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丰盛时光 > 丰盛时光txt全集下载 > 正文 126 番外四

正文 126 番外四

李晓拿着乐世春季答谢会的企划书推门进入总裁室,还没张嘴就见乐乐打了个让他噤声的手势,指着休息室的方向,小声儿说,“楚见感冒了,吃了药睡着呢。”

    李晓点头,文件直接交给乐乐,反正给他俩谁都一样。

    沈长乐早就从助理变成公司副总,他除了分管乐世集团下属物流公司之外,还要协助楚见处理公司全局的事物以减轻楚见的压力,所以相比其他副总,乐乐要更累点儿。

    几年的磨合,公司管理层之间形成了某种默契,有些事只要沈总点头了基本就不用再烦楚总。乐乐知道楚见的心思头脑不是自己比得上的,人家似乎天生就会做生意,而自己虽然是楚见一手教出来的,却总是差点儿。俩人行事风格有几分相似,到底还是不一样,同一件事儿乐乐的决定相对稳妥周全,而楚见的做法则是要被赞一句精彩漂亮的。好在乐乐知道轻重,哪些事儿自己能做主哪些事儿得跟楚见商量都分得清楚。

    乐世是大家的心血,每个人都很珍惜,每个人都很尽心尽力,乐乐尤其这样。他一直努力地学习,不断充实自己,尽量多的去承担一些事务,当然也不会过于勉强,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实在做不到也没关系,还有楚见。

    要说乐乐和楚见之间也会有分歧,特别是刚开始的那两年。倒是楚见让步居多,他会按着乐乐的方法做,然后分析效果,提出改进,最终完美,所以那段时间,乐世高层中暗地流传着这样的说法:

    第一,楚总最大。

    第二,如果沈总和楚总有分歧,听沈总的。

    第三,时刻牢记第一条。

    即便乐乐在无数的决断与权衡中飞速的成长着,现在也堪称老谋深算了,偶尔也还是会跟刘岚他们抱怨,“我觉着我再怎么练都赶不上楚见。”刘岚则会安慰他,“没事儿,又不是你一个人赶不上。他就非人类,跟他比,谁比谁栽。”

    乐乐自然也不是真的纠结,这个问题早八百年他就认命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向楚见靠拢的决心。

    “答谢会邀请人的都回信儿了吗?”乐乐翻着李晓给他的那叠文件问道。

    乐世每年一次的答谢会越来越热闹了,有工商局的、税务局的、交警队,使领馆的、媒体的,以及比较大的加盟商和其他合作企业的负责人,粗略算算都不下百人。生意做得越大,接触的人越多,关系网越复杂。作为主办方,乐世对每次答谢会都是精心安排,严密部署。最大的单子都是喝着酒说着笑话敲下来的,这是国情。

    “广西的老刘来不了,说媳妇儿快生了;还有,思安建工的韩总来不了,说那天有重要的事儿,让郑总替了……其他的都回信儿说能来。”李晓说完正事儿,看乐乐点点头,开始调侃,“我说乐乐啊,就你这么尽心尽力地伺候着,咱家少爷还能感冒,他也太娇贵点儿了。”

    乐乐闻言头都没抬,懒洋洋地答道,“娇贵怎么地,碍着你啦,我就喜欢他娇贵。”说完极得瑟地甩了李晓一眼。

    早就褪去了学生时的稚嫩,曾经芳草般的鲜美而今出落成云杉般的隽秀。二十七岁,仿佛挂上红霜的苹果,成熟中和了青涩。年轻,却已然可以承担很多。只是某种痞气的神韵还在,好像脱了西装就能跟谁去干一架。乐乐这个护短儿的样子让李晓怒其不争地感叹,“没救了你!”

    从总裁室出来,李晓跟总裁秘书说,“楚总病了,去买点感冒药。”秘书回答说沈总那边已经买了一盒。李晓阴险地笑着,“一盒儿哪儿够,多备几盒儿,估计咱家沈总离感冒也不远了。”

    楚见虽然总是很强悍,偶尔也会败给流感病毒,这无关娇贵不娇贵。

    下班儿时,乐乐轻手轻脚走到楚见床边。厚厚的窗帘遮了下午室外过于明亮的光,给出一室静谧柔和的浅暗。盖着被子睡觉的人眉头轻轻蹙着,长睫毛安静地扑下来,额头和鼻尖上有些微细细的汗。息了平日里飞扬桀傲气势,微红的脸色、微干的嘴唇都给睡着的楚见蒙了一层柔和,柔和之下更是透出如珠如玉般的温润。每个见过楚见的人都会觉得,如果有谁可以来诠释一下什么叫做‘翩翩贵公子’,那楚见必然是首选。足够的傲然,才能给出谦和,足够的显贵,才能给出平易,而楚见的谦和与平易却刚刚好辉映着他身上那几乎是与生俱来傲气与贵气。在商场打滚这么多年,也没沾染一丝媚俗,从头到脚的每个细节都透着卓然精致、优雅不羁。没有人比乐乐更明白更欣赏楚见的全能和强悍,只是这毫不妨碍他花大把心思金贵着他家少爷。而且,即便跟楚见朝夕相对了这么久,乐乐硬是没能生成一点半点儿的免疫力,看着那个人就能轻而易举被迷进去。

    给楚见紧了紧被子,乐乐拿温毛巾小心地拭去他脸上的汗。长睫轻启,薄雾氤氲下纯色的眼睛像是沉在水底的黑宝石。楚见醒了,看着乐乐也不说话,慢慢地眨了一下儿眼睛,像是漫不经心,却说不出的从容轻盈。

    乐乐把手放在他额头上,小声儿说:“没事儿,好点没?”

    楚见点头,笑着回答:“感冒而已。”声音沙哑。

    知道只是感冒,但乐乐还是心疼。手底下的皮肤仍有些烫,但比之前要好很多。“你接着睡吧,发发汗就好了。”

    楚见不配合地拉下被子,扯得身上的关节酸疼,“热。”

    乐乐赶忙给盖严了,“就是要出汗。”楚见挣了两下,乐乐拦着他又不敢用劲儿,“楚见,你别动了,别动了,不许动了……”少爷本来也没想怎么地,结果乐乐那个紧张的表情让他觉得挺好玩儿,左右无聊也就闹两下,这么一闹都不觉得难受了。楚见被压制着停下动作,看着乐乐笑起来。曾经少年身上那种带着细腻质感的轻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飞云渡影、无限风流。

    乐乐全凭本能地俯下身去,而楚见则在乐乐快要亲到自己时偏过头,“感冒呢,传染。”那个吻直接落在楚见脖子上,一个觉得清凉,一个觉得炙热,于是生病的人清醒了,没病的人迷乱了。乐乐细细地啃过每一段皮肤,嘀咕嘀咕地说,“染就染呗……早晚的事儿。”

    楚见无奈,这个家伙痞起来真让人没辙。

    乐世的那些人,其实各具特色,像楚见是王子型的,刘岚是管家型的,肖千水是冰山型的,周全是严谨型的,李晓是笑面虎型的……沈长乐因为分管物流,跟天南地北的加盟商接触的多,本性的乖痞再加上点儿为人处事中养成的仗义和干脆,很有几分江湖气。

    数年前的那场意外让乐乐在挺长的一段时间内恢复不过来。楚见也慢慢发现,只有爱和关心并不足以找回那个阳光般灿烂夺目的沈长乐,他需要的是一次新的生长,从内心里生出可以支撑自己、把握人生的勇气和力量。于是楚见会尊重的他的看法,工作中,越是重要的决断越是给他极大的权限,他相信他的乐乐会在磨练中长出更加强健的筋骨,撑得起期待,担得起压力,更受得起暴雨风雷,用新生的覆盖过去的,他和他并肩在一起,在他们的世界,自在无拘。

    而沈长乐的人生信条之一,就是不让楚见失望。起先楚见告诉他放手去做的时候,他还会犹豫会担心,会跑去找刘岚、肖千水、李晓、唐小愚他们商量。

    他问他们,“你们看这方案行吗?”

    那些人回答,“你说行就行。”

    他问他们:“这案子要是赔了怎么办?”

    那些人回答,“咱赔得起。”

    他问他们:“你们就这么听楚见的?”

    那些人回答:“必须的。”

    其实有楚见和这么多人盯着,怎么可能让他赔了。

    某个乐乐接手的案子大获成功,大伙儿聚餐庆祝。乐乐在长期地提心吊胆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谢天,感谢地。”

    李晓听完,眼珠子一转,说到,“感谢命运。”

    刘岚笑着接下去:“让我们相遇。”

    肖千水:“自从有了你。”

    周全:“世界变得好美丽。”

    楚见:“……吃饭吧。”

    唐小愚怒道,“楚见,你破坏队形。”

    乐乐扫过这圈儿人,咬牙切齿,“没一个靠谱儿的。”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信任和压力之下,就是在这群不靠谱儿之人的压榨之下,乐乐一步一步越走越稳,用成功和教训铺垫起的信心让他越发独立和强韧。楚少爷的行事风格确实对乐乐形成很大的影响,但是乐乐自身的坦诚、大度、义气,同样让他在事业上受益很多,后来物流公司那些加盟商都亲切地戏称他沈老大,甚至有几个跟乐乐私交还颇为不错。特别对于物流方面的事务,沈长乐的面子有时比楚见还大。

    不过,工作归工作,那俩人之间,少爷还是少爷,乐乐照样还是美不颠儿地伺候着,捧着哄着各种腻歪。

    八年多的相处,对于彼此都熟悉得没法儿再熟悉了,可是,乐乐还是那么喜欢楚见,他越来越出色,几乎光芒万丈无人能及,可偏又这么依恋自己。经常地,少爷靠在他肩膀上,说困了,累了,饿了……就是个撒娇的爱人,让人不得不宠着。要是赶上楚见出个差嘛的,一周两周见不到,沈长乐都能想出毛病来。楚见也是,必要的应酬之外,能在家里呆着他就哪儿都不去。朋友们没事儿就去他家当电灯泡,毕竟,调侃他俩也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乐乐抱着楚见亲得忘乎所以,那是他家少爷,更是他家心肝宝贝。楚见身上的热度渐渐把沈长乐点着了。乐乐一边解着自己的扣子一边说,“楚见,要不,咱们换个出汗的方式。”楚见那是谁啊,马上明白他的意思。人家极为淡定,低低地垂了眼睫,半掩住纯黑的眸子,“我是病人。”

    乐乐手脚麻利地脱掉自己的衣服挤进楚见被子,“恩,知道你没力气。”

    “所以,你这算乘人之危?”楚见看着乐乐,目光被睫毛剪得细细碎碎。

    乐乐的手摸进楚见的睡衣里,热乎乎的背上沾着些潮湿的汗水,滑地难以形容,“当然不算,我这不是治病么?”

    楚见抬着胳膊由乐乐将他睡衣剥下来,关节处仍留着高烧后的余痛,“我觉得感冒药就挺好的……”

    “不行,是药三分毒,还是运动疗法比较纯天然绿色环保原生态……”乐乐压在少爷身上笑着,倍儿坏倍儿坏的。

    “借口……”楚见白了那个笑得花儿样的人一眼,然而这种风情却像一星火直接而干脆的引爆了沈长乐心里的欲念。他收起笑颜,轻轻地扳着楚见的下巴,慎重地吻下来,先是温柔地碰触,之后变成深切而情意绵绵地纠缠。熟悉,是的,像呼吸一样熟悉,也同样的必不可少。楚见的一句情话,一个眼神儿,以致每次亲吻中的一轮回应都让乐乐不能放手,那是来自爱人的思恋与信任、依赖与保护,是让生命丰盈起来的能量。

    乐乐的手指沿着楚见的脊椎一路向下,坦白地承认,“对,是借口,我就是想要你。”

    骨头里炸开一串火化,楚见喘着气笑出来。这家伙!

    “难道我要……”乐乐抬起楚见的腿放在自己腰侧,继续说道:“……你还能不给?”

    请求或者命令,其实更是情人间的不可理喻,仗着你对他的爱,要你了整颗心,整个人。楚见配合地放松自己,手臂环着乐乐的脖子,恨恨地却又宠到没边儿地感慨:“惯得你!”

    失去过,就会格外珍惜,珍惜过就知道,爱的意义不止在于携手人生,更在于这个过程中你给我的、我给你的那些勇敢、快乐、恣意生活的能力。

    次日,楚见感冒痊愈,沈长乐开始红着眼睛打喷嚏。李晓这个乐啊,亲自拿了药给沈总,还跟总裁秘书炫耀一番自己如何料事如神。

    乐乐没精打采地靠在沙发上,冷不防被人抱个满怀。

    “吃了药好点没?”楚见问。

    “哪儿有那么快见效啊?”乐乐回答,同时感到一片湿润的吻在耳朵后面化开,继而是某人蛊惑般地建议:“不如,试试纯天然绿色环保原生态的运动疗法?”

    “……”


上一章 下一章 丰盛时光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