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我能复制所有生物的能力 > 我能复制所有生物的能力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抓凶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抓凶

    他叫白宝山,以前因为抢劫入狱,被判四年。

    出来后迫于生计他又重新干起了老本行。

    因为在监狱中服刑的时候,被其他狱友欺辱,让他心生戾气,对社会充满厌恶。原本只是想抢点钱的,一时控制不住就杀了人。杀人后他把尸体掩埋,连夜逃往其他省份。

    服过刑的他自然对警察的调查有一套,懂得一些反侦察技巧,再也不是当初抢几千块钱就被抓的新人。

    就这样,他躲过了几天时间。

    一晚,他尾随一男人从取款机出来,等到没有监控的时候才动的手。抢走几万块钱后,他把手套和匕首扔在了垃圾桶里,连夜做黑车离开了当地。

    华夏的警察他很了解,他知道自己早晚藏不住,于是他打算偷渡,前往隔壁的俄罗斯。

    漠镇地属偏僻远离城市,靠近大兴安岭,与俄罗斯只有一条黑河之隔。

    黑河对岸便是俄罗斯的伊格纳斯伊诺村。

    只要逃离华夏,才能真正不被抓。

    这是他唯一的生机。

    等他来到漠镇的时候,实在是太过寒冷,他躲进一家村民家里,想找点衣服取暖,顺便偷点东西吃。没想到被发现了,于是他干脆一不做二休,直接杀死了那个村民,然后盗取村民家几万现金,连夜往黑河方向赶去。

    眼看黑河越来越近。

    他心里振奋。

    陡然,他停下了脚步,隐约间,他看到,前面竟然出现了一个人。

    ‘什么!莫非是边境巡警。’

    白宝山心里一惊,做贼心虚的他转身就跑。

    巡警手里有枪,他可干不过。

    但是他没跑多远突然感觉后脑一痛,天地一阵晕眩便失去了知觉。

    ------------

    ------------

    很多事情,陆宁知道他是可以避开的。

    从最早的救小孩,然后跳水救人,制服大街砍人的男人,以及血腥味打电话报警,到现在脚下下的杀人凶手。

    他知道,他的性格有些变了。

    如果他还是普通人,那么他一定会避开这些事情,尽量不去触碰。

    但是当他能力变强后,心态自然就发生了变化。很多时候心里会生出一种——没有人可以,只有你能行的想法。

    这是一种自信,也是一种责任。

    如果你看到一个小女孩落水,周围就你一个人,想必全世界男的第一反应就是跳水救人,哪怕不会游泳的男生也会多尝试一下。

    在心理上,这称之为责任分散效应。

    1964年3月13日夜3时20分,在美国纽约郊外某公寓前,一位叫朱诺比白的年轻女子在结束酒巴间工作回家的路上遇刺。当她绝望地喊叫:“有人要杀人啦!救命!救命!”听到喊叫声,附近住户亮起了灯,打开了窗户,凶手吓跑了。

    当一切恢复平静后,凶手又返回作案。当她又叫喊时,附近的住户又打开了电灯,凶手又逃跑了。当她认为已经无事,回到自己家上楼时,凶手又一次出现在她面前,将她杀死在楼梯上。

    在这个过程中,尽管她大声呼救,她的邻居中至少有38位到窗前观看,但无一人来救她,甚至无一人打电话报警。这件事引起纽约社会的轰动,也引起了社会心理学工作者的重视和思考。人们把这种众多的旁观者见死不救的现象称为责任分散效应。

    对于责任分散效应形成的原因,心理学家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和调查,结果发现:这种现象不能仅仅说是众人的冷酷无情,或道德日益沦丧的表现。因为在不同的场合,人们的援助行为确实是不同的。

    当一个人遇到紧急情境时,如果只有他一个人能提供帮助,他会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对受难者给予帮助。如果他见死不救会产生罪恶感、内疚感,这需要付出很高的心理代价。

    而如果有许多人在场的话,帮助求助者的责任就由大家来分担,造成责任分散,每个人分担的责任很少,旁观者甚至可能连他自己的那一份责任也意识不到,从而产生一种“我不去救,由别人去救”的心理,造成“集体冷漠”的局面。

    陆宁现在就是这样的心理,他知道自己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

    随着自身能力越来越强大,这种心理也越来越强烈。

    -------------

    陆宁抓起地上男人的身子,慢慢消失在了雪地里。

    当他顺着血腥味的方向,没一会就来到了那个被杀害的村民家里。

    他看了一眼倒地死亡的村民。

    随后他把白宝山绑好,去旅馆拿了手机,又快速返回来,这才拨通了陈警官的号码。

    “喂,陈警官吗?我发现了凶手。”

    “喂~”

    “在哪!你先不要轻举妄动,先盯住他,我们马上就来。”陈警官原本还睡意朦胧的声音立马变的激动起来。

    “呃~在我手里。”

    “什么!”

    陈警官惊呆了,愣了好久都没说话。

    陆宁只能解释是因为他碰巧看到凶手杀人后想逃往山林,怕自己跟丢,所以才冒险追过去把他打晕。

    “竟然又杀了一个人!”

    陈警官听到陆宁说对方又杀一人,语气震惊。

    虽然陈警官责备陆宁太过胆大,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马上把凶手押回去。

    于是他马上联络了本地的公安,自己也开始赶过去。

    本地公安来的很快,不到半小时就来到陆宁这里。

    “兄弟你还真是厉害啊,竟然徒手就抓到了这个凶犯。”

    “听刑警大队说,这个凶犯很狡猾啊,逃了好多天了。”

    来的一队警察接过被捆绑的白宝山,对陆宁连连称赞。

    一些警察留下来检查犯罪现场,一些警察带着白宝山和陆宁去了派出所。

    到派出所的时候已经凌晨3点了。

    而等陈警官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

    “你怎么会来这里?”陈警官随口问了一句。

    “我来这里看极光来的。”

    对此陈警官也没有多问,知道人家两个情侣,喜欢到处旅游。

    白宝山自然醒了,一直都在被审问中。他一醒来就看到自己已经置身警察局,知道跑不掉了,心里还以为自己在雪地里遇见的就是边界巡警,倒霉被巡警抓回来。

    “我们国家的警察果然厉害,这都能被你们抓住,我认栽。”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一一老实交代,算是认命了。

    犯罪的人知道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

    “后悔吗?”陈警察问道。

    “要说不后悔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后悔已经没有用了。”白宝山苦笑摇头。

    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回不了头了。

    就像你一开始刚买的白色鞋子,尽心保护,但是当有一天你的鞋子脏了,那么你就会不管不顾,完全放任。甚至以前特意避开的水坑,遇见了还会故意踩进去。

    杀了一个人了,还会在乎多杀一个吗。

    所以很多东西,好的会越好,坏的会越坏,就是这个道理。


上一章 下一章 我能复制所有生物的能力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