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全都要【求月票】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全都要【求月票】

    “师傅,这个小师弟,您若是都不出手相救,那他就真的没救了。”一个月后,须菩提祖师和樵夫出现在花果山。

    两人在彻底了解花果山现在的形式之后,樵夫不由发出一声感慨。

    实在是围绕着孙悟空的阵仗太大了,西天来了两尊佛陀,一個菩萨,天庭来了两个天王,再加上一个太白金星。

    除此之外还有地府、龙宫,西牛贺州一些大妖眼线,甚至一些天外小世界的强者也都混杂在其中。

    别看现在花果山只有猴子,但若是把所有猴子的猴子皮扒下来,那立马就会发现这其中藏着众多的惊喜。

    “是啊!”

    “要怪就怪你这位小师弟太能折腾了,刚一出事就生出破灭金瞳,上看凌霄宝殿,下看地府九幽,你说这么大的动静,那些生怕三界出现变数的漫天仙佛能不注意到吗?”

    “也就是你师傅我这样什么事情都懒得管的散修才不会去注意这些糟心事。”须菩提祖师不屑的瞥了一眼这漫天仙佛的探子。

    他现在就堂而皇之的站在花果山上空观察着整个花果山上所有的猴子。

    但无论是仙还是佛,都发现不了他的一丝踪迹。

    作为这一方世界最顶尖的强者之一,须菩提祖师最精通的就是空间法则,可以这样说只要天庭和佛门几个老家伙不下来,这里谁也发现不了他的踪迹。

    即便是那几个老家伙,他只要不动,也有八成的把握,可以瞒过那些老家伙的感知。

    “但现在您要管了啊!”

    “总不能真的看着我这小师弟被人戏耍吧!”樵夫郑重道。

    “难啊!”

    “这猴子身上担着的干系重大!”

    “即便是你师傅我也感觉亚历山大啊!”须菩提祖师再次长长叹了口气。

    “走吧,无论是管还是不管,现在都不是时候。”

    “做事情最好还是顺势而为,一切都要先看这石猴自己的想法和心性。”须菩提祖师叹了口气,扭身就想要先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他眼角一瞥看到了一只很奇怪的猴子。

    那是一只金色猴子,此刻正躺在一棵树上悠闲的吃着果子。

    按说这猴子看起来很普通,完全没有特点,但不知怎么须菩提在看到这猴子的刹那心中就忍不住陡然一动,心神之中没来由的涌上了一股心血来潮。

    这时大衍天仙诀在起作用,对于自己的心血来潮,须菩提祖师从来没有忽视过,而事实也证明,每一次心血来潮,对自己来说都干系重大。

    想到这里,须菩提祖师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那猴子,眼中有无数星辰幻灭,显然是在推算这猴子的过去和未来。

    但很快让须菩提祖师十分讶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猴子在自己眼里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过去未来。

    这就很不正常了。

    因为任何人都有过去未来,即便其修为比自己高,自己无法准确推算,但也是能模模糊糊的看到对方过去未来的一些画面的。

    而眼前这只猴子,是真的一点一滴过去未来也看不到。

    “这不可能,除非他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须菩提说完这句话,立马就反应了过来,他目光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石猴,又看了一眼这普普通通的猴子,心神不由的涌出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不会这猴子才是主角吧!”

    “石猴只是天道弄出来给这猴子打掩护的?”须菩提祖师心念动了动,突然伸手一点,没有丝毫察觉的朱标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小空间中。

    而在自己面前,一个看起来极其面善的老头正在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朱标心神一凛,知道自己这是被大能发现了。

    但他丝毫不慌,左右也不过一个分身而已。

    即便被杀了也没什么关系,再派过来一个就是了。

    自从进阶天道之后,朱标已经是不死不灭的存在了,只要大明所在位面不灭,他就不会死。

    而且身为天道,他的跟脚任何人也发现不了,即便是西游世界的这些大能存在。

    “猴子,你很特别啊!”须菩提祖师笑眯眯的道。

    看朱标一脸茫然,须菩提祖师脸上的笑容不由更胜:“想知道为何你最特别吗?”

    朱标先是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因为你和我有缘,我想要收你为徒,你可愿意?”须菩提祖师笑道。

    站在他旁边的樵夫闻言顿时有些无语,他们不是来看石猴的吗?师傅这是老糊涂了不成,怎么突然就要收一个普通猴子为徒啊!

    他正想要探查一下这猴子的跟脚底细,但须菩提祖师却是伸手一挥,直接阻断了他的探查。

    “你是谁啊?”朱标自然察觉不到须菩提师徒之间的龌龊,他好奇问道。

    他是真的很好奇面前这老头是谁。

    “老夫道号须菩提,江湖上都叫我菩提子。”须菩提祖师一脸傲娇道。

    “须菩提祖师?”

    朱标心里一惊。

    “这不是孙悟空师傅吗?”

    “怎么提前跑到花果山收我为徒来了?”

    “传说这位是西天如来佛祖的化身,不知道是真是假啊?”朱标此刻心中念头百转,不过动作却是丝毫不乱,直接跪下拜师。

    “拜见师傅!”

    “徒儿有礼了。”

    朱标恭敬道。

    作为三界鼎鼎大名的存在,无论这位是谁的化身,反正是一条大粗腿就是了,现在大粗腿主动要自己拜师,他除了答应好像也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看到朱标的反应,纵然他已经很尽力的在隐藏了,但像须菩提这样活了几万年的老家伙,依然通过他面部的细微表情察觉到了他真正的情绪波动。

    “他认识我?”

    “他怎么可能认识我啊?”

    “这三界之内知道我之存在的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这小家伙一只普普通通的花果山猴子,怎么可能认识我?”

    “果然有古怪,看来我这一手棋是对了!”须菩提祖师微微眯起眼睛,脸上却满是欣喜道:“不错,很好。”

    “既然你这猴儿确定要拜师,那为师也不会吝啬,便给你一份见面礼吧!”

    “我这里有三套仙道功法,你可以选择一门作为主修功法。”

    “第一套功法曰八九玄功,这是一套炼体功法,修炼到极致可捉星拿月,手劈星辰,经历万劫而不灭。”

    “第二套功法曰大衍天仙诀,此功法善推演,护己身,修炼有成,可预知未来,洞察福祸,长生逍遥天地之间。”

    “至于第三套功法,名曰菩提真解,乃是为师自创的主修空间大道的功法,此法虽在三界名不见经传,但却包含了为师对空间的理解和感悟,你若是想修此法,可以跟在为师身边,为师亲自教导你。”

    须菩提祖师笑着道。

    旁边的樵夫再次震惊了。

    自家师傅这是真的失心疯了啊,他和二师弟当初拜师,师傅他老人家可是爱答不理的,哪像现在面前这位,简直就是心肝宝贝了啊!

    虽然樵夫已经上万岁了,但此刻心神之中还是没来由的涌上了一股艳羡。

    他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是真的有些羡慕这只猴子了。

    “师傅,不知道徒儿能全都要吗?”朱标思考再三,觉得这三套功法都很不错,抬头看了一眼和蔼可亲的须菩提祖师,他不由大着胆子开口道。

    “好啊!”

    “当然好了!”

    须菩提祖师一口答应下来,脸上笑容没有越发和蔼道:“你有名字吗?要不为师再给你起个名字?”

    “回禀师傅,徒儿已经有名字了,徒儿叫朱标。”

    “朱标……!”

    须菩提祖师咀嚼着这两个字,最终点了点头道:“很好,标儿你现在可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若是没有的话,这便跟着我一起回方寸山三星洞吧!”

    “没有了!”

    “徒儿愿随师傅一起修行。”朱标斩钉截铁的道。

    反正猴哥这出世他也算是全程参与了,之后若是没有人干预的话,按照西游记记载,孙悟空要在花果山度过将近三百年的快乐时光,这三百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本来朱标就准备着再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就提前离开,然后去往各个名山大川求师访道的,却是没想到须菩提祖师先一步找到了自己。

    自然,朱标也就乐的跟着他一起去方寸山了。

    “那就走吧!”须菩提祖师一挥袖,直接带着朱标和樵夫消失在了花果山上空。

    对于花果山上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只猴子这件事,完全没有人在意,最多也就是那只龙宫的太子爷有些讶异自己一直以来的玩伴之一突然莫名其妙消失了。

    但也只是稍稍有些不解而已,随着孙悟空正式成为整个花果山的猴王,整个猴群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动,这样以来,他自然也就无暇顾及朱标的下落了。

    “师傅,您能和我说说这是为什么吗?”

    “不是说好了要收石猴为小师弟吗?”

    “您这突然收了一只普通猴子为徒弟,这到底是为何啊?”在回去的路上,樵夫一脸不解的问道。

    “无量天尊,天机不可泄露啊!”

    “徒儿,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为师的事情不用你管。”须菩提祖师笑呵呵的道。

    樵夫闻言顿时一阵郁闷。

    自己这个师傅,傲娇起来,那是真的谁也管不了。

    等回到方寸山三星洞,须菩提祖师再次正式召集了自己两个徒弟给朱标认识。

    大徒弟没名字,一身樵夫打扮,而且他的主要功课也是砍柴,他并不在方寸山中住,而是在山脚下自己建了一个木屋。

    听须菩提祖师说,这位大师兄主修的就是八九玄功,其在灵台方寸人下砍柴已经砍了一万年了。

    二徒弟叫蝉,其本体就是一只夏蝉得道,所修乃是须菩提祖师的大衍天仙诀,其现在同样不在灵台方寸山,而是在西牛贺州一处人类国都中体验生活。

    “见过两位师兄!”朱标恭敬道。

    樵夫和蝉同时回礼。

    虽然他们对于须菩提收下朱标做徒弟这件事非常不解,但现在既然已经成为既定事实,那自然就要爱护这个小师弟了。

    “师弟,师兄没什么好宝贝送你,这把斧子就给你了,若是碰到不可力敌的敌人,就用这斧头砍他。”樵夫一脸认真的递给朱标一把锈迹斑斑的铁斧。

    朱标接过,稍一探查,就发现这斧头之上藏着一缕法则之力,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法则,但无疑这把斧头是绝对的珍贵之物。

    “标儿,你莫要小看了你大师兄这把斧头,他用这斧头砍了九千年的柴,将来你若是遇到危险,金仙之下皆可一斧斩之。”须菩提祖师笑道。

    “多谢师兄赐宝!”朱标心神一凛,赶忙行礼。

    这可是绝对的厚礼了,若真如须菩提祖师说的那样,那这把斧头绝对比一百件仙器还要珍贵。

    “小师弟,大师兄给了你一件攻伐至宝,那你二师兄便给你一件逃跑圣物。”

    “这片蝉翼你好好守着,有了他天下之大,除了天庭和大雷音寺,你何处都可去的。”那依然是一副小厮打扮的蝉,一脸傲然道。

    “这是你二师兄自身蜕下来的蝉翼,拥有极速,可破天下九成阵法,你可莫要不当回事。”须菩提的声音再次响起。

    “多谢二师兄!”朱标赶忙再次行礼。

    说实话,他这会儿是真的有些感动的。

    见惯了修仙界的人情冷漠,这陡然碰到真心对自己的,朱标一时之间还真有些情绪激荡。

    “好了,他们作为师兄,送你两件护道之宝都是应该的。”

    “你不用有那么大的压力,我门中现在就只有你们三人,以后你们三人还要互相帮扶,若有危险,更要彼此同心协力的度过去,明白吗?”须菩提祖师道。

    “谨遵师傅之命!”三人同时恭敬行礼。

    “那就这样,老大老二你们两个先下去吧!”

    “标儿留下,从今天起为师便先把八九玄功传授给你。”须菩提祖师一挥拂尘,再次开口。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 下一章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