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谍影凌云 > 谍影凌云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畏罪潜逃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畏罪潜逃

    第二天一早马本超便来到办公室。

    他的人散出去不少,至少二十几个人在宾馆内外,如果楚凌云真的要离井西安,那之前失踪的副组长必然会出现,和他们一起走。

    哪怕他们走了,马本超也会派人跟着,确定他们彻底离开西安才行。

    楚凌云可是在成都刚刚上演过一场回马枪好戏,他可不想栽在这么简单的计谋上。

    「站长,宾馆的人说,他们收拾行礼了。」

    手下快速汇报,马本超没有说话,挥手让手下继续打探消息。

    收拾行礼,看样子是真的要走,可

    为什么不提前通知他,难道等收拾好再打电话告诉他要走的消息?

    巡视组离开,他这个站长理应相送,巡视组不可能连声招呼不打便离开。

    楚凌云一直没通知,他心便无法安稳下来。

    「站长,他们收拾好行礼,正在宾馆大厅。」

    手下又来汇报,马本超眉头紧皱,看向一旁的电话机。

    楚凌云还没有给他打电话,难道说,楚凌云知道他在监视,所以故意没说,等着他主动相送?

    马本超有点火大,既然是监视,这种事能表现出来吗?

    哪怕楚凌云有证据他的监视,他也必须做出不知道的样子,否则面子上下

    不来。

    楚凌云不会不明白这点,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站长,他们开车离开了,但不是向东,而是向西。」

    手下再次来汇报,楚凌云走了

    方向不对,他下一站要去开封,然后前往北平,往开封的话,是一路向东。

    向西的话,正好相反。

    楚凌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马本超坐立不安,不停的看着电话和手表。

    「站长,他们去了陈木土的府邸,已经进去了。」

    手下过来汇报,马本超刚拿起的水杯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楚凌云去找了陈木土,他没有离开?

    他对目己没死心,这次是必须要把自己查办了才行,

    「站长,我们怎么办?」

    手下小心的问道,马本超抬起头,眼圈有点发红,愤怒吼道:「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

    楚凌云昨天骗了他,他今天不会走。

    他的任务是巡视,不走的话目标只能是自己,西安站问题最大的就是他。

    该死的楚凌云,自己和他无冤无仇,为什么揪住自己不放?

    马本超心中无比的愤怒,手下则小声说道:「前几天陈木土来接过楚凌云,会不会是楚凌云去辞别?」

    手下的话,让马本超一愣。

    没错,陈木土和楚凌云关系不一般,临走之前,理应上门说一声。

    「废物,辞别有带着所有人去的吗?」

    猛然间,马本超想到了什么,怒喝道,楚凌云若是一人上门,那肯定是辞别,可带了那么多人,明显是投奔陈木土去了。

    在陈木土那,他不仅安全,手中还能得到兵,随时可以动手抓他。

    这个白痴,连这点都看不明白,自己更是差点没被误导。

    「还没找到赵三?」

    马本超瘫坐在椅子上,低声问道,手下低下了头:「没有,发动了城里不少的人,出租屋,旅馆,包括鸡院都找遍了,能住的人地方没有他们的踪迹。」

    是人都要睡觉,必须有落脚休息的地方。

    能找的他都找了,这些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他实在是纳闷。

    平时找通缉犯也没有

    这

    「新卖掉的房子呢,有没有查?」

    马本超抬起头,手下怔了怔,急忙回道:「没有,他们不会为了查我们专门买套房子吧?」

    「你怎么知道不会?你见过他们过他们?」

    马本超气笑了,这些人肯定有地方住,不可能睡大街,他们是来查案的,不是来受罪的,现在天那么冷,他们在大街上睡,不仅不安全还有可能生病。

    可惜自己手下太笨,竟然没想到去查买卖的房屋。

    「我就去查。」

    手下急忙向外走去,马本超则喊住了他:「回来。」

    「别查了。」马本超有气无力的说道。

    手下不解:「站长,既然他们可能买房子,肯定是这几天买的,很容易能够查到,为什么不查了?」

    「晚了,这么多天,以他们的能力肯定查到了什么,就算找到他们又有什么用?楚凌云都去了陈木土那,你真以为他不敢对我下手?」

    马本超怒吼,这些愚蠢的家伙,耽误了太多时间。

    他没有侥幸,过去的时间太久,他在这边做的事又不是那么难查,有心去查,肯定查到线索。

    他是赚了不少钱,但全是黑心钱,赚这些钱的结果就是得罪人。

    马本超甚至怀疑,对方已经拿到了他的实证。

    他猜的没错,泥鳅确实找到了证据,人证物证都有,又查出了马本超的一个罪行。

    去年警察局抓到一伙换子,他偷或者骗来一些小孩和女人来到这边贩卖,被人发现给抓了。

    但他们有钱,买通了警察,后来被放了出去。

    放出去的他们没有丝毫收敛,反而更加疯狂,光天化日就敢抢人。

    漂亮的女孩或者女人被他们卖到了鸡院,丑点的卖给人家做媳妇或者丫鬟,小孩则被卖到各种地方,比如戏院,大户人家做下人。

    男人则被他们卖去煤窑做苦力。

    这些人每卖一次人便会向警察局上次供,马本超知道后,不仅没有抓他们,反而让他们多找些好货色送到鸡院,让鸡院的生意更火。

    这伙拐子,在城内城外,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卖掉了数百人,丧心病狂都无法来形容他们。

    马本超是他们的保护伞,更是罪恶的根源。

    泥鳅知道后气坏了,这伙人既然和马本超打过交道,他们是很好的突破口,别看泥鳅带的人不多,但全是行动精英,装备精良,对付几个拐子自然不在话下。

    泥鳅带人在城外找到了这伙拐子,打死了两个,剩下的全部活捉,他们已经交代,按照马本超的要求,他们抓过多少个漂亮女人送给了鸡院。

    给鸡院的人质量最好,却一分钱不能收,而且不能碰,马本超可不是能让人随便从他身上拿钱的主。

    恶行累累,罪恶滔天。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泥鳅拿到证据之后,马上让梁宇去城内发出暗号,告诉组长他们已经拿到了证据。

    楚凌云正和陈木土喝茶聊天,手下

    队员跑过来汇报。

    他们发现了泥鳅留下的暗记,按照之前约定的地方,楚凌云请陈守泉过去把泥鳅他们接过来。

    马本超再疯狂也不敢对陈守泉手。

    「组长,拿到证据了,马本超太可恶了,比赵天喜,谢镇远更要可恶。」

    泥鳅快速说道,楚凌云则仔细翻看他调查的结果,一桩桩罪行,一个个案子,里面可都是血和泪。

    每个案子,代表不少的百姓受难。「准备抓人。」

    人证物证都有,楚凌云没有犹豫,再次请陈守泉帮忙,给他派点人,帮助他

    抓马本超。

    陈守泉没拒绝,这种小事他便能做主,不需要陈木土出面。

    一辆辆车车活洁汤汤,—路,泥鳅带人去西安站,楚凌未带人去警察局,黄主任则带人去了马本超的家里。

    西安是马本超的大本营,楚凌云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人监视。

    监视的话,很可能会遭遇危险。

    泥鳅带人冲进西安站,从哨兵到里面的所有人,全被他带来的人控制住。

    下了车,泥鳅兴冲冲的冲向马本超的办公室,但里面早已空无一人。

    马本超没在西安站,难道他去了警察局?

    泥鳅很是惋惜,这次亲手抓住马本超的功劳没有了,只希望组长和黄主任那边能够得手。

    警察局,马本超同样不在。

    家中空空如也,值钱的东西全被带

    走了。

    收到泥鳅和黄主任的汇报,楚凌云顿时明白,马本超跑了,他想过马本超的各种应对,也想过他会跑,可没想到他会跑的这么快。

    这个老狐狸,真够警觉的,他才离开便跑了,看来之前便做好了准备。

    可惜就算提前想到,楚凌云也没有办法应对。

    这里不是南京,他的人监视不住马本超,至于泥鳅没有回来之前提前抓捕马本超,那更不可能。

    马本超不是普通人,没有证据抓他,会让楚凌云非常被动。

    况且这里是西安,是马本超的大本营,哪怕楚凌云背后又陈木土和文鼎,也无法对其下手,他们两个一个是陪老头子过来办事,一个是刚调到此处。

    他们不是本地人,本地的天系错综复杂,在城里的大佬可不止他们两个。马本超跑了,楚凌云很遗憾。

    给处座发报后,楚凌云接手西安站,控制住西安站的所有人,同时让泥鳅控制住警察局,马本超跑了,可和他案子有关的人并没有跑。

    不仅有警察,还有开赌场,妓院,烟馆的那些人。

    凡是和马本超狼狈为女干的人,全部有罪。

    「马本超啊,马本超,太让我失望了。」

    收到楚凌云的长电文,处座愤怒到极点,他如此信任马本超,让他身兼两职,没想到竟然干了这么多天怒人怨的事。

    看完之后,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他认识的马本超。

    捞钱可以,又不是不让你们捞,但捞钱要讲究方法,讲究度,这种穷凶极恶的捞钱方式,连他都看不下去。

    「处座,您没必要为马本超生气。秘书小声说道

    「我当然生气,该死的马本超,竟然畏罪潜逃,他以为他跑的掉吗?」

    处座狠狠拍了下桌子,他之前从没想过会有那么多分站有问题。

    先是杭州,情报组副组长通日,被党务调查处的徐老鬼捅了他一刀,接着是上海站的吴远台,抢功蒙骗,胆大包天。

    之后是天津站的总务组长,和日本人勾结在一起做生意。

    发现形势不对后,他把楚凌云派出

    警察的任命楚凌云无法插手,但西安站完全在他的控制之内。

    几个涉案的组长副组长全被关了起来,仔细甄别后,楚凌云提拔了几个没有涉案的人。

    涉案不管轻重,一律不用,差别是处理结果的轻重。

    西安站经过一阵人心惶惶之后,发现代站长楚凌云并没有趁机清算,不少人安下了心,小心的做着事。

    成都站,方仪湖收到西安的消息冷笑了声。

    马本超干的那些事,连他都有所耳闻,一点不收敛,这次落到楚凌云手里了吧。

    楚凌云去西安之

    前他便明白,马本超这次恐怕要栽,果不其然,若不是他跑的快,现在已是阶下囚。

    他看不惯马本超这样的人,对马本超没有一点的同情。

    广州,谢镇远收到消息后,久久不语。

    马本超也栽了,比他栽的更惨,者是没跑,恐怕现在已经落入了楚凌云的手里。

    这个楚凌云实在太可怕。

    他和楚凌云打过交道,知道对方的利害,一开始大家对巡视并没有那么重视,处座派了个毛头小子,临时提拔为督查科的副科长来巡视,重视的人不多。

    但谢镇远不同,他在总部有人,早就知道楚凌云是个能人。

    长沙站赵天喜大意了,结果人没了,西安站马本超很谨慎,可最后还是没能斗过楚凌云。

    朱青、刘万年、温继涛每夹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同的是,三人聚在一起的次数变多了。

    副科长的位置是很诱人,但名花有主,他们没有任何机会。

    西安站的事出了之后,三人倒是想过,如果楚凌云留在西安,副科长的位置他们便可以争一争。

    很可惜,念头刚起来就被贺年浇了下去。

    贺年明确告诉他们,楚凌云不会走,肯定会回来,副科长谁也不要惦记,安心做自己的事,多多立功,以后才有更好的晋升机会。

    没有了希望,三人很是和谐,每天喝茶聊天,然后研究楚凌云之前案子的卷宗,看看能不能从中学到点东西。

    党务调查处,鲍胜群来到大办公室。

    这里是他每天必来的地方,里面是他的下属,他过来很正常,既能和下属增加感情,还能从他们口中获得想要的情报。

    之前在行动科的时候他不知道

    所谓的机密在处里就是个笑话。

    真正的机密只能隐瞒一时,无法长时间隐瞒,哪怕还没对外公布,时间一久很多人便会知道。

    「组长,来了。」

    手下向鲍胜群打着招呼,鲍胜群在装备组的人缘非常好,所有属下很认可他这个组长。

    「今天有没有什么事?」鲍胜群随口问了句。

    「今天没有,可过几天估计我们就要忙了。」

    「过几天?出什么事了?」鲍胜群问

    免费阅读..com


上一章 下一章 谍影凌云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