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学魔养成系统 > 学魔养成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395 他有异议!

正文 395 他有异议!

    李峥虽妙,但除李峥和林逾静外的所有人都是大不妙,甚至连开口质问的闵建中自己都陷入了短暂的凝滞。

    三十年的工作生涯,足够让闵建中遍历大大小小的矛盾。

    有学生间的矛盾,有学生和导师间的矛盾,有教授和学科带头人之间的矛盾……

    眼前这次,其实还算不上是最大的,但一定是最难抉择的。

    一位是成果斐然,眼看要写进教科书的团队领袖李峥。

    一位是声名在外,几乎要成为蓟大招牌的学术领袖楚佑华。

    闵建中开始后悔当面问出那个问题了。

    同时,一股闷气也鼓在了胸中。

    整整半天,一上午的调查。

    竟没一人提到李峥与楚佑华之间有过矛盾。

    反而在此时,用眼神默默告状。

    闵建中第一时间瞪向了钟平。

    这物院还是不是你管的??

    连换锁这件事你都查清楚了,楚佑华的事你不知道?

    钟平满面茫然。

    他是……

    真的不知道。

    不仅不知道楚佑华的事,甚至连现在闵建中为什么瞪他他都不知道。

    他一个搞高能物理的也不是上帝啊!

    退一步说,蓟大又搞不起对撞机,他手上的那点资源连楚佑华的一半都不到,明面上的事情他当然能管,可这含蓄的事情他想管也使唤不动啊。

    在这玄妙的尴尬一刻。

    刘奇啃了口老牙,硬是挺了出来。

    “闵校长,关于解其纷的调动,还有换锁的事情……”

    “全部都是我的决定。”

    鲁东升双拳一攥,也跟了上来。

    “我也有责任。”

    “既判断错误,又一意孤行,耽误了科研,也寒了学生的心。”

    二人双双顶上,硬是把那些眼神的焦点拉了回来。

    “嗯……”此刻闵建中也长长沉了口气,“这件事,你们尽快以书面报告形式提交上来,下午校领导班子会进行讨论,做好心理准备。”

    二人颤颤点头,不再多言。

    闵建中随即转望李峥,不敢太肯定地说道:“那么,这件事就交给学校处理吧,请相信学校,一定会给解其纷老师,给学生团队一个公正的结果。大家没什么异议的话……”

    “唔!”林逾静猛一抬手。

    “…………”

    全场惊愕,继而慌张。

    包括李峥也在慌张。

    从头到尾一声不吭,怎么突然就“唔”起来了。

    林逾静被所有目光直视,自己也慌了,赶紧又指了指李峥:“他……他有异议!”

    “我有异议?”李峥一愣,感受过林逾静桌子下面手上的掐劲儿后,终是一笑,“好吧,我有异议。”

    闵建中喉头的老血再次泛了上来。

    这他妈也行……

    全场的注视下,李峥冥思苦想着开了口。

    “还是那句话,很感谢学校的关注了。”

    “闵校长亲自委身来解决这些小事,我们也受宠若惊。”

    “对于学校的处理,我们自然也是有信心的。”

    “只是,如果,我是说如果。”李峥用力地拧起抬头纹望向闵建中,“如果眼前这些情况只是部分事实,没有挖掘到导致问题的核心,那么所谓公正的处理又有什么意义呢?”

    话罢,他淡然扫向众位师长。

    “诸位老师,以我的身份和对世界的理解,是不配在这里让诸位老师听我说话的。”

    “在此赘言,也不过是说些诸位老师都心知肚明,却又不方便开口的话。”

    “简言之,自我入学之初,最关注的始终都是‘环境’二字,我因此尽量多地与人合作,并大方地送上一作、二作、通讯作者,我希望能让有水平,有诚意的学者、学生,得到他们应有的东西,从而让整个环境进入更良性的循环。”

    “至于所谓课题、灵感、理论。”

    “容我狂傲一言——魔角理论仅仅是个开始。”

    李峥说话的同时,眼中逐渐荡出魔性。

    这股魔性逐渐覆盖了帅逼与天才的光环。

    真正的他出现了。

    “我还有很多东西,解其纷老师也还有很多东西。”

    “今天开始,必定会更有多的实验区域验证魔角理论中的‘隧穿路径’,这就像是一个个锚点,将帮助我们确定数学坐标,从而在解其纷的海量研究中,精准定位出正确的那部分。”

    “未来的一年,全世界的科研机构将全速运转,提供海量的数据以帮助我们更快的定位。”

    “这个过程中,很多量子理论会面临补充或重构,其影响力也必然会突破物理学,向各个学科展开辐射。”

    “这是我们未来研究的第一条线——充分挖掘解其纷的成果。”

    “而我本人,对于跨学科研究有一些小小的心得,主要研究致力于开启第二条线——全方位展开跨学科合作,合作中我也将继续贯彻自己的意志,水平与诚意将是我对合作对象的第一参考要素。”

    “在此之外,我不在乎合作对象有多少资源。”

    “反正,我的名字就是最大的资源。”

    说至此,李峥缓缓摊手,魔性一笑。

    “正如现在。”

    “我的名字从未出现在第一位。”

    “但大家第一反应也都是在找我,不是么?”

    这个瞬间,李峥不再有任何掩饰。

    每个人都在他魔性的眼神中读到了两个字——

    学阀!

    光天化日之下,顶天立地的学阀!

    的确,这三篇魔角论文,他的名字不仅没有写在第一位,甚至还缺席过。

    甚至那篇最轰动的《魔角理论》,其顺序排列根本就是这样的——

    解其纷。

    归见风。

    林逾静。

    李峥。

    杨振华。

    但无论怎么排列组合,无论姓名出现与否。

    每个人的第一反应都只有“李峥”二字。

    解其纷=李峥(之师),林逾静=李峥(之媳),归见风=李峥(之……之子?),甚至就连周毅都=史洋≈李峥。

    这他妈不是学阀是什么!

    李峥感觉气氛不对,忙擦了擦嘴往回收。

    “扯远了……”

    “以上这些,是在解释一个诸位一直都想问的问题——”

    “为什么,我没与物院合作。”

    “拦在我与物院之间的,一定不是那把锁。”

    “把锁换回来又怎样,把那个实验室送给我又怎样?”

    “就算把刘奇老师也调到子公司,就算给我再多的聘书和经费,又怎样?”

    “该不合作,一样不合作。”

    “该合作,就算他被挤到蓟大博通的收发室,我也一样合作。”

    最终,李峥与闵建中遥遥点头。

    “以上言语,我起初并不准备说,太过冒犯也太过令您尴尬。”

    “但其实我说与不说,都会这样做,今后涉及凝聚态与量子实验的研究,都将继续与菁华、中科相关实验室展开合作,实际上他们已经在立项了。”

    “我有脾气,但这件事最终与脾气无关。”

    “望您理解。”

    话说至此,已经相当于在点艹楚佑华了。

    凝聚态……量子实验。

    就差站上桌子指着他骂了。

    至于楚佑华本人。

    这汗早就擦不过来了。

    有趣的是,当他正面成为唯一焦点的一刻……

    量子眼神反而消失了。

    没有人真的看他了。

    在这漫长与诡异的氛围中,倒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开了口。

    张琪教授不轻不重,不缓不急说道:“各校有各校的重点,友校合作再正常不过,哪边方便,哪边人配合起来更通透,选哪边就是了,不必有任何压力。量子实验方面我或许了解有限,但……”

    老教授说着话锋一转,冲李峥猛点头道:“但在理论物理方面,我保证本校的理论物理研究所更为方便,随时欢迎来讨论、学习,至于我们这边的水平与诚意,你大可去问解其纷,毕竟他在这里呆过五六年。”

    “受宠若惊。”李峥忙谦道,“解老师曾经提过您,沈越岑老师也曾经提过您,是我早该拜访您讨论学习的,只是出成果前我人微言轻,自知配不上罢了。”

    “好说,现在我们配得上便是了。”张琪笑着引出右手的中年学者,“这位是现代光学研究所的凌教授,我们总定期讨论前沿文章,学术进展,水平与诚意我来担保。”

    “不敢不敢……”旁边的教授连忙抬了抬眼镜冲李峥道,“不过专精于光学领域,研究到40岁才发出第一篇Natuer,不过庸才,勤勉而已。”

    “我才是勤勉而已。”李峥忙点头行礼,而后搞得像弟弟一样问道,“两位老师下次讨论学界进展……我可以旁听学习吗?”

    “那当然一万个可以。”凌教授说着又引出了他右边的两位,“我们一般都是四人讨论,和重离子物理研究所的李教授、技术物理系的梁副主任一起,这样的学习探讨怎么也持续了七八年了,这两位的水平和诚意指定在我之上。”

    “过奖过奖。”

    “谬赞谬赞。”

    “李峥,这位是天体物理研究所的黄所长……水平诚意属我们物院第一流。”

    “这位是研究大气和海洋科学的刘教授……”

    “李峥,我只是一个普通研究员,发言只是想说,你女朋友真可爱。”

    “是啊,让林逾静同学讲两句吧,怎么跟中科那帮油盐不进的人打上交道的啊?”

    “唔……”

    “你的意思是……少说话多做事?”

    “有道理有的道理。”

    “今后与那边的沟通技巧我们还要多请教。”

    “唔唔唔……”

    ……

    一时之间,会议室好像成为了大型学习见面会。

    十来分钟的功夫,除了搞量子和凝聚态的人……几乎所有人都有人担保水平,所有人都与李峥、林逾静相认。

    虽然离题千里,但气氛终究有所缓和,闵建中便也没阻止,而是借机沉思,顺便向楚佑华递上难以理解的眼神——

    【李峥碍TM你哪根儿筋了?】

    楚佑华疯狂擦汗。

    【我TM也不知道,丫一上来就开始干我。】

    闵建中又是一瞪。

    【他有病啊他干你!再说他干你就干你了,你干他做什么??】

    楚佑华无辜摇头?

    【我不是,我没有,只是他一直在干我。】

    闵建中怒而甩头。

    【好歹做个态度,我尽量圆。】

    楚佑华仓惶摇头。

    【别了吧……我害怕。】

    闵建中再瞪。

    【来都来了,我TM来都来了!】

    楚佑华委屈抿嘴。

    【那……那我试试吧……】

    李峥本在与物院诸多大佬套近乎,来不及顾及楚佑华那边。

    可莫名其妙地,学资上千上千的涨,这才注意到了局促不安的楚佑华。

    【学资:148385→147229↓↓↓】

    【学资:147229→146080↓↓↓】

    【学资:146080→145361↓↓↓】

    哇!

    这刚哪儿到哪儿啊!

    楚佑华此时也是心一横,借着这股谈笑风生的热乎劲儿,终于在一个很和谐的时刻开口了。

    “李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是我的错……”他说着指向左右道,“但我们量子所和凝聚态的老师,都是一顶一好样的……比如张教授……”

    他本想借着热乎劲儿打个哈哈过去。

    但就在他开口的瞬间,李峥忽然面色一转。

    会场也跟着突然冷静下来,转瞬间还原了原本的氛围。

    就全场安安静静地听他发言。

    这就很尴尬了。

    楚佑华忙又擦起汗来。

    “我们这边……水平和诚意也都是有的么……”

    !!!

    李峥这可就兴奋了。

    楚宝儿,知不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

    真当我爱社交呢?

    “哦?”李峥兴奋望去,“所以,是我误会您了么?您其实是有水平有诚意的,只是我先入为主搞错了?”

    “啊……嗯……”楚佑华擦汗点头,“应该是……有这个可能吧……我一直都很主动地想与你合作,对于你的课题也是最关心的……这些你都……”

    “很主动?哪一次?”李峥二重瞪眼送了过去,“是打听到我母亲是资管司长后,还声称自己不知道这件事,一定要收我为徒的那次么?”

    在这个本来欢快的氛围中,李峥的质问猝不及防。

    而且是这种极其尴尬,不可能搬上台面说的事情。

    在这强烈的反差中,不仅是楚佑华,几乎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像是听到了指甲抓黑板的声音。

    “……”楚佑华也是懵了,心中酝酿着说辞,继续擦汗,。

    【学资:147229→145804↓↓↓】

    而李峥的尴尬之旅才刚开始。

    “难道是为了帮剽窃论文的刘雨薇说情,企图用50万经费打发我的那次?”

    哇哦!

    不少人都跟着瞪起了眼,也莫名兴奋起来。

    原来还有这一场戏?

    楚佑华此时已顾不得擦汗,只尽全力做出无辜的应对:“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学资:145804→144633↓↓↓】

    明明已经尬穿,李峥却仍乘尬追击:“或者是您跟解其纷说,帮他评个副教授,让他卖了我拜你为师的那次?”

    吼呦!

    现场人只差当场搬出瓜来啃了。

    拿职称买通解其纷?

    你可真会找人呐!

    【学资:144633→143258↓↓↓】

    “………………”

    楚佑华此时已被这尴尬三连搞得晕头转向,从嘴到脑子全部宕机。

    “除去这些,我们也没什么交流了吧?”李峥猛地接上了一招三重风雷瞪,“我们以前的交流中,似乎全都是利益、金钱和关系啊,这里面出现过水平和诚意么?明明摆关系谈利益才是您的唯一思路吧?”

    “李峥……”楚佑华扶着桌子,强行一稳,尽量不打颤音地说道,“我不知道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我们的事私下说,现在闵校长还在……”

    “不必,有什么误解当面说清,闵校长不正是因此才请我们来的么?”李峥薅至酣时,干脆一鼓作气落井下石,“一直以来,我都是在很努力了解您的水平和诚意的,比如您量子计算论文中Merkle-hash 树部分我就读不太懂,现在有机会,正好当面请教您,其中的哈希值是如何传输的呢?”

    楚佑华狂抖着瞪了回去:“李峥……现在在开会……”

    “那对McEliece算法的M值优化呢?选值为什么是10?”李峥说着抬手道,“快,大家都等着呢,我也等着呢,展现出水平和诚意,这是我唯一在乎的东西。为什么是10?”

    “这是……这是……”楚佑华颤颤抓向旁边的人,“这部分是孙教授负责的内容……”

    【学资:143258→139477↓↓↓】

    “那我再换一个。”李峥根本不予理会,紧跟着问道,“最基础的量子逻辑门矩阵变换你总该懂的,其中对输入进行计算的矩阵被称为什么矩阵?”

    “…………”

    【学资:139477→130002↓↓↓】

    “幺正矩阵……”旁边人半掩着嘴忍不住小声道,活像一个上课帮同桌回答问题的小学生。

    楚佑华还来不及反应,李峥便又是大臂一挥。

    “算了……要不来个薛定谔方程吧?”

    “李峥!”楚佑华听到这个可就有气势了,义正辞严骂道,“你真当我答不上??问一个大学教授这些问题根本就是侮辱,我不屑于回答!”

    “那请。”李峥抬手道,“如若能写出薛定谔方程,我当场向您道歉,并在后续论文中无条件加上贵研究所的机构名。”

    “神经病!!”楚佑华怒而抬手,抽出本子拔出笔便要奋笔疾书。

    李峥见势不对。

    操,忘了。

    这逼好歹是有本科水平的,还在讲课呢……

    这一念之间,楚佑华已经在咬牙切齿地狂写表达式了。

    看眼便要漂亮收尾,李峥手又是一扬。

    “不止一维方程,还有三维方程和定态方程,三组方程要写全。”

    楚佑华一愣,手竟是僵住了。

    这一瞬,他干巴巴抬了下头,满面茫然。

    但他很快意识到不对,又低下头去。

    可就这简单的一瞬已经足以。

    在场的哪个没教过上千个学生?

    这样的表情。

    不正是学生听课听懵了的样子嘛?

    哎呦呵!

    场内人这量子瓜吃的原地吞起了口水,恨不得连子儿都一口吞了下去。

    谁都知道,李峥这是不小心玩大了,跟这儿唬人呢。

    什么一维三维定态,根本就是差不多的东西,改改形式就是了,随便一个研究生……哦不本科……哦不,竞赛生来,搞不好都能写出来。

    此时眼见楚佑华驻笔低头,想说什么欲言又止,想写什么又努不出来,唯有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砸落。

    “唔……”

    这个声音不是林逾静发出来的。

    而是其他几乎所有人。

    很多人都听过楚佑华细节技术上一塌糊涂的说法,但总也不可能当面质问。

    至于偶尔必要的讨论,楚佑华往往都会把话题拉升到一个很高的层面,一旦到那个没人说得清的领域,那各种量子大概念可就没人说得过他了。

    也正因如此,在面对社会资本和上级领导的时候,他那套表达才无往不利。

    不然老学究们一个比一个严谨,一个比一个讲细节,让他们与圈外人来谈,都不是听得懂听不懂的问题,而是扛多久才睡着的问题!

    也确实有人猜楚佑华是滥竽充数,但这件事根本无法验证。

    他已经是个站得那么高的人了,总不可能按着他的脑袋逼他吐露学问吧?

    不不不……

    可能。

    李峥他做到了。

    此时此刻,对这间屋子里的人来说,看着完全缄默,干握着笔的楚佑华。

    犹如看到一个一个中学物理老师,知道F=ma,却不知a=F/m一样。

    这一次,李峥也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断崖式下薅。

    【学资:130002→111087↓↓↓】

    即便是李峥也有些懵了。

    薛定谔方程都问了……

    再问……

    真就牛顿三定律了啊……

    至此,闵建中终于也到极限了。

    “好了……先散会。”闵建中早已不知该哭该笑,只无力地摆了摆手,“李峥,你给我点时间,今天晚些我去找你谈。”

    “不劳校长……”李峥点了点头,好像还打了个嗝,“我……我好了,谢谢款……谢谢您的重视。”

    “那,先到这里。”闵建中说着扶案起身。

    突然。

    嘭!

    一双手掌拍在了桌上。

    一个沉默了整场的男人,僵硬起身。

    “不对……”隋淼满脸是汗,不知已经焦灼多久了,只低着头沉吟道,“无论怎么样……我依然坚信自己的原则……今天闵校长能来……我是期待着能有所改变的……我比谁都期待,比李峥都期待……可现在什么都没改变……楚所长难堪又如何呢……”

    “我不管了……我要说出来……”

    话罢,他震颤着转向闵建中。

    “我证明,李峥在撒谎。”

    全场一震。

    就连楚佑华也震了。

    都这样了……怎么……这到底是哪一出?

    “李峥……李峥他没有不跟我们物院合作……”隋淼沉着嗓子,一字一句说道,“12月31日当晚,他清楚地告诉我他的理论还需要最后的验证,希望能与我院的量子材料和凝聚态实验室合作。”

    “刘院长!”隋淼突然转头吼道,“我问没问过你?!”

    “…………”刘奇瞬间哑口,低头不言。

    “鲁教授!!”隋淼转而喷向鲁东升,“我问没问过你?!”

    “…………”鲁东升连汗都没力气擦了。

    “我们有机会的,我们一直有机会的,李峥最后还当自己是物院的人的,他是失望透了才与外校合作的!”隋淼用力摇着头,不觉间盯向了楚佑华,狠狠地盯着,好似要把牙齿咬出血一样,“刘奇不行,鲁东升也不行,只有一个人有能力掐灭这次合作,只有一个人!”

    这一次。

    闵建中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他始终都在犹豫,权衡。

    包括最后散会的结果,都是想留给自己和其余校领导更多的判断时间。

    但眼前这一击,成了压倒羊驼的最后一口吐沫。

    “隋淼,我完全理解你的不甘。”闵建中亲自起身走了过去,抚着隋淼的后背转望李峥,“李峥……你为什么没说这件事?”

    “……隋老师说的这些,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李峥一叹,接着又是一笑,“何苦呢,我说了又如何?不过是在为难隋老师和钟院长罢了,当然也在为难您。”

    “我早说过,我来就是来解决问题的。”闵建中拍着隋淼正色道,“很好,一路走到这里,我终于看清物院的问题了。隋老师,你是对的,全物院只有你一个人是对的,不要再有任何犹豫,所有情况大可原封不动地说明,低什么头?站直喽!我的腰杆就是你的腰杆,再者……”

    他说着又望向李峥。

    意味深长。

    隋淼啊,你此举无论是真心还是豪赌……

    都已经博得这个学校最强势者的青睐了。

    闵建中安抚过隋淼,刚要做后续安排,钟平突然握着手机原地惊奇。

    “找到解其纷了!!”

    钟平一吼过后,紧跟着瞪向李峥,眼里充满了恐惧。

    “他今早进的手术室……”

    “肝癌……”

    轰。

    天崩地裂。

    李峥的整个脑子像是被上帝从颅内被击中了。

    晃荡着倒在了椅子上。

    这一刻,很多琐碎的事情拼接在一起。

    明明健康却三天两头去医院的老母亲……

    戒烟……戒酒……不吃宵夜……

    捂着手机屏里的照片傻笑……却又连个好友都不加……

    博通公司的假,请都请了,却也不怎么接自己的电话不怎么参与课题……

    怎么可以这样。

    我明明做了这一切啊……

    你怎么可以看不到……

    说好了要在大教室里,在发布会现场,在学术报告厅,把你的理论,你的人生,你的一切都告诉全世界的啊!!!

    钟平一口气僵了很久,此时才勉强顺了下来:“应该不是晚期……解其纷的哥哥说只要手术成功,痊愈机会很大,只有很小的意外概率……”

    ?!?!?!

    瞪!

    李峥险些将钟平瞪死过去。

    你妈的大喘气??!!

    李峥像是抓到了光速一样,半爬踉跄着冲出坐席,抓起手机便向外冲去。

    老李!!!

    别拼模型了!!

    拿上你的刀!!

    快给我上!!!




上一章 下一章 学魔养成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