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年年有兽 > 年年有兽txt全集下载 > 正文 100 第 100 章

正文 100 第 100 章

    蚺最近同样在烦恼,不过他苦恼的内容与年夕和黑狐狸不同,他觉得自己和易定总在滚来滚去,貌似做的太多了。他的烦心事足以让其它眼巴巴盼着与恋人这样那样的小伙伴们羡慕嫉妒恨。

    他侧过身,稍微蜷了蜷身体,盯着枕边的易定。易定正在睡梦中,满脸的笑容,一看就是一个大美梦,梦中少不了蚺的存在。蚺不明白,易定为什么总是如此开心,每天哪来那么多让易定高兴的事情发生。

    殊不知,对易定而言,能够和蚺时常在一起,就是最让易定高兴的事情了。

    这会儿,易定还没有醒,蚺躺在床内想事情。王蚺和易定返回来世有一阵子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样,蚺觉得,或许他没有必要担心将来的自己,因为王蚺已经放下了很多追逐,停下来享受身边的幸福。

    那么,他该如何处理自己面前的问题。

    到底有没有必要切断与虚幻之境的联系,然后继续自己的成仙之路。他不停的询问自己,虚幻之境对他意味着什么,易定对他又意味着什么。

    他看了看自己的半块古玉,往事逐渐浮现。

    那个时候,蚺和易定离开了易定的家,踏上了寻找夕的道路,朝着万妖城艰难前进。起初,蚺的修为并不高,妖力也不算强,直接应对其它的妖怪倍感吃力。幸亏他天生有冰蓝色的光芒保护,避免了不少麻烦。

    另一方面,由于易定奇筋异骨,灵力充裕,易定不但不怕被蚺的冰蓝色的光芒刺伤,还非常乐意与蚺亲昵。易定对蚺十分温柔,面对那些企图伤害蚺的坏蛋,毫不客气,他一路上为蚺挡下了无数的危险。

    某天,蚺和易定在河边稍作休息,迎面来了一条巨型巨大的蝰蛇。蝰蛇打量了蚺一番,又看了看在河边喝水的大乌龟,得意洋洋地来到蚺的面前,说道:“这儿是我的地盘,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以后就归我了,那只乌龟我不要。”

    蚺淡然地别过视线,并没有理会大蝰蛇,他不急不忙地挪到大乌龟的龟壳上面趴着,对易定说:“走吧。”

    易定应了声,驮着自己的心上人慢悠悠地往前走,同样也没有搭理大蝰蛇。一路过来,他们遇到过各种各样的阻挠,不差蝰蛇这一个。

    对于易定和蚺的无视,大蝰蛇表现的相当不高兴,在如今一片混乱的妖界,他抢夺到这般山清水秀的领地实属不易。他主动给大蚺妖说话,是给对方面子,竟然敢不把他放在眼里,简直不知道他的厉害。

    大蝰蛇发出了嘶嘶的生气怒吼,易定他们没有在意,换来的结果是,易定脚下一空,掉进了一个陷阱内。

    说是陷阱,实则为一个很深很深的坑,四壁十分的光滑,不易攀爬,坑底赫然可见诸多白骨。大蝰蛇立在陷阱边,露出胜利的笑容,这就是对方胆敢小看他的下场。

    倘若蚺乖乖的求他,他或许会答应救蚺出来,让自己好好的乐一乐。至于那只大乌龟,蝰蛇表示,他对乌龟不感兴趣,饿死在坑底算了。

    蝰蛇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惊觉坑底的龟和蚺压根没在听他讲话。

    易定好奇地摸了摸滑溜溜的壁面,对蚺说:“太溜了,估计不容易抓稳。”

    蚺对那些看起来不知道抹了什么恶心液体的壁面不感兴趣,他低头看了看坑底堆积的尸骨。他明白,他们若要直接上去,恐怕不简单。

    不过,万事总有适合的解决方法,蚺用尾巴蜷起坑中的白骨,小心的放在一旁,他慢慢地摸索到坑的最底部,从自己的尾巴尖敲了敲地面。随后,他闭上眼睛一边敲,一边仔细听,反复确定。

    他相信,坑底再往下一段距离,有一处空旷的空间。

    面积特别大,只是不太确定是什么地方。无论地底的情况如何,反正比留在坑内强。于是,蚺喊住大乌龟,说道:“别再摸那些恶心的墙。往下挖,下面好像是空的。”

    听到蚺的话,易定立刻放弃了光滑的壁面,他顺着蚺挪开的空位置,一个劲的往下挖。

    蝰蛇不满意地望着他们:“别说我不提醒你们,别以为你们挖到下面就得救了。那里才是真正的死亡之地,没有人能够活着出来,掉下去会连骨头都不剩。”

    这片土地之所以还能如此安宁,没有遭到大肆的破坏,就是因为地底隐藏了诡异的黑暗。

    很显然,易定和蚺又一次无视了蝰蛇的存在。蚺躺在乌龟壳打盹,易定就卖力的刨泥土。

    许久之后,迷迷糊糊的蚺忽感身下一空,他和易定一道掉进了一个无比昏暗的地方。蚺不清楚这是哪儿,他只知道,这儿给他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

    蚺与生俱来的冰蓝色光芒瞬间照亮了周围的小片区域,他小心的打探附近,深感不妙,他们恐怕来到了一个确如蝰蛇所说的死亡之地。

    正是由于地底有这样的区域,导致这片土地少有牛鬼蛇神敢靠近。只是,如果身处坑底,至少抬头就可以看见出路。他们陷入陌生的地点,压根不知道出口在哪儿。这里或许真的是,吞下去连骨头都不剩的可怕地方。

    易定随即点燃了一团灵火,四下张望:“这是哪儿?”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四周的景色莫名变化了。几只残缺不全的毒蝎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它们高高的立起了尾巴上的尖刺,冲向易定他们,一股浓烈的腐烂气味随之而来。

    几乎眨眼间,易定驮着蚺从原地消失不见。转瞬就避开毒蝎的攻击,蚺对此并不感到意外。虽说大乌龟平时慢得要死,可逃命的瞬间,速度还算令人欣闻,要不然蚺也不敢安心的趴在易定的后背。

    易定缓了一口气,问道:“它们有没有跟过来?”

    蚺随口应道:“应该……”没……

    他的话未能说完。按照常理,假如易定突然爆出了超乎寻常的速度,别的生灵基本上不可能跟上来,偏偏,他们目前处于不一般情况。

    蚺不懂这是怎么回事,那些毒蝎不仅跟了过来,它们的数量还在急速的增加。随着易定躲避的次数增多,毒蝎的数目铺天盖地,不见丝毫被甩掉的迹象。

    易定在纳闷,蚺也在纳闷。

    刹那间,附近的气息陡变,躲避毒蝎的易定一下子冲出了洞口,跌下了断崖。他的灵活随之熄灭,身边又是一片黑暗。

    同一时刻,眼疾手快的蚺大力环住一块巨石,他缠紧巨石,也缠紧了大乌龟。此时此时,蚺有且仅有一个想法,这只大乌龟怎么这么重。

    他努力的稳住动作,小心翼翼地往上挪,将自己和易定拖回洞口。直到确定彼此安全了,蚺才稍稍松开了大乌龟,长长的松一口气。为了逃避毒蝎而冲下断崖,无疑是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火坑,他和易定差点真被这儿的黑暗吞没。

    易定亲昵地蹭了蹭救了自己的大蚺,随后,他纳闷的看了看周围:“好奇怪,那些蝎子全不见了,刚才明明有那么多。”

    这一刻,他们周围未有丝毫声响,也没半点腐臭,别说一堆要命的毒蝎,这会儿就连一条毒蝎腿都看不见。

    易定打算再次点亮灵火之前,蚺拦住了他:“有了光亮,他们没准又会发现我们。”

    听到这话,易定理解的点点头,认为蚺说的有道理。为了警示之后到来的人,更是为了纪念蚺奋不顾身的救他,易定在巨石表面画了一只小乌龟,这只小乌龟还驮着他心爱的小蚺妖。

    他画完,意外的听到一声响动,巨石冷不丁挪向了洞口,堵住了通向断壁的路。很快,眼前的景色改变了,巨石与周围的石头连在一起,成为了一面石墙。

    易定既觉得难以想象,又感到特别开心,如此一来,往后大家就不会犯和他们相同的错误而掉下山崖。

    没有了毒蝎的追击,他俩继续在地底摸索方向,探寻出口。在这儿,有数不清的怪事,比如,看到光亮意味着前方存在危险,他们进入有亮光的房间,发现屋内都是看似和蔼可亲,实则凶狠无比的怪物。

    易定每一次点燃灵火,他和蚺就会马上遭遇突如其来的袭击,不管怎么逃,对方都紧追不放。然而,一旦灵火熄灭,情况瞬间改变。蚺将此总结为,易定的灵火在这儿不可使用,会引来危险。

    同时,蚺的冰蓝色光芒在这儿变得异常安全,既能照明,又不会招来怪异的生灵,这使得蚺格外欣慰。

    他俩走着走着,一大团冰蓝色的火焰出现在他们跟前,火焰的光芒与蚺的光芒如出一辙,带给蚺十分怀念的亲切感。

    蚺下意识伸手碰了碰冰蓝的火焰,那团火瞬息间窜到蚺的身上,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融入了蚺的身体。一个声音,在蚺耳边响起:“恭迎你的归来。”

    对此,蚺显得一脸迷茫,下一刻,他佩戴的古玉猛地发出亮光,前方的黑暗退去,路的尽头是外界温暖的阳光,那儿是蚺他们在寻找的出口。

    无数的画面在蚺的脑海中浮现,时刻提示他,他此生应有的职责,蚺困惑地环顾四周,喃喃道:“这儿是什么地方?”

    “虚幻之境。”

    一个由蚺负责守护的地方,这儿的黑暗可以吞噬自己的敌人,也可以拯救自己的朋友,是善是恶完全在于蚺的选择。在这里,蚺的冰蓝色光芒,不再意味着剧毒,不再意味着寒冷刺骨,而是照亮前方道路的火焰,迈向希望的光亮。

    走出虚幻之境,沐浴在阳光里,蚺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后方。道路早已不见,但它随时会为了蚺而再次出现。

    蚺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切并非他的幻觉,他的妖力明显提升了,就在那团冰蓝火焰靠近他的时候。不过此时,蚺没有心情考虑那么多复杂的事,他还得和易定赶往万妖城打听夕的下落。

    他们在河边喝水时,见到了一条大蝰蛇,大蝰蛇瞪大眼睛看了看蚺,又看了一眼大乌龟,掉头就跑:“艾玛,见鬼了。”

    易定和蚺依旧没有理会他,蚺慵懒地趴在大乌龟的后背,大乌龟喝了水,驮着大蚺慢慢往前走去。

    过往的回忆牵动了蚺的情绪,他不确信自己和易定掉入虚幻之境是意外还是命中注定,他只知道,如果没有守护幻境的光芒与力量,他和易定不一定能够顺利出来。

    此后,幻境为蚺提供了道路进入幽海的炼丹房,找到小年兽,还为蚺封住了小年兽,保住了小年兽的一条命。

    某种意义而言,蚺应当感激虚幻之境的存在。

    可是,当虚幻之境的存在和蚺成仙的心愿出现了冲突时,蚺特别矛盾。他与虚幻之境系在一起,有虚幻之境一天,他就不可能修炼成仙。所以,他甚至产生了彻底破坏虚幻之境的念头,不惜让易定为此冒险。

    他考虑了很久,特别是王蚺到达今古镇之后,他更是深陷迷茫,自己此生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想的太多了,反而忽然感到好累,也许他少一点儿烦恼,能过得更轻松。

    蚺倚着易定,轻轻合上眼。

    睡梦中的易定下意识搂着自己枕边的心上人,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风和日丽,他驮着蚺慢慢悠悠的往前走,从现在走向将来,一直幸福的走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年年有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