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我能复制所有生物的能力 > 我能复制所有生物的能力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张恒生追野狗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张恒生追野狗

    既然打算去逃荒,陆宁自然是即刻出发。

    “陆老爷,我来我来。”

    刘老头很自觉,大包小包都往自己身上揽,想体现自己不是吃白食的。

    一袋面食,一口锅,也不重,而且老人以前经常干农活,这点力气还是有的,陆宁也就随他去了。

    小阿花则是可以走路了,也心爱的捧着自己的碗筷。

    陆宁背着装着钱的黑布走在前面,左边阿花,右边刘老头。

    三人组就这样出发了。

    村与村之间距离不远,这个名为大丰县的县城本来就小的可怜,半天的时间三人就已经离开县城的范围,走在了去往隔壁县城的道路上。

    而在他们走后不久,那些警卫姗姗来迟,开始搜查大沟村,可惜大沟村空无一人,又是白跑一趟。

    中午。

    陆宁三人停下来吃饭。

    他让两人去旁边捡来一些柴火。

    做饭的时候,他让刘老头和阿花先行回避,然后自己拿着铁锅在那边捣鼓着。

    装模作样了一番。

    炊烟袅袅。

    没一会两份面食就做好了。

    他自然是不用吃的,只要偶尔喝上一些水就可以。

    “我吃过了,你们吃吧。”陆宁对两人道。

    他亲自给阿花盛了一碗,然后把锅里剩下的留给刘老头。

    阿花吃的小心翼翼。

    刘老头眼里却是流出浑浊的眼泪,他没想到他还能吃上热乎的面条。

    上天待他不薄啊。

    不过他心里却是有些疑惑,不知道陆宁从哪里弄来的水。

    他想不通,但是也不敢问。

    “我~我想去上个茅坑。”

    吃完面条的阿花,突然有些害羞地走过来对陆宁说道。

    茅坑。

    好吧,是厕所。

    没纸啊。

    “阿花你平常上茅坑用什么擦屁股?”

    “用树枝。”阿花指了指旁边的干枯的低矮杂树。

    陆宁点点头,然后他看着阿花走过去,把一些没有叶子的树枝用手折断,折了好几根拿在手上,接着她便跑到路边蹲了下去。

    她离的不远,似乎是担心陆宁突然走掉,她的眼睛还可以看到陆宁。

    陆宁看了她一眼,知道她蹲在那里上厕所后,便收回目光。

    等了几分钟,阿花上完厕所,三人又休息了一会,便继续上路。

    路上所见,皆是一片荒凉。

    犹如戈壁滩一般,没有一点绿意。

    有时候风会把地上的沙土吹起,黄沙满天。

    有时候,风也会把一些骨头从远方吹来,落在他们面前。

    夜里,三人就随意找了棵干枯的大树,靠在树下睡觉。

    阿花缩在陆宁身边,刘老头一人紧紧蜷缩着身子。

    第二天。

    距离陆宁这边一公里外。

    有一只瘦成排骨的野狗,正在啃食腐烂的尸体。

    而在野狗的不远处,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拿着一把砍柴刀猫着身子,慢慢靠近野狗。

    野狗鼻子闻了闻,对着男人的方向咆哮了几声,企图吓走男人。

    男人知道自己暴露,不仅没逃,反而朝野狗冲去。

    他快要饿疯了,今天如果没有一口吃的,怕是就要饿死了。

    而眼前的野狗,正是他救命的稻草。

    野狗看到男人冲来,咆哮了几声,还是舍弃了地上的血肉。

    男人追到血肉这里,咽了咽口水,但是看着腐烂的血肉,那味道令人作呕,他下不了嘴。

    吃这东西,指不定没饿死,先毒死了。

    他继续朝野狗追去。

    今天他非追到不可。

    前面的野狗正好往陆宁的方向跑去,远远的,男人也发现了行走的陆宁三人。

    “快!快拦住那条野狗!”

    男人朝陆宁大喊。

    陆宁看了男人一眼,又看了不远处的野狗一眼。

    这只野狗看到前面的陆宁,顿时弯了个圈,想往其他方向逃。

    陆宁看着那个男人拼命奔跑的模样,对方脸颊凹陷,气喘吁吁,似乎随时会倒下。他没有犹豫,拔出后背的砍柴刀,朝野狗投射了过去。

    砍柴刀化为一道虚影。

    野狗距离陆宁足有五十多米远。

    但是陆宁的砍柴刀犹如长了眼睛,眨眼间,已经飞到野狗头顶。

    噗嗤。

    砍柴刀狠狠砸在野狗的头颅上。

    奔跑中的野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倒在了血泊里,只有四条腿还会抽搐一下。

    鲜血很快就染红了野狗身下的土地,给龟裂的土地,带去一丝滋润。

    “中了!中了!陆老爷,您扔中了!!”

    刘老头兴奋,朝野狗跑去。

    陆宁带着阿花跟在后面。

    那个男人这时也跑到了跟前。

    他上气不接下气,嘴唇干的厉害,但是看着地上野狗的尸体,他的眼中控制不住的激动。

    “我,你,这只野狗可以分我一点吗?虽然不是我杀的,但我追了它好久,我快要饿死了,求你分我一点肉,就一点。”

    男人眼里有丝乞求。

    眼前强壮的陆宁,让他不敢把野狗据为己有。

    而且这只野狗本来就是陆宁杀死的。

    “你确定它的肉可以吃?”陆宁问道。

    “可以可以,而且好吃的不得了。”男人看陆宁好像没有拒绝的意思,连连点头。

    陆宁看了他手里的砍柴刀一眼,说道:“那你把它处理了吧。”

    他可不想处理这只野狗,野狗脏兮兮的,他总担心有病毒。

    “好好好。”

    男人立马来到野狗跟前,抓起它的尸体就开始解刨。

    不过别看野狗很瘦,但是皮却很结实。

    刘老头看到男人有气无力,弄半天还没弄一半,他急了,也跑去帮忙。

    陆宁和阿花在一旁好奇的看了一会后,两人起身去旁边捡柴火。

    阿花捡地上的干枯树枝。

    陆宁则是直接砍倒一棵大树,然后再把大树砍成许多小段。

    等柴火堆积如小山的时候,那边的狗肉也弄好了。

    男人和刘老头找来一些大石块,没一会,一个简易的灶台便弄好。

    陆宁拿着铁锅独自走到一边,没一会就带着小半锅的水回来了。

    “这是水吗?”

    “哪里来的水?怎么还有水?”

    男人看着铁锅里的水满脸震惊。

    “嘘,有的吃就好了,别多问。”刘老头神秘兮兮的对他教育道。

    “哦哦哦。”男人点头。

    他连眼睛都不敢乱看了。

    陆宁把手伸进灶台,用能力点火。

    火焰燃烧起来。

    下狗肉。

    刘老头不停加柴火,不时用砍柴刀搅拌着锅里的狗肉。

    没一会,水就沸腾,狗肉飘香。

    小阿花和男人以及刘老头看着锅里的狗肉,全部都不由自主的咽着口水。

    火烧的很旺。

    锅里的狗肉已经熟透。

    不过没有陆宁的允许,三人都不敢先动手去吃。

    三人眼睛看向陆宁,等待他先动嘴。

    陆宁拿来盐巴,往锅里加了点盐。

    加了盐的狗肉,更香了。

    光看着就让人食指欲动。

    连陆宁心里也都有想吃上一块的冲动。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你们吃吧。”

    陆宁对三人说了一句。

    “陆老爷,您不动嘴,我们哪敢吃啊。”刘老头讪讪的笑道。

    “陆老爷,您先吃。”那个男人同样讨好道。

    陆宁没吃,他也不敢动嘴,虽然他早已经饿的不行。

    阿花更不用说了,眼巴巴地看着陆宁。

    陆宁笑了笑,拿过阿花的筷子,从里面夹了块大肉,然后放进阿花的碗里。

    “吃吧。”陆宁摸了摸阿花的头,笑着道。

    “你们也吃吧,我不习惯吃这玩意。”

    阿花先动嘴,小嘴轻轻咬着碗里的狗肉。

    刘老头和那个男人看到阿花动嘴了,也看到陆宁真的没有吃狗肉的意思,两人再也控制不住,开始自己动手。

    刘老头用砍柴刀捞起一块狗肉,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那个男人有样学样,也用砍柴刀捞起一块狗肉,同样坐在一旁开始猛啃。

    一时间,除了烧柴火不时的噼啪声,还有三人吃狗肉的咀嚼声。

    三人手里一块狗肉很快就吃完了。

    他们又不由自主望向陆宁。

    “想吃就吃吧,反正都杀了,不吃不就浪费了。”

    三人得到同意,又各自拿了一块。

    刚刚那只野狗,剥了皮,去掉不能食用的部位后,剩下的差不多还不到十斤。

    这回一人两块下肚,铁锅里的肉,看着少了一小半。

    老刘看到那个男人还是有些蠢蠢欲动的模样,他站出来说话了:“陆老爷,我看我们吃两块已经够了,再多吃就浪费了,不如把这些狗肉晒干,这样可以多吃几顿,省了粮食。”

    老刘不愧是过来人,不仅节省,想的也远,还知道为陆宁节省粮食。

    毕竟干旱是长远的事情,不能只顾眼前。

    “对对对。”男人这会也不停点头。

    他哪里还敢有意见啊,吃两块他都赚了。

    阿花喝光碗里的汤,又舔了舔碗底,她看着几人,没有说话。

    “行吧,就按老刘你说的做。”

    “好咧。”

    得到陆宁的许可,老刘似乎很高兴。

    然后也不知道老刘从哪里抽出一根细绳子。

    他把锅里剩下的狗肉都用砍柴刀挑出来,然后用绳子一个个绑上,再找来一根树枝,把狗肉挂在树上。

    现在这酷热的天气,怕是不用一两天,这狗肉就可以风干了。

    整个过程,那个男人也都在帮忙打着下手,看样子没有离开的意思。

    刘老头自然是看出了男人的打算。

    也对,跟着陆宁身边就有吃的,谁还愿意走啊。

    似乎是同病相怜,老刘暗自对男人说道:“我也是陆老爷收留下来的,你听我的,等会你跪在陆老爷面前,求他收留你,你就可以跟着我们了。”

    刘老头其实也有自己的打算。

    不仅仅是同病相怜,而且多一个人,到时候也多一份力。

    这荒郊野外的,多个人就更加安全一分。

    “好好,我知道了。”男人对刘老头的话很是认可,连连点头。

    等他们弄完狗肉后,男人就扑通一声,跪在了陆宁的面前。

    “求陆老爷收留我,只要有口吃的,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说着咣咣咣就是磕了几个响头。

    “行了行了,起来吧。”

    “您收下我了?”男人还不敢起来。

    “收下了。”

    “谢谢陆老爷,谢谢陆老爷。”

    男人又磕了几个头,这才站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啊。”陆宁问道。

    “我叫张恒生,陆老爷您喊我阿生就可以。”




上一章 下一章 我能复制所有生物的能力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