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学魔养成系统 > 学魔养成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394 是量子眼神!(感谢盟主暗隐霞痕!)

正文 394 是量子眼神!(感谢盟主暗隐霞痕!)

    午时,物院行政楼前,闵建中直接蹿出了车子,跑着上楼。

    他已调动了更多的资源去寻找解其纷,他很确信,就算他不做这件事,也一定会有更多的部门正在做这件事。

    至于李峥,钟平已经请到了,他们正在往这边走。

    闵建中也只好往楼上跑。

    这一个上午,他好似经历了三级跳一般,此时整个人亦已处于崩溃边缘。

    当看到第一篇论文时候,震惊之余,他很清楚这里面出问题了,因此第一时间杀到物院,想着要敲打一下众人,顺便与李峥聊聊,解开心结。

    倘若自己出面,再高傲的人也该给个面子了。

    当他看到第二篇论文的时候,平日的矜持与理智也随之被瞬间冲散,谁对谁错,有什么误会,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事情是按住李峥,留住李峥,哪怕李峥要求给一只猫教职都可以。

    好在自己出面,这一切尚有解决的机会。

    当他看到第三篇论文的时候,才终于发现自己的判断是如此荒谬。

    李峥从来就不打算,也不需要什么谈判或满足。

    甚至就连解其纷,也轮不到蓟大给他恢复教职了……

    最初,闵建中希望李峥能说明情况,解释为什么一定要与外校合作。

    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这根本就是反的,是自己要向李峥汇报情况,并立刻反馈出处理方案。

    搞反了,完全搞反了。

    不是李峥要用成果跟学校谈。

    而是学校为了留住李峥要拿出足够的诚意与他谈。

    留给闵建中还原事件全貌的时间不多了。

    此时他内心的呐喊也极其简洁。

    为什么就是自己呢!

    怎么就让自己赶上了呢?!

    咚!

    闵建中几乎是用拳头撞开的会议室大门。

    会议室里留守的人像是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惊吓一样,都“蹭”地站了起来。

    随着闵建中进来的刘奇和楚佑华则低着头溜到了自己的坐席前。

    闵建中行至桌前,匆匆扫视之间,很快锁定了理论物理研究所的一位老教授。

    闵建中见了此人,气息忙收了收:“张琪教授……您什么时候来了?”

    “解其纷曾是我管的,此事我也有责任。”老教授抬手道,“先不急说这个,最新的那篇魔角理论我粗看过了,架构是自洽的,但内容还要计算很久,考虑到有两项实验结果作为支撑,Nature置于版头,以及一位令人难以置信的人挂名通讯作者,我想他一定是对的。我本想第一时间就联系你,但电话不通,稍作打听后,只好来这里等了。”

    “您坐……”闵建中挥着手让大家坐下,自己却摇着头道,“刚才太激动,手机坏了,还没来得及看论文全貌,您说的通讯作者是哪位?”

    “是教授。”张琪轻轻点了点头。

    这不是废话嘛!!

    闵建中有些不耐烦,刚要发问“那么到底是哪位教授”的时候……

    嘴巴忽然僵住。

    如果只提“教授”,不挂姓不提名……

    那就只能是一个人了。

    “杨………?”闵建中支吾着问道。

    张琪点头,其余人则低头。

    闵建中一瘫。

    好了,彻底凉了。

    能请这位封笔几十年,在世的最大物理学家出山。

    Nature送个头版专题都显得太过小气了。

    后面是一场何等的地震已可想而知。

    沉默之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一位年轻老师着急忙慌地探头道:“李峥来了,在上楼了……”

    呼!

    以闵建中为首,全场人瞬间肃穆起立。

    闵建中更是走出会议室迎接。

    楼梯口,却是钟平的身影先出现了。

    “这边……这边……”他一只手向前引着。

    然后……

    李峥他……

    拉着一个女生的手就这么出现了。

    提静而来。

    不怒自威!

    闵建中瞬间感觉一股血涌到了嗓子眼。

    忍住……忍住……不要喷出来。

    咽了好几口,李峥也终于行至门前。

    闵建中硬着头皮伸出手。

    他太难了。

    面前这个人看上去明明只是一个学生,还是大一的那种过于帅的学生……

    却要上最高的规格,最郑重的礼仪。

    “李峥你好。”闵建中尽全力体面地说道,“我是我校学术事宜的最高负责人,闵建中。”

    李峥却没什么架子,只笑着握手。

    “闵校长好,网站上见到过您的,感谢您的重视。”

    看着李峥英俊的面庞,感受着李峥手掌的温度,听着李峥如春风般的暖暖问好。

    这一刻,闵建中双目湿润。

    经过一上午的打击,不觉间他早已将李峥想像成一个魔王,必然会谁也不屌,转着圈螺旋登场,然后把所有桌子都给掀了。

    哪知道是个如此三好的学生。

    “是我来晚了!”闵建中双掌紧握着李峥,紧抿着嘴努力矜持着说道,“之前,无论你还是解老师,有什么事情,有什么委屈,有什么不公,通通大胆的告诉我,我们现场处理现场解决。”

    “哪有。”李峥笑道,“物院大多数老师都很好的,我在这里集训过,这学期也报了五六门物院的课,受益匪浅,之后的合作里,钟院长和隋老师也都非常热情,是我要感谢物院的栽培。”

    闵建中听着这些,作为一名顶级科学家,他的脑回路似乎也不够用了。

    如果一个人的表达恰到好处。

    那就完全分不出来他是在说真话还是在阴阳。

    好在李峥没有让大家尴尬太久,很快让了让引出了林逾静。

    “这位是物院大一的林逾静同学,这次课题的核心想法与关键思路,都是她的手笔。”

    “太好了,太好了,林逾静同学也来了。”闵建中忙与林逾静短暂握手,“都是当世第一等的杰才,感谢你们选择蓟大。”

    “唔……”林逾静慌巴巴答道。

    “她说不用感谢。”李峥翻译道。

    “哦……哈哈……果然是惜字如金啊。”闵建中忙撒了手做请,“我们已经在尽全力联系解老师了,不如我们一边等一边说?”

    “不敢,闵校长请。”

    接下来,更加魔幻的一幕发生了。

    会议室内,全体与会老师保持站立,静静地等待李峥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坐席。

    他们不太敢直视李峥,又不太敢不视,最终都为目光找到了一个微妙的角度。

    既看又不看,既没有直视的冒犯,又没有不视的轻待。

    在这样概率分布的目光中,李峥保持着微笑,与林逾静一步步走向了会议桌的主宾席位。

    可以,有量子味儿了。

    随着闵建中与李峥相互谦让着落坐,其他老师方才坐下。

    第一次坐在会议桌的这个奇异角度,一览大家半低着头,似在听似在逃的坐姿,李峥恍然有了种一览众山小、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当你能够为所欲为的时候。

    却发现已无人与你平视。

    所有人都低着头任你为所欲为。

    在这恍惚间,才幡然发现。

    自己的学习,已经好到超越了这世间的尺度。

    此等寂寞,又有谁……

    “唔……”林逾静偷偷揪了下李峥。

    虽然喊着唔所欲唔,但真的唔起来,还是唔了。

    李峥淡然一笑,在桌面下轻轻抓住了林逾静的手,十指紧扣。

    还好,这高处还有你。

    虽然,这一系列行为,都在桌子底下。

    但脸上那酸爆的神情,却又是无可隐瞒的。

    致使在场的老师,都难免气,抖,且冷,

    闵建中太难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打破了这个场面。

    “咳……那么首先……我代表学校再次对李峥、解其纷、林逾静、归见风表示感谢与表彰。”

    “因为我的手机……坏了,所以更多的信息暂时也无法传达。”

    “但我相信,校领导、上级部门领导以及各学科单位领导,一定已经在传达相同的信息。”

    “以上几位,能在如此艰苦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成绩,值得最宏大的表彰。”

    “但我们更需要反思,为什么,如此优秀的科研工作者,只能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坚持工作。”

    闵建中话锋一转,冷眼扫视左右两边。

    “今天,在这里,我们要将事情一项项摘清楚。”

    “第一件事,关于解其纷的调动问题。”

    “我们虽然还未联系到解其纷本人,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反思自己的工作。”

    “钟平院长,请原原本本地说明,为什么要在明知解其纷正在指导课题的前提下进行调动,为什么要将一位理论物理学家调往下属企业。”

    钟平黯然点了点头。

    调走解其纷这件事是刘奇提的,但的确是他本人签字批准。

    即便他不知情,也没有签字,但只要事情足够重大,最高负责人也将必然成为最高责任人。

    事已至此,钟平避无可避。

    “首先,这是我个人的判断错误,是我的失职。”

    “我认为解其纷没有能力指导李峥等人的课题研究,并存在将他们引入歧途的风险。”

    “此外,在多年的教学工作中,解其纷仅为极少数学生服务,因此我并不认为他适合‘讲师’这个职位,在本学期开学初便将他调往实验中心。”

    “此后,我在李峥等人随解其纷研究的过程中,也并没有去了解他们研究的内容,而是陷入了经验主义,认定他们在进行一场没有结果且弊大于利的研究,继而批准了人事部门对解其纷进行调职的申请。”

    “此事主责在我。”

    “今后如若还有机会,我一定亲力亲为,为研究人员提供最大限度的理解和帮助。”

    钟平讲完,闵建中应了一声,接着望向李峥。

    “不仅是钟院长,我同样也犯了这方面的错误。今后我、包括我们校学术委员会,都必定全力支持诸位的研究,类似的情况绝不可能再现,这点请你放心。”

    “谢谢闵校长的重视。”李峥点头应了,随即舒了口气,“闵校长,各位老师,我能说两句么?”

    “当然,请。”闵建中等的就是这个。

    来吧,掀桌子吧!

    掀爽了咱这事儿就翻篇了。

    骂,赶紧骂!

    然而李峥却只是舒了口气,并没有任何要干死人的意思。

    “除去签字批准解老师的调动外,我不认为钟院长犯过什么错误。”

    “解老师对于多数同学教育上的失职,以及多年来消耗资源却无成果的情况,都是客观事实。”

    “我与逾静、见风等人,毕竟也是大一新生,在此前不过走运发了一篇电镜论文罢了。”

    “如果这种程度就能得到您刚刚说的那些优待,那钟院长一天工作24小时也不够用,物院的经费再翻十倍也耗不起。”

    “不仅如此,其实在全程,钟院长已经为我们提供了相当的照顾,无论是对解老师的过往还是对我们研究的判断,都是非常合理且真挚的。”

    “在这个过程中,包括隋淼老师,也都非常中肯地表达了对我们的担忧,我个人也接受了老师们的意见,缩减了课题团队,将课题失控的风险降到最低。”

    “所以无论何时,我都很感谢钟院长。”李峥说着冲钟平点头道,“谢谢您,也谢谢物院绝大多数的老师们。”

    钟平受宠若惊,焦灼片刻后,却又释然一笑。

    “也谢谢你的理解。”

    “但这里还有个小问题。”李峥突然话锋一转,“据我所知,您一直很重视人才,即便对多年毫无建树的解其纷老师也十分宽容,从您刚才的叙述中我也了解到,将解老师调走的申请并非出自您手,那么是谁?”

    “……”

    本来已和缓的氛围,瞬间威压了下来。

    “谁提出的?快些。”闵建中也是板着脸手一扬,“就算李峥不提,我也会问,学校也要问,早些说清楚,不要耽误大家时间。”

    一时之间,刘奇、鲁东升、隋淼三个人都唰地爆出汗来。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搞得跟小学生似的?!”闵建中拍了下桌子,“快,还嫌我们笑话不够多???”

    如此威压之下,刘奇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是我,鲁教授和隋淼老师共同商议决定的。”

    “唉唉唉!”鲁东升顿时眼儿一瞪,“我只是在旁边表示同意接受,这事可是你提的啊。”

    “鲁教授,我记得是你天天来我这里找,生怕耽误学生……”刘奇的脸不觉越拧越紧,“你还说解老师的理论每天对学生的荼毒都在加深,晚一日不如早一日……”

    “我没说过,从没说过。”鲁东升气得吹起了胡子,“我是比任何人都要支持李峥的人,李峥提出与物院合作,我们凝聚态研究所是不是第一时间就响应了?我接到隋淼的电话,当场就放下所有事情跑过去见李峥了,这一点很多老师都可以作证。”

    “那是之前,得知李峥死心塌地跟解其纷后,你还找过他么?”

    “那我还怎么找??你找过么?你了解过他们在做什么么?”

    嘭!!!

    闵建中一掌击在桌上。

    他自己都想不到,不等李峥掀桌,自己竟是先急了。

    “寒碜!!!”他瞪着二人缓慢而又沉重地怒骂一声,接着转向隋淼,“你来说。”

    “我……我这……”

    “不说你们三个都滚!!”闵建中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瞥了眼李峥。

    若是往常,再严重的问题也犯不上这么不体面的骂人。

    但没办法,今天必须要给事情一个结果。

    隋淼自然慌极,尽量半滴不漏地说道。

    “作为两院合作的物院负责人,这件事我当然负有重大责任……”

    “不过具体到解老师的调动,我始终是持反对意见的。”

    “倒不是因为欣赏解其纷的才华,我只是认为……”

    “不该让李峥这种学生寒心。”

    “要先陈清利害,再让学生自己选择,即便做出了我们不愿看到的选择,也应给他们时间,等他们锐气过去了再慢慢引导……这是我一直坚持的教学方式。”

    “只是从十月份开始,刘奇院长和鲁东升教授开始涉入这件事,我基本很难做什么,而且我平日的工作摆在这里,无权对人员调动产生任何影响。”

    隋淼话罢,李峥点头道。

    “斗胆冒犯开口。”

    “隋老师一直以来也都在贯彻他的教育理念,没有任何不妥。”

    “在我们的研究过程中,隋老师也是最常来关注的一个,只是数学内容已经深入到一定程度,他不太可能了解进展,于情于理隋老师都已尽力,这里应是我该向他道歉。”

    “为我的肆意妄为道歉,给您添麻烦了。”

    “在此也向闵校长、钟院长等诸多关心我的老师,郑重道歉。”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没做错什么,无须道歉。”闵建中随即转向刘奇和鲁东升,“这是闭门会议,我也直言快语了,作为没有被感谢也没有被道歉的相关人员,你们最好更坦诚一些。”

    刘奇和鲁东升二人对视一番。

    接着同时低头。

    “……是我的判断错误。”

    “失职了,乱提意见,我的责任。”

    “早这样嘛。”闵建中这才舒心一些,“等等先做自我检讨,之后校领导讨论如何处理,心下若有不愿,这笔账也不要记在李峥头上,记在我头上,将《魔角理论》这种级别论文的一作挤到下属公司,我不找你们,上面的领导也会找你们。”

    二人低头应了,不再说话。

    “好,那第一件事暂且这样?”

    闵建中这句话是冲着李峥半疑问地说的,见李峥并无异议后才继续说道。

    “第二件事,在我看来更为严重一些。”

    “教学实验中心,明知李峥课题组每晚都要在此进行研究,为什么要在12月31日更换门锁?”

    “我认为,这是彻底寒了学生的心的行为。”

    “极其恶劣。”

    “黄主任。”闵建中说着向比较角落的一位中年男人抬手,“请解释一下。”

    这位实验中心的主任,面相本就压力很大,此时更是一副要爆炸的样子。

    眼见今天已经闹成这样。

    去你妈的圆润……

    苟下去再说。

    “是刘奇副院长的指示。”黄主任硬着头皮说道。

    刘奇闻言,更是一副痔疮一路长到了脸上的爆裂紧致。

    “是……我……”刘奇憋得嗓子好似冒出烟来,“我怕解其纷调走后再回来讲课……”

    “你啊……”闵建中抬起手,使劲晃了晃。

    虽然这次没拍桌没瞪眼。

    但这次他是真的想杀了这个人。

    历史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只因一个小人物的一个小举动……

    前面那些事都不提,单单这个小小的锁芯,倘若没换……李峥怕是也不用做的这么绝了。

    一个锁芯引发的血案啊!!

    不得不说,作为校学术委员会的主任。

    闵建中的这个判断……

    10000%正确!

    此时的李峥,握着林逾静的手都更紧了一些。

    跨年实验夜……

    天时地利人和……

    就因为这个,全毁了。

    “唔……”就连林逾静也握得更紧了一些。

    全唔了!

    “我说刘奇……你怎么就这么有主意呢……”闵建中瞪着他反复摇着头,气到最后忍不住骂道,“解其纷、李峥碍他妈你哪根儿筋了?他们是顶撞过你还是抢了你的项目抢了你的人?”

    “………………”

    这个瞬间,全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虽然没有任何人明示,但薛定谔的眼神,其分布概率还是不觉间逐渐偏向了一个人。

    于是,闵建中也发现了有什么不对。

    他的眼光是何等锐利,只瞬间便看到了概率的焦点。

    楚佑华!

    正在擦汗!

    很多的汗!

    这个瞬间,强如闵建中,也不自觉地提了个肛。

    最可怕的局面出现了。

    刘奇、鲁东升无所谓……

    甚至钟平……喷一句也就喷一句了……

    唯独楚佑华,是他最不该惹,最不想骂的那个……

    甚至夸张一些来说。

    倘若没有李峥横空出世。

    那楚佑华便是物院的李峥。

    麻烦了,麻烦了……

    而李峥自己。

    又何尝不是嘴巴一圆,眼儿一瞪“哦?”了起来。

    他本以为整件事的核心是刘奇和鲁东升,其他人最多最多只是处于某种玄妙的集体惯性而盲从罢了。

    想不到,还有个幕后推手了?

    看到这妙不可言的眼神概率分布。

    李峥不觉已妙了起来。

    楚佑华,我差点都把你给忘了!

    这他妈你都硬送?

    嗨呀,几个月不见,最近学资又养起来了啊!

    这李峥可就搓手来劲了。

    此刻开始,他眼里,嘴里,英俊的法令纹里,都写满了两个字——

    妙啊!




上一章 下一章 学魔养成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