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技术制造商 > 技术制造商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菊厂的谋划

正文 第八十四章 菊厂的谋划

    柔派和莓族的合作是相当的顺利。

    黄章对于这次的合作也非常热情,甚至表示愿意让自家公司的软件团队和柔派公司共同对柔派第一款机型进行相应的优化。

    莓族的态度让周震也感到非常的兴奋。

    要知道自己公司这一次推出的第一款机型所搭载的处理器芯片正是和联发科共同设计的Hallo G98H。

    联发科的处理器芯片的适配和调教,是目前整个行业之中处理器芯片之中最难的存在。

    但是在莓族眼中,联发科处理器芯片的调教是一件非常简单容易的事情。

    毕竟当初号称“一核有难,九核围观”的联发科X10以及X20处理器,都被莓族给驯服了。

    像调教其他的联发科的处理器芯片简直就是小意思。

    可以说莓族的衰败源于莓族的强大。

    要知道当初的莓族在整个手机行业之中地位不弱于现在的四大厂商。

    只不过莓族当时发展太顺了,在有些专利方面不愿意向膏通妥协,最终导致了膏通以及和膏通关系密切的供应链厂商对莓族进行硬件断供。

    这使得如日中天的莓族不得不去采用联发科的处理器芯片。

    而联发科处理器芯片由于设计太过激进,本身的芯片的调度表现也不怎样,导致使用体验得到了大多数用户的吐槽。

    另外作为莓族的老对手大米公司也时常给莓族添堵。

    莓族前脚将联发科的机型用在了两千元价位的产品上,大米没过多久就把同款芯片用在红米身上。

    这直接将联发科以及莓族的口碑弄得稀碎。

    除了以上原因之外,市场经济也是限制了莓族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莓族得罪了膏通,只能另辟蹊径的选择相对昂贵或者产品质量较差的供应链体系。

    这样的情况只能让莓族有两种结果,一是生产的产品成本过高导致定价过高,另外一种结果就是产品质量不行。

    当然这只是从产品的角度得出的结果。

    从公司角度来说,莓族和今年的大米公司基本上是处于差不多同一条起跑线。

    只不过大米公司由于依靠互联网营销的优势,以及雷布斯充足的人脉关系。

    导致大米公司在宣传力度方面远远的高出其他公司同时靠着雷布斯的人脉也积累了更多的资金,从而扩大了产品的生产线和产能。

    而莓族当时虽然和大米公司势均力敌,但是由于当时莓族拒绝一切的投资,使得没有足够多的资金来扩张产品的产能。

    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市场份额被其他厂商瓜分,最后沦落到小厂的地步。

    莓族落得如此地步,也是让人感到有些惋惜的。

    “以后有机会还是多多扶持一下莓族吧!”

    周震在黄章的欢送下离开了莓族,对于莓族公司的感观也有了一次提升。

    当然未来能够多帮助对方时,还是帮一下对方。

    在离开了莓族后的一个星期后,周震接到了余大嘴的电话。

    电话那头余大嘴告诉了周震一个好消息。

    菊厂高层同意了这一次和柔派公司的合作愿意将系统借用给柔派公司。

    只不过菊厂这次条件却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三百万!菊厂不要了!

    当然菊厂所谓的不要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不要,而是将目光锁定在了另外的条件上面。

    用商店和系统广告的五五分成,菊厂直接提出了六四分成。

    菊厂六成!柔派四成!

    显然菊厂看上的是软件和广告分成的大数字。

    要知道一款手机除了能够从用户手中得到钱,还能够从相应的软件广告等多个领域得到费用。

    一直以来以性价比著称的大米公司的手机产品,主要的收入来源还都是广告等一系列收入。

    甚至有时候广告的收入也超过了手机的硬件的净利润。

    一般一家公司推出一款手机,手机上面都会相应的自带一些预装的APP。

    其中有手机厂商自家的一些相应的APP,比如说应用商店以及一些阅读视频音乐的一系列的厂商自己的软件。

    这些厂商自带的软件也自带广告,同时部分视频音乐等软件想要使用软件的话也需要开通付费的VIP。

    这些自带的品牌自家应用能够给手机厂商自己带来相应的一些收入。

    那这些应用之外还有一些第三方应用,这些预装的应用少的时候有十几个多的时候有二十几个。

    而想要在手机上面预装这些应用的话,其应用厂商背后的公司需要给手机品牌打钱。

    而周震身后的羽震公司的快音就为了宣传,出钱上了各家厂商新机的预装应用。

    基本上一个应用的预装费用基本上都是四五千万一年,甚至菊厂和大米的预装费用更高。

    大米公司的预装费用基本上达到了将近六千万一年,菊厂则是由于产品市占率导致费用来到了八千万一年。

    不过周震入职大米后,大米公司直接给周震免了两年的广告费。

    而菊厂也因为和柔羽公司合作办厂生产屏幕,也给了一个七折的费用减免。

    不过从手机的预装应用上面一台手机卖出去就能够获三十元左右的收益。

    把手机的预装应用方面的收益之外,广告的收益也是一个大头。

    就拿大米手机来说,基本上每台激活的设备每年就能够为大米公司创造将近一两百的广告费用的收益。

    其他的公司打广告虽然不像大米公司这样丧心病狂,但是每台手机的广告费一年至少也能够收益到一百元。

    除了广告费之外,还有应用商店的排行位置的坑位费用,应用商店的宣传广告费用,专属渠道下载之后应用产生的分成收益。

    综上所述这些收入公司,一家公司手机产品基本上可以靠一台手机一年赚到将近三百元,甚至大米公司有时候还能够赚到四百元。

    而这些收益所需要耗费的成本还不到一百元,基本上软件层面带来的净利润就有两百多。

    而目前的国内用户换机的频率基本上是2.4年每次,这也让手机带来的收益能够源远流长。

    而菊厂将五五分成变成六四分成,其实获得的收益远远超过了三百万的拜门贴。

    柔派若是搭载了EMUI系统,一台手机在软件层面的一年净利润基本上是两百元左右。

    而“六四分成”方案比“五五分成方案”多出了将近二十元的收益。

    这也叫意味着柔派公司每年只需要卖出十五万台手机,菊厂这项方案就不算亏本。

    十五万很难吗?或许对于一家新公司有点难度。

    但是余大嘴和大部分菊厂高层相信周震的本事。

    就算柔派新机发布后在市场方面引起不了轰动,菊厂也可以靠着暗中宣传帮助柔派提高一定的销量。

    已经和莓族达成了协议,要不要继续和菊厂合作呢?

    周震没有半点犹豫就选择了和菊厂合作。

    柔派,现在在整个科技圈就是一个小透明,在大众眼中甚至听都没有听过柔派这个品牌。

    一个新品牌想要崛起,想要被消费者熟知,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势。

    借助他人的口碑和品牌影响力来为自己品牌吸引用户。

    而借势的方法有最常见的有两种。

    最常见的就是碰瓷,小品牌或者相应的弱势的品牌去吐槽相对于优势的品牌,从而获得相应的热度来提升品牌影响力。

    这种方式,周震前东家大米和早期菊厂子品牌荣耀都做过,甚至未来的大米公司的还将其作为了主要的互联网营销方式。

    不过有一说一,这种方式是一种非常廉价并且效果最明显的宣传。

    这种宣传的唯一缺陷恐怕也只有败坏弱势方品牌口碑。


上一章 下一章 技术制造商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