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万王之王楚庄王 > 万王之王楚庄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万王之王楚庄王最新

正文 万王之王楚庄王最新

    阿茜娅莫名其妙地睁开了眼睛,却忽见窗外出现了三个飘飘忽忽的白影,而且都在朝老神仙叫:“爷爷,对不起。”她还没来得及惊叫,就被老神仙轻轻哄道:“可怜的孩子,你在爷爷的保护之下,还怕什么?他们只是三个淘气的孩子,都还只有几月几天大。论起来,它们还应当叫你姐姐的。”那三个白影果然都怯怯地道:“姐姐,对不起,我们不该吓你。”

    阿茜娅的恐惧终于消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越来越奇怪,可是却又根本无法询问。那老神仙道:“可怜的孩子,它们最淘气了,也很羡慕你这样美丽,喜欢来偷看你。所以它们就互相打赌,要在风雨之夜轮番来吓你,看看谁能把你吓得最厉害。可怜的孩子,你说,爷爷该不该惩罚它们呢?”他话才说完,那三个白影忽然都缩小了许多,吓得挤成一团,都是哭道:“爷爷,不要打屁股,不要打屁股……”

    阿茜娅几乎还没有转念,那三个白影已飞速地抱着屁股,哭着喊着朝那远方的一颗树跑去,忽然之间又都隐没不见。那老神仙轻轻笑道:“可怜的孩子,他们这么怕被打屁股,都吓得偷偷跑回去了。你说,我们还要不要去打它们呢?”

    阿茜娅一怔,心头几乎都要笑出声来,忍不住道:“爷爷,不打他们了,但是要……”可是身边的那老爷爷却忽然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多迪夫人已被惊醒了过来,关切地道:“孩子,你怎么了?怎么在说梦话?”

    阿茜娅惊奇万分,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喃喃道:“我是在做梦?我刚才是在做梦么?阿姨,刚才竟然只是一个梦?”多迪夫人轻轻拥过她,柔声道:“好孩子,你做了什么梦?能跟阿姨说说么?”阿茜娅呆呆地望了望窗外的远方,许久许久,才终于诉说起来。最后,她更忍不住道:“阿姨,那位老爷爷是我的保护神吗?他是谁?他是谁?”

    多迪夫人轻轻叹道:“好孩子,阿姨流浪了多年,是很晚很晚才被阿西姆管家收容做事的。那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阿姨真的不知道。这些前面的事,还是要去问阿西姆管家和维拉叔叔。但是,好孩子,阿姨相信,你这样的好孩子,一定有一位非常非常爱你的保护神的。他会疼你爱你,永远保护你不受伤害的。”

    阿茜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忽然忍不住道:“阿姨,我们现在就去问他们,好不好?”多迪夫人道:“现在是夜里啊,好孩子,你的身体这么差,还这么怕鬼……”阿茜娅急道:“不,不,问明白了,我就不怕鬼了!他们……他们都是……都是……”说到这里,连自己也觉得自己那个梦的幼稚,那“小孩子”三个字已是完全说不出口,脸也大红了起来。

    多迪夫人慈爱地望着她,轻轻道:“还孩子,你真是变了,变得开朗了,快乐了,勇敢了,也变得更加美了。”阿茜娅羞意无限,轻轻道:“阿姨,我们去问问,好不好?”

    多迪夫人终于点了点头,笑道:“好孩子,那我们就去吧。小姐变成了这样,他们欢喜都来不及,就是想睡也睡不着了。”她们果然就唤醒其他仆妇,一行人朝管家他们所住的地方行去。虽然也还是黑暗,虽然她已亲自置身于黑暗之中,可现在的她,又有什么可害怕的?

    等到了那里,阿西姆却还睡得正熟。但他一听到小姐竟然亲自来了,立刻便一面招呼所有人赶快起来,一面赶快穿着起来迎见小姐。阿茜娅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问道:“阿西姆叔叔,你告诉我,我一岁时,拜认的保护神是谁?”

    阿西姆见她如此急迫,但却又是掩饰不住地兴奋和期待,心头惊喜无限,竟然结巴了起来,期期艾艾地道:“这……”阿茜娅见他迟疑,更是焦急万分,忽然心头一阵慌乱,一个想都不敢想的念头起来,颤声道:“叔叔,我没有保护神么?我真的没有?”

    阿西姆吓了一大跳,忙道:“不,不,你有的,你有的,你一定有的。”阿茜娅见他神色,脑中一片晕眩:“保护神是北方人们的传说和习俗,我们这里无此习俗,人人都没有拜保护神,我又怎么可能有?我又怎么可能有?”忽听阿西姆急道:“小姐,你一定有保护神的,一定有的。你周岁时……周岁时……莫尼,快请荷马老人!快请荷马老人!”

    他话未说完,一个慈眉善目、银须飘飘的老人从厅外进来,道:“什么事啊?怎么这么吵?”阿茜娅一见之下,顿时就如迷途的小羊找到了妈妈,不顾一切地扑向那荷马老人,哭道:“爷爷,爷爷!”荷马老人似乎还有些吃惊和窘迫,但立刻还是拥住了她。他银须颤抖,激动地道:“可怜的孩子,真是你么?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阿茜娅哭道:“爷爷,是你给我托梦的么?是你么?”荷马老人似乎吃了一惊,道:“没有啊!爷爷是夜里才云游到这里,想来看你的啊。再说了,爷爷又不是神,怎么会给你托梦?”阿茜娅呆了一呆,喃喃道:“夜里?夜里?”忽然死死抓住他,哭道:“爷爷,我周岁时,是不是拜过保护神?我的保护神是不是你?是不是你的神?”

    荷马老人轻轻道:“你周岁时,爷爷确实来过,还抱过你,哄过你。爷爷还悄悄带你种过一颗常青树做纪念,祝愿你的生命和常青树一样永远美好。可怜的孩子,你能记得么?”

    阿茜娅呆呆地念道:“树?树?”荷马老人道:“是啊。当时你很乖很乖,还说你和它一样高,将来要跟它比谁长得更快,爷爷还笑过你呢。你记得么?”阿茜娅呆呆出神,久久无法言语。维拉也来了,轻轻道:“好孩子,既然你还想不起来,我们就去看看那棵树,好不好?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来没有砍过什么树,它一定还在那里的。”

    众人拥着呆呆发怔的阿茜娅小姐,慢慢重新朝她阁楼走去。等到了那里,荷马老人轻轻拉过阿茜娅,把她带到那棵树旁,道:“可怜的孩子,这就是当年你种下的一棵树。你看,它的树干……树……树冠都多么美丽呀,就跟你现在一模一样。”

    阿茜娅的目光细细打量着那颗树,口中喃喃重复:“树冠?树干?”荷马老人见她目光似乎要经过那一团白斑,轻轻拂起衣袖,象是要挡住那块白斑,柔声道:“树会生病,就跟你这次生病一样的,治好了就没有事的。不要看这块病痛,要向前看,向未来看,好么?”

    阿茜娅轻轻拨开他手,怔怔地看着那里。她看着那依稀还能看出来的两三层不同日月涂过的石灰,看着那些隐隐约约流出来的树脂,看着那上面几个虫蛀的、大略成三角形的孔洞,忽然间似乎明白了一切。多迪夫人奇道:“孩子,你怎么了?”

    阿茜娅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忽然一头扑入她怀抱,哭道:“阿姨,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太胆小了。”多迪夫人柔声道:“好孩子,你怎么错了?你怎么会错的?错的是我们大家,是我们大家没有照顾好你。”

    阿茜娅慢慢抬起头来,窘迫地一笑,羞道:“真的,我真的错了。我现在明白了,我梦里的保护神就是树神爷爷和荷马爷爷的结合,那三个淘气的小孩子就是这三层白色的石灰。我……我心里面本来应该明白的,可是……可是……真对不起。”

    一刹那间,人人都似乎是呆住了一样,似乎都完全无法相信她的解释。阿茜娅眼见无人相信自己的话,急道:“真的,真的,你们不信么?真的是这样的,我保证,我发誓的!”

    荷马老人见她急得眼泪都要滚将出来,忙道:“好孩子,爷爷相信你,爷爷坚定地相信你。”众人也都赶忙道:“相信的,相信的,也只可能是这样。”

    多迪夫人看了又看,终于也点了点头,道:“好孩子,你真聪明!”阿茜娅不好意思地一笑,道:“以前……以前……对不起啦。我以后不会这样了。”荷马老人道:“要不要把这白色的刮掉?它们看起来怪怪的,万一以后你……”

    阿茜娅急忙道:“不,不,我现在明白了它们,就一点也不觉得它们可怕了,反而觉得它们很淘气很可爱。再说了,要是刮掉了,树神爷爷也会生病的。”她停了停,见众人脸色怪异,忽然又象是想起了什么似地,忙道:“我……知道这是心理作用,其实它们本来也不存在的。可我……我……只是按照梦里的来称呼的。”

    众人这时候才如释重负,人人都是笑逐颜开。多迪夫人笑道:“看来还是因为我老把她当小孩子,对她讲的童话太多。好了,这个小病就这么过去了,可爱的阿茜娅又回到了我们中间了。”众人都是一片欢呼,连远处的仆人也跑来加入了欢呼的行列。多迪夫人笑道:“好了,我们先回去好好睡一觉,这是最紧要的。”

    阿西姆忽然故意笑道:“还有一件最紧要的事,就是明天要去看看那个跪在外面的可怜小伙子,看看中不中意。”阿茜娅顿时脸上飞红,答不出话来,众人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显然,多迪夫人在她还病中的时候,也常常说起过还有人期待着祝福着她的话。

    过了一会,阿茜娅忽然面色微黯,轻轻在多迪夫人耳边耳语了几句。多迪夫人一怔,立刻一面朝众人连打眼色,一面道:“那个礁石上的小伙子啊,他说……他说他要去北边的雪山上为你采摘高山玫瑰,可能要过个把两个月才会回来的。阿姨觉得他很爱很爱你,希望你幸福,不会没有信心坚持的。”众人会意,也都连声附和,人人都说得如同亲见一般。

    阿茜娅脸上羞喜无限,特地过来和荷马老人、阿西姆还有维拉大人都轻轻拥抱了一下,才在多迪夫人的陪伴下回到了阁搂中。众人目送她消失在阁楼中,又亲见她笑盈盈地出现在窗口处,还向自己等灿烂地挥手。众人心头都是欢喜难制,不约而同地更大声音欢呼起来。

    一行人回到管事大厅,才一屏退众人,立刻便钻出了三条吸血鬼。这三条吸血鬼全都急不可耐地大叫:“怎样?怎样?是不是好了?”众人哈哈大笑,人人都大拍他们肩膀致意。阿西姆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道:“真是太辛苦三位了。现在终于大功告成。还请各位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要好好地为四位师致谢,聊表寸心。”

    昭元忽然笑道:“要庆功,何不就在这个最开心的时候来?”阿西姆一怔,道:“也是啊,现在大家都兴奋成了这个样子,哪里还能睡得着觉?不过莫西干等三位扮演吸血鬼,却实在是比我们都辛苦得多,是不是该先浴洗轻松一下吧?”

    昭元似乎想要摇头,但还是点了点头。莫西干却道:“不用了。我们在阿茜娅小姐醒悟之前就要走了,越早越好。等到离这里很远之后,再洗才最安全最轻松。”维拉和阿西姆都是一惊,道:“你们说什么?怎么……怎么这么急要走?这样我们如何能心安?”

    昭元歉然道:“我们也不是不通情理,但这也是为了阿茜娅小姐着想。他们三个最好是不要被阿茜娅小姐知道,最好也不要让别的仆人知道太多。我如果能够神秘来神秘消失,你们再帮着略微辅助暗示一点,增加我的神秘,就更能增加她潜意识里的自信心。”

    维拉和阿西姆面面相觑,自也是觉得他们说的确实有道理。只是客人帮了如此大忙之后,居然又如此匆忙地就要走,简直比逃离都还要仓促。这叫做主人的,如何放得下面子?依维干笑道:“各位都是见过世面的老人了,想来也能看出来,我们都不是想盼个什么捞个什么。大家何不就都爽快一些,彼此做个爽快朋友?再说了,我们来此本来就是游历和增长见识,经历了这事,对我们也是大丰富阅历。说起来我们也是赚的。”

    支奴干见他二人仍是放不下来,道:“其实,你们也不要把我们想得太无私了。你们当我兄弟说的那句‘做个爽快朋友’的话,真的半点没私心么?其实他是想把你们套住,日后万一我们缺银子时,你们就得乖乖往外掏,还不好说半个不字。”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昭元接道:“这话虽是玩笑,但我们来此一带也确实人生地不熟,很难说什么时候没个特别需要帮忙的。所谓出门在外靠朋友,日后我们也不是没有麻烦你们的地方。你们又何必介怀?”

    维拉和阿西姆见他们如此说,知他们去意已决,感慨之余,也就不再坚持留客。莫西干道:“我们这么站着干嘛?再站天都快亮了。我对金娜的手艺实是谗得直流口水,就赶快让我们在临走之前,让我们能好好体验一下吧。对了,回来的路上,我们还要来的。”

    阿西姆顿时醒悟,叹了口气,道:“四位贵客万里不留行,我们若是如此心胸计较,那便连陪衬的资格都没有了。好了,这个月给金娜三倍工钱,怎么也要让她连夜起来,赶快为四位临行前留个好印象。”

    金娜果然手艺不凡,飞快地便准备了好几道拿手菜。维拉和阿西姆一来感他们之意,二来也遵照他们嘱咐,不让别的仆人太早知道此事内情,也就亲自为他们的餐室端送佳肴酒饮。这斗室之内,一个白胡子老头、三个吸血鬼和两个普通人吃得不亦乐乎,倒也令人捧腹。

    这时众人都已放开,又是要离开了,自然就顾不得什么体面,人人都吃得饱得不能再饱才停。等赶着凌晨出门时,维拉和阿西姆特地为每人赠送了一把刻着本家族族徽的精工小刀,外加几大皮袋厨房准备的肉脯果品之类。这自然是因为他们知道昭元等资用丰足,不虑钱财,是以只送了一些纪念性实用性的东西。昭元等自也坦然接受,毫不推辞。

    这一路出得门来,自是人人都是心头出奇地爽快。他们虽都知道最好不要惊醒路边之人,都用极大的黑袍先罩住自己,却还是时不时笑出声来。等先跑到海边却狠很冲洗一番、勉强换上一身普通衣服,才又另外找了一家客栈如宿,重新精洗。

    他们不愿多呆,便选了一艘雅典人的大些的船,连带也雇佣了上面的水手,即行出海。那些水手知道昭元等出手豪阔,自然也是分外卖力。这一路上却是岛屿众多,许多还有人居,已不象天竺西面大海那样,一路所见只有碧水蓝天了。

    .




上一章 下一章 万王之王楚庄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