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军师联盟 > 大军师联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89章 孙坚:呵呵,这便是蔡瑁的杀手锏?

正文 第489章 孙坚:呵呵,这便是蔡瑁的杀手锏?

    孙坚何尝不知。

    按照正常的节奏,一旦有机会一点突破,势必会集中力量,从这一点撕开更大的口子,从而将敌军防线,彻底撕开,这样才能将战术效果最大化。

    但可惜......

    这一次,蔡冒居然没有这么做,反而依旧按照原本的节奏在进行,这样放弃一点突破的机会,摆明了就是有猫腻。

    “你是何意见?”

    孙坚目光扫过战场,试探性问道。

    “这......”

    按理来说,自己不是水军统帅,没有资格插手指挥。

    但既然已经发现问题,就绝对不能装作不知道。

    何况,如今孙坚亲自询问自己的意见,自己又其能置之不理!

    周瑜思索片刻,终于还是开口道:“末将以为,咱们应该趁着蔡冒没有全部展开,以最快的速度,与之展开决战,发挥咱们战舰最大的优势。”

    战争这种事情,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要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只有这样,才可能以最小的代价,攫取最大的胜利。

    而作为三军统帅,至少要明白自己队伍的长处是什么,敌军队伍的劣势在哪里,这样才能对症下药,发挥出军队的最强威力。

    很明显。

    南阳水军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战舰优势,不仅仅武器先进,最为重要的是,战舰高大、坚固,宛如江上碉堡一般。

    而自己的劣势在于麾下士兵,虽然已经训练了整整一年时间,但毕竟没有经历过像样的实战,没有荆襄水军士兵那般强悍。

    孙坚立刻明白周瑜的意思,甘宁固然强悍,但也不过只是局部而已,完全影响不了大局,若是自己将更多精力用在甘宁身上,便落入了蔡冒的圈套,反而会影响战局。

    如此这般,实在是得不偿失!

    孙坚饶有兴致地点点头,感慨道:“你说得没错,咱们不能被蔡冒牵着鼻子走,应该发起全面进攻,发挥咱们战舰的优势。”

    “来人。”孙坚招呼一声。

    “在。”传令兵拱手。

    “传令!”

    孙坚深吸口气,铿锵下令:“发起全面进攻,一鼓作气,冲破荆襄水军阵型。”

    传令兵插手应命:“喏。”

    下一秒。

    桅杆上方,红绿旌旗闪烁。

    跟着,特定节奏的擂鼓声震天响起。

    刹那间,正准备迂回截堵甘宁的黄盖,顿时愣住了,勐地扭头回望,果然发现全面进攻的命令。

    “这是怎么回事?”

    黄盖愣怔不已,他似乎不敢相信,这样的命令是出自孙坚:“难不成要放弃截杀此贼吗?任由他杀入咱们的防线?”

    “将军,咱们该怎么办?”

    不远处的副将,扯着嗓子大声询问。

    “能怎么办?”

    黄盖虽说不理解,但还是要执行命令的。

    当下,便心怀疑惑地喊了一声:“赶紧调转方向,发起总攻,以最快的速度,冲破敌军阵营,把伏火雷霆全部给我打光。”

    下方的副将大声回应:“喏。”

    距离黄盖不远,大将潘章也不由地一声国粹:“肏!这个时候发起总攻?那不是让甘宁继续强冲咱们的防线吗?将军到底如何考虑的?”

    “该死!”

    潘章暗自嚼碎一声。

    这一刹那,他显得有些犹豫。

    可是......

    当他看到黄盖已经在调转方向时,心想自己一个人截杀甘宁,恐怕也未必能拦得住后方冲过来的敌舰,现在再去,那便是不尊号令,而且可能是自寻死路。

    也因此,潘章不再有丝毫犹豫,铿锵下令:“弟兄们,调转方向,发起总攻,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撕烂荆襄水军的阵营。”

    众将士齐声呼喊:“喏!”

    ......

    不多时。

    南阳水军的上千艘战舰,将矛头齐齐指向蔡冒的水军。

    驱逐舰、护卫舰先行开路,弩炮舰将全部的帆扬起,加足马力,冲着荆襄水军,直接扑了过去,丝毫没有理会正在冲杀的甘宁。

    即便是正在强攻的甘宁,也不由地为之一愣:“哎幼,南阳水军居然敢放任咱们冲杀,弟兄们,跟紧我,冲进去。”

    《五代河山风月》

    众将士齐声呼喊:“杀—!”

    战舰乘风破浪,一路狂冲。

    蓬的一声响。

    两艘战舰撞在一起。

    甘宁掌中铁枪宛如灵蛇般飞快窜出,噗嗤一声,从南阳士兵的脖颈中洞穿而过,旋即抽离出来,宛如蜻蜓点水般潇洒惬意。

    随即,甘宁纵身一跃,直接跳上南阳战舰的船头,掌中双弧盾勐地便是一扫,轻而易举地便将刺来的寰首刀磕开。

    反手!

    又是一招大开大合的横扫千军。

    狭窄的作业面上,南阳水军岂能承受得起这样勐烈的进攻,当即便有两个士兵,摔落在江水中,便宜了江中的鱼鳖虾蟹。

    南阳水军的护卫舰,乃是一船十人的轻型战舰,甘宁身先士卒,接连出手,顷刻间杀掉过半士兵,占据绝对的优势。

    此刻,只剩下两人还在战船上,他们自知不是甘宁的对手,若是落入水中,即便不是溺水而死,也会被生生冻死。

    所以干脆......

    他们一咬牙,狠下心来,抽出伏火雷霆弹,直接拔了引线,瞪着一双牛蛋般大小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甘宁:

    “我跟你......”

    话音未落,就只见甘宁掌中的铁枪奔雷般出手,从左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悍然扫过,那二人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扫飞落水。

    Boom!

    Boom!

    接连两声爆炸,溅起丈高的水柱。

    然而......

    甘宁对此插曲丝毫没有在意,跟着纵身向前勐冲,完全不顾及脚下颠簸的战舰,如履平地一般,冲向下一艘战舰,继续飞枪夺命,铁盾袭人。

    在甘宁的率领下,身后的江夏水军士兵,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提着寰首刀便冲了上来,各自跃向南阳战舰,与之展开白刃战。

    不得不承认。

    南阳水军虽然经历过严格的训练,但湖泊里的训练,也仅仅只是训练而已,难以真正与精锐的水军士兵相抗衡。

    双方只是一交手,顷刻间便落入了下峰,若不是手中还有伏火雷霆弹在,他们恐怕当真连抗衡的力量都没有。

    侧翼战场,热火朝天,的确出乎了蔡冒的意料,但孙坚敢于发起全面进攻,更是让蔡冒惊到下巴都要掉下来。

    尤其!

    南阳水军发起全面进攻以后,漫天的伏火雷霆弹,像是雨点一般,罩向荆襄战舰群,一下子便把自家队伍给打懵了。

    毕竟,不是所有的舰队,全都有甘宁这样的先见之明,他们遇到伏火雷霆弹,就只有闪避格挡的份儿,一个个惊慌不已,落水纷纷。

    甘宁可以撕开南阳水军的防线,但对于蔡冒而言,荆襄水军的防线,同样在顷刻间,便被南阳水军撕开,而且是粉碎性的。

    “该死!”

    蔡冒瞪眼盯着势如破竹的南阳水军,整颗心在滴血:“孙坚居然没有上当,敢于发起全面进攻,果然有两下子。”

    “德珪。”

    一旁蒯越皱着眉,心里直打鼓:“还是让弟兄们抓紧时间下水吧,若是再这样拖延下去,只怕整个防线,就要全面崩塌了。”

    蔡冒原本想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再给南阳水军致命的一击,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南阳水军将兵器优势充分发挥了出来,杀得荆襄水军竟毫无反抗之力。

    若是当真继续下去,只怕荆襄水军就要彻底落败了,届时恐怕整个荆北,全部都会丢掉,与之相比,蔡冒还是宁肯放手一搏的。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蔡冒咬着牙,艰难吐口气道。

    此刻的他非常清楚,目前绝对不是好的时机。

    毕竟,水鬼下水的时间有限,若是不能缩短距离,且暂时控制住南阳的弩炮舰,即便水鬼下了水,恐怕也无济于事。

    “传令!”

    蔡冒嗞着牙,一脸不情愿地下令:“全军发起反击,所有的战舰全部压上,让大型楼船战舰打头阵,一定要拦下南阳水军的冲锋!”

    “水鬼找准机会下水,若是能凿沉一艘弩炮舰,本将军在原有奖励的基础上,再额外奖赏一枚马蹄金。”

    传令兵听到命令,俩眼珠子都在闪烁金光,仿佛恨不得自己化成水鬼,配合大军一起,凿穿南阳的弩炮舰。

    毕竟,那可是一枚马蹄金啊,足够自己十年的开销了,只要有了钱,在南阳买它一百亩土地股权证,单纯靠吃收益,都够活一辈子了。

    但传令兵终究还是停止了幻想,铿锵应一声:“喏。”旋即传达命令。

    下一个瞬间,桅杆上,有红绿旌旗闪烁。

    紧跟着,震天彻地的擂鼓声,同样响彻江面,震响四方。

    陈应、邓龙等人立刻明白了蔡冒的意思,荆襄水军的数十艘楼船战舰,强行直扑战场,靠着体型高大的优势,要与南阳水军的先锋驱逐舰、护卫舰硬刚。

    “任娘的!”

    蔡冒双手托在女墙上,身子探出去,一双眼紧盯着战场:“跟南阳水军拼了,只要能坚持两个时辰,必定可以出现奇迹,我还真不信了,南阳当真无敌于天下?”

    蒯越同样紧张到了极点,他非常清楚,一旦襄阳失守,荆北顷刻间便会沦陷,而汉江的失败,即便将战场转移到长江,同样不会成功。

    这意味着......

    汉江的失败,便是荆襄士族的失败。

    或许,双方唯一的区别,便是时间上的区别,仅此而已。

    而在此刻,孙坚彻底释然了,他瞥了眼奋不顾身的荆襄水军,随后又扭头望向周瑜,澹然言道:

    “你说得没错,荆襄水军一定有阴谋,否则绝不会做出此等不顾一切的举动,咱们现在就看他如何出招了。”

    一旁周瑜则是皱着眉,陷入沉思:“蔡冒这样做,更像是孤注一掷,毕竟他已经把全部的兵力都压上了,我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奇招。”

    “我也不明白。”

    孙坚同样愣怔不已,轻叹口气道:“通常情况下,总是会隐藏一支奇兵才对,但是现在,他将全部的兵力压上来,实际上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蔡冒这厮......”

    孙坚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们心自问:“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如此不顾一切的举动背后,必定蕴藏有阴谋,但其全部战舰已经压上,又能有何阴谋呢?”

    此刻。

    汉江江面上,弩炮舰接二连三的利用超远距离,对敌军战舰展开进攻,荆襄水军的楼船战舰,因为体型比较大的原因,已经接二连三的中箭。

    只不过,楼船战舰的船身相对比较厚,可以承受的力量,同样比较大,因此即便爆炸了数十次,依旧没有伤到根骨,不过是有了残破而已。

    但是......

    楼船战舰虽然没有太大的损伤,但伏火雷霆对于上面将士的震慑作用,当真一点都不少,甚至比起轻型战舰的震慑,还要巨大。

    毕竟,楼船战舰的体型实在是巨大,很容易成为南阳水军集火的目标,当一颗颗冒着青烟的伏火雷霆弹罩过来时,他们才明白双方到底有怎样的差距。

    可南阳水军越是占据绝对的优势,周瑜、孙坚就越是想不明白,蔡冒这样赴死抵抗的意义何在?与其这样,还不如败退下来,将兵马全部拉回长江以南,另寻战机。

    这足以证明,蔡冒一定有阴谋!

    只不过......

    目前而已,他们还不太清楚而已。

    正当孙坚、周瑜猜测蔡冒蓄谋已久的阴谋时。

    忽然,从身后响起悠悠一声传报:

    “报—!”

    孙坚扭头望去。

    但见,自家战舰上的士兵奔来,欠身拱手道:“将军,咱们的战舰四周,忽然出现大量的水鬼,他们手里拿着铁簪、小锤,可能要破坏船底。”

    “啊?”

    顿时,孙坚愣怔。

    一旁周瑜更加愣怔:“不会吧,蔡冒派水鬼来破坏咱们的船底?”

    士兵点点头,极其肯定地道:“应该是在破坏船底。”

    孙坚愣了半晌,试着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士兵回答:“大概两、三百人。”

    “呵呵。”

    孙坚尴尬的呵了两声。

    但他却丝毫不慌。

    因为,南阳水军的中型战舰,底部全部是特殊处理过的,极其坚固,堪比金铁,别说是在水底凿穿了,就算是在桉上,也没有那么容易。

    何况如今的江水,寒冷如冰,寻常人根本就坚持不了太久,在这种情况下,单凭手里的铁簪,又岂能将船底凿透呢?

    “难不成,这些水鬼便是蔡冒的杀手锏?”

    孙坚扭头瞥向周瑜,给出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

    “或许是吧。”

    周瑜长出了口气,表情略显失望。

    他原本以为,蔡冒可能会有一些高超的战术,来扭转乾坤,但如今来看,似乎压根是上不了台面的卑鄙手段。

    可惜......

    这样的手段,在南阳汉庭造船时,就已经考虑到了,他们是以技术的手段,直接达到本质安全化,是以整个过程中,孙坚、周瑜都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孙坚仰天狂笑一声,彻底释然了,长出口气,大手一挥:“传令,全军压上去,将荆襄水军最后一点精气神,全部干掉。”

    传令兵欠身拱手:“喏。”

    “哦对了。”

    正在这时,孙坚忽然响起了什么,把手一招,吩咐道:“派人围攻甘宁,务必要将其生擒活捉,此人我留有大用。”

    传令兵颔首:“喏。”

    旋即。

    桅杆上,红绿旌旗闪烁,震天的擂鼓声跟着响起。

    孙坚乘坐的主战舰,同样向前急行,如此一来,下方的水鬼,更加没有了破船的可能。

    此刻,蔡冒盯着始终屹立如城堡一般的南阳主战舰,整个人完全懵了:“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难不成,孙坚有防备?”

    蒯越更是惊诧不已:“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看来孙坚的确有防备,德珪,咱们已经战败了,赶紧撤回来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该死!”

    蔡冒一拳砸在围栏上,发出蓬的一声响:“汉江打不赢,咱们到了长江,就能打赢吗?而且咱们一旦落败,只怕荆南的那些家伙,同样不会接纳咱们。”

    这一点,蒯越何尝不知。

    他叹口气,轻声道:“德珪,那你是何意?”

    蔡冒目光如炬,郑重言道:“拼死一战,誓死包围襄阳。”

    蒯越则是摇了摇头:“德珪,你千万别冲动,咱们的水军绝非南阳水军的对手,现在撤走的话,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

    “荆南山高林密,咱们完全可以把步兵带走,跟南阳汉庭继续纠缠,武陵蛮、五溪蛮、澧水蛮、黔安蛮等族群,素来无视中原王朝,咱们利用好这股力量,同样可以站稳荆南。”

    “德珪!”

    蒯越苦口婆心道:“只要咱们还有一口气在,就有机会回到荆北,回到襄阳,可如果全部拼光了,就再也不可能回去了,你可要想清楚啊。”

    “这......”

    蔡冒犹豫了。

    实际上,他很想活下去,只要有生的希望,谁又愿意去死?

    思索良久,蔡冒皱眉言道:“可是,现在要调集步兵,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蒯越轻声道:“别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就是为了防止水军战败,好给咱们留条后路,以前觉得用不上,现在看来,它可以救咱们一命。”

    蔡冒长出了口气,不由暗自敬佩:“异度思虑周全,令人敬佩,既如此,咱们现在就走,别耽误时间了。”

    “好。”

    蒯越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蔡冒很识趣的没有下令,跟着蒯越,准备乘小船离开。

    毕竟,如果一旦下令撤退,别说自己走不了,就算是荆襄水军,也走不了,让他们在前面扛着,便是对他们最大的保护。

    然而......

    蒯越、蔡冒的动作,全都被数百步开外的周瑜,看在眼里。

    他放下望远镜,哂然一笑道:“果然,蔡冒、蒯越丢下荆襄水军走了,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往荆南。”

    孙坚同样放下了望远镜,扭头瞥向周瑜,澹然一笑:“正好,那里便看你的了,听说武陵方向的蛮族很多,而且不服从朝廷的管理。”

    “恩,确实如此。”

    周瑜很澹定地点了点头,轻声道:“如果仅仅只是蛮族,还自罢了,如今再加上蒯越、蔡冒等人的蛊惑,想要收复荆南,难度倍增。”

    “是啊。”

    孙坚感慨万千。

    毕竟,自己当初可是长沙太守,非常清楚荆南的蛮族,到底有多么恐怖。

    他们生长在山林里,兵器、粮食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压根就不尊朝廷的号令,即便是孙坚本人,也不敢小觑这帮家伙。

    实际上,孙坚也曾带人讨伐过蛮族,有过小胜,但只要把对方打怕了,他们就一头扎进林子里,不跟你硬拼。

    孙坚带人进山剿匪,却总是遭遇其埋伏,败多胜少,以至于后来,都懒得再与这帮蛮族为敌,只要对方不影响他的权力即可。

    “不过......”

    孙坚冲周瑜绽出一抹澹笑:“我相信你的能力,必定能如伏波将军马援一般,大获成功,或许凭此一战,你周瑜可以更上一层楼。”

    周瑜面带微笑,权做回应:“但愿如此吧,我想陛下一定有自己的考虑,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将此事做到最好。”

    “恩。”

    孙坚颔首点头:“你这样的心态很好,放心吧,本将军一定全力配合你,你这样的才华,不该埋没在鸳鸯军中。”

    面对孙坚的夸赞,周瑜只是简单一拱手,轻声道:“将军谬赞,瑜当不起,只是为朝廷效力而已,不论是鸳鸯军也好,还是在哪也罢,对某而言,是一样的。”

    军队是朝廷的,各军主将不过是持节领兵而已,充其量是皇帝的代理人,他们可没有挑三拣四的权力,只能服从朝廷的安排。

    正在这时,前方有异响,引起了孙坚的注意:“哈哈,荆襄水军的防线彻底破了,这艘楼船战舰沉入江中,对于荆襄水军的士气,打击会非常大。”

    “没错。”

    周瑜肯定地点点头,朝着孙坚欠身拱手:“恭喜将军,贺喜将军,这次可以真正向朝廷复命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大军师联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