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入狱前培训!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入狱前培训!

    ……

    旁听席。

    秦牧坐在正中间,左边张清源,右边李卫国。

    同情的看了眼律师席上的张玮。

    神情有些古怪。

    此时的法庭上,刘桥的辩护律师正在阐述他的辩护观点。

    争取为刘桥减刑。

    但辩护点都是中规中矩,没有太大的效果。

    而减刑方面的专家……

    却突然间没了用武之地,孤独的玩起了手指。

    正处于怀疑人生的边缘。

    “小秦,我怎么感觉这个张律师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劲啊?他的每个被告都出幺蛾子了。”

    “这律师也太倒霉了,其实水平还是不错的,就是运气差了点。”

    “作为辩护律师,他还没发挥全力,当事人却没了……”

    “要换做是我,我得被这群被告气死!”

    “……”

    张清源等人压低着声音。

    在秦牧的左右两侧交头接耳,对张玮抱以深深的同情。

    看过了那么多场庭审。

    他们和张玮也是老熟人了。

    每次法庭上,张玮的表现都非常出色。

    奈何猪队友太多。

    各种状况频出。

    减着减着,刑期反而增加了起来。

    比如说这次。

    本来秦牧都预估刑期能下降一至二年。

    结果刘桥来了个反手举报……

    反而牵扯出了更多的犯罪证据。

    刑期有望直奔十年以上!

    时间缓缓推移。

    一个小时后。

    激烈的自由辩论环节结束。

    刘桥的辩护律师走完了流程,阐明了自身辩护观点。

    但……

    却被公诉人无情批驳,并未取得太好的效果。

    “自由辩论环节到此为止,接下来暂时休庭一个小时。”

    审判长敲响了法槌,沉声宣告。

    随后便带着合议庭全体成员,离开了法庭现场。

    在合议庭全体成员离开后……

    整个法庭,终于可以自由活动、自由发言了。

    张清源等人迫不及待的转过身,看向了秦牧。

    激动的问道:“小秦,这个刘桥会怎么判?”

    目前来看。

    公诉人已经控诉了刘桥的诸多犯罪行为,简直是罪行累累。

    非法所得金额达到了1.6亿元。

    金额特别巨大。

    “就是,他非法所得这么多,不判死刑,总得判个无期吧?”

    “黑,太黑了,一个亿啊,我八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

    “他的良心已经被狗给吃了。”

    “对了,无期徒刑是多少年来着?”

    “……”

    休庭期间。

    众人彻底放开了,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嗓门还不是一般的大。

    旁边的法警想要制止,但又不敢制止。

    这群老头……

    年纪实在是太大了。

    休庭期间,闹点就闹点。

    要是出了个好歹,他们还担不起这个责任。

    “应该还是二十年。”

    秦牧想了想,认真回答道。

    根据公诉人宣读的那些犯罪事实……

    刘桥所触犯的犯罪行为,只有两条。

    一条是洗钱罪,一条是行贿罪。

    按照刑法规定,洗钱罪,指的是为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而提供资金账户,协助将资金转换为现金、金融票据、有价证券,通过转账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行为。

    在量刑上。

    情节一般的,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

    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上以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

    它的最高刑只有十年。

    而行贿罪……

    在量刑上,根据行贿金额多少,最高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最高法定刑为无期徒刑。

    顾名思义。

    无期徒刑,指的是没有具体期限的刑期,将限制终身自由,进行终身监禁。

    但是很显然……

    公诉人的控诉里,并没有要求判处刘桥为无期徒刑。

    无期徒刑和死刑一样,非特殊情况、重大事件,不得轻易适用。

    所以。

    刘桥所犯的行贿行为,将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而在刑法中。

    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非是可以无限叠加。

    它实际上指的是十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高封顶为十五年有期徒刑。

    再往上便是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而刘桥所犯的这两个罪名,因为金额特别巨大,都达到了最高法定刑。

    一个十年,一个十五年。

    按照数罪并罚原则,累计刑期为二十五年。

    按照刑法总则的原则,累计刑期不超过三十五年的……

    不得判处超过二十年有期徒刑。

    累计超过三十五年的,不得判处超过二十五年有期徒刑。

    也就是说。

    刘桥的罪行,顶破天也就是二十年。

    之前的韩冬庭等人判处的,也多为十五年有期徒刑。

    就算超过了十五年的……

    也只是因为除了受贿罪,还多出了其他一些犯罪,数罪并罚导致的。

    “真的只有二十年?搞了一个亿,都只判二十年?”

    “我觉得这个刑法总则不合理,敢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才判十五年?”

    “不超过三十五年的,全部都只能判处二十年以下,但一般人的累计刑期也超不过三十五年吧?”

    “那可不一定,老张的儿子遇到的那对中年夫妻好像就差一点超过了,可惜了。”

    “……”

    众人露出了惋惜的表情。

    一致觉得二十年有期徒刑,实在是太低了。

    而在被告席。

    刘桥则是被气得面色铁青。

    张清源等人讨论的时候,完全没有避讳他。

    嗓门非常大。

    他听的一清二楚

    到了此刻,他也逐渐明白了这群老头来旁听的目的。

    他们……

    都是来看自己判刑的!

    “我到底哪里得罪了这群老头?”

    他眉头紧锁。

    却根本没想明白原因。

    上次开庭审理的时候,也是这群老头坐满了旁听席。

    自己除了开药店之外……

    平时也没得罪什么老头之类的。

    可这群人对他的“关心程度”,却是异常的高。

    ……

    一个小时后。

    第一刑事审判庭。

    “全体起立!”

    审判长带着合议庭全体成员,走入了法庭。

    公诉席、被告席、律师席、旁听席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神色庄重。

    张清源等人则显得十分激动。

    “今日,针对刘桥的二审上诉一案,本院经过了详细审理,现已查明了全部事实。”

    “刘桥于过去六年间,在晋城数地开展非法经营活动,开设药店,与三和医院等四家医院的医生相互勾结,借助职务之便,推广药店内的保健品。”

    “药店月销售惊人,六年内累计获利1.6亿元,金额特别巨大。”

    “且其中1.3亿元经过了洗钱流程,试图掩饰、隐瞒非法所得。”

    “该案事实清晰,证据链充足,全程无疑点,依照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三百八十九条相关规定,刘桥犯洗钱罪、行贿罪。”

    “现做出如下判决:

    判刘桥犯洗钱罪,处以有期徒刑十年,没收犯罪所得。

    判刘桥犯行贿罪,处以有期徒刑十五年,没收全部财产。

    两罪并罚,判处刘桥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全部财产。”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庄严的宣判声,回荡在法庭。

    宣读完毕之后。

    整个法庭突然沉默了几秒。

    旁听席上。

    张清源等人面面相觑。

    显然。

    他们都对这个预料之中的判决不是很满意。

    而在被告席。

    刘桥的脸色一垮,瘫坐在椅子上。

    神情黯然。

    二十年有期徒刑,如约而至!

    在审讯期间,他就料到了现在这个结局。

    可当判决下发……

    听着自己的判决结果,看着自己的判决书,他只感觉眼前一片漆黑。

    前途昏暗。

    不。

    准确的说,他已经没有前途了。

    他今年四十岁。

    也就是说,坐牢二十年牢,六十岁才能出来!

    他辛辛苦苦奋斗了这些年的财富……

    也全部被没收。

    到时候出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生活。

    “其实,你不用担心,判了二十年,并不代表一定要坐二十年的牢。”

    他的身边。

    辩护失败了的律师安慰道:“进监狱后,还是有许多减刑机会的,你只要好好把握,甚至十年就可以出来了。”

    刘桥闻言。

    神情顿时一亮,连忙问道:“可以减这么多?”

    二十年,直接减刑一半!

    如果自己只关十年,也不是不能接受。

    “当然可以。”

    这位律师点了点头。

    对于此次辩护失败,未能减刑,他其实也有些过意不去。

    接着说道:“按照刑期管理条例,服刑期间,有六个机会可以减刑。”

    紧接着。

    趁法警还没把刘桥带走,他将六个减刑机会说了一遍。

    第一,有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动行为的。

    在服刑期间,阻止了监狱内其他犯罪活动的,应当减刑。

    这类机会比较少。

    除非……

    发现同狱友有越狱、杀人、故意伤害等行为。

    不过一般来说。

    都进监狱了,所有人都想好好改造,很少会有想不开的在监狱里继续犯罪。

    第二,检举监狱内外重大犯罪活动,经查证属实的。

    这一类……

    主要是针对那些未曾发现的犯罪行为。

    若是查证属实,并且宣判,便应当予以减刑。

    “这不是……给监狱拉人头吗?”

    刘桥听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自诩营销鬼才的他……

    总感觉这条规定是为了给监狱拉人进去的。

    和运营中的拉新、促活,十分相似。

    拉动新人进监狱,以免监狱里都是“老用户”。

    “第三,有重大发明创造,或者技术革新的。”

    这名律师瞥了眼刘桥,随口说道:“你这项估计没什么机会。”

    按照他对当事人的了解。

    刘桥做生意或许有一套。

    但发明创造和技术革新这块,却是一窍不通。

    不可能凭借这一点获得减刑。

    “第四,在日常生产、生活中舍己救人的,查证属实,应当减刑。”

    被告席。

    刘桥皱了皱眉头,疑惑道:“我是去坐牢的,怎么还有日常生产、生活中舍己救人的机会?”

    这名律师笑了笑,解释道:“你第一次坐牢,还不懂监狱里的环境,到了监狱里,也是要工作的,不然谁都想去坐牢了。”

    在世人的眼中。

    坐牢都是包吃包住,只是被关押了而已。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坐牢。

    是一个针对自由的刑罚。

    且附带了诸多“折磨”。

    首先。

    每天固定劳作,早晚作息,和工厂差不多。

    其次。

    每天的饭菜白菜馒头,粗茶淡饭,很少吃肉。

    再者。

    在监狱里,还限制了相应的消费,更像是苦行僧。

    要是监狱的待遇非常好的话……

    那些不思进取的人,估计都想去坐牢了。

    “所以,你进监狱后,还是要进行劳作的,有踩缝纫机的,有编织麻袋的,有安装圆珠笔的,有拉数据线的,有生产药品的……”

    刘桥听到“药品”两字,眼神再次一亮。

    这好像是他的老本行。

    “在生产劳作之余,你们平时也是可以凑在一起打牌、看杂志、听歌的。”

    这名律师接着说道:“如果在这些过程中,遇到了某些意外,你见义勇为,舍己救人,也可以获得减刑。”

    监狱里。

    并非是枯燥的劳作。

    “下班”之后。

    犯人也是有一些自由活动时间的。

    三五成群。

    打牌的打牌,看书的看书,听歌的听歌。

    “第五点,在抗御自然灾害或者排除重大事故中,有突出表现,同样能获得减刑。”

    刘桥听到这里。

    忍不住追问道:“我在监狱里,还能遇到自然灾害?”

    如今宣判已下。

    他即将入狱。

    为了能早日出来,他虚心求教,竖起了耳朵。

    试图将这些减刑的方法,全部记在心上。

    进去之后……

    他就无法再得知这些有用的“知识”了。

    “当然,地震、海啸、泥石流之类的灾难,还是很常见的。”

    这名律师点了点头。

    继续为当事人做着入狱培训:“以前也经常发生过地震、泥石流导致监狱垮塌,大门冲毁等情况。”

    “冲毁大门?”

    刘桥再次咽了咽口水。

    大门都冲毁了。

    还要什么突出的抗灾表现?

    他觉得,正常人的第一思维就是逃跑。

    “你别想了,每个监狱的附近,都考虑过自然灾害的情况,有着严密的防卫。”

    这名律师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警告道:“就算侥幸逃出去了,在天网监控密布的情况下,很快也能抓捕归案。”

    几十年前。

    科技尚不发达。

    所以每次地震,都有许多犯人趁乱逃跑,逍遥法外。

    但如今……

    科技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几乎不存在越狱逃跑成功的情况了。

    刘桥讪讪一笑。

    也打消了这个心思。

    且不说能不能逃掉,光是自然灾害这一项,就可遇不可求。

    “那……如果别人越狱,我把他抓回来,算不算有突出表现?”

    随后。

    他想到了一点,又请教道。

    这名律师点了点头:“这个当然算,但别人也不是傻子,越狱成功率低,一旦被抓住,还要再加几年刑期。”

    即便是在自然灾害发生的时候越狱,也触犯了脱逃罪。

    脱逃罪,指的是依法被关押的罪犯、被告人、犯罪嫌疑人,从羁押、刑罚执行场所或者押解途中逃走的行为。

    只要主观意愿上试图逃脱,且有逃脱的行为,便构成了此罪。

    一构成……

    便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刘桥听后,若有所思。

    目光闪烁了一下。

    这个律师说的没错。

    一般人也不敢随便越狱。

    但……

    他这个人,就是喜欢琢磨,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开药店的早期,也没有什么生意,门可罗雀。

    为了增加营收。

    他左思右想,才找到了扩大销路的方法。

    事实证明。

    如果不被发现的话,他现在已经赚发了。

    “第六点,对国家和社会有其他重大贡献的。”

    这名律师不知道刘桥的想法,还是尽职尽责的进行入狱前培训。

    “这一点的涉及方面就比较广泛了,不过……你估计也没有太大的机会从这上面获得减刑。”

    一般来说。

    监狱中服刑的犯人,都可以通过这些途径来减刑。

    但更多的……

    还是通过重大立功表现、悔过表现,加上监狱长的申请来进行减刑。

    每个监狱,每个阶段都有减刑的名额。

    “对了,如果你运气好的话,还可以遇到大赦。”

    看着刘桥,他突然补充了一句。

    刘桥愣了一下。

    不由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大赦天下?现在还有这玩意儿?”

    大赦他是听过的,只不过是在电视剧里。

    古代的时候。

    每次有新皇登基,似乎都会大赦天下。

    但……

    他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

    “当然有。”

    这名律师认真说道:“不过现在不叫大赦,而应该叫特赦。”

    准确的说,应该是特赦令。

    指的是上级机关,对已受罪刑宣告的特定犯罪人免除其全部或部分刑罚的制度,仅赦刑而不赦罪。

    所以。

    在特赦之后,依旧可能成为累犯,下次犯罪依旧从严判处。

    至今为止。

    已经发行了九次特赦令。

    赦免了全国范围内的诸多罪犯的全部或者部分刑罚。

    和古代的大赦相比,特赦更为先进,彰显着给予罪犯改过自新的法律尊严。

    古代的大赦,除了十恶之罪之外,其他的全部会免除刑罚。

    成语十恶不赦,就是这么来的。

    十恶包括: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和内乱。

    而现如今的特赦……

    则排除了那些暴力犯罪,比如说抢劫、杀人、故意伤害等罪行。

    针对的多是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或者家中亲人无依无靠、防卫过当、年满七十五周岁等特定人群。

    一些情节较轻的,显著轻微的,遇到特赦都会被释放。

    九次特赦,皆是如此。

    “那我这个……”

    刘桥听着听着,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希望。

    他这个……

    严格来说,并非是暴力犯罪。

    只能算是非法所得,经济犯罪。

    “主要是看特赦的内容,若是包含了这类犯罪,你便可以减除部分刑罚。”

    这名律师想了想,接着说道:“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至此。

    入狱前的培训,他能想到的都说了。

    而刘桥则是皱着眉头,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刚才律师所说的话,他都牢记在了心里。

    六种可以大幅度减刑的情况……

    第一条,阻止监狱内的犯罪行动,积极立功。

    第二条,检举监狱外的犯罪事实,查证属实。

    第三条,重大发明创造。

    第四条,狱友遇险,舍己救人。

    第五条,抵抗自然灾害,突出表现。

    第六条,对国家做有突出贡献。

    这六条。

    他直接排除了第三条和第四条以及第六条。

    发明创造他不会。

    舍己救人,那是傻子才做的行为。

    突出贡献,他估计也没啥戏。

    进入监狱后……

    能有机会减刑的,只有阻止监狱内的犯罪行动,检举监狱外的犯罪事实,以及地震等灾害来临时的突出表现。

    “我最好机会的就是检举监狱外并未发现的犯罪事实……”

    刘桥深吸了一口气。

    望着眼前的判决书,积极思考了起来。

    监狱外的犯罪事实……

    他这些年。

    在晋城的医药行业,已经混的风生水起。

    知道不少医院的勾当。

    此外。

    还有那些源头药品厂,他也是一清二楚。

    只要他积极举报,查证属实,便可以获得减刑。

    按照律师所说。

    符合这六项减刑条件的,每次减刑不超过两年。

    也就是说。

    他只要举报的足够多,可以减少两年刑期。

    但……

    这还不够。

    若是有积极悔过表现、认真改造条件,可以减刑不超过九个月。

    他满打满算,自己也只能减三年不到。

    “看来还是要从这六项减刑机会里入手……”

    他喃喃着。

    再次将目光放在了六项减刑机会上。

    其他减刑幅度,实在是太小了。

    “第一条,我可以找找机会,制止监狱内的犯罪。”

    “还有第四条,狱友遇险,舍己救人,我也可以找找机会。”

    “地震这些灾害,估计有点悬。”

    “发明创造……我要不要在监狱里研究研究?”

    “还有哪些重大贡献来着?”

    之前被他排除的那几个选项,全部被他重新考虑了一遍。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