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小纨绔 > 小纨绔txt全集下载 > 正文 50 残忍的你(2)

正文 50 残忍的你(2)

    花瓶被摔落的瞬间,群雁在她身后盘旋而过,满眼是血色霞光投进的室内,乱得像台风过境。

    他们不愧是父子,连生气的模式也一样,就知道糟蹋东西,此刻站在门口的安熹微,内心这么感慨着,转过身的同时带上门,有意挡住屋内的混乱。

    她抱歉的笑着说,“看来,是不能留你吃饭了。”

    韩煦皱着眉,担心的问道,“需不需要我留下陪你?”

    他能这么问,就是已经看见刚刚屋内的情况了,原本就是她硬拉着韩煦回来吃饭的,眼下再找什么理由送走他,都觉得别扭,所以安熹微想,看见也好。

    “不用,没什么事,就家里人闹点小矛盾,你回去早点休息。”

    听她口吻从容的这么说时,韩煦轻抿唇,脸上写着不放心,随即说道,“不管有没有事,晚上十点以前记得给我一个消息,如果没收到你任何消息,我就过来找你。”

    “好……”拉着长音答应,安熹微无奈的笑笑,“你快回去吧。”

    韩煦走下台阶后,还是回头看她一眼,她依然站在那,笑着朝他推了推手背,示意他安心离开。

    只是在他背影逐渐远去时,安熹微完全敛下笑容,眼底一片冷意,她迅速地转身开门,脚步匆忙的穿过餐厅和厨房,对站在客厅中僵持的两人视若无睹。

    他们看着安熹微急躁地在寻找什么,她踩过地上散落的一张张,揭露她和李若寻种种,越过姐弟界线行为的照片。

    客厅中没有安熹微要找的人,她不停留地跑上楼,打开一间间的房门。

    她最初的计划,是唆使李若寻在他们结婚周年的时候摊牌,按李以博的脾气,他们定会闹得不可开交,而原本被一层糖果纸包裹的家庭,揭开却是早已腐烂的关系,多让人崩溃呢。

    意外的是,一次次的机会,全被她浪费,包括他们的纪念日那天,在她已经要放弃时,她埋下的这一颗诡雷,居然被别人引爆。

    安熹微找遍这栋房里所有的房间,不见许庭,她失魂落魄的下楼,因为如果许庭不参与,根本就没有意义。

    她站住脚,抬眼看见校服衬衫的领口被扯得皱巴巴的李若寻,嘴角挂着血痕,也正看着她,凌乱的刘海遮住几乎他的眼眸。

    这时,李以博哑声喊道,“安熹微……”

    他的话还未说,李若寻先驳斥道,“有什么事你冲我来,不要找她麻烦!”

    安熹微稍一怔,恍然想明白,他和他父亲生性简直如出一辙,要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就不顾一切的,因此许庭定是被李以博用什么理由哄走,不让她知晓这些。

    李以博隐忍着紧紧握拳,红着眼睛对她说道,“算我求求你,别毁了我的家庭。”

    闻言,安熹微一愣,顿觉讽刺,低眸轻笑出一声。

    而李若寻上前一步将她挡在身后,说着,“这不关她的事……”

    安熹微按住他肩膀,打断他的话,“你先回房,我和他谈谈。”

    他转过头来看着她,眼神想表达什么,她没有心思探究,软言安慰道,“放心,你回房去。”

    李若寻最终还是离开这里,少年清冷的眉宇,扫过一旁的男人。

    等关门声重重地响起,安熹微跨过地上散落的杂志,在沙发里坐下,相比李以博怒意未发的神情,她连语气也是平平的说着,“你怎么不让许庭知道这件事。”

    “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她是你妈妈!”

    “这跟她是不是我妈妈有什么关系,哦,对,有关系……”安熹微转头看他,笑的明媚荡漾,“我和她一样,就喜欢勾三搭四,做些道德败坏的事情。”

    李以博眼神晃动,带着一丝不确定,“你是不是……还对我们亏欠你生父的事耿耿于怀?”

    “是。”安熹微干脆的回答,然后她笑着说,“我何止耿耿于怀,我这不是就在报复你们吗?”

    “我和你妈妈是真心相爱,爱是没有先来后到的,发生就是发生了,而且你父亲的情况,当时已经无力回天,我承认没有顾及你的感受,我们就结婚是欠妥当,但是你不能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我们!”李以博急迫的解释,整张脸青白交接。

    “真心相爱……”安熹微喃喃重复一遍,再抬头说道,“对,你们爱的真心实意,我爸爸就是活该被气死,他的爱一文不值,比不上你们金贵。”

    为什么总有人,冠冕堂皇的用爱当借口,去谋杀另一个人的爱。

    她不再笑,目光沉凉的看着他,“就因为你们,才让我觉得爱是一件多么令人恶心的事。”

    李以博仰着下巴呼吸很久,怒极反笑,“好,我们让你觉得恶心了,那你想要什么补偿,逼着若寻和自己父亲反目成仇,然后毁掉他的将来吗!”

    “虽然开始我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没有这个打算,不要轻易给我定下这么重的罪行。”提起他来,安熹微话中的刺难得柔和,“他是真心对我好,无论出于什么感情,我知道的。”

    所以仅剩的良心,只留给他。

    安熹微站起身,抬脚往楼梯的方向走去,同时说着,“我去找李若寻把话说清楚,然后我会离开这里,这三年你在我身上花的钱,我知道你的户头,这一两年内还清。”

    李以博追上几步问道,“你要去哪儿……”

    她刚踏上一层楼梯,随即厉声道,“随你找什么借口给许庭交代,都不要来找我!”

    话音落下,安熹微头也不回地走上楼,无力再和他多说一句,已经没有意义了。

    站在李若寻的房门前,她握住门把尝试打开,无果,敲着门说,“开门,是我。”

    安熹微的手指曲着停在空气中,他站在门里,握着门把手,漆黑深邃的眼眸逼得她不敢对视,只能推着他走进房内,她反手关门,再将他压在书桌前的椅中,“坐下,我有事跟你说。”

    看着她直接坐在他身前的地上,浓密的眼睫轻轻垂下,李若寻伸手拽着她的胳膊,想如同往常般把她拉起来,不让她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这一次,却被她抬起胳膊,推拒开他的手。

    安熹微抬眼看着他,“对不起,我只是想利用你,来报复他们。”

    李若寻稍稍一怔,淡薄的灯光像一层雾,他的目光透过雾,落在她身上,只是一秒停留,就偏过头移开,而她解读出,“你早就知道?”

    得到他的沉默当做回答,安熹微轻笑一声,也对,他这么聪明。

    “我今晚就走了。”她声音轻柔的说着。

    李若寻蓦然回过头,眼眶有些泛红,“扔下我?”

    安熹微对上他那双漆黑中蕴着水光的眼睛,摇了摇头,说,“只要你答应我,好好读书,有机会就出国留学,不要费劲跟你爸争执,我就告诉你我要去的地方。”

    李若寻微张口想说什么,再被她打断,“我等你五年,等你有能力不再被他们管束,就来找我。”

    安熹微拉起他的手,握着他凉凉的指节,接着说道,“如果五年以后,你不来找我,我当你是移情别恋,这个约定就不作数了。”

    他轻轻拧起眉间,声音略带沙哑的问她,“你爱我吗?”

    安熹微眼皮一颤,鼻尖有些酸意,许久,才回答他,“我不爱你。”

    李若寻固执地收紧回握她的手,关节泛着青白。

    她抿了抿唇,好不容易抽出自己的手,吸着鼻子说道,“所以,要不要来找我,你自己想清楚。”

    既然不爱,为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么委屈的看着他,害怕他真的不会去找她了。李若寻很想问,却没有问她,因为他知道就好。

    列车奔驰在平原之上,哐哐地砸过这里的夜晚。

    脏兮兮的窗玻璃反着光,隐约可见她的轮廓,以及她手中忽明忽暗的烟。

    安熹微站在车厢中段的吸烟处,拿着手机给韩煦发去信息——

    一切都好。

    吸完最后一口烟,在垃圾箱上按灭烟头,她忽然觉得有点冷,竟然冷得眼泪滚落下来。

    -

    黄梅时节,岷山市地处南方,这几日阴雨连连。

    清晨起床开始,就被雨水无情的折磨,举着水桶对准天花板漏雨的位置放下,她心力交瘁地叹一口气,转身去洗漱。

    关上略有陈旧感的防盗门,她把钥匙塞进包里,正要下楼,听见楼下关门的动静,她立马向楼梯的扶手趴去,就看见拎着菜篮子的房东阿姨。

    安熹微随即喊道,“阿姨!”

    中年女人应声抬头看去,“哎?”

    安熹微急忙跑下来,包里装的东西噔噔噔响,一边说着,“我那房顶又开始漏水了……”

    “行,不急,我下午找人给你修啊。”阿姨抬了抬手,说完就要走。

    “不是……”安熹微眼疾手快地拉住她,抱着她胳膊左右摇摆,扁嘴说,“每逢下雨就漏水怎么住呀,我还是一个小姑娘,又不是糙汉子可以随便将就,房租就不能再便宜点嘛。”

    阿姨忽然正色,问道,“小安,你住这儿快五年了吧?”

    安熹微表情懵然地点点头。

    “阿姨什么时候给你降过房租,别想这事儿,下午找师傅给你补屋顶哈。”阿姨一边说着,一边拨开她的手,然后快步下楼去了。

    安熹微愣一下,再趴向楼梯扶手,朝下面喊着,“阿姨!”

    回声响彻在老旧的民楼里,消散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

    小型的写字楼外,挂着一间儿童写真摄影馆的招牌。

    安熹微抱着一架相机,手里正旋着镜头,路过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身旁,往他电脑屏幕上扫一眼,当即倒吸一口气。

    “江超同志,我不是说过不能直接对图像羽化,你得先加层蒙版啊。”

    说来也巧,安熹微刚搬来岷山市不久,就遇上回老家探亲的江超,两人见面聊着聊着,他就提出想和她合开一间照相馆,他出钱,她摄影,正好。

    安熹微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想法,哪有天上掉伯乐这么好的事情,只是当时她没有任何对未来的规划,考虑一段时间,也就答应下来,这不知不觉,竟然过去几年。

    “哎呀,我说怎么像素变低了。”江超回过头问她,“那现在怎么办?”

    安熹微无奈的说道,“还能怎么办,也没有备份,全部重新弄呗。”

    江超哦一声,跟着点开没有修饰过的原始照片,她不忍看地摇摇头,拿过桌上的烟盒,“我出去抽根烟冷静一下。”

    安熹微推开工作室的玻璃门,外面的走廊挂着一幅幅展示的相框,那站着的男人,背影高挑挺拔,不像小城市的人,她只是瞥一眼,多余的没有关心。

    她站在电梯旁的垃圾桶前,摸遍全身找不到打火机。

    懒得再回去拿,安熹微靠近那男人身后,偏头说着,“帅哥,借个火。”

    他身形稍怔,缓缓转过来,她愣在一时。

    此刻,站在安熹微眼前的人,俊朗的五官没有多大变化,气场却沉稳许多。

    他从外衣口袋中掏出一只hy的打火机,没有递给她。

    “我来点。”他的声音清冽低沉,说着,拇指擦过银色的盖。

    安熹微刚回过神来,看着他递来的手,腕上那块手表,黑色的表带,表盘一圈淡金色,和他身上的衣着相比,廉价的不行。

    她含着烟将头靠去,吸着点燃,吐出一口淡薄的烟雾,轻声说,“谢谢。”

    他收回打火机,没有应答。

    几年不见,安熹微想到他随身带着打火机,就问,“你现在会抽烟啦?”

    他的目光深邃幽沉,看着她说,“我不抽烟。”

    (番外《恋恋风尘》完) 166阅读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小纨绔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