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 >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须菩提的执念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须菩提的执念

    “啪!”

    一声重重的戒尺抽打声音响起。

    大殿之内,孙悟空满脸无辜的抬起头,看向面对他坐着的朱标。

    此刻的朱标面无表情,和之前刚刚见面时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朱标沉声问道。

    “知道……知道了!”

    “大师兄,我不该在听讲的时候开小差!”孙悟空老老实实的道。

    今天是他加入方寸山开始修道的第七天,和自己想象中的修道生活完全不同,在这里修道比自己想象的要枯燥的多,作为一只受不了管教的猴子,在来这里的第三天他就开始想念自己在花果山上占山为王的日子了。

    那时候自己完全不用动脑筋,想要什么一句话就有猴子去给自己弄,想要母猴陪伴,只需要招招手就有母猴子争先恐后的钻入自己的被窝。

    那样的日子才是他喜欢的。

    可惜那样的日子真的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我看你并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朱标摇了摇头,此刻孙悟空的神情他看在眼里,如何不明白这猴子心里是怎么想的。

    显然他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你是不是感觉现在的日子太过枯燥了,没有你在花果山活的舒坦?”朱标问道。

    孙悟空闻言赶忙点头,眼珠一转不由讨好的笑道:“大师兄,要不你去和师父说说,让我回花果山吧,我感觉我现在的修为已经完全够用了,而且我即便不修炼每天都依然还在进步,虽然进步的慢了一点,但总归是在进步着的啊!”

    “俺就是一只山野中的野猴子,没什么大的志向,只要守着花果山过活就可以了。”

    “这可和我心目中的大圣爷形象完全不同啊!”

    朱标轻声嘀咕了一声,并没有被孙悟空听到。

    他看着此刻对自己畏首畏尾的孙悟空,同样也有些无奈,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是不会明白的,就比如面前的孙悟空,朱标毫不怀疑他若是知道自己日后会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会被这满天仙佛耍的团团转,此刻一定会奋发图强,一定会努力修道的。

    但有时候,世间最残酷的地方就在于,当你知道奋发图强的重要性的时候,你却是已经过了可以奋发图强的年纪了。

    对孙悟空来说同样也是如此,在方寸人中的这一段岁月,是他最为安全,最为理想的修炼场所。

    这里有数之不尽的道藏可供阅览,这里有须菩提祖师这样的天地间有数的大能可以请教,现在还多出了朱标这样一个比他修道早了几百年,拜师早了一百年的大师兄全新全新的教导他。

    可惜,现在的孙悟空却并不明白此刻时间的珍贵。

    孙悟空看朱标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没来由的就有些急躁和慌乱。

    他赶忙笑着挠了挠头道:“大师兄,我这是和您说着玩呢,这话您可千万不要和师傅说。”

    “悟空,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如何?”朱标突然开口。

    “故事?”孙悟空一愣,继而满是高兴的点了点头。

    相比起枯燥的道经,他显然更喜欢听故事。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主角和你我一样也都是猴子,而且同样也来自花果山。”朱标满脸微笑的开口。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花果山山顶有一颗神石,经历十万八千年,这块神石最终孕育而出,化作了一只猴子……。”

    朱标娓娓道来,不急不缓的给孙悟空讲起了西游记的故事。

    “这故事说的不就是我嘛!”故事刚刚展开,孙悟空立马就察觉了故事主角和自己的相似性,但很快当当故事进展到大闹龙宫,入地府,上天做官的时候,孙悟空再没有了别的心思,全部心神都朱标的故事吸引了去。

    因为他已经认定了这主角就是自己,所以现在代入感可谓十足。

    当讲到主角闹天宫被二郎神和太上老君偷袭,最终被扔到八卦炉中被三味真火炙烤的时候,他恨得龇牙咧嘴,当最终主角从炼丹炉中逃出来,一棍子把玉皇大帝从宝座上掀翻的时候,孙悟空激动的手舞足蹈。

    虽然直到现在他连玉皇大帝是谁都不知道,但听到故事中的自己,打翻天庭,大闹地府,他依然觉得酣畅淋漓。

    但很快,如来佛祖出现,把他直接镇压在五行山下,并且一镇就是五百年的时候,他沉默了下来。

    “直到被镇压在五行山下,这石猴才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个世界上也有他打不过的人物,他也并非真的就是天下无敌的。”

    “他抬起头,竭尽全力的向天上看去,但可惜他什么看不见,神仙们庆祝他被捉的欢声笑语仿佛就在他耳边响起,但他却连看上一眼都做不到。”

    “此刻,他才终于明白,他失去了自己最为珍贵的东西,自由。

    “如果我能再强一点就好了,只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我就能从如来的手掌心逃出来了。”石猴有些悔恨的想着。

    但他哪里知道,他和如来佛祖的差距,十万八千里,所谓的只差一点点只是他的错觉而已……。

    “完了吗?”

    “大师兄,这石猴的故事就这么完了?孙悟空迫不及待的问道。

    “当然没有,他的故事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朱标笑了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道:“不过今天师兄累了,剩下的明天再给你讲。”

    “认真完成我今天给你布置的的作业,明天我可是要检查的!”朱标笑着道。

    “是,师兄!”孙悟空闻言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失望,但对于朱标他可是不敢造词,这位大师兄虽然看上去和蔼可亲,但下起手来那也是真的黑,自己若是敢在他面前呲牙,那挨打的一定是自己。

    “师傅,三师弟讲的这是悟空的未来吗?”三方寸山半山腰一座凉亭内,须菩提祖师和樵夫相对而坐正在下棋。

    樵夫手中捏着棋子仿佛正在思考自己要下在哪个地方,但嘴里却是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是……也不是……。”

    须菩提祖师也不催促,笑眯眯的道:“老大,你要明白,未来哪有什么既定的,未来是时时刻刻都在变动着的,这只是悟空未来的一种可能而已。”

    “那也相当了不得了啊!”

    “三师弟竟然能演算出悟空的未来一角,这可比二师弟都强的多了。”樵夫赞叹道。

    “屁……。”

    一道声音在凉亭中响起,换了一身凡间帝王衣服的蝉出现在两人身边。

    他脸上露出一丝愤愤不平的表情。

    “演算未来,特别是演算小师弟这种天地变数的未来,这难度有多高你知道吗?”

    “这天下间,除了师傅和有限的几位大佬,谁也做不到,三师弟若是能做到,我敢把我现在所在国家凡人拉的屎尿都喝了。”

    “老二,你注意一点。”

    须菩提祖师脸上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你以后说话做事切记不可盲目夸大,什么叫把一国凡人拉的屎尿都喝了?你知道一国凡人一天要拉多少屎尿吗?”

    “你知道这些屎尿若是聚拢到一起有多大一堆吗?”

    “你知道若是把这些屎尿混合搅拌之后,味道有多刺激吗?”

    须菩提祖师还没说完,蝉脸上的表情就开始不淡定起来。

    他这本来只是说说而已,哪里想过那么多啊。

    但现在经过须菩提祖师这么具体的一说,他脑子里顿时就有画面了,而且还是自己趴在屎尿坑前大吃大喝的画面。

    “呕……。”

    终于他实在忍不住,呕的一声就干呕了起来。

    “嘿嘿,说到屎尿,告诉你们一个有意思的事情,你们知道天庭……”

    “师父,咱们还是不要说屎尿屁的话题了,还是说回三师弟吧!”樵夫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很明白,自己若是不出言提醒,自己这位师父能顺着这个话题聊上三天三夜不带重样的。

    “好吧!”须菩祖师被打断谈兴,顿时有些不满,不过鉴于说话的是自己亲爱的大徒弟,他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伸出手把自己的白色棋子落下,同时笑道:“你们这位三师弟可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甚至轮起出身,他比悟空还要高深莫测一些。”

    须菩提祖师收下朱标一百年时间,如果说一开始他还有些弄不清楚朱标的身份,但一百年的世间,作为当世大能,若是还搞不明白,那他这几万年可就白活了。

    听到自家师父的评价,樵夫和蝉顿时面面相觑。

    孙悟空出世已将近百年,因为方寸山将要涉入其中,所以他们两个都对孙悟空这个小师弟有极其深入的研究。

    要知道孙悟空的本体乃是女娲遗留下来,补天所用的五彩石,然后他又被天道看中,作为变数点化成为生命。

    可以说,孙悟空所承载的天地气运堪称恐怖,同时他也是天道所拣选的气运之子,女娲娘娘在其背后作为背书,这样的人物,无论是背景还是其自身的天赋都是最顶级的。

    但现在听师傅的意思,三师弟的身份要比小师弟更高深莫测。

    这可就有些颠覆他们的三观了。

    他们实在不明白,这世间还有什么是比小师弟这个天选石猴更让人忌惮的存在。

    “师父,可否说的明白些?”蝉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啊!”

    须菩提祖师笑而不语,看两个徒弟一脸求知欲爆棚的模样,最终他伸手指了指天上。

    “天……?”

    樵夫若有所思,他当然不会认为师父所指的天是天庭。

    如果是天庭的人,那现在方寸山外恐怕已经架起天罗地网阵了。

    “师父是说天…!”樵夫刚说了一个字,顿时明白过来,赶忙闭上了嘴巴。

    旁边的蝉同样如此。

    两人眼中都有些惊惧。

    他们两个现如今同样已经进阶了金仙境,所以对于这一方世界的一些秘密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一方世界现如今最激烈的斗争并非仙与仙的斗争,而是仙与天道的斗争。

    所有的仙人,特别是金仙之上的仙人大部分都在默契的蚕食天道的规则之力,让自己的一部分可以融入天道,代替天道掌管天道权柄。

    而最早这样做的就是天庭。

    这也是为何现如今天庭能威压四方的根源所在。

    此刻天庭所掌握的天道权柄甚至都要超过天道自己掌管的权柄了。

    当然这些事情之前和方寸山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毕竟须菩提祖师所处的位置足够高,无论他是否蚕食天道规则之力,只要他不挑衅天庭,都可以活的很滋润。

    但现在显然师父这是已经介入其中,并且在天庭和天道之间做出了选择。

    “师父,您不再考虑考虑了?”

    “帮助天道恢复权柄,这可是要成为三界公敌的。”之前还劝说须菩提祖师帮助孙悟空的樵夫此刻脸色有些难看的开口。

    这和樵夫之前所说拼一拼,建立大教取天庭而代之是两码事。

    前者只能算是改朝换代,但后者可就是天翻地覆了。

    “呵呵,你以为为师格局真的就只有那么一点,就是为了取天庭而代之?”

    “若是那样,为师还不如在方寸山中逍遥自在,又何必趟这趟浑水。”

    须菩提祖师说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日月轮转,大道无情,这才是天地致理,若是大道让那些人窃取了,那这一方天地就真的要坠落了。”

    “你们可知为师这些年来为何一直避世不出?”

    须菩提扭过头看向自己的两个徒儿。

    樵夫和蝉都不由心头一跳,现在须菩提的模样,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正经的让他们害怕。

    “为师很早以前就在心中立下过大誓,要还道于天。”

    “而这也是为师为何能有如今修为的原因。”

    “这是为师的执念,也是为师必须要做的事情。”

    须菩提抬起头看向晴朗的天空,眼中有幽光一闪而逝。

    他永远也忘不了,他年幼时,那些天兵天将是如何假借天命,把他的家彻底毁了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