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厌春宫 > 厌春宫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十六章 想她

正文 第十六章 想她

    苏新柔撑着脑袋,甜甜说道:“那时姐姐你伤口感染昏迷不醒,我强拦了贵妃娘娘的仪驾,本是报了必死的决心,却没想到贵妃娘娘那样心善,竟不计前嫌,还赐给我膏药。”

    她眸光灿烂,又道:“娘娘可真是个大好人!不仅没罚我,还赞赏我重情重义,封我作凤栖宫主管内院的大宫女呢!”

    她越说越兴奋,忍不住握紧了白若烟的手:“姐姐你说,我们是不是熬出头了!”

    白若烟的笑容倏地凝结在了空气里。

    这算什么好事!

    苏新柔本是自己的助力,怎么突然凭空被那恶毒贵妃三言两语拉拢了去?

    她咬着牙,声音有些恨恨:“那个贵妃娘娘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你可别被她哄骗了!”

    苏新柔嘟着嘴,沉浸在幸福中,没理会白若烟话里的愤恨,喃喃道:“我觉得贵妃娘娘好极了,这几日我在凤栖宫里,觉得处处都好,外边那些传闻,多半是有心人嫉妒,刻意编排娘娘呢。”

    “你——”白若烟气得不行。

    “对了姐姐,等我在那立住脚了,你身体也恢复好,我去向贵妃娘娘讨个恩赐,说不定也能接你一起去凤栖宫呢,到时候姐姐就不用在这浣衣局做苦力活了!”

    听见那些周旖锦的好,白若烟只觉得异常刺耳。

    苏新柔自己不识好歹便罢了,居然还怂恿自己也去死对头的宫里,真是可气!

    明明是自己的助力,却跑到凤栖宫去,给别人做了嫁衣裳。

    白若烟再也忍不住怒气,大喊道:“不可以!你要是去凤栖宫当值,我们以后便不要做姐妹了!”

    霎时间,苏新柔的欢声笑语僵在了半空中。

    她明媚的眼角忽的垂了下来,眸子里盛满了不解与困惑。

    白若烟愣了愣,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弥补道:“我、我只是想着凤栖宫危险,怕你有什么困难……我只是舍不得妹妹……”

    她声音越来越小,苏新柔脸上的神色也渐渐淡下去。

    白若烟这么不情愿,难道是因为嫉妒自己得了好差事?苏新柔不禁这样想,心里闷闷的,脸上也黯然无光了。

    半晌,苏新柔说道:“贵妃娘娘已经下令,我违抗不得,姐姐若是不愿意来,那我得空来看你也罢,左右不会再让你如从前一般吃苦受累了。”

    二人又潦草聊了几句,苏新柔走出房门,手指捏着帕子,眼角红红的。

    她隐约觉得,自从白若烟高烧那次起,一切都变了。曾经那个善良又勇敢的好姐姐,现在却时常是这样一副刻薄凌厉的模样,不由得让她心里发寒。

    屋内,苏新柔走后,白若烟更是生气难过。她饮了一口桌上的冷茶,水里充斥着廉价的气味,还有没滤净的茶渣,甚是难以下咽。

    白若烟气的一把将茶杯丢出去,磕在墙上,大喊道:“真是够了!”

    茶水四溅,染湿了草席。

    她穿越这么久,日夜期盼着自己可以有朝一日能被皇上注意,封为后妃,享受锦衣玉食和帝王的无上宠爱,如今却屡屡受挫,困在这不见天日的昏暗下方里,承受非人的折磨。

    一切的一切,都怪那个倒霉贵妃,次次坏她好事……

    想到这,白若烟眼底闪过一阵冷光。

    苏新柔被她收拢了又如何,她有着这样一副天赐的容貌,就是无人可比的锐器。苏新柔不帮她,她靠着自己,也定能闯出一条道路来。

    她横下心来,颤颤巍巍下了床,开始收拾起自己全部的家当来。

    翌日,小福子刚换班下来,正在养心殿不远处的下房边上,背靠一棵大树乘凉。

    他虽是皇上面前最得宠的大太监,但伺候魏景并不是容易活计,他得时时刻刻弯腰低头,不得松懈。

    念及此,小福子不禁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肩膀,想趁着换班的机会休息一会儿。

    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女子小声的呼唤:“福公公!”

    下房里本是不得喧哗,小福子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清面前女子的容貌时,惊得是瞠目结舌。

    “昭明皇后……”他嘴里喃喃道,“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皇后娘娘,小福子给您磕头了!”

    白若烟楞在原地,看着激动不已的小福子,他细长的眼睛瞪大,脸上的肉随着下跪的动作颤动,显得无比滑稽,不由得内心讪讪。

    她本是想着,崔公公已被处死,这条路走不通,她只能铤而走险,去找崔公公的干爹福公公试试运气。

    小福子还以为是昭明皇后沈秋月,磕头不止:“皇后娘娘……”

    白若烟连忙扶起小福子,笑道:“福公公,奴婢不是昭明皇后,公公认错人了。”她补充道:“奴婢是浣衣局的宫女白若烟。”

    小福子愣怔片刻,站起身来,仔仔细细打量白若烟的面容。

    世间怎会存在这样两个如此相像的人呢?他从小便陪在昭明皇后身边,即便皇后已经过世快要三年,他也绝不会认错。

    她们二人不仅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连声线都极为相似,若非白若烟确实穿着浣衣局的衣衫,他怎么看都觉得这是昭明皇后还魂于世间。

    小福子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转而又摆出平日里大太监的姿态,维持住面上的惊讶,问道:“白若烟……你找咱家何事?”

    看到方才小福子这一幕,白若烟更笃定自己的容貌十拿九稳,她轻轻福了一福,从袖口掏出一个荷包,递到小福子肉肉的手中:“奴婢在浣衣局受人欺负,恳求福公公做主,给奴婢一条明路。”

    小福子打开荷包,里面是几两碎银子,已是白若烟全部家当。

    小福子眉毛微挑,不禁腹诽这宫女寒酸。平日里各宫小主求他办事,都是塞金银珠宝,就凭这点东西,就想求他为自己办事,未免太不知好歹了。

    但一抬头,对上白若烟这张脸,他顿时又手足无措起来。

    他伺候昭明皇后十几年,对这张脸的敬畏爱戴已经是刻在骨子里了。

    他收起荷包,正色说道:“浣衣局的活计确实太苦了些,你想换个什么差事?”

    白若烟见他不拒绝,内心了然,说道:“奴婢听说,自从昭明皇后去世,福公公在后宫无依靠,当今掌权的贵妃娘娘也时常不给您好脸色看,皇上身边献媚讨宠的下人那样多,公公想过,未来如何在这宫里长久立足吗?”

    这一番话十分得罪,福公公不禁皱起眉来,厉声道:“你想说什么?”

    “公公认得奴婢这张脸吧,”白若烟嘴角带了一抹轻笑,说道:“若是皇上见到,定会宠幸奴婢,只要公公愿意为我铺一条路,将来我若飞黄腾达,定不会忘记公公今日之恩。”

    小福子呆呆地望着她,沉默了许久。他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一层,甚至在他刚回过神来时,就已经开始盘算此事,但这话从这一小小宫女口中说出,不免让他心里惴惴不安,总觉得有什么蹊跷之处。

    “咱家倒是愿意提拔你。”他犹豫了半晌,还是答应下来,又细细地盘问了白若烟的底细,见她只是出身家世清白的贫寒人家,才渐渐放下心来。

    “这些日子你且不要抛头露面,想见到皇上并非容易之事,”小福子思索片刻,“半月后的马球会,咱家悄悄安排你去给皇上牵马,届时能否得宠,都是看你的造化了。”

    二人一拍即合,白若烟笑意渐浓。

    日光鎏金,国子监里的红枫已染上风情万种的鲜红秋色。

    “做什么呢?”萧平远远看见魏璇摆了长椅在树下,笑着走过去问道。

    “闲来无事,作画一张罢了。”魏璇握着笔杆的手略顿。

    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袖口露出银丝镂空木槿花的镶边,秋容浅淡,盛如琉璃的日光透过枝桠,斑驳地斜斜照在他面颊上,愈衬得他轮廓精致,有些风流少年的佻达。

    当真是芝兰玉树,萧平心道。怪不得他贫寒质子之身,京城里却有无数贵女想通过他打探魏璇的消息,连自己妹妹萧瑾都时时询问他,那点喜欢小心思藏都藏不住。

    罢了,这么多年的交情,他深知魏璇人品性格都是极佳,虽然萧瑾自小被家里金尊玉贵宠着,这样下嫁有些可惜,但能嫁给这样的人,他这个做哥哥的也是放心。

    “难得难得,给我瞧瞧。”萧平好奇地凑过来,想看画上的内容。

    魏璇才情了得,只是困于身份,从不轻易显露。往日里他缺钱打点的时候,便会托他变卖一些墨宝画作,虽不知名讳,但在京城里,他的画作一度炒到天价,冠绝天下,无数名门子弟争相购买观赏。

    可刚撇了一眼,萧平心头便起了疑虑。

    画纸上,一只狸猫躺在海棠树下,慢悠悠舔着爪子。小猫俏皮可爱,尾尖的毛绒轻巧地翘起,秀丽的眼角微眯,浑然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

    从前魏璇的诗词画作都端的是君子品性,往往是高洁淡雅,可这副画却颇为灵巧生动。

    萧平笑道:“想不到你画这小猫,也是别有风趣。”

    萧平专心看画,没注意到魏璇的脸颊渐渐泛起微红。

    自打那日从凤栖宫回来后,周旖锦坐在海棠树下品吃糕点的俏皮模样便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她精致的眼角微挑,盛满了喜悦的悠然自得,慵懒靠在躺椅上,素色柔裙衬着那玲珑腰肢,渐渐蔓延到他心尖,说不清的闲婉柔靡、温柔缱卷。

    思绪正出神,忽然听见萧平唤他:“我记得这宫里的海棠树,便是凤栖宫那畔最多。”

    魏璇的手忽然一顿,猛的咳嗽起来,笔尖的墨迅速在纸上晕染开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厌春宫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