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四夷译字传奇 > 四夷译字传奇txt全集下载 > 正文 66 三军夺帅

正文 66 三军夺帅

一夜小雨掩去道路上的尘土,入目处都是郁郁葱葱的鲜绿。空气湿重,泥土和青草的清香随风飘荡,沁人心脾。

    满载着新斫青竹的牛车慢悠悠朝着城门口驶去,粗重牛蹄和车轮在大道上刻下深深印子。赶车的年轻人穿着半袖白葛布衣长裤,露在外面的黝黑皮肤落了露水,迎着熹微晨光闪烁着钻石般的色泽。赤足黄麻草鞋,泥迹斑斑。麻绳捆起来的高高青竹堆上躺着个壮汉,牛车吱吱嘎嘎地晃悠,他却睡得稳稳当当。枕着的双臂隐约可见肌肉虬结,粗大青筋根根绷起,想来力气非凡。

    年轻人扶了扶头顶的竹笠,遥遥望见城门上“乂安”两个古朴大字。

    “阮叔,快到了。”

    被称作阮叔的壮汉闭着眼道:“晓得了。这么多年,教你的交趾话还没忘干净罢?”

    年轻人呵呵笑着,“幸亏还能说几句。还是歌儿记得清楚些。”

    阮叔亦笑道:“没忘本就好。上次你回来,养得白豆腐似的像个娘们,这一遭怎的又黑回来了?”

    年轻人道:“路上甩着赤膊连晒了几天。方才还嫌不够黑,又抹了些炭灰。”

    阮叔道:“你倒是有心。不过有阮叔在,这关该是没什么问题。后面就要看你的了。”

    年轻人道:“我定是要拿潘福良的人头血祭罗汉阿叔。得手之后,阮叔接应弟兄们入城便是。”

    乂安是交趾北部紧邻孤城的一座驻军城池。城虽不大,亦不似孤城地处要冲,却是南面大城清化的粮秣贮存周转之处。

    左杭所率二十万大军长驱直入,一路攻城拔寨,直捣交趾中部京都承天城。未料挺入腹地如此顺利,却是黎季犛的一计。

    黎季犛大胆将承天城变作空城,提前率大军北上潜伏,冷眼看着左杭大军赳赳南下,然后迅猛切断其后路,一座座收回城池。左杭急于求成,一路所拔之城虽派驻守城之军队,然而京军到底不习交趾地理民情,语言不通,诸多难处。黎季犛大军卷土重来,城内扮作百姓的兵将哗变,防守不堪一击。左杭所遣大军亦成为孤军,与林玖之军失去联系。

    林玖率军十万南下救援,在清化一带遭遇黎季犛的伏击,被迫退入孤城。陆挺之命五万大军坐镇大营,自己率剩余五万前去为林玖解围,却始终无法突破黎季犛的防守。山川河流,天险地堑,俱为黎季犛所用,京军久在北方辽阔天地间纵横驰骋,哪知交趾山河地形如此复杂,天气炎热,密林中毒虫猛兽处处,兵士们苦不堪言,无数人水土不服,没倒在战场上,却倒在了瘴气迷雾之下。

    不过小小一个交趾,竟让所向披靡的四十万京军深陷其中,一连数月除了苦苦支撑,一筹莫展。

    当时雄师南下时,所有人都以为此一役必胜无疑,谁曾想过如今这个进不得退亦不得的状态?

    京军的耐心快要被消耗殆尽,却只能看见黎季犛时常羽扇纶巾,不甲不兵,逍遥往来于孤城之下。

    虽是清晨,乂安城门口仍聚着重兵,将稀疏往来的人等拽来拽去,仔细盘查。

    阮叔跳下车来,拱手哈腰道:“军爷,城中造箭制甲要用竹子,这一车凤尾竹是给潘大将军送去的。”

    阮叔本就是南越与交趾交界一带的人,交趾话说得地道,城卒把他模样上下打量了一番,又见简陋的木板车上满满的都是竹子,并无异样,粗声大嗓问道:“叫什么名字?条子拿来!”

    “阮友、阮友!北边猫儿山的。”阮叔连连答道,摸出一个皱巴巴湿漉漉的字条来。城卒目光扫过,见得大红的朱印。纸上全是汗渍,也不愿拿过来细看,挥手厌恶道:“过去过去!”侧眼又见到赶车的年轻人,狐疑道:“这是谁?”

    阮友憨厚笑道:“我儿子阮胜!指着多卖几车茅,回家娶媳妇儿去哩!”

    竹笠下的黑脸儿咧嘴一笑,露出一口亮晶晶的白牙。从牛角上取下一个蒲叶包,角上能见着里面糯生生的米粉。“军爷一大清早就来守城门,山里人也没啥金贵的,我娘做的米粉儿却是一等一的好,军爷不嫌弃,就当是个孝敬。”

    城卒劈手夺了,“走走走!”

    时候尚早,城中亦没什么人。年轻人把牛车赶进一条窄巷子,阮友躺在竹子上舒舒服服地道:“当年关婴他们捡你回来,好多人还嫌是个累赘哩!你小子果真出息!这辈子能被个一品将军叫一声爹,老子赚到了!”

    年轻人拿下竹笠,星目凛光,正是括羽。抬眼处一骑三从驰来,领头将领翻身下马,持矛斥道:“你们两个下来!”

    “车辙那么深,你们车上都是什么东西!”

    括羽从车上抽出一根长竹,伸到他面前,温温然道:“军爷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右掌忽的猛一击竹端,竹身从顶端裂作三根篾片,连丝带缕,疾飞刺喉绝命。竹开刃现,括羽执之,无声刺穿将领喉心。

    阮友道:“眼力劲儿倒是不错,才做了个小将,可见那潘福良容不得人。”

    两人飞快剥了四个交趾兵的军服换了,括羽望了望日影,“两刻之后,潘福良校场阅兵。阮叔,我们就在那里见。”

    阮友点头,“多加小心。”

    虽已是十月份,交趾的天气仍是暖热。只是雨季将尽,日头一出来便驱散了湿雾,清透明净。

    乂安守城军士在校场上列队待命,等来的不是将军潘福良,却是一个陌生人。

    潘福良的头拎在他手中,鲜血滴下一路,渗入粗砺的砂石里。

    戈戟刺天,利矢满弦,齐齐对准那一个未着甲胄的人。

    一箭啸天。

    “我,括羽。”不高的声音运了内力,水波一样漾开,响在每一个军士耳边,群峰间回荡。“黎季犛弑王篡位,杀害皇储陈天平,天军应陈天平遗命前来助陈氏复国,并无侵略之意。”

    乂安军闻言骚动起来,有副将大声道:“你们天军大军压境,分明就是觊觎我国国土!我交趾虽小,却也容不得你们这些中原人在这里撒野!”

    括羽放下潘福良的人头,“我括羽今日起誓,但陈氏即位,黎季犛自戕谢罪于我天军英魂,天朝若再犯交趾寸土——”劲弦一松,云霄中一只乌隼应声而落,白羽贯穿胸脊,“有如此隼!”

    “这人杀了潘将军,又要诛杀我王,还不动手!”

    “谁敢动手!”

    校场高墙之上阮友一声暴喝,密密麻麻的□□利箭挺出,日光下白闪闪一片,气氛愈发剑拔弩张起来。

    乂安守军合共八千余人,因等候潘福良检阅全数聚集于校场之上。眼看墙头上尽是乔装做交趾人的南越地方兵,也不知人数多少、何时潜入城中,想起过往罗晋和括羽手段,心中顿时发虚。

    括羽孤身立于重兵之间,耳力敏锐到极致,听得到四面八方一切声响,暖风别过箭羽、剑脊擦过鞘身。

    目光倏转,“潘福良纵酒虐兵,黎季犛横征暴敛,诸位仍要为他们卖命?我已下令南越军寻找陈氏之后,拥护天军,便是拥护陈氏旧主。眼下我南越大军已经调出,夜袭黎季犛于清化山。乂安亦已成孤城一座。诸位是要做黎家鹰犬负隅顽抗,还是弃暗投明拥立正统国主,速速定夺!”

    □□史载:

    弘启八年十月六日,骠骑将军括羽临危受命,佩征夷将军印,为总兵官,率神机营三万南下。

    弘启八年十月十一日,陆挺之率兵再度发起猛攻,与交趾军激战,各有伤亡。当晚,括羽及南越驻军左副总兵关婴密引南越精兵一万,夤夜衔枚,避过敌军耳目取道捷径,突降清化山。黎季犛军见括羽帅旗,仓皇调转军阵迎战。

    弘启八年十月十二日清晨,乂安城降,孤城粮草得续。陆挺之大军与南越军会师,阻黎季犛军于清化城中,孤城之围终解。

    ……

    后世之人阅及这一段历史,固然为括羽之诡兵奇谋击掌叫绝,却也对正史记载心存疑虑。受命到夜袭,不过五日间隔,便是神行戴宗,也未必有这么快。只有在稗官野史之中,方寻到蛛丝马迹。有驿吏写《驾部异闻录》载:“……夜见异貌者赤膊投驿,汗流如注,所乘之马疲极倒地而亡。……驿臣迎之极恭,歇不过盏茶功夫,驰马再行……”

    孤城伤兵营中,浓浓血腥气和药草味混杂一处,血肉模糊残臂断足者无数,却无一声呻/吟,反而是欢声笑语不断。

    “……还以为要命丧于此!不料来了括羽将军,还有漂亮的小妹子!夫复何求!”

    “可不是!我当时力气都使光了,背上挨了一刀疼得要命,眼看着贼兵拿刀来砍,却半点动弹不得。可是一箭正中那贼兵眉心!我就知道谁来了!果然就被他拎上马去,还说,三爷你欠我一场架呢!这么就死了太他妈不爷们儿了!我那个乐啊!”

    提起和括羽打架这事儿,顿时引来一片乐滋滋的回忆。

    “三爷你还打么!”

    “打个屁!”

    “哟哟哟,当年是谁最不服,说某人胡子都没长出来,凭什么当将军?还扬言要在全军之前揍得他回老家?”

    “滚!”

    众人哈哈大笑,有人嚷嚷道:“喂喂喂你们这些臭丘八,在漂亮妹子面前,说什么粗话!”

    “就是就是,有漂亮妹子在,还聊什么打仗打架的!阿惹妹子,成亲了没?没成亲给俺做老婆吧!”

    众人又大笑不止:“不许不许!好好一朵鲜花儿,怎能插在你这牛粪上!”

    “牛粪怎么了!牛粪肥花儿呀!”

    穿着山茶花衫子、名唤阿惹的少女是军医孟秋生唯一的一个女徒弟,外伤本事最好,二八年华,微黑皮肤上生着一双灵动如水的大眼睛,笑起来甜丝丝的,有着南越姑娘特有的娇俏可爱。

    阿惹在军中和士兵们嬉闹惯了,也不介意他们这般拿她逗乐,却在调戏她最多的那几个年轻兵士伤口上稍稍着了些力,疼得他们大叫了声才变了轻柔。

    “阿惹妹子好狠的心哪!”

    “阿惹妹子就让你这油嘴的疼死!”

    “阿惹妹子哪里舍得让我疼!”

    “阿惹妹子……”

    一旁的一个小学徒终于听不下去,大声道:“你们别再乱嚼舌根啦!阿惹姐姐是被罗大将军定了做儿媳妇的!你们谁都不许抢!”

    “啊?!”

    营中顿时哗然,交头接耳议论不绝。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括羽薄甲未解,一身血尘,大步走了进来。

    众兵士愈发觉得有好戏看,投向括羽的眼神更是带了兴奋和好奇。括羽微皱了眉,道:“孟叔,我拿些止血生肌的白药和药棉绷带。”

    马上有军医给他去取,孟秋生道:“受伤了?怎么也不来让我们看一下?”阿惹的一双盈盈妙目只在他身上转着,只是他一身玄青战袍,看不出哪里带了伤。

    括羽笑道:“小伤。军医人少,能料理的便自己料理了,别耽搁了伤重的弟兄们。”

    众人心中都是一暖,却有胆儿大的人高声问道:“括羽将军,你真的已经成亲了?我妹还念着你呐!”他这婚事始终不曾公开,早引得各种揣测。瞅着他现在有空儿,赶紧抓着真人逼问一番。括羽向来和军士们私底下打成一片,这些人自然是毫无忌讳。

    括羽无奈道:“成了。”

    “真是娶的那左家女阁官儿?”

    “是。”

    虽然早猜到是这样,可是左钧直的名声着实不太好,他亲口承认,还是招致了一片骚动。

    “那阿惹妹子怎么办啊!”

    括羽拿了药,黑着眉眼道:“军规三十三条,不得向将官无理取闹,违者二十军棍!”

    他难得地以势压人,反倒让军士们更加乐呵起来。

    “军规明明就三十二条,哪来第三十三条?你胡诌呢!”

    括羽一条腿跨出门外,丢下一句:“今天,现在,有了!”

    众人哄堂大笑,安慰阿惹道:“阿惹妹子别难过,你看我们哪一条汉子不比你括羽哥哥了?这么多人,你想挑哪个挑哪个!”

    “对嘛。再说了,万一你实在舍不得人家,做个二夫人也好呀,如今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我见过那女阁官儿,模样儿平常得紧,还比人家大上几岁!阿惹妹子这般漂亮年轻,人家肯定更喜欢你!”

    括羽出了营,只见一个副将急急来报:“左杭左将军回营,正要找将军说话!”

    辕门前气氛不善。左杭所领的二十万京军一路浴血突围至此,算上伤残之兵,尚余十二万。林玖、陆挺之麾下军队合起来共十五万余人,与南越军一万人共同集结于辕门之前,黑压压如潮水般湮没了孤城之外的整个坝子。

    括羽双拳紧握,望着那十二万精疲力竭的京军残部,眸中带了血色。

    便是北伐,也不见折损至此。八万儿郎魂归交趾,令人心寒。

    所有人心事重重。

    括羽道:“众将士数月奔波拼杀,体力必然已经耗尽,先入城休整罢。”

    左杭忽然冷声道:“你有何资格在此说话?”

    括羽微愣,林玖道:“八弟,如今是括羽掌兵。”

    左杭道:“是么?兵书何在?”

    林玖和众将怔然,括羽携皇上密旨和南越驻兵兵符而至,而官方授命兵书至今未达。

    左杭冷笑道:“兵书未至,凭他空口白话,你们便信了?”

    林玖道:“八弟,括羽日夜兼程赶来,驿站急报也不会有他快。更何况他有皇上亲笔谕旨……”

    “你别忘了他是什么人!”左杭伸手一指,“南越军肯定还不知道吧,你们罗大将军捡回来了一个北齐孽种!朱镝!还像宝贝一般地养着!我绝不相信皇帝会将京军兵权授予他!三十万大军入他之手,反过来与黎季犛勾结,我天朝危矣!”

    “八弟!”

    陆挺之冷然道:“七弟,我认为八弟说得对。”

    暝色四合,云气苍涌。天边一声隼鸣,厉绝九霄。

    朱镝这个名字,是尘封已久的记忆,好似一道早已愈合的伤口骤然又被撕开,露出血淋淋的残酷真相。

    大军已经喧乱至极。左杭的话潮水一般被传到后方的军士,无人不闻之色变。

    那些京军中,无数人曾与括羽出生入死、同仇敌忾,突然听说他的身份竟是自己的死敌,一时之间,哪里反应得过来!

    关婴、阮友等南越驻军大将,旧日都参加过楚齐之战,杀过齐人,亦有同袍兄弟死于齐人之手,与齐人之间,可谓有不共戴天之仇!只是他们哪一个又不是看着括羽从一个小婴儿慢慢长大,哪一个不曾抱过他、教过他武功,争着抢着逗他叫一声爹?

    关婴一把捉住括羽的手臂,“常胜,我不信他们胡说!你是我亲手从西关土地庙抱回来的,朱镝早已经被烧死在北齐皇宫里!”

    括羽木头人般被他拽得一个趔趄,左杭道:“倘若他不是朱镝,皇帝怎的不直接让他率兵出征!倘若他不是朱镝,怎会在秋狝之后突然消失不见!”

    关婴怒道:“左将军勿要乱讲!倘若他是朱镝,皇帝怎的不杀他!”

    左杭冷笑:“皇帝本来就要杀他,还不是那个妖女不知使了什么龌龊手段,让他得以苟活于世!”

    白光遽动,利刃横上左杭颈侧,“左杭,我一忍再忍,若非不想动乱军心,我现在一定要了你的命!”忽的转身,运力大吼道:“事已至此,我便堂堂正正地拿回自己的名姓!我姓朱,名镝,北齐帝第三子。不知身世,我亲手带着诸位剪灭了自己的母国;一念之仁,留妻与子软禁宫中,独身南下解孤城之围。我朱镝光明磊落,心地可鉴日月。”悲愤决然之声回荡于群峰之间,震得人耳膜发颤。

    三十万大军,鸦雀无声,仿佛与万籁俱寂的天地丛林融为一体,时而但闻夜鸮林间簌簌飞起,枝颤飞叶落地。

    天大地大,何处栖身?

    晚来秋云带潮,风过马鬃草声飒飒。

    括羽声音渐缓苍凉,“如今身世大白,我自知不能为天军所容,诸位要我的性命也好,容我离开也好,就此作别。”

    说罢,卸甲除剑于地,一步步向辕门之外走去。身躯挺直,玄衣当风,凛然坦荡气概,竟无一人上前阻拦。

    南越军诸将士愕然片刻,忽然大片人马倾阵而出,追至大营京军集阵之外,齐齐单膝跪地,杂声道:“便是未掌京军兵符,我们南越军的兵符却是在你手中,我等愿意誓死追随!”

    “对!我们只认你是罗大将军的义子,不管你是什么朱镝!”

    括羽反身伏地回拜,“兵符我已交给关将军。十年养育之恩,我一日不敢忘怀。”

    暮云千里,落日熔金。三十万大军茫然远眺,却见那一道孑然孤影终于是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茫茫山峦间的雾气里,但余群峰青青,飞鸟投林。


上一章 下一章 四夷译字传奇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