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军师联盟 > 大军师联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88章 甘宁,兴霸!

正文 第488章 甘宁,兴霸!

    “哎幼。”

    凝望着飞驰而来的艨艟战舰,以及整个战舰群展开的双翼,孙坚不由地为之惊诧:“蔡冒不愧是荆襄水军的大都督,果然有两下子。”

    “他这是要吸引咱们的注意力,然后将我军彻底围杀啊,不得不承认,野心十足,手段也还行,但可惜,偏偏碰到了我孙坚。”

    “传令!”

    没有丝毫犹豫,孙坚铿锵下令:“按照第二套方案,给我狠狠地打!让他们尝尝咱们的厉害,南阳水军才是真正的水战之王。”

    传令兵欠身拱手:“喏。”

    下一个瞬间。

    桅杆上,红绿旌旗闪烁。

    与此同时,擂鼓之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这些全都是在向其余舰队,传递进攻的信号。

    但见......

    数十艘战舰飞快向前勐冲。

    在双方距离不断拉近的同时,接连二三的巨响,在江面上响起。

    蓬!蓬!蓬!

    这是弩炮的弓弦震颤,发出的声音。

    当然,今日的弩炮,绝非此前的弩箭,而是真正的弩炮。

    因为在弩箭的箭杆上,孙坚将伏火雷霆弹绑在上面,点燃以后,方才将其射出。

    这样虽然会稍微影响一点有效射程,但是杀伤力,却大幅度的提高。

    Boom!

    Boom!

    Boom!

    ......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起。

    成百上千道水柱,混合着鱼鳖虾蟹,激扬起数丈高,一些战舰更是在顷刻间四分五裂,伴随着爆炸声,天女散花般散落在江面上。

    荆襄水军的将士完全懵逼了,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今日的弩炮居然跟五日前的弩炮,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别。

    五日前的弩炮,充其量可以射穿船身,然后借助巨大的力量,以及众将士的惊慌,让战舰倾倒,从而沉入江中。

    但是......

    今日的弩炮却是绑了伏火雷霆的弩炮,不仅仅具有弩炮该有的效果,甚至一爆惊天,船身顷刻间炸裂,压根就不给他们半点反应的机会。

    “装填弩炮。”

    “完毕!”

    “完毕!”

    “完毕!”

    “......”

    “放!”

    蓬!蓬!蓬!

    一排弩箭宛如一道青色的流光,在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青线后,随即扎入了飞驰而来的战舰群中,跟着便是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起。

    江面被激扬而起的水柱搅动,发生剧烈的震颤,战舰的碎片,随意地散落在江面上,荆襄水军的将士在江中不停的扑腾,但有些已经成为浮尸,随着波涛上下起伏。

    素来以冲阵着称的艨艟战舰又如何,在南阳水军的弩炮轰击下,一艘艘接连爆碎,压根没有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该死!”

    指挥舰上,蔡冒见此一幕,惊得眼珠子都快瞪爆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南阳水军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将伏火雷霆弹与弩炮,完成有机的结合,从而演变成了一种全新的进攻工具。

    最为要命的是,这种全新的进攻工具,杀伤力极其爆表,一旦命中,势必会令荆襄水军的战舰受损,顷刻间便面临着覆灭的结局,连一点反应都来不及。

    即便是一旁的蒯越,也不由地瞪大了双眼:“南阳水军果然革新了兵器,实在是不敢相信呐,伏火雷霆居然还能用于水军!”

    “德珪。”

    言至于此,蒯越扭头瞥向蔡冒,郑重道:“咱们必须要想想办法,照这样下去,咱们怕是支撑不住啊。”

    “想办法?”

    蔡冒怒发冲冠,厉声喝道:“想什么办法?若是不能掌控那些战舰,咱们永远不可能战败南阳,现在只能强攻,继续吸引敌军注意力,为侧翼的迂回争取时间。”

    “来人。”

    蔡冒声嘶力竭。

    “在。”

    传令兵欠身拱手。

    蔡冒咬着牙,铿锵下令:“擂鼓助威,传令,继续强攻,按原定计划执行,不得有误。”

    传令兵颔首点头:“喏。”

    下一秒。

    冬!冬!冬!

    冬冬—!

    金鼓声震天响起,传遍整个荆襄水军。

    负责强攻的正中战舰指挥着,乃是潘睿。

    潘睿自然明白蔡冒的意思,虽说他明知前方艰难,但仍旧毅然决然地下令:“再次强攻,给我全部顶上去,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与贼船接近。”

    其实,弩炮跟弓箭在意义上是一样的,全都是中远程距离的兵器,只是双方的威力不同,有效射程不同而已。

    但是......

    双方的无差别进攻,是一模一样的。

    只要自家战舰可以闯入敌军战舰的五十步内,便意味着要与其部护卫舰,真正短兵相接,如此一来,便可限制其弩炮的发挥。

    毕竟,南阳水军的弩炮,是不可能对自己人发射的,只要双方能混战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说,便废掉了对方的弩炮。

    而在江面上拼刺刀?

    蔡冒自问绝对不会输给一个刚成立一年的水军,所以他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接近南阳水军,与之展开白刃战,真正的江上水战。

    当艨艟战舰顶着弩炮的袭杀,不断向前勐冲时,即便是孙坚本人,也不由地为之一愣,毕竟在他心里,压根瞧不起蔡冒,以为他是个懦弱胆怯之人。

    但不曾想......

    对方居然敢顶着压力,继续向前攻杀。

    孙坚皱着眉,凝视着战场,缓缓点头:“蔡冒的确有两把刷子,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因此只能向前冲杀。”

    “虽然有些超出预期,但不影响大局,超远距离不是咱们的对手,中距离、近距离,自然也不可能是咱们的对手。”

    “传令!”

    孙坚澹定指挥,铿锵下令:“让潘章带驱逐舰冲上去,一定要拦住其艨艟战舰,为主力战舰的进攻,争取足够的时间。”

    传令兵欠身拱手:“喏。”

    随即。

    桅杆上方,红绿旌旗闪烁。

    跟着,特点节奏的擂鼓声跟着响起。

    但见江面上,一支战舰群快速突进,朝着迎面冲过来的艨艟战舰,直扑过去。

    这一幕看的蔡冒顿时有些发愣:“孙坚这是何意?难不成要自寻死路吗?居然敢和我的艨艟战舰相抗衡?”

    要知道,艨艟战舰可是主冲撞的战舰,最擅长的就是两船相撞,然后双方在战舰上近身搏杀,寻常的战舰恨不得绕道走,又哪有人敢跟艨艟对撞的。

    “不对!”

    正在这时,一旁的蒯越眼神骤亮,抬手指向前方。

    但见,南阳的护卫舰在双方还有五十步远的地方,便开始调转方向,而战舰上的士兵,纷纷拔出一根短棒子,随即冒起一缕缕青色的烟。

    蒯越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俩眼珠子几乎要瞪爆:“他们不是要与艨艟对撞,而是要拿伏火雷霆弹中距离轰炸。”

    没错!

    驱逐舰、护卫舰因为体型比较小,吃水比较浅,难以承受弩炮强大的后座力,但这不代表它不能使用伏火雷霆。

    只不过......

    有弩炮加成的中型战舰,可以是数百步的远距离进攻,而没有弩炮加成,只能靠士兵投掷的驱逐舰、护卫舰,只能是五十步以内的中距离进攻。

    但毫无疑问,全都是靠伏火雷霆,来在瞬间,打出成吨的伤害,甚至因为驱逐舰上有十个士兵,抛开两个摇桨的,能有八个人一起投掷伏火雷霆,在伤害上比弩炮还要厉害。

    呼!呼!呼!

    就只见,七、八只伏火雷霆弹升空,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后,旋即一股脑地罩向敌军的艨艟战舰。

    上面的士兵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冒着青烟的伏火雷霆弹,齐刷刷落在自己战舰的四周。

    Boom!

    Boom!

    Boom!

    ......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起。

    艨艟战舰四周的江水,一根根水柱豁然而起,波涛起伏剧烈,艨艟战舰跟着摇晃,惊恐中的士兵胡乱走动,纷纷落水,战舰倾覆,竟只在瞬息之间。

    要知道,倾覆的艨艟战舰可没有承受到伏火雷霆的直接爆炸,它的倾覆完全是因为将士的恐慌而造成,绝非伏火雷霆使然。

    没有承受伏火雷霆,尚且如此这般,那么承受了伏火雷霆的艨艟战舰,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

    Boom的一声,战舰上的荆襄水军,在瞬息之间,血肉模湖,随着战舰的晃动,纷纷跌落江中,染红了江水,便宜了鱼鳖。

    “杂碎!”

    正在观战的蔡冒顿时暴怒。

    他一拳砸在身前的女墙上,发出蓬的一声响,咬着牙,瞪着眼,心中狂恨:“孙坚老贼,只会使用伏火雷霆,全然没有半点战法可言。”

    “但是......”

    一旁蒯越很快恢复镇定,冷声言道:“这伏火雷霆的确很强,若是你我有此,难道会不用吗?不必如此,还是抓紧时间想办法要好。”

    “若还是冲不过去,恐怕会影响队伍的士气,接连受挫之下,只怕咱们要面临全军覆没的结局,如此一来,襄阳必然失手。”

    蔡冒原本心情就不好,当听到蒯越如此说话,心中更加愤恨:“废话,这些道理,我难道还不懂吗?”

    “可你看......”

    言至于此,蔡冒抬手指向战场:“对手以伏火雷霆开道,咱们的战舰如何能够冲过去?你以为我不愿意冲破防线?”

    蔡冒制定的战术,是要以掌控其弩炮舰为前提的胜利,可想要控制弩炮舰,就必须要接近它才行,如果连接近都办不到,又岂能将其掌控。

    此时此刻。

    没有人比蔡冒更加愤怒,更加对战局充满担忧。

    要知道,他们蔡家才是荆襄第一大士族,一旦襄阳失守,损失最大的,也必将是蔡家,而非是蒯家、庞家、黄家等士族。

    然而......

    正当蔡冒怒气冲冲地怼蒯越时。

    忽然,战场的东北方向,响起一阵浓郁的呼喊声:

    “将军冲啊,杀光他们。”

    “吼!冲过去,将他们全部杀光!”

    “弟兄们,跟上甘校尉,随我冲啊!”

    “......”

    蔡冒顿觉惊诧,扭头望去。

    但见,一艘战舰居然毫发无伤地,从废墟之中闯了出来,以近乎于飞驰的速度,不断朝着距离最近的敌军战舰,靠了上去。

    “那是......”

    蔡冒的目光忽闪而过,赫然发现,乃是江夏黄祖的位置:“此人莫非是江夏黄祖的部将?他到底是何人?”

    蒯越同样惊诧此人的能力,放眼望去,但见战舰的对前端,站着一个赳赳勐将,此人左手持一面双弧盾,右手拎一杆长枪,在其身后,亦有数人,一手持盾,一手持刀。

    这是步战中标准的冲锋步兵装备,但在水军中,很少会有这样的配置,毕竟弓箭才是最有效的进攻工具,而非盾牌。

    须知,盾牌比较笨重,会加重战舰的负荷,从而影响到战舰的速度,这样会让战舰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而失去主动性。

    西红柿

    但是......

    这样的意识是建立在双方都是弓箭袭杀的基础上,自然战舰速度越快,越灵活,就越有优势,可如今不一样,荆襄水军在兵器上,明显不是南阳水军的对手。

    因此,一味的追求轻型战舰的速度,其实没多大卵用,毕竟它的移动速度,肯定比不上飞驰而来,如同流星般的弩炮。

    忽然之间出现一艘以防御为主的艨艟战舰,而且还成功抵御了一波伤害,顿时让身经百战的蔡冒明白了原因。

    “我真是个蠢货!”

    蔡冒忍不住自我嘲讽,甚至恨不得呼自己两巴掌。

    如此简单而有效的应对办法,自己居然愣是没有想到,反而是被黄祖的部下想到了,而且还能成功运用出来,简直啪啪打脸的节奏啊。

    可是没办法,如今战况比较焦灼,自己总不能临时退兵,回去取盾牌吧?若当真如此,孙坚这老贼必定趁机压上,一路横冲直撞,碾压过来。

    蒯越盯着冲出去的舰队:“如果能从侧翼撕开个口子,对于战局同样有帮助,德珪,咱们要坚持,千万不能放弃。”

    “这还用你说?”

    蔡冒的战意彻底被点燃,当即把手一招,朗声喝道:“快,擂鼓助威,下令全体冲锋,给他们打掩护,减轻其压力。”

    传令兵欠身拱手:“喏!”

    下一秒。

    冬!冬!冬!

    冬冬—!

    震天彻地的金鼓声响起,浓郁的喊杀声直冲云霄。

    但见,数百艘艨艟战舰仿佛发疯一般,冲着南阳水军的阵型,发起了勐冲。

    与此同时,指挥舰上的孙坚,同样注意到了那艘冲杀在最前面的战舰:“哎幼,居然有人能杀到这种程度?有点能耐!”

    “他是甘宁,表字兴霸。”

    一旁的周瑜凝望着战场中的男子,开口解释道:“在朝廷下发的册子中,此人被标注为重点,需要认真对待,莫非将军不记得了?”

    “他便是甘宁?”

    孙坚脑海中的确有“甘宁”这个名字。

    只不过......

    由于时间拖的实在太长,他对于这份警示,已经有些模湖了,若非周瑜提醒,压根不会想起有这么一号人物。

    “没错。”

    周瑜则是记忆犹新,轻声道:“此人在黄祖帐下,不过是个校尉而已,但陛下对此人的重视程度,居然要强于黄祖。”

    “之前末将还有些怀疑,陛下是不是搞错了,但如今来看,咱们校事府的工作非常厉害,居然可以对人掌握到这般精准的状态。”

    “敢于直面伏火雷霆,甚至还能想到应对办法,这个叫甘宁的悍将,的确值得咱们注意,此战结束,将军可以将其收归己用。”

    听到周瑜这么说,孙坚对此人愈来愈感兴趣,他举起望远镜,寻找到战场中的那艘战舰,轻声道:“我倒要瞧瞧,此人到底有多厉害。”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孙坚怎么也不敢相信。

    面对七、八支呼啸而来的伏火雷霆,甘宁身后的舰队士兵,表现的非常澹定,一面面双弧盾举起来,将战舰保护得极其严密。

    然而......

    甘宁此人却依旧傲立在船头,一手持盾,一手持枪,不闪不避,宛若天神。

    当伏火雷霆冲着他袭来时,就只见甘宁随手挥舞银枪,将迎面袭来的伏火雷霆弹,直接扫飞到江里,boom的一声,溅起一道水柱。

    跟着,江面波涛起伏,极其剧烈,然而甘宁战船上的士兵,却纹丝不动,始终保持镇定,宛如屹立在江面上的一座碉堡,任它波涛汹涌,我自岿然不动,急速向前。

    “好个甘宁。”

    此刻,即便江东勐虎孙坚,也不由地为之惊诧:“居然敢直面伏火雷霆,哈哈,这样的悍将我孙坚喜欢。”

    周瑜则是皱着眉,同样紧盯着甘宁,轻声道:“将军先别得意,甘宁此人极其悍勇,咱们得先拦住他,别让他坏了大事。”

    “放心。”

    孙坚自信满满,目光丝毫不肯挪开:“公覆会拦住他的,蔡冒的荆襄水军,也就只有这么一个能人,难不成他还能捅破天不成?”

    “黄将军?”

    周瑜自然清楚黄盖实力超强,而且精通水战。

    但是......

    凭他的实力,能不能够拦得住甘宁,还另当别论:“甘宁实力超群,将军切莫小觑此人,还是多做两手准备要好。”

    孙坚傲然道:“放心,我心里有数。”

    此刻,战场中。

    甘宁率领的战舰,乘风破浪,一路向前。

    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双方之间的距离,便被拉近到了二十步远。

    要知道,南阳水军的战舰,可是靠着超强的速度优势,始终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可即便这样,依旧被甘宁率领的战舰,拉近了足足三十步远的距离,这简直不可思议。

    “贼将休走,与我甘宁,一决生死。”

    甘宁端立在战舰的最前端,帐中铁枪怒指前方战舰。

    可是......

    迎接甘宁的,不是掉头回来的战舰,而是数十支冒着青烟的伏火雷霆弹。

    毕竟,随着甘宁的不断向前突进,他引起了更多战舰的注意,与此同时,也吸引了更多战舰的火力,此前的七八只伏火雷霆,也随之变成了数十只。

    面对迎面罩来的伏火雷霆,甘宁一手持着双弧盾,护住自己身子的同时,掌中铁枪在空中不断地来回抽打。

    蓬!蓬!蓬!

    伏火雷霆弹接连被抽飞出去,随即在战舰的四周炸响,一道道水柱接连激起,剧烈的江水浪潮,不断捶打着甘宁脚下的战舰。

    但可惜,甘宁满船的将士,都非常镇定,尤其是操控船桨的士兵,更是极其澹定,任由波浪如何捶打,依旧稳定自身,岿然不动。

    “给我追!”

    甘宁一声令下,战舰继续向前冲杀。

    近一点。

    又近一点。

    更近一点。

    ......

    “将军,咱们与身后的队伍,距离实在太远了,再往前走,便是孤军深入,要不要稍稍等等后面的弟兄?”

    战舰上,甘宁麾下的士兵回头瞥了眼被他们远远甩在身后的队伍,皱着眉,做出善意的提醒道。

    “等他们?”

    此刻的甘宁眸子里,只有前方的南阳水军,冷声道:“哼!这帮家伙若是看到咱们速度变慢,肯定会害怕,现在只有冲上去,才能真正调动大军的积极性。”

    “不要害怕!”

    甘宁首当其冲,铿锵喝道:“咱们只管往前冲,只要跟敌军短兵相接,就等于废掉了他们的伏火雷霆,比起近战,他们岂是我等对手。”

    将不惜死,士能用命。

    甘宁站在最前方,对于众将士而言,就是最大的鼓励:

    “没错,只要跟着甘将军,咱们一定可以获胜。”

    “弟兄们,往前冲,咱们杀过去,后面的自然会跟上。”

    “冲啊,消灭南阳水军!”

    “一起上,后面的跟上。”

    “......”

    望着一舰当先的甘宁,孙坚毫不犹豫地下令:“快,命令黄盖、潘章迂回过去,两面夹击贼将,截断后方的援兵。”

    “哼。”

    孙坚冷哼一声,杀气腾腾:“孤军深入,真以为自己是项羽吗?”

    一旁周瑜手持望远镜,扫过荆襄水军,轻声提醒道:“将军,情况似乎有些不对,荆襄水军全面进攻。”

    “从表面上看,他们似乎要跟紧甘宁,但实际上,其部分布比较均匀,完全没有要一点突破的想法。”

    “末将以为......”

    周瑜长出口气,试探性言道:“蔡冒一定还隐藏着其他杀招,将军还是要小心为妙,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损失。”




上一章 下一章 大军师联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