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病娇重生之毒行仙路 > 病娇重生之毒行仙路txt全集下载 > 正文 97 番外三

正文 97 番外三

    很久以后,秦肆与清肃已经成仙了许多年。

    清岚风风火火地拿着婺镜从门外进来,见那二人竟然没有在院子里,前厅也没有,不由有些疑惑,难道出去了?抱着疑惑,他往后院走去,忽然听见了什么,脚步顿了顿,随后退出了后院。

    不多时,便见得清肃出来了,面带深意的打量了一番他毫无异色的脸,看了看外面大亮的天色,干咳了一声,从言语上表达了自己的关心:“师弟,虽然已经成仙了,但某些方面还是有节制一些好,这白日……不太好吧?”

    秦肆出来,正想与清岚打招呼,却被清肃拉到身边坐下,放了杯热茶在他手边,朝他笑了笑,端起茶杯放到嘴边。

    清肃这才转向清岚,道:“现在是亥时。不知师兄前来所谓何事?”

    师弟从来没这么体贴过他,看看自己面前空空如也的茶几,又看看秦肆手中的热茶,清岚心里酸酸的想着。

    视线从那杯茶上收回来,清岚听得出清肃虽然话中没什么异常,但总觉得有些阴测测的,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进入了仙界历时半年的无夜之季,按照时辰算,现在的确是晚上了,他知道这次不说出个重要的事来,恐怕下次就进不了门了。

    “师弟,小师侄,我发现个好玩的东西。”清岚挥了挥手里的婺镜,一边将它递给秦肆,一边说道:“给你们看看。”

    秦肆没有忽略对方眼中的那丝狡黠,正想推拒,却被清岚一把将镜子塞在了自己手中,接触到镜子的那瞬间,从镜子上发出一道明亮的光来。

    亮光瞬间将师徒二人包围,随即他们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这厅堂之中,只有那杯仍然冒着热气的茶证明他们方才还在这里过。

    清岚眯着眼笑了笑,然后瞪了眼那杯茶,才脚步轻盈地回到自己的居所,进门便见那位许久不见的道侣,心里哼了一声,语气不禁上扬了几分,“终于舍得回来了?”

    “怎么了?”

    “怎么了?储煜!你还问我怎么了?我在下界给你守了两辈子宝贝小徒弟,好容易飞升了,还整日见不到你人影,当时我想等师弟上来就好了,结果他飞升来了还天天秀恩爱,你让我是什么滋味?”

    “你这是吃味了?”储煜挑高了眉梢,一把将清岚拉入了怀中,声音带笑,“事情都处理完了,我今后不会离开了,多的是时间陪你。对了,我小徒孙呢?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料到他会这么问,清岚得意的取出婺镜在他眼前晃了晃,“送走了。”

    “……你动作倒是快。”

    “啧,去给我倒茶!”

    “是是是。”

    在那道光亮起时,秦肆下意识想要将镜子抛开,却发现它竟然似乎牢牢地粘在了自己手上,清肃反射性拉住了秦肆,然后二人一同落入了白光之中。

    回过神来二人便手牵着手站在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四周是高高筑起的水泥建筑,旁边门市传来歇斯底里的嘈杂音乐,还有个大音响在大声放着换季衣服大清仓。

    不出片刻,二人周围便密密麻麻围了一群人,多数是前来逛街的妹子,她们叽叽喳喳讨论着突然出现在步行街上的两个绝世大美男,特别是在见到二人交握的手时,更是兴奋得不能自已。

    “我赌一车黄瓜,这绝对是两个私奔的明星!”

    “啧,那我赌白头发的那个是受。”

    “身高决定攻受,早看出来了好嘛!”

    秦肆:“……”他记得他当初在现代时遇上的姑娘们都挺矜持的?

    秦肆动了动手指,示意清肃将手松开,却发现对方一动不动,反而握的更紧了,也便没有坚持,任由他牵着了。

    “你,你们……”一个二十岁左右约莫大学生模样的女孩被同伴推了出来,脸颊通红,双手不断交缠着,紧张得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下意识看向身后的同伴,见她们朝自己做出加油的手势,又看向秦肆,但只是一眼,又飞快低下头去,闭上眼,大声问道:“请问你们是神仙下凡吗?”

    “噗……”原本以为搭讪机会被人抢先了的众人一愣,随即都疯狂的笑了起来。

    女孩被笑得脸色犹如涨红了的番茄,直冒着热气,不知所措的看向身后的同伴,却发现她们正捂着脸,生怕被人发现她们认识她。

    “……”不就是说错话了吗?至于这样吗?不过那帅哥看过来时的眼神真的好苏啊!

    “我们是……coser。”好容易从记忆中翻找出这么个词语来,秦肆回道。

    声音好好听!不行要晕倒了,女孩脸更红了。

    “走吧。”清肃看了眼周围奇怪的人群,朝秦肆说道。

    “嗯。”秦肆点头,随即看向周围,微微勾了勾唇角,“请让让好吗?我们要走了。”

    天啦噜,小攻小受互动好萌!小受笑起来好好看!是以在听到秦肆说话时,众人晕乎乎的靠边,霎时间二人周围的围观者犹如潮水一般朝两边退去,直到二人消失在街角,他们才终于回过神来。

    “天呐!我还没要到帅哥的>    “中美人计了嘤嘤嘤……”

    “还不快去追!”

    第二日,新城最大的步行街千人狂奔行为上了新闻头条,原因不明。

    天色渐晚,余晖将城市染上了一层浅橘色,完成一天工作的人们步履沉重,神色倦怠的往家赶。

    二人换了一身装束,长发用障眼法缩短,虽仍备受瞩目,配着清肃那不怒自威的冰冷气势,倒是无人敢上来搭讪。

    坐在茶餐厅隐蔽的隔间中,秦肆捧着一杯咖啡,鼻间都是咖啡特有的香气,他抬起手遥遥一指,落在了不远处的一片格外气派的建筑上,“我以前就住在那里。”

    有些复古的红砖白墙上爬满了常青藤,院墙以内大部分建筑已经被火烧得漆黑,但从轮廓上仍看得出那是一座别院,在新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在市中心圈下这么大片地来建房,秦家虽不说是绝无仅有,却也算得上是富至贵极了。

    不知清岚是怎么办到的,他们现在所处的时空正是秦肆曾经创越前的那个世界,而距离他离开的时间,不过只过了两个月多一点。

    视线从桌面上的日历上移开,秦肆反手握住覆在他手背上的手掌,释然的笑了笑,“我没事,走吧,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了,我带你到处去看看。”

    对于秦肆的提议,清肃向来不会有意见,二人结了账便朝商场电梯走去。

    “瑶瑶,你认识那边那两个小伙子吗?”保养得体的中年女子拉了拉正一脸呆滞的年轻女子,这么优秀的两个小伙,要是瑶瑶认识,她怎么没见过呢,这都要结婚了,可别出了什么岔子才好,她可不想这么优秀的儿媳妇被人抢走了,中年女子有些担忧。

    “啊?”年轻女子皱了皱眉,眼里闪过一丝迷茫,口中答道:“不,不认识。”

    但就在看到那二人即将上电梯时,她忽然急了起来,将手中的购物袋往中年女子手里一塞,“阿姨,麻烦您帮我看着,我去去就回。”

    她冲过来时,正好看到电梯门关上,急忙去按电梯开门键,却无奈发现电梯已经下行了,霎时间脑子一片空白,呆愣愣的盯着电梯门,眼里有些失措。

    “你在找我们?”

    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一个声音从她身边传来。

    进电梯之前,秦肆忽然感觉到一道与周围各式各样的视线完全不同,显得格外古怪的目光从商场另一头走廊上传来。视线一转,落在那人身上,秦肆眼里闪过一道了然,回头看向清肃,也看到了与自己同样的神色。

    秦肆拉着清肃往旁边站了一步,示意排在他们身后的人先进去,却没想到她冲过来之后直接忽略了站在旁边的两个大活人,只盯着电梯门发呆,倒是让人哭笑不得。

    “你,你好,我,我叫戚瑶。”被人当场抓了包,戚瑶脸上有些局促,看了眼秦肆,脸颊有些微红,“那个,请问我在哪里见过你……们吗?”

    说完之后似乎觉得自己这样讲有些唐突,她连忙解释道:“我感觉你……你们有些眼熟。”本来想直接和秦肆说的,但随即发现旁边还有个清肃,似乎觉得只说一个人有些不妥,她又补上了个‘们’字。

    此时几人周围又围了一些人,纷纷感叹这搭讪技术也太过落后了点吧,这姑娘看起来挺漂亮的啊,难道越漂亮的人越不会搭讪?反正在听完她的搭讪内容之后,没一个人看好她会成功。

    然而事情总是出人预料。

    “或许是前世见过。”秦肆这么答道,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围观众人吸了口气,纷纷懊恼,早知道这么容易与帅哥搭讪上,他们老早就上了好吗!

    细细咀嚼着秦肆口中的前世二字,戚瑶眼里有些疑惑,但紧接着视线便被匆匆跑上扶梯的高大身影吸引了,她举起手臂挥了挥:“袁袁!这里!”

    听到这个称呼,刚被母亲通知前来处理情敌的成袁脚下微微一踉跄,本来摆出的威严表情瞬间崩裂,无奈地揉了揉戚瑶的头,“都说让你别叫这个称呼了。”

    话虽这么说,但成袁眼中的宠溺将完全没有说服力,路人捂着眼睛,纷纷表示狗眼已亮瞎,没想到看个帅哥也避免不了吃狗粮的命运。

    “你们好,请问你们是瑶瑶的朋友吗?正好我们三天后举行婚礼,如果你们方便的话可以先到寒舍住下,届时一同参加我们的婚礼,可以吗?”安抚好戚瑶,成袁才将视线落在秦肆二人身上,眼中满是警惕,手臂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势环在戚瑶肩上,语气中暗含警告,仿佛生怕他们会突然将他的宝物抢走一般。

    原型还真不愧是魔尊,占有欲还真强,看着成袁放在戚瑶肩上的手掌,秦肆眯了眯眼。

    但就在秦肆打算开口之时,突然感觉自己肩上也多了一只手,却是清肃以同样的姿势环住了他。

    周围此起彼伏响起了一声声短促的尖叫声,不少围观者都激动不已地拿出手机在咔嚓咔嚓照着相。

    他们不认识秦肆二人,但绝对认识成袁,作为成氏集团的年轻总裁,堪称新□□人,本以为是三男为一女撕逼大战,结果发现是一对情侣一对基!大新闻,这绝对是大新闻!

    清肃却不管旁人如何,依然将手放在秦肆肩上,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无比自然,显然此类动作他们已经做过无数次了,秦肆看了清肃一眼,继续朝成袁说道:“做客便不必了,婚礼我们会到场的。”

    “当时没有告诉他们地址,他们找不到怎么办?”婚礼举行前,戚瑶任由成袁亲手给她带上头花,一边锲而不舍地问道。

    “我给了他们请帖的,别担心,上面有地址。”成袁眼神专注,今天第不知多少遍不厌其烦的回答道,“别动,小心别针刺疼你。”

    见戚瑶果然不动了,成袁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心疼,细细将手下的青丝挽好,随即在她额际落下一吻,“我爱你。”

    “老是这么说,羞不羞!”戚瑶嗔了成袁一声,随即听到门外的喧哗声,不禁跳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喜悦,“肯定是他们来了!”当即提溜着婚纱长裙就往外跑,跑出几步,她又急匆匆地倒了回来,嘴唇在成袁表情不算好看的脸上碰了下,“我也爱你!”

    看着被哐当关上的门,成袁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犹带着温润触感的唇角,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秦肆二人刚进婚礼场地,便见戚瑶拎着裙子从里头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那半点不拘的动作与她脸上精致的妆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她本人倒是一点也不在意他人的看法,上前便将二人从人群中拉了出来。

    “你们来啦,我等你们好久了!”

    “新婚快乐。”秦肆递上手中精致的礼盒。

    “谢谢!”戚瑶笑眯了眼,毫不扭捏的接过的秦肆手中的东西,发觉还有点分量,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婚礼结束后拆开你就知道了。”秦肆笑道。

    “欢迎你们。”成袁整理好心情走到戚瑶身边,朝秦肆二人礼节性的点点头,顺手接过戚瑶手上的盒子,轻声说道:“典礼要开始了,我们去准备吧。”

    正如秦肆曾经在电视上见过的所有婚礼一样,戚瑶和成袁在所有人的祝福声中为对方戴上了那枚代表着一生的戒指。

    看着戚瑶眼角眉梢毫不掩饰的幸福,秦肆勾起了唇角,朝清肃道:“我们走吧。”

    然而清肃难得没有立刻回复他,秦肆不禁有些疑惑地转头,却见清肃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师尊,怎么了?”

    清肃倾身上前,在所有人怂恿着新人亲亲的热烈氛围中,朝秦肆唇上落下一吻,随即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还欠你一个双修大典。”

    待戚瑶从众宾客中脱身时,发现那二人已经不见了,虽然有些失望,却并不意外,踢了踢脚下的草坪,低声嘟囔着还没和他们道别呢。

    “新婚快乐。”这时一个穿着笔挺西服的俊美男子朝戚瑶走了过来,朝她递上一个小盒子,他笑起来十分好看,“结婚礼物,祝你幸福。”

    戚瑶怔怔的看着他,却如同秦肆他们一样,根本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此人,不过还是接过他手中的盒子,脸上扬起了幸福的笑容,“谢谢你的祝福,我一定会幸福的。”

    看着戚瑶的笑脸,男子眼神恍惚了一下,片刻后,重重的嗯了一声,转身大步离开。

    “累了吗?”成袁过来时只看见那人的背影,见戚瑶神情有些迷惘,不由有些紧张。

    “没,”戚瑶朝成袁笑了笑,“我只是觉得我好像忘了些事情。”

    成袁问:“很重要的事情吗?”

    “也许吧……我不记得了。”戚瑶想了想,随即见成袁紧张得不行的表情,忽然笑了起来,“好啦,想不起来了就让它过去吧,我只知道我现在很幸福。”

    婚礼结束,戚瑶将下午秦肆送的礼物郑重的摆在了床上,成袁洗漱好,上前搂住了戚瑶的腰。

    “你挡住我视线了。”戚瑶嫌弃的拍了拍成袁的胳膊,一面小心的将礼物上的结花解开,却发现里面是一大堆纸质文件,眼里不由有些奇怪,“这些都是什么?”

    “财产转让书。”成袁将几份文件翻了翻,“财产数量……我稍微预估了一下,相当于当年秦氏最巅峰的时候。”

    秦氏曾经在新城是个什么地位,戚瑶光是想想都觉得有些腿软,秦肆居然把整个家族的财产全部转让给自己了?!

    “天呐!我不能要!”戚瑶噌的跳了起来,光着脚就要往外跑。

    一把将戚瑶拉回来搂住,成袁表情有些无奈,“现在大晚上的,你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也没有联系方式,怎么去找他啊?”

    “……也是。”那两个人根本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想到这里戚瑶不由有些气馁,拿着这个盒子就像是握着个烫手山芋一样,实在有些发愁。

    成袁却没敢说秦肆这财产转让书分明就是给她撑腰的,估计是怕他家大业大,将来欺负了戚瑶,才会弄这么一出。

    成袁并不生气秦肆的不信任,只是为戚瑶高兴,她有一个好朋友。

    过了好一会儿,戚瑶才镇定下来,将手伸向后来那男子送的礼物,“这盒子这么小,应该不是什么转让书了吧。”果然,拆开后发觉竟然是一条编织得格外精细的红绳,上面串着一颗不会响的漂亮铃铛,将它拿到眼前晃了晃,眼里闪过一丝赞叹,“真漂亮!”随即疑惑地咦了一声,“这个绳子的编织方法和我的好像!”

    成袁从戚瑶手中抢过那条红绳,说道:“这东西一定是送给我的。”

    “胡说,他明明是送给我的新婚礼物!”戚瑶飞身要夺,却不慎扑到了成袁身上,被他一把抓住了自己身上的痒痒肉,三分钟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缴械投降,转身去拿那盒子,“我要翻出不是给你的证据,哼!”

    “……还真是给你的啊。”看着手上写着‘给成袁’三个字的纸条,戚瑶有些失望的瘪了瘪嘴,瞪了得意洋洋的成袁一眼,

    在戚瑶转头的瞬间,成袁看着手中那条红绳的视线蓦地复杂了起来,随后郑重地将它收起。

    这时戚瑶突然回过头来,细细的观察起成袁的长相,正待成袁觉得有些发毛时,她开口说道:“难怪觉得他有些眼熟,我觉得下午送我这条红绳的人长得和你好像。”

    “……”

    “啊对了,将来若是我们有宝宝了,叫什么名字好呢?”戚瑶忽然凑到成袁面前,眼睛亮闪闪的。

    “男孩叫肖毅,女孩叫肖伊。”

    “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他们像你一样可爱啊。”

    “那我希望我们的宝宝是个女孩。”

    “嗯?”

    “我觉得肖毅好耳熟,像是和人重名了呢……” 166阅读网




上一章 下一章 病娇重生之毒行仙路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