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四夷译字传奇 > 四夷译字传奇txt全集下载 > 正文 65 与君振衣

正文 65 与君振衣

左钧直沐浴之后,拿了干布巾子擦头发。瞧见床上括羽就着两盏清灯,翻一卷兵书。衣襟微敞,墨润的发锦缎般铺垂一身,仿佛将雪白里衣都染透了似的。

    他看得专注,眉心微拢,有浅浅的纹。也不知是看到什么兵威冲绝之处,锐利的眉锋倒似带了点冷霜,凛冽得有些难以近身。左钧直忽想,不知他在军营中,醉里挑灯看剑,又是怎样一种旷古风流?唔,明明都是金戈铁马的豪情,这时候却总被她品出令人心荡神驰的销魂味道来……

    出神地想着,面上不觉泛出浅浅桃花色。括羽一本书读完,斜眼见她眼波如醉,眼角眉梢无一处不妩媚得紧,晓得她又犯了痴。又好笑又喜欢又无奈,向她招招手道:“过来。”

    左钧直似被勾了魂儿的,酣酣然爬上床去,被他张臂箍在胸前,啄着她的唇儿促狭道:“又意淫我了吧……好色的丫头!”

    左钧直最恼他这样揭自己的短,握着他的脸反咬回去,咬着咬着便成了昏天黑地的亲吻,那亲吻激烈处又转缠绵,缠绵处再转悱恻,最后竟带出她许多眼泪来。括羽初时不知,待觉出她颊上湿意,那泪已经绵密不止,令他慌了手脚,胡乱吻着紧紧搂着,连连道:“别哭……乖乖儿的,我很快就回来啦!”

    左钧直用力掐他的胳膊,哭上气不接下气道:“你原是个最狠心的!我最讨厌你!你答应他做甚,好不容易盼到……你就去打仗,我真是恨死你!”

    括羽心中亦是愧疚难舍,忍了疼任她掐着发泄,只是轻言细语地哄着。左钧直哽咽道:

    “我们每分离一次,你都要从鬼门关前走一次。第一回是杀韩奉,第二回是铁狮子口,那两次是我不知道,不懂得担心,后来每每想起,都觉得害怕……你若……你若……我定是要陪你一起的……”

    括羽拉了她的手在绵软手心打了一下,责道:“胡想些什么呢!诏狱里你那豁出去的劲儿去哪儿了?”

    见她咬着唇委屈非常,眸中滟滟盈泪,又觉得心疼,在她手心轻轻柔柔揉着,眼神温软地注视着她道:“我说了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拿着她手按到自己心口,唇在她额上印下一吻,“你这个笨蛋,根本离不开我,离开我就找不着路。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

    左钧直想起韩奉地库里,一片漆黑,危机四伏。他松开手,她惶恐地追上去。他给她一片衣角握住,稳了她心。

    他的心依旧是那样缓慢而沉稳地跳着,一下,一下,给她安稳的力量。热力透过单薄的衣衫传到她的掌心,令她情不自禁地偎依过去。心中还是有些儿恨,拨开他的衣襟,白生生的牙齿用力咬上他的肩头。

    --省略--

    说是很快回来,可这一仗,谁知会生出什么变故来呢?莫说夷人狡诈,左杭和陆挺之那样的人,又岂会让他顺顺当当地带兵?……一去少说半年,再算上安边抚民,怕是没有个一年两载,他是难得回来……

    少年夫妻,恩爱正浓。她与他成亲一年多来,两情相悦如胶似漆,便是片刻分离也觉得难舍……这一别,何日能再似今日这般口齿相噙、心心相印?……她想让他快活,想让他也将她铭刻在心……一低头,含住了他。

    括羽紧实的身躯蓦地一震,仰着头又是难耐又是舒适地轻叫了一声,伸手去抚她的肩背。左钧直从不知道,原来男人也是会叫的,而且还这般好听……当下更是大胆……括羽,括羽,她的男人,铁骨铮铮,却永远会在她面前露出脆弱而孩子气的一面,亦只在她面前。

    他是她左钧直的,常胜是,括羽是,朱镝也是,永远都是她一人的。

    她是这样的爱他,爱他的每一面,每一处,每一分,每一寸。她愿意为他而痴狂。情到深处,生可以死,死可以生。正如他对她一样。

    暖热微甜的汁液溢出她的嘴角,他微微颤抖的身体变得如此之敏感不禁,她抚过他身上的每一处都让他哆嗦。他握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紧紧抱住她,埋头在她浓密如云的黑发中,喘息了许久,方呜声道:“姐姐欺负我……”

    左钧直坏心肠地抱住他头去亲他,愤愤道:“我欺负你吗?得了便宜还卖乖!”

    括羽冷不防被她亲了个正着,嗷嗷叫着连连擦自己的嘴,一脸屈辱地瞪着她。

    左钧直咬牙:“南面的女孩儿虽然黑了点,却别有一种诱人劲儿。你要是敢……”

    括羽蹭着她身子撅嘴道:“我就喜欢白的……”

    “万一是朵青梅儿、竹马儿……”

    “又欠教训了不是?”他翻身低头扎向她细白颈子,手掌伸进衣里蛮横揉捏一方软雪,听见她哼出声来,方斥责道:“胡说八道!胡思乱想!胡言乱语!”一瞬间从兔子变成了狼,左钧直却是尤其喜爱他这力道。知道他是容不得她质疑他对她的感情,胸中柔情满溢,定定看着他俊秀脸庞,伸出手来描摹他修润眉眼。

    “我们的孩子,一定要像你。无论是男是女,都叫朱捷,可好?”

    他低头轻啄她的脸颊,口唇,柔声道:“好!”俯身与她缠绵在一处,只恨这一夜良宵苦短,恨不能生生世世永不休。

    身边人轻轻一动,左钧直倏地睁眼,五指紧紧扣住睡梦中交握的那只手。蜡烛但剩了最后拇指长的一截,孤单摇曳在蒙蒙亮的灰黑夜色里。

    括羽指腹滑过她微青的眼底,面露忧色:“你这般的不听话,不好好睡,让我怎么放心?”

    她垂眸,缓缓抽出手指,说道:“我给你梳头。”

    细密温润的木梳齿分开他墨黑的发,发丝满盈在她手中,温凉顺滑,莫名勾起些许甚是久远的回忆。她怅然道:“倘是能不长大,多好。我永远在十岁,娘亲还活着的时候。你也永远在十岁,没有来郢京的时候。”

    他说:“不好。如此我便遇不见你。”

    她说:“那便在我们遇见之后罢。永远是我十五岁时,一起做桂花糕。”

    他说:“不好。如此你总当我是个弟弟。”

    她说:“那便在秋狝之后罢。总是你十八岁时,我知道我喜欢上你了,你仍还是简简单单的括羽。”

    他摇头,凝望着她,道:“姐姐,当时在诏狱,我也觉得我之前那十八年,活得像一场梦般虚假。可后来你去了,我忽然觉得,好像我走的每一步,冥冥中安排,都是在让我靠近你。”

    “我什么都没有了。雪那么大,可是我看到你了。抱着你,我觉得很真实。我想,你一定是来救赎我的那个人罢。”

    他的手小心翼翼按上她仍然扁平的小腹,像是去触碰一尊最精致的细瓷,无限憧憬道:“想想还是觉得好神奇……这里面真的已经长出来一个小人儿了么?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像小人参果儿一样……”左钧直忍泪正要啐他,只听他低下头去,对着她的肚子有些腼腆道:“爹爹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你娘……不许欺负她!不然爹爹回来打屁股!”

    白日里皇帝送来的铜菱叶大箱子甫一打开,耀耀明光登时晃了人眼,落在四壁上俱是雪亮光斑,好似空明水波。

    朱红战袍,金腹兽衔一十三金銙腰带,护心镜光可鉴人。左右护肩俱为威风凛凛的吞云兽,片片明甲鎏金錾银,凤翅头盔雕翎飞羽,九曲簪缨分明是帅字冕旒。

    “见日之光,天下大明。”左钧直喃喃道,“朱衣麒麟,宝相明光铠……大楚开国武祖所服之甲,怎的给你了……”

    括羽见甲,脸色有些古怪,拧着眉头道:“应该还有一件罢?”

    左钧直当时在繁楼,同刘徽很是学了些机关技巧。指尖儿细细摸过箱侧精细的星宿阴纹,辨出了一枚九华菱叶脆力一扣,只听见铮的一声,弹出一个夹层,沉沉墨色如暗夜冥河,正要吸进一室的光辉。战袍玄青,铠如细鳞,较明光铠更显洗练无华,然而冷峻悍烈之气,又非明光铠所能比拟。

    “这是……”

    “玄武沉光甲。”括羽简练答道。

    左钧直陡抬头,目中尽是讶异之色。玄武沉光甲!一字并肩王的王甲!

    已多少年不曾有人提过,没想到这玄武沉光甲,竟然还同宝相明光铠一同流传于世!

    数百年前,武祖明越与其异姓兄弟朱崛合力平定乱世,铁血雄风共创山河一统。大楚立国之后,明越封朱崛为一字并肩王,与其平起平坐,并将整个东北赐为朱崛之藩——朱崛因而成为大楚唯一的藩王。

    百年之前,楚帝信谗言削藩,朱氏先下手为强,驱军南下,立国大齐,终致大楚裂国,分江而治。

    括羽目中亦漾着浅浅的波。

    方入侍读班时,曾在太庙中见到过这两副铠甲,一见便挪不开眼。明严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对他说:

    此甲非汝莫能披也,勿负本殿之望!

    沉光甲自朱崛逝世后再未出世,明光铠数百年来,仅靖海王等大将挂帅出征时穿戴过。

    他今日,竟将两副铠甲齐齐送来,是要唤起他旧日信义么?

    左钧直拈起匣中附带的一折誓师礼书,静静看了一会儿,“倘是你凯旋归来,恐怕他是打算封藩了。”递与他道:“誓师仪式中,并无命你下跪称臣之礼。”

    括羽未接,嘴角浮出一个无奈笑意,“做到这一步,于他实在难得。只是他愿意给,我也未必想要。”拾起那一片片甲叶都打磨得精致的连环铠甲,缓缓摇头,“明光铠、沉光甲,都不过是个仪式。谁会真穿着它们上阵搏杀呢?华而不实,反成累赘。封藩也只不过是个更大的牢笼,我想要的,不过是在你我都完成心愿后,扬一叶轻帆,携手碧海听潮罢了。”

    左钧直踮起足尖勾下他的脖子恋恋亲吻,“不爱江山,爱……哼,当时你的灰衣姑姑便骂我那个,哼,祸水来着。”

    她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是红颜美人,括羽勾着她柔软腰肢回吻,“……反正我也不是什么英雄……就想做个小淫/贼……”

    曦光渐现,院外人催促一声紧过一声。左钧直默了声音,帮他系上紧身窄袖的玄青战袍,披上身甲,套上战靴,扎上护肩、护臂、护膝……那沉光甲仿佛恰为他量身而制,不长一寸,不短一毫。这甲本似有魂,一上他身便与他气质密合无间,俊秀容颜刹化修罗色,疏朗眉宇间锋锐迫人。

    昆吾剑龙鸣出鞘,月光泠泠。

    一身玄华苍峻之气凛然夺天,左钧直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眼前人与那横戟立马的身影终于重合在一起。

    他单手提了缨盔,去握她手,些些寒凉。放在口前呵气为她取暖,仍是不放心道:“天气又凉了,多穿些衣服。但使我掌着兵,皇帝绝不会让你有什么闪失,乖乖的不要乱跑,等我回来。”

    听说他带兵时甚少废话,对她却絮叨得很。她眸中水涌成潮,手指蜷得紧紧,却被硬硬地塞进一个小物事来。

    “拿着,想我的时候求一卦试试。”

    他眉眼聚笑,恋宠万分。她张开手掌,手心中躺着的,是此前她送他的那枚小小签盒。

    白铜的圆巧盒身被摩挲得光滑温润,也不知在他手中被把玩过了多少次。


上一章 下一章 四夷译字传奇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