪,他也没有因此对我区别对待。”

    “再说我一个结丹巅峰的大妖,还怕他区区筑基小修不成。”小青满不在乎的道。

    白娘子摇了摇头,不过倒也没有过多劝说,她对小青很了解,虽然小青做事情看似不着调,但内里却很知道进退,而且最关键的是她很聪明,绝不会轻易被骗的。

    “殿下,我进阶三品了!”

    “陛下特意让我保护殿下安全。”另外一边客栈之内,匆匆从余杭镇空间通道赶过来的吕布恭敬的朝朱标拜下。

    “哦……!”

    朱标闻言顿时来了兴趣。

    “度劫了吗?”他问道。

    “没有!”吕布道。

    朱标闻言顿时若有所思:“那看来,丹田更进一步突破三品并不需要渡劫,只有气海秘藏跨入三品,也就是结丹境才需要渡劫。”

    他的武道修为其实也快跨过三品了。

    甚至早在几个月前他就有所感应自己能跨入三品了,但他能感受到他的实力还能提升,所以一直都没有跨入。

    关于这件事,他和张三丰有过深入交流。

    老张同样很赞同朱标暂时不进阶三品武夫的想法,因为他同样也在压制自己的境界。

    按照老张的说法,最好是等待身体之内各大秘藏同一时间破入三品。

    这样对未来会更好。

    现在朱标丹田、气海都已经到了破境的边缘,不过丧尸世界开启的修炼之法,开启第七个基因锁的基因药剂还在研究之中,还有泥丸宫也在不断壮大着。

    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再等一等。

    吕布对此倒是无所谓,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开辟气海秘藏。

    他只开辟了丹田,而且只对武道感兴趣,至于仙道则完全不屑一顾。

    “殿下,需要我做什么吗?”吕布问道。

    “这次随你一起来的还有什么人?”朱标沉吟了一下,问道。

    “还有一百二十七位鬼修!”

    “全部都是四品,有一个已经到了破境的边缘。”

    “末将余山,见过殿下!”也就在吕布话音落下的瞬间,在他身后一道身影缓缓凝聚了出来。

    这是一个诡异的影子,五官很模糊,甚至手脚都有些怪异扭曲。

    在他出现的一瞬间,整个房间都感觉有些阴冷。

    “很好!”朱标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现在正好就需要这些鬼修做事。

    在几个月前毛骧探查到黑山老妖的身份,知道他是看守鬼门关的鬼界鬼王之后,朱元璋立马就下令在大明范围内寻找合适的鬼修,以备他用。

    这些鬼修有很多其实就是大明护龙司下辖的供奉。

    甚至有很多其身前本身就是大明的将士或者官员,他们生前对大明立下过大功,所以死后,被准许以鬼修的身份继续存活。

    这次挑选的这一百多人,对大明的忠诚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余将军,知道这次让们过来是做什么的吗?”朱标问道。

    “有一点了解!”

    “在来之前陛下已经接见过我们,说是要潜伏进这一方世界的阴曹地府。”余山道。

    “确实是这样,隗阴山的黑山老妖被蜀山剑修的天劫打成了重伤,现在应该在闭关养伤,但现在整个隗阴山都被鬼雾笼罩了,我们锦衣卫的探子根本就进不去,所以就需要你们去探查一下那黑山老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还有,就是隗阴山有一座鬼门关,据说连接的是鬼界,也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我们也需要知道那边而情况,这同样也是你们的任务。”

    “是,殿下!”

    “保证完成任务!”余山恭敬道。

    “怕吗?”朱标又问道。

    闻言余山顿时咧嘴笑了起来:“说实话,当然怕。”

    “虽然咱已经死过一次了,但死过一次的人更怕死。”

    “咱也怕!”

    “但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不是吗?”

    “殿下或许不认识咱,咱其实是大明的老兵,从红巾军一路随着陛下打过来的,快死的时候,陛下开恩赐下一副宝药化为了鬼修,现在咱的儿子、孙子同样也在大明军中效力,咱的儿子在南京城里买了房,还有地,生活很富足。”

    “这都是陛下带给咱的,所以陛下让咱做什么咱就做什么。”

    “因为咱知道,没有陛下,就没有咱和儿子孙子的今天。”

    朱标点了点头。

    他知道像余山这样的存在在大明还有很多,老朱一直是一个喜欢留一手的人,特别是现在超凡时代,这给他留下了更多操作的余地。

    甚至连他都不知道,老朱手里握着的各种超凡力量还有多少。

    “余将军,拜托了!”

    朱标起身郑重的给余山行了一个军礼。

    很快余山就带着他统领的鬼修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他们会在未来几个月内分批潜进隗阴山,接触黑山老妖,同时也给朱标带来关于隗阴山,甚至鬼界的一系列情报。

    “奉先,你在这个世界也建立一个门派如何?”朱标沉吟片刻突然又开口道。

    “殿下的意思是把武道在这个世界传播开来?”吕布很快就明白了了朱标的意思。

    这一方世界是没有武道体系的,虽然也有人练武,但都上不得台面。

    最起码是没有开启丹田的系统性修炼之法的,而大明却有一套极其规范的丹田修炼之法。

    在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修仙资质,开启不了气海,只能一辈子做凡人。

    朱标觉得,这很没有道理,他要给那些有志于超凡之路,但本身修仙资质不佳的人提供一条新路。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也很重要。

    现在这一方世界太平静了,朱标觉得他需要给这平静的湖面上扔几块砖头,先听听响动再说。

    毕竟只有把水先搅浑了,他们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啊。

    ------题外话------

    先更一万,晚上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