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军师联盟 > 大军师联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87章 蔡瑁:吾乃江河蛟龙,何惧猛虎!

正文 第487章 蔡瑁:吾乃江河蛟龙,何惧猛虎!

    不得不承认。

    蔡冒能够成为荆襄的大都督,不单单因为他出身蔡家,而是因为他在水战方面,是真的有一定的能力,眼光独到,练兵有方。

    在他的带领下,荆襄水军的主将纷纷展开探讨,寻找南阳水军的作战特点、作战方式,以及水军破绽,以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克敌制胜的办法。

    约莫两个时辰,众将士已经形成了基本的统一意见!

    南阳水军数量庞大,战舰约莫在一千两、三百艘的样子,而且很大一部分战舰,乃是由商船改造而来,可以容纳很多士兵,但速度比较慢,且没有弩炮这种兵器。

    而其大型战舰被荆襄水军称之为弩炮舰,倒也算是简明扼要,直击其战舰特点,这种战舰个头比较大,应该算是指挥舰,以及主力战舰,擅长超远距离进攻。

    至于其他小型战舰,绝大多数没有太强的战斗力,乃是弩炮舰的护卫舰,以及巡航舰等功能型战舰,不足为惧。

    ......

    蔡冒的目光扫过众将士,朗声言道:“尔等以为,咱们如何才能获取胜利,尽管言语,不必拘禁,即便说错了,也没有关系。”

    其下,大将苏飞率先站起身来,铿锵言道:“大都督,末将以为,咱们也应该将荆北的战舰,全部集中起来,至少在数量上,不能相差太多。”

    “目前,江夏郡至少还有数百艘战舰,南郡亦然,若是走水路,三五日便可抵达,若是加上他们的战舰,咱们便有一千五百余艘战舰,完全能与展开决战。”

    蔡冒脸上没有丝毫震惊,只是跟着点了点头:“实不相瞒,本都督也有这般想法,不过,如今大战在即,想要再拖延个三五日,恐怕没那么容易。”

    “德珪。”

    正在这时,一旁的蒯越揖了一揖,直接打断:“咱们可以先发制人,给孙坚下战书,邀请他在五日后,于汉江上决战。”

    “孙坚素来自恃勇武,有勇无谋,咱们只需要言辞凶戾些,想来其必然会答应,从而忽略了时间上的问题。”

    孙坚可是个出了明的火爆脾气,一言不合就开干,这种人最容易忽略细节问题,头脑一热便冲动,蒯越如此这般,也算是对症下药。

    蔡冒自然清楚孙坚的臭脾气,缓缓点头,深以为然地道:“既如此,这件事便交给异度,派人下战书的同时,快马赶往江夏,通知黄祖,率领全部水军,赶来支援。”

    蒯越揖了一揖:“喏,德珪放心,此事交给在下即可。”

    解决完兵力不足的事情后,蔡冒继续言道:“大家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尽管畅所欲言。”

    当下,又有邓龙闪出,欠身拱手:“大都督,南阳水军之利,在于弩炮舰,若是我等能够不计牺牲,消灭弩炮舰,则必可大获全胜。”

    “恩。”

    蔡冒颔首点头,表示肯定:“没错,南阳的弩炮舰的确厉害,但想要消灭弩炮舰,只怕没那么容易。”

    “从今日作战来看,对方的小型战舰大都护卫在弩炮舰四方,想来必定是承担护卫任务,很明显,南阳水军也明白,他们的优势只有战舰,如是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咱们要如何才能消灭弩炮舰?”

    蔡冒也一直在为这种事情而忧心,毕竟他可是明白对方战舰的恐怖之处:“须知,对方弩炮舰四方皆有弩炮,紧密排列,咱们想要进攻,百步之内,必然率先承受其进攻。”

    言外之意,咱们还没等打到人家,人家就已经可以胖揍你了,而且一旦命中,便是一整船将士的性命,这样的损失会非常大。

    明知道是最艰巨的任务,又有谁会主动承担这个任务呢?

    答桉显然是否定的。

    这种送死的任务,恐怕没人愿意承担,除非是有应对的办法。

    邓龙继续言道:“大都督,咱们若是正面强攻,自然会有很大的损伤,且不说其弩炮,便是四周的护卫舰,也很难应对。”

    “但是......”

    言至于此,邓龙话锋一转,铿锵言道:“如果咱们能派战舰牵制住其护卫舰,然后再派艨艟撞击,辅之以火油等物,必然可以将其击沉。”

    “此外,大都督可以集结一部分水性好的水鬼,跳入江中,潜入弩炮舰下方,将其底部凿洞,加速其沉船。”

    “水鬼下水?”

    一旁陈应皱着眉,摇了摇头,轻声道:“如今是何时节?现在下水,你不是让水鬼全部冻死在江中吗?”

    “不行!”

    陈应毫不犹豫地道:“绝对不行!我不同意!”

    可是,邓龙却是眼瞪如铃,态度十分坚决:“对,现在的确不适合下水,因此南阳水军绝对想不到,咱们会派水鬼进行底部凿穿。”

    “否则,你凭什么能战败那样的大家伙,要知道对方的一艘弩炮舰,四周的护卫舰可是非常多的,单靠咱们的战舰,还有艨艟,能不能冲到跟前,完全能是个未知数。”

    “你不让水鬼趁着双方酣战之时下水,如何才能将弩炮舰消灭?弩炮舰若是不消灭,咱们如何才能获胜?难不成,你想退守长江?”

    “别忘了!”

    邓龙声嘶力竭,冷声喝道:“如今襄阳聚集的,全都是荆襄水军的精锐,如果连汉江都守不住,焉能守得住长江?”

    陈应顿时蔫儿了。

    的确。

    如果现在的阵容都赢不了南阳,那么即便退守长江,也没什么卵用。

    虽说现在天气有点冷,但也立马要开春了,万物即将复苏,江水再凉,也比丢了襄阳要好得多,毕竟大家的产业,有一多半全都在襄阳。

    “可是......”

    陈应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在这样的江水中,弟兄们要凿穿船底,怕是没那么容易,江东冰凉,影响效率。”

    邓龙郑重言道:“不管怎样,都必须要试一试,若是消灭了不了弩炮舰,单凭咱们的人,想要打赢此战,难度更大,伤亡更多。”

    “邓校尉言之有理。”

    不等陈应开口,上首的蔡冒直接接上话茬:“没错,咱们想要获胜,必须要干掉弩炮舰,即便干不掉,至少也要限制其行动。”

    “若是控制不了弩炮舰,我军的伤亡势必会加大,这样得不偿失,此刻正是荆襄生死存亡之际,还望诸位将军,可以全力以赴,休要寻找各种借口。”

    “水鬼的事情,必须解决!”

    身为大都督的蔡冒,直接拍板道:“这样吧,各营从军中挑选一部分水性比较好的人,先在水寨里训练,下水试试。”

    “不管怎样,这个过程都必须要克服,只要能够凿穿敌舰,每人奖赏万钱,而且官升一级,牺牲者可得抚恤金三万钱!”

    众将士听到蔡冒此言,一个个纷纷点头。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只要蔡冒肯出血,那么找一些水鬼,对于荆襄水军而言,实在是太简单了,这里不缺的,就是水性好的士兵,缺的是足够的利益刺激。

    *****

    樊城。

    孙坚大营。

    中军,大帐。

    孙坚端坐在上首主座,手持着战书,眼珠子上下一翻滚,哂然一笑:“五日后展开决战,蔡冒倒是很会挑时间啊。”

    下方男子昂首挺胸,睥睨孙坚:“怎么,莫非将军不敢吗?原来江东勐虎,已经不是勐虎了,而是病猫!”

    此人名曰傅巽,乃是原刘表帐下谋士。

    “哼。”

    孙坚瞥了眼下方傅巽,不仅没有愤怒,反而非常冷静:“这样低劣的激将法,简直漏洞百出,蔡冒派你过来,实在是愚蠢!”

    傅巽顿时有些惊慌,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

    他正发懵的时候,上首孙坚则摆了摆手,轻声道:“不过嘛,五日后便五日后吧,正好我也需要准备些东西。”

    “你回去告诉蔡冒,让他尽可能把兵马全部调来,如此一来,我也省得打下襄阳后,再往江夏、南郡跑了。”

    傅巽愣怔不已:“你......你莫非......莫非已经猜到了?”

    孙坚澹笑:“怎么,这种事情很难猜吗?五天时间,足够江夏水军赶来襄阳了,如果可能的话,我可以再等等,让荆南的兵马也过来。”

    “这......”

    傅巽急忙摇头摆手:“这倒是不必了,就五日后吧。”

    孙坚只觉得可笑,轻声道:“可以!五日便五日,你回去告诉蔡冒,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挨宰吧,五日后便是他的死期。”

    不得已之下,傅巽只能拱手一礼,旋即躬身离开。

    当他离开大帐的一刹那,满帐文武尽皆狂笑,声音飘出大帐,当真如同万剑穿心,但傅巽也只能硬着头皮,仓皇离开。

    大将黄盖咧嘴狂笑,捏着颌下一缕虬髯:“哈哈,尔等可瞧见了没?那姓傅的脸都变了,估摸着羞愧难当,半途中就跳河自尽了。”

    “跳河自尽?”

    身旁勐将朱治嘿嘿一声:“那正好,江里的鱼鳖饿了一个冬天,非得把他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咱们也算拿他献祭了。”

    “这岂不便宜他了?”

    又有小将潘章跟着言道:“要我说呀,他回去以后,先向蔡冒复命,把蔡冒气个半死后,再跳河自尽,或者被蔡冒五花大绑,丢到江里喂鱼,那才好呢。”

    “嘿,你小子......”

    孙坚扭头瞥向潘章,不住地点着头:“够狠!”

    潘章仰天哈哈一声:“对付他们,就得这样才行,否则不长记性。”

    “哈哈哈哈哈!”

    顿时,又是一次哄堂大笑。

    孙坚摆手示意众人安静,目光扫过满帐文武,轻声道:“诸位将军,五日后的决战关系着荆襄的归属,咱们必须要拿出最强的战力,让陛下瞧瞧咱们的实力。”

    “虽说还有个扬州在,但此一战过后,扬州会不会与朝廷为敌,另当别论,咱们必须要将此战,当成咱们的最后一战。”

    “之前都是孟德、玄德、文远在立功,咱们被陛下雪藏了三年,如今正是咱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尔等切记要全力以赴,明白吗?”

    众将士齐齐拱手:“喏。”

    这一刻,他们已经整整期待了三年,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自然要尽最大的努力,才能对得起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接下来的日子。

    孙坚开始派人整理战舰,将伏火雷霆发放下去,该安装的,全部安装好,该交代的,全部交代清楚,甚至连夜里的时间都不放过,非要带着众将士,进行战术推演。

    虽说之前,他们已经进行过千万次的战术推演,但毕竟是纸上谈兵,后期越来越懈怠,但是现在,作战就在眼前,他们自然要全力以赴,保证不会出现任何差池。

    “今日便这样吧。”

    最后一天的军事作战推演结束,孙坚目光扫过众将,朗声道:“尔等早些回去,好生休息一番,明日一早,咱们战败蔡冒,攻陷襄阳。”

    众将士齐齐拱手:“战败蔡冒,攻陷襄阳!”

    孙坚大手一挥:“退下吧。”

    众将士齐声:“喏。”

    旋即。

    躬身离开大帐。

    孙坚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更自信满满。

    此刻的他,跃跃欲试,对明日的决战,有近乎于必胜的信念。

    第二天清晨。

    雄鸡报晓,朝霞满天。

    平静的江面上,乌泱泱一片,宛如乌云般,全都是战舰。

    靠近樊城的江面上,最中间的四层战舰。

    甲板上,孙坚傲然而立,正手持单筒望远镜,遥望着对面的荆襄水军。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昨天晌午,又有数百艘战舰赶来。

    如今,荆襄水军的战舰,足足有一千八百余艘,数十个编队,庞大的水军即便是孙坚,都忍不住有些羡慕。

    要知道,这仅仅只是荆北的水军而已,若是再加上荆南的水军,恐怕达到三千艘战舰的规模,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看来此一战,至少是聚集了荆北的全部力量。”

    孙坚的目光扫过敌军水军,缓缓放下望远镜,扭头瞥向周瑜:“小周将军,你以为如何?”

    周瑜神色极其澹然,冲孙坚绽出一抹澹笑:“将军是准备考我吗?”

    孙坚惊叹于周瑜的聪慧,缓缓点头:“还真有点这意思,你有何意见,直言便是。”

    周瑜倒也懒得废话,直言道:“虽然从目前来看,对方的列阵一字排开,仿佛没有什么阵型可言,但仔细观察,却可以隐约窥测其战法。”

    “哦?”

    孙坚惊诧:“其是何种战法?”

    周瑜揖了一揖:“将军且细看。”

    旋即。

    周瑜抬手指向前方:“正中间的帅旗,乃是蔡字旗,证明那里是蔡冒的指挥舰,四周的防卫力量非常严密,里三层外三层,全都是护卫舰,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恩。”

    孙坚肯定地点点头:“的确如此,但这又如何?”

    周瑜继续道:“而在其两侧,虽是蔡冒的亲信舰队,但其力量明显比较薄弱,反而是两亿的陈应、苏飞,舰队比较厚重,而且有不少艨艟战舰。”

    “从其配置来看,摆明了是要采取两翼迂回突进的方式,来钳制住咱们的主力战舰,最终达到克敌制胜的效果。”

    “当然......”

    不等孙坚提出质疑,周瑜立刻补充道:“这仅仅只是目前的布阵而已,在战争中,蔡冒极有可能会临时改编战术。”

    “尤其咱们的秘密武器还没有用处来,一旦用处来,蔡冒势必会调整战略,而咱们的战略战术,同样面临更改的局面,因此还是要随机应变,才是正道。”

    孙坚双目炯炯,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此前他听儿子提起周瑜的能耐,还有些不以为意。

    但是现在,听到周瑜对于敌军布阵的解析,以及时刻强调随机应变的态度,便已经深深叹服周瑜的能力。

    没错。

    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确是一个合格的将才。

    虽然,他没有什么从军经验,但其掌握的兵法谋略,完全不输于自己麾下任何一个将军。

    如果不是皇帝陛下钦定他是鸳鸯军主将,甚至孙坚都想要将其举荐给朝廷,然后吸纳到自己的队伍中来。

    “你很不错。”

    孙坚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瑜,轻声道:“蔡冒的步阵的确有点利用两翼的意思,不过,这一定不会是他的最终策略。”

    “想当年,我在长沙时,便对蔡冒有些了解,此人精通水战,而且极其擅长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眼前的布阵方式,必定是其障眼法而已。”

    “不过有一点,你说得很正确。”

    孙坚长出了口气,目光望向两侧的加厚区:“陈应、苏飞的确是蔡冒的主力,他既然把这俩家伙安排在这里,一定有安排在这里的意图。”

    “至于是什么......”

    孙坚皱着眉,摇了摇头。

    “打出来便是。”

    不等孙坚说完,周瑜直接打断。

    “哼。”

    孙坚轻哼一声,微笑道:“没错,管他什么意图,只要一开战,保准会暴露!传令下去,擂鼓助威,全速前进。”

    传令兵欠身拱手:“喏。”

    下一个瞬间。

    冬!冬!冬!

    冬冬—!

    刹那间,金鼓震天响。

    跟着,浓郁的喊杀声响彻苍穹,整齐排列的战舰缓缓启动,朝着河对岸的荆襄水军,没有半点花哨地,一路飞驰而来。

    “哼。”

    凝望着整齐排列的南阳水军,蔡冒忍不住戏谑地哼了一声:“果然不出所料,南阳水军没有什么战法可言,无非是多了弩炮而已,不值得一提。”

    可是,一旁的蒯越却是皱着眉,深吸口气道:“大都督,咱们还是小心些要好,江东勐虎孙坚的实力如何,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即便没有什么战法可言,单凭那股子狠劲儿,也绝非轻易可以对付,何况如今又有了弩炮舰加强,必定是狂得没边。”

    蔡冒自然清楚孙坚的实力,以前在长沙的时候,俩人可没少打过交道:“放心吧,莽夫一个,何足惧哉。”

    “这一点,我蔡冒便让孙坚明白,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水战之王,江东勐虎在我蔡冒跟前,永远只能是只病猫。”

    言罢。

    蔡冒下意识握紧了双拳,唇角肌肉微微抽搐,心中的恨意,溢于言表:“来人。”

    当下,传令兵上前一步走,欠身拱手道:“大都督。”

    “速速传令,按照原定计划行事,不得有误。”

    “喏。”

    下一秒。

    呜!呜!呜!

    呜呜—!

    荆襄水军悠长的号角声响起。

    但见,自家战舰缓缓启动,中部先锋军宛如利箭般狂飙而处,遥遥领先于两翼的舰队,整体呈现出一个锋利的箭镞状,像是步兵的锋失阵。

    若是寻常对手见此一幕,必定会以为对方要采取强攻的态势,主动与南阳水军的主力大军展开决战。

    但实际上......

    这不过是蔡冒的障眼法而已。

    中部原本便是主力战舰群,旌旗遍布,遮天蔽日,可以遮挡敌军的视线。

    如今,伴随着中部主力战舰群的迅勐进攻,南阳水军的注意力,必定全都被荆襄水军的主力战舰群吸引,因此势必会忽略其后方的各种动向。

    而其后方的战舰动向,才是蔡冒真正的杀招,趁着前排战舰飞驰之际,后方的战舰已然排开,向着两翼方向缓缓而行。

    蒯越瞥了眼两侧飞驰的战舰,长出口气道:“德珪,孙坚的弩炮舰比较分散,你这样做,想要消灭他们,恐怕有点难。”

    “放心。”

    蔡冒则是信心满满,拍着胸脯道:“孙坚是头勐虎,山林才是他的战场,而我蔡冒乃是蛟龙,江河才是我的战场。”

    “刀子,只有在展露的那一刻,才会知道它有多锋芒,何况如今对手,连咱们配有刀子,都还未必知道。”

    蒯越总感觉心惊肉跳,拿捏不准。

    他吐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目光则聚焦在江面上,仔细观察着对方动态。

    然而......

    蔡冒则是在镇静地指挥战斗:

    “艨艟战舰出发,以最快的速度,拉近双方的距离。”

    “......”

    “护卫舰尽量放慢速度,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

    “左右两翼,继续向外拓展,拉长咱们的作业面,给迂回包抄,制造机会。”

    “......”




上一章 下一章 大军师联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