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四夷译字传奇 > 四夷译字传奇txt全集下载 > 正文 24 逆风而行

正文 24 逆风而行

左钧直换了衣裳,出了刘徽的宅子,回首望去,那宅子门脸极小,是最不起眼的灰砖灰瓦。探出院墙的的槐花大把大把盛开,风吹起时簌簌落地,积起寸厚。天高云净,日光灿烂,满地碎金。

    明明是郢京最通透的天气,左钧直却感受到了满目青翠绚烂背后一抹挥之不去的苍凉。

    她想起今天是她十五岁的生日,正是绽放的年华。她初初萌放的情意,不到一夜便遭了霜打雪封,摧折凋零。仿佛她尚未年轻过,便直接迈入了苍老的境地。

    倏然意识到这一点,左钧直忙掐了自己一把,自言自语道:“说什么老!左钧直,你不可再多想了,这不就是你平日最不喜欢的孤芳自赏顾影自怜么?!”

    “管他什么北齐国舅、凤仪刘氏,刘爷照样是刘爷。枉你平日以恒心为傲,刘爷不过是推脱几句,你岂能就这样胆怯后退?比起翛翛,你真是差远了。”

    想起翛翛,左钧直心中又燃起希望,之前的愁绪和自卑一扫而空,眉目又舒展开来。

    一入四夷馆,左钧直惊觉气氛有些不对。平日里对她视而不见的那些馆正、通事、译字生,甚至是馆中杂役都向她看了过来,眼神中透着异样。

    左钧直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摸了摸脸,除了衣服有些褶皱,并无特处。迟疑向前走了几步,一个绿衣内侍同凌岱泯等几个翰林院掌四夷馆官员走了出来。左钧直一见那内侍冠服上的斗牛补子便知他级别甚高,忙退到路边躬身施礼。谁知那内侍竟迎着她走了过来,倨傲问道:“你就是左钧直?来得也忒晚了!咱家等候你多时了!”

    左钧直慌忙低头认错,眼角余光见到凌岱泯目光闪烁,似乎是心神不宁欲言又止的模样。她正疑惑不解,那内侍十分熟练地展开手中黄裱诏书,朗声喝道:“四夷馆诸官员听旨!”

    四夷馆中哗啦啦跪下一大片。

    内侍宣完圣旨,一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声中,左钧直低伏地面,心跳如鼓。

    皇上谕旨,四夷馆增设东洋和南洋二馆,东洋馆,掌扶桑、高丽文字,南洋,掌暹罗、交趾等南洋夷国文字。

    译字生左钧直,精通夷文,才华出众,特擢为东洋馆、南洋馆掌馆通事,协助二馆馆正总领两馆译务。

    下月,扶桑使臣入京进贡,命左钧直协同礼部主客司、行人司、鸿胪寺官员例行接待,审译表文,不得有误。

    内侍尖细声音催促道:“左钧直,他人皆已接旨谢恩,你为何踌躇不起,难道你敢抗旨不遵?”

    接旨,是欺君;不接旨,是大不敬。

    左右,都是砍头的罪名。

    她是女子,明严难道会不知道吗?繁楼中他离她那么近,他又不是傻子!

    这圣旨中固然主要宣告的是东洋南洋二新馆的设立,可她左钧直,竟然在其中被专门提到名字,独自占了两句,比新任两馆馆正还多!而圣旨岂是一般人能接到的?她不过是个无阶无品的译字生,完全没有资格在圣旨中占到一席之地。明严这么做,根本就是为了让她别无退路。

    君心难测啊……

    内侍又逼近一步,更加严厉地催了一遍。左钧直听到了周围人众的抽气声。

    她猛然磕下头去,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回道:“臣,左钧直,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内侍离去,人们纷纷去恭喜新任馆正和独得殊恩的左钧直。左钧直低垂着头,含糊着声儿连连致谢。凌岱泯微哼了声,众人识趣各自回馆。

    “钧直,事到如今,也只能将错就错了……”凌岱泯长叹一声,面露忧色。“是我考虑不周,早该想到你如此明秀之才,迟早会惹来关注……”

    左钧直此时反而淡然,礼道:“钧直年纪太轻,恐怕不能服众,为人处世,皆稚嫩欠历。往后还望大人多多包涵和指点。”

    凌岱泯点头道:“你这样态度,我倒是放心。此事因我而起,我自不能袖手旁观,日后会尽力护你周全。”

    左钧直深深施礼道谢,道:“钧直亦会小心行事。”

    左钧直此前虽是译字生的身份,可半年下来做的全是通事的活儿,升为东洋、南洋两馆掌馆通事,不过是职位上发生了变化,能够出馆参与外事接待,所以左钧直并不觉得有多大压力。只是她资历如此之浅、年纪如此之轻,便被御笔钦点担此重任,自然招来不少指指点点。须知四夷馆中译字生升任通事、通事升任掌馆通事,考核极严,任何一级升迁都需得三五年之久。左钧直渐渐有些理解姜离当年十二三岁入宫掌诰敕的不易了。好在四夷馆恰如凌岱泯所言,是术业专攻的地方,左钧直地地道道的几国番语出口,非议之人也大多软了声气。两名馆正是识时务明事理的人,早就明眼看出凌岱泯对左钧直有庇佑之心,再加上左钧直是圣旨所定之人,他们唯恐左钧直背后背景不凡,便对她十分客气。左钧直虽然知道明严既然给了她品阶,便是暗示不在意她以女子之身担任官职。但是此事倘被当做把柄被抓住,以她对明严的认识,明严也定然是不会保她。所以她唯恐被识出女儿身,说话走路行事愈发谨慎小心。

    她生辰那日早早回家,翛翛和爹爹为她准备了一桌丰盛菜肴为她庆生。翛翛自入了她家之后,烧菜手艺日渐精湛。左钧直戏言她烧的菜快要在爹爹面前失宠了。

    然而最令左钧直惊奇的是常胜居然也在座,穿着毫不打眼的灰色粗布衣服,就像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翛翛竟是十分喜爱他,他亦一口一个翛翛姨甜甜喊着,直喊得翛翛捂着心口叫道“心都要化了!”一问之下,才知他来她门口等她,被翛翛发现,问了名姓,又看了他出入宫禁的牙牌,便让他进院子来一起吃饭。左钧直心中担忧翛翛未免太不警惕,翛翛却似看出了她的想法,笑着告诉她,若不是常胜来给她报了平安,说在四夷馆见到了她,他们就要急得出去找了。说着又夸常胜乖巧。

    左钧直看着翛翛对常胜的关爱,敏锐觉察出翛翛特别想要一个孩子。她过去虽向爹爹撒娇,但自从入了四夷馆后便从未有过了。对翛翛,虽然尊重亲密,却不可能像孩子对母亲那般……只是翛翛,已经不能再生育了……她虽从未表露过,心底想必却是十分难过的。倘是常胜能令翛翛有做娘亲的感觉——左钧直看着埋头吃饭的常胜,眉目间那稚气未泯的模样着实令人喜爱得紧——或许有这样一个弟弟真的很不错……忽然想起韩奉来。若是韩奉见过了常胜,恐怕……左钧直不由得心生忧虑,但转念一想常胜是皇帝身边的人,韩奉定是不敢动他的,又心宽了几分。

    左钧直在四夷馆半年多下来,已然意识到这四夷馆虽然地位不高,却涉及□□外事机务,实际上是个顶顶要害的部门。自任了掌馆通事,更是接触到许多夷务机密。她身为翻译,所有番国表文、贡物,都需先经过她审译查验之后方上报礼部主客司作进一步的审验。而上面人与番使、番国国主的沟通,亦需要通过她来完成。即便番使通晓汉文,抑或由其他通事负责翻译,她都需监察在侧。由于文字不通,只要她对一两句话稍作表述上的修改,就能为番国番使招来赏赐或者灾祸……

    而番国与中土文化迥异,许多文献资料言论在中土都被视作违禁。曾有译字生初升通事,行事不知变通,将翻译后未经修饰的原文直接上报,被礼部官员严责。左钧直则因其四方游历、父亲曾任翰林院职官的背景,深谙个中玄机,文字上圆融机巧而不失本真,甚得礼部和鸿胪寺欣赏。东洋、南洋两名馆正乐见其成,将左钧直奉为至宝,甚至请她去给学习番文的译字生讲学。

    在最终成书的译本《漂海录》中,左钧直删去了有涉北齐皇室和凤仪刘氏的段落。复勘的通事询问,左钧直答之曰:国内此类书籍、言论俱以被禁毁,译书之中,自然也不可包含。复勘通事以为有理,大赞左钧直明晓时务。

    一日正午,左钧直正要去吃中饭,忽被人唤住,回头一看,来人蓝衫磊落,竟是寿佺。

    寿佺殿试出色,龙颜大悦,点为榜眼,任翰林院编修。这一结果令满朝上下大为惊诧,也纷纷嗅到了朝堂上渐趋松缓的气息。北齐对于天朝朝廷来说,已经不再那么敏感。

    左钧直不好装作不认识,只得施礼道:“寿大人,久违了。”

    寿佺还礼,含笑打量了左钧直几眼,“左通事,果然是你!我找得好苦啊!那日在繁楼,真是多亏左通事点醒。”

    左钧直不动声色后退了一步,微笑道:“小事一桩,寿大人勿要上心。”

    寿佺却是很执着地要报这个恩,问出左钧直要去用餐,便邀她去酒楼。左钧直推拒不成,只得随他去。

    “左通事尚无表字吧?”

    男子二十冠而字,女子十五笄而字。左钧直其实已经有了字,自然是不敢说,摇头道:“寿大人便叫我钧直无妨。”

    寿佺笑道:“好,钧直,我表字偓仙。”

    左钧直笑了下:“偓仙兄。”多说是错,说多是过,左钧直如今可称得上是惜字如金。

    好在寿佺是个热络性子,交定了左钧直这个朋友,对左钧直的谨慎全不在意。

    “钧直当时为何会在繁楼?我当时对钧直多有无礼,还望不要介意。”

    左钧直讪笑了下:“偓仙兄太见外了。我有个朋友在繁楼。”

    寿佺倒未深究是个什么“朋友”,只是若有所思说道:“听说繁楼最近的日子不好过。”

    左钧直心中一跳,忙问道:“为何?”

    “听说繁楼被禁了售酒权。也不知那刘徽是得罪了什么人。”

    左钧直大吃一惊。她虽然不懂商,但也大略听刘徽私下里同刘歆说话时提到,售酒是繁楼一半的利润来源。繁楼的姑娘们较一般的青楼要舒服许多,一晚上接客,至多一次,楼中专门有郎中坐堂。这些少挣的银两和额外开销,俱是靠卖酒来贴补。禁止繁楼卖酒,定然也会少了许多客人,这让刘徽如何维持……这事情,恐怕是韩奉给刘徽的一个下马威罢。

    左钧直心头沉凉,状似无意地向寿佺打听更多,寿佺却摇头说不知了。忽的又似想起什么,笑嘻嘻问道:“钧直,你既是有朋友在繁楼,那不妨问问那《猖狂语》的下半本何时能出?那两个主角儿耶律昭觉和忍冬,究竟都是什么结局?”

    原来左钧直写了半本《猖狂语》给刘徽,刘徽果真就出了半本,当真是吊足了世人的胃口。

    左钧直的目光遥遥落向朝天门的方向,呓语般道:“也许那癫语生,自己都不知道结局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四夷译字传奇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