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四夷译字传奇 > 四夷译字传奇txt全集下载 > 正文 4 左氏逆子(二)

正文 4 左氏逆子(二)

当今□□皇帝子息不盛,人皆知仅有太子明严一株独苗。虽无争储之虑,却未免过于孤单。是以皇帝在太子幼时便从朝中文武官员的子孙中选拔天资俊乂者入宫陪读,与太子同行同止,文训武教一视同仁。凡被选中者,举族俱以为荣。然而陪读的选拔与考核十分严苛,便是入了宫,此后每月的文武月试不合格者亦将被送回。十几年来入选陪读者数十之众,头一批中留至今日的却只有左都御史虞龄之长子虞少卿一人。如今跟随太子身边的有八名,韦小钟是唯一的女子。她本是前任太子太师的孙女儿,幼时便父母双亡,后来太子太师亦亡故,只余她孤苦伶仃一个。皇帝见她聪明灵秀,便破例也将她带入宫来随太子一同学习。

    明严“彼时你尚未入宫”一句轻飘飘地说出来,一向老成持重的虞少卿亦是低低笑了一下。韦小钟知道明严是在笑话她入宫后带起了众侍读少年的八卦风潮,脸上不争气地红了一红,心底却是蜜甜蜜甜。须知太子性格颇类其父,清冷寡情,偶尔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那真是不啻金玉。

    韦小钟在明严身边待了好几年,对他的喜怒已经拿捏得十分到位,偶尔耍耍女儿家的小性子甚至装娇卖痴,那是她韦小钟的特权。腆着脸道:“那小钟真该女扮男装,早几年入宫啊……”

    殿门轻叩三声,两重一轻。明严命道:“叶轻进来。”

    入殿的少年剑眉星目,里外都透着冷毅。他行走无声,所过之处却带起一阵风来,拂得韦小钟的茜色裙裾飘了两飘。韦小钟撇撇嘴,小声嘟哝道:“凶巴巴,冰块脸。”

    叶轻走到明严面前施了礼,道:“左载言连夜入刑部,领了左钧直之罪。”

    明严微讶,敛着眉收起手中案卷在左手上轻拍了两下,向韦小钟道:“说说左载言。”

    韦小钟应诺,说道:“据说左载言出生后,异士见之曰‘此子相殊,乃是“红颜劫”,一生将养于女子之手。’试想,当今之世男子为尊,女子大多不出闺阁。男子为女子所养,那简直是奇耻大辱。左相闻之大为不悦,将那异士驱走,不许他人再提。”

    “江北左家,乃是天下闻名的诗礼簪缨之世家大族。及至左载言这一代,更是满门俊华,四子入仕。左载言少负才名,生得又潇洒倜傥,自小便被族中寄予厚望。然而弱冠那年,左载言竟痴恋上了一名大他二十岁的西域孀妇,拒了家中所订的婚事,甚至与父亲反目。左相大怒之下,将左载言逐出左氏宗庙,断绝父子关系。左载言销声匿迹十年之后,孤身出现在郢京参加科考,中举后任翰林院典簿。今年年初,皇上命大学士凌岱泯主持编撰《太平渊鉴》,左载言被选为纂修官之一。看左钧直的岁数,当是左载言与那孀妇所育之子。”

    虞少卿忍不住问道:“左载言为何会独自带着孩子回京参加科考?既是入仕,便免不了要与父亲兄长相见,岂不是尴尬?”

    韦小钟道:“左钧直那孩子曾提过,他娘亲已经去世。据说那孀妇十分富有,左载言一介书生,有何所长?恐怕在外十年,皆是为那妇人所养,可不是应了那句谶言。后来那妇人过世,钱财散尽,想来他除了回京做官,别无选择。”

    虞少卿叹道:“是了,典簿薪俸微薄,也难怪那孩子过得那么清苦。”

    明严忽问道:“左载言在翰林院,可曾得罪过什么人?”

    韦小钟摇头道:“左载言入翰林院后,极少抛头露面,亦不参加任何聚会,恐怕是不愿与旧人会面。其他官员亦甚少与他来往,独凌岱泯凌大人十分赏识其才能,特拔为左右手协编《太平渊鉴》。要说得罪,不如说是招了妒忌吧。”

    明严点头道:“我知道了。”看了看叶轻,又问道:“挺之和段昶他们怎的还没到?”

    叶轻眉尖耸了一下,道:“刚才,打起来了。”

    韦小钟怒道:“多说几个字你会死啊!”

    叶轻道:“不会。”却又闭了嘴。

    韦小钟正要发作,又进来三个少年。年长些的一个面如冠玉,玉树临风。其次的一个相貌朴实温和,看着十分忠厚可亲。最小的一个大约十四岁,小小年纪已然有猿臂蜂腰之态,一看便是个练家子。只是这练家子眼下最是狼狈,脸上几处青肿,衣服也被撕破了。温和忠厚的少年身上亦沾着些尘灰。

    明严看着那小少年,皱眉道:“林玖,鸾儿又欺负你了?”

    名叫林玖的少年忙摆手道:“不是!郡主对臣很好!”

    明严哼道:“一心护着鸾儿,问你也没用。”看向温和忠厚的少年,“段昶,你说,不得偏颇。”

    段昶称了声是,斟酌着词句道:“今日鸾郡主过来寻我一起玩藏钩之戏,括羽总输。”

    韦小钟嗤笑道:“他以前必没玩过,你们几个肯定又合伙骗他,他自然输咯。”

    段昶涨红着脸,接着说道:“因为括羽老输,鸾郡主便说要罚他给自己当马骑。括羽打死都不愿意,闷声挨了郡主几鞭子。郡主见他不哭不叫也不反抗,便生气了,命我们几个揍他,揍到他哭为止。”

    明严摇头叹道:“鸾儿真是被我和你们几个给惯坏了,以后不能这么由着她。”又若有所思道:“要括羽那孩子哭,委实有些难。”

    段昶点点头:“是啊,自然被我们打了,括羽仍是不哭。但后来估计被打得狠了,那小子竟然破天荒还手了。”

    虞少卿讶然道:“哦?林玖就是被他伤的?之前一直逆来顺受,我还道他不会武。”

    韦小钟撇嘴道:“从小在军中跟着罗晋将军长大,不会武才怪。”她看向林玖,“阿玖,你是我们几个中除了叶寡言外最能打的了,怎么会伤?”

    叶轻寡言鲜语,韦小钟便呼之为叶寡言。他和林玖是明严身边八名侍读中唯二的武官之后,是以身手也是最好。

    林玖哭丧着脸道:“那就一小野狼……我算好的啦,飞飞和左杭都见血啦。”

    段昶忙道:“后来打得惊动了亲王妃,才算停了。现在飞飞、左杭和括羽三个都在亲王妃那里包扎。”

    明严竟笑了下,看得韦小钟又是一恍神。“这小子再不出手,我就要把他赶回南越去了。对了,他文试的卷子如何?”他望望陆挺之,眼神中有一丝难以捉摸的意味,“你们不是暗地里央着凌岱泯从三坟五典八索九丘里面刨了个能难倒满朝文武让括羽翻天掀地这辈子都写不出来的题目么?”

    陆挺之没料到这事儿明严竟也知道,他们这么多人排挤一个十岁小孩,半点退路不给,说出来毕竟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他应对十分机敏,笑道:“殿下,刁难新人不是我们武英殿侍读班子历来的规矩么?刚才小钟也说了,若没有真本事,怎配在殿下身边立足?”他从袖中摸出一纸文笺,呈与明严,“然而说来也奇,这题昨日竟让他给破了,真真有如神助。”

    明严看了他一眼,接过文笺,一看到那题目,面色就沉了。文章不长,他很快便看完。文笔果断,简练无华。说理不尚文法气势而以谨严取胜,证论多不循古而取身边实例,是十来岁孩子中少有的浑朴大气。这等文风,倒是和括羽此前一脉相承,不像是他人代笔。

    明严递与虞少卿,“少卿且看看,你会作么?”

    虞少卿浏览了一遍,额角沁汗,惭道:“若非此文指明,臣确不知出处。满朝上下,怕是除了凌大人这般博览群书之大儒,无人能解。臣以为,此文确属括羽所作,但恐怕那题意,是有人点拨过的。”

    明严冷笑道:“有趣,括羽入宫不过一月,所识之人不过你们几个,何人会帮他破这个题?破题者既有如此大才,我等在宫中这么久,竟全然无知?”

    陆挺之道:“我们盘问过括羽那小子,他只说他是自己去文渊阁翻书无意中翻出来的。文渊阁卷帙浩繁,要说翻个一年都难找到一句话的所在,他竟能三日就翻出来?我们自然不信,又狠狠虐了那小子一番。那小子实在太倔,死活不开口,我们也就只能作罢了。”

    明严道:“好了,这事儿迟早会水落石出。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说之前,照例有句话要同你们说清楚。诸位既是选择了留在武英殿,那便需要明白所效忠之人是谁!你们眼中,只能有皇上,姓氏、家族都必须抛开。你们所打拼的,是一片属于你们自己,而非父辈、祖辈的天下,明白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四夷译字传奇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