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有宝 > 有宝txt全集下载 > 正文 135 第 135 章

正文 135 第 135 章

    很久很久以后。

    风海国,东默海域。

    海风吹动海面,带来了一股特有的咸腥味。

    天刚破晓,矗立岸边的小屋仍是一片宁静。屋内的小床,两人睡得正酣。

    忽然间,地面一阵剧烈的震动,一团火球将沙地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深蓝色的海水顺势漫了过来,填满了那个窟窿,沙地里又多了一个大水坑。

    听得响声,床里的青年略微动了动,他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伸手凭空一抓。

    半空那只刚做了坏事正打算开溜的火凤凰骤感巨大的压力困住全身,它的身形陡然剧变,砰的一声缩回了一只浑身灰毛的胖鸡仔。

    紧接着,青年的手指轻轻地一晃,半空中的那只胖鸡仔就这么直直的被丢了出去。它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扑通掉进了大海深处。

    青年从始至终都不曾睁开眼,他略微抬起的那只手重新落下,揽住自己的枕边人。他的头在对方胸口蹭了蹭,继续睡觉。

    床里的两人正是外出历练的徐天玄和乾宇,停留此地已是五年有余。

    听闻小屋里再无其它动静,岸边的一棵大树后方,冒出了一个黑户户的脑袋。它不仅脑袋是黑色的,就连浑身的皮毛也是黑色的,额头上还有一道细缝。

    再三确定徐天玄已恢复如初,而胖鸡仔也消失在了天边。它这才扛起自己收藏的宝贝果子,四下打探,寻找有没有其它合适的地方存放。

    白十一表示,那只胖鸡仔太坏了,仗着自己会飞,每次都是抢了它的果子就飞走。如果不给的话,胖鸡仔口喷火球,追着它到处跑。

    这次嘛,活该被逆回幼年状态,喝一肚子海水。近期不能飞了,看它还嚣张不嚣张。

    晌午,相依而眠的两人徐徐醒来。乾宇看了看怀中的徐天玄,笑道:“昨天,父亲还特别叮嘱,我们此番外出历练,忌奢华忌纵欲。他昨天才说完,你今天就起不了床,亏你答得还那般干脆。”

    听得这话,徐天玄扬起笑脸,下巴枕在对方的胸口,凝视着自家媳妇:“这不是纵欲,这是沟通感情。夜血魔君那样的才叫纵欲。”

    说着,徐天玄凑上前吻了吻乾宇,很是一番亲昵。

    反正父亲今天开始闭关了,不可能时时刻刻将他守在眼皮子底下。就算父亲不闭关,目前在他们之间仍隔着好几个世界。等对方过来教训他的时候,他早就脚底抹油溜了。

    更何况,母亲明确表示,年轻人如此这般十分正常。历练归历练,修行归修行,但完全没必要每天折腾得清心寡欲。

    有些事憋久了,对身体不好。

    缠绵小会儿,两人穿衣起床。乾宇替徐天玄理了理外衫,说道:“林伯的消息回来了。他说,人已经平安接到,问我们何时过去。”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一切顺利,那就今天好了。”徐天玄没奈何地耸耸肩,“再说了,这海味吃了五年,早就吃得有点腻味,正好回家换换口味。”

    没多久,两团黑影被拽回了小屋,接着,岸边的小屋一闪而逝。海风吹过空荡荡的地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存在过。

    同样是很久很久以后。

    盛誉国,徐家村。

    徐家村是徐天玄一手修建的小村,这里并非所有人都姓徐,但是所有人均是无家可归在通天六界求援时,被徐天玄带回来的,他们来自各个不同的世界。

    徐天玄本人对此举的看法是,当初要不是乾大少爷出手相助,他早就不知道被卖到哪儿去了。今时今日有了能够帮助他人的能力,也应适当的帮一帮。

    美其名曰,行善。

    反正乾大少爷不差钱。

    尽管这个村子跟着徐天玄姓徐,不过徐天玄却是常年不在。绝大多数时间,村里的管理重担皆是落在狼一他们肩头。

    狼一性情勇猛果决,行动力极强。清除周遭隐患,树立徐家村威信那会儿,他负责打头阵,立下了汗马功劳。

    同时,熊四亦是经常跟随狼一左右,保护村子。他身强力壮,仅仅是站在那儿就有威慑力。

    有他俩在,别村甚是小镇和大城的人都不敢轻易来招惹徐家村。

    鹰二长期住在村里的私塾,教村中的小孩们读书识字。他负责教书,狼一负责教拳脚功夫,等这些孩子长大了,懂得多了,以后是继续留在村子,还是走出去闯荡,他们皆不阻拦。

    以徐天玄的话来说,天高任鸟飞,有多大的才能只管尽情的去展示就好。某天,若是在外面累了倦了,就回家来歇歇。

    至于参五,他搭建了属于自己的小药铺。他有时看药书,有时拽着树七进山采药。参五的医术高超,不仅徐家村的大小疾病全归他管,就连外村的,以至于镇里的人亦是慕名前来寻他看病。

    津津乐道的一次是,皇城某个不可说的大人物也来了。

    当然,村里的人看病不收钱,外面的人自然是不能免费的。

    狐三拥有一家小饭馆,生意异常火爆,不仅是因为饭菜好吃,也是因为狐三长得漂亮。城中有不少青年才俊为了看狐三一眼,专门每天到徐家村来吃饭。

    要不是狐三还得照看村里那么多的小孩,她在城里开一家大酒楼定会更加红红火火。

    狐三的小饭馆最离不得鱼九的帮忙,谁让鱼九爱吃且挑剔,新鲜菜品的差事交给鱼九最适合不过。

    玉六开了一家珠宝坊,这家店还真的没开在徐家村。以玉六的话来说,吃饭看病往村里跑,哪有买珠宝还整天往乡下跑的道路。珍品得卖给有钱人才能赚得多,必须立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路段。

    于是,玉六一边替村里的小女孩们制作首饰嫁妆,一边忙忙乎乎的照顾她的珠宝坊。幸好她拉来了花八分担压力,要不然她真要忙得够呛。

    这天,村口聚集了很多人,狼一他们几个站在最前面。狼一问鹰二:“他们差不多该到了吧?”

    鹰二点头应道:“快了。之前收到消息,说是遇到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对方愿意来村子,所以今天带回来。”

    他话音刚落,晴空万里的天空赫然出现了一个亮点,紧接着,一座小屋轰然落下。

    狼一嘴角抽了抽,几年不见,简单粗暴的回家方式还真的是一点儿没变。

    依旧是很久很久以后。

    琳琅国,万语城。

    一抹血红色的身影飘过夜空,带动了一丝淡淡的红色血雾。

    城中的小院,浴池里腾起薄薄的水气,一名儒雅的青年倚坐在池中,合眼小憩。

    不一会儿,窗户打开,夜风吹动了池中的水雾。

    青年并未睁开眼,却也知晓有人来到了他的身后。一双微凉的手,自后方环过,拂过他的嘴唇。

    紧随其后,温热的吻落在他的后颈。

    对此,青年无动于衷,他的手略微一动,扬起池水往后一泼,淡淡说道:“你还知道回来啊?”

    虽被泼了一脸水,刚来的那人也不恼,他一脚迈入浴池,任由池水打湿了血红色的长衫。他径直凑到青年跟前,修长的手指勾起对方下巴,细长的眸子尽显摄人心魄的笑意:“我的小心肝,我这阵子不在,你是不是已经想我想得寂寞难耐了。放心,我一定会百倍满足你的。”

    青年睁开眼,伸手将那人往后推,对方却顺势抓住他的手腕,自指尖吻过小臂,进而是肩膀颈侧,他的吻最后落在青年的唇上。他这般笑着动手动脚,愣是将青年彻底摸了个遍,而后,压在池边,疯狂占据,激起一池水花。

    如此没脸没皮,除了夜血魔君罗峙,还能有谁。

    待到乾顾的嗓子都快叫哑了,罗峙这才渐渐收起自己的疯狂,他将对方搂在怀中,恨不得融入血肉。

    乾顾张了张嘴,嗓子难受无比:“这么多天,死哪儿去了?”

    “原来你这么爱我,爱得一刻都离不了我。”罗峙埋头又是一阵热吻。

    乾顾好不容易再次推开他,不爽地挑了挑眉:“是你说要来万语城,结果进了城就跑得没影儿。天知道,你这阵子去做了什么坏事。”

    “不是坏事,是好事。”罗峙在乾顾腰际不安分地摸了几把,“你上次不是挺羡慕乾皓那么多孩子吗,要不,我们也生个?”

    乾顾继续不爽地瞪着罗峙,要生,罗峙自己生去,他可没这个本事。

    见他不高兴,罗峙摊开右手,露出掌心一块一指长的暗红色晶块。它仿佛有灵性一般,带着微弱的呼吸与心跳。

    乾顾好奇地连看了好几眼,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

    “我们的孩子。”罗峙笑道。

    乾顾无奈地看着他,罗峙嘴里到底能不能有一句正经话。

    “这是一块极其纯净的万年魔晶,只要用我俩的精气长期饲养它,就可从中孕育魔胎,它的身上会具备我们许多的相似之处。”罗峙揽着心上人,解释道。

    “我偶然得知,万语城连接着一个万年前的魔域古战场。虽说如今已成废墟,但那儿有陨落的大魔尸首无数,浓郁不散的魔气和封闭的环境适合孕育纯净的魔晶。恰好近期古战场之门有打开的迹象,我就拿了块战场令,进去碰碰运气。”

    罗峙带回的这块魔晶是其中最好的一块,千辛万苦抢来。要不是他有正逆空间法则护身,小本源加持,他恐怕早就死在古战场几万次了。

    直到这一刻,那些魔头仍在古战场追杀他。可惜,他们不知道罗峙用空间之力另开通道逃了,并非从古战场的通道走的。

    乾顾默默地凝视罗峙许久。罗峙当真是偶然得知,又恰好过来碰碰运气?

    他不信。

    不过他也没再问,仅是盯着万年魔晶若有所思。

    之后,罗峙又狠狠将乾顾压倒做了又做,乾顾没反对。谁让罗峙如今高举着要用彼此精气饲养孩子的大旗呢。

    至于那个让乾顾羡慕孩子多的乾皓,他可一点儿也不羡慕自己,他在悲痛呐喊。

    大哥,二哥,你们去哪儿玩了,为什么还不回来?

    又要守护乾府,又要看顾一大堆娃,还要天天陪媳妇切磋的日子,真心不好过。

    仍然是很久很久以后。

    流云山,流云仙宗。

    高山绿水,云淡风轻,一棵古树下,两个年轻修士正在下棋。他们旁边还有一个无心观棋,只是悠闲吃着糕点的黄裙少女。

    两个年轻修士,一个约莫十八岁的样子,英俊帅气,举手投足间尽显飘逸。另一个修士则是不修边幅,一手托腮,一手执棋子,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

    见状,黄裙少女不由皱了皱眉:“你这些乱七八糟的毛病能不能改改,简直不顾宗门的颜面。”

    被人教训了,不修边幅的修士却丝毫不介意地哈哈一笑,他放下最后一颗棋子:“这局又是我输了。”

    纵是年龄有了些改变,但性格依旧一成不变,此人不是流华又还能是谁。

    与他对弈之人正是云义常。

    流华反复打量对面的云义常,感叹道:“这两天,我观你气息愈发沉稳,四周有仙灵之气凝结,当是距离最后一步快了吧。”

    云义常略微颔首,目光落向远方。时机将至,他早有感应:“快则一两个时辰,慢则三五日。”

    “此间可还有心愿未了?”流华问道。

    闻言,云义常静静一笑:“了与不了都一样。领了仙职,我还会回来。”

    心在此处,他又能去得了哪儿。走再远,终究是要回来的。

    对此,流华尚未回答,却是流裳抓起一个糕点就砸了过去,全然不顾云义常此刻的修为远高于她:“我流云仙宗怎会有这么不争气的弟子。这都多少年了,当面连句心里话都说不出口。这般没出息竟能登仙,天道的眼神绝对有毛病。”

    流华无奈地笑了笑:“师姐,举头三尺有神明,少说两句。天道那可是在看着呢。”

    “看什么看?天道它还随时随地都看,连我沐浴更衣它也看不成?这不是光明正大的耍流氓吗。”流裳说道。

    流华不知如何应答,没再往下说。云义常也不在意流裳的话,只是仍然望向远方。

    小祖,不知你归期几何?

    此生应证大道,一举迈入仙门,获得长生。若你不能看见,也着实有些可惜。

    你可知,我的大道名曰守护,是一条守护之道。

    周围的仙灵之气愈发浓郁,云义常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似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他。一道霞光自云间落下,照在他的身上,衣袂飘飘,一幅仙人风范。

    可云义常始终不曾望向天空,那个他即将前往的地方,而是依旧凝视着远方。

    就在这时,古树边轰得一声巨响。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一座小屋凭空出现轰然落下。而后,一人从小屋里走出,笑着冲云义常挥了挥手:“如果在仙界玩得无聊,就回来玩吧。”

    见得此人,云义常终是露出了释怀的笑容。

    他身披霞光,飞往了那一处无数修士梦寐以求之地,而后,转身又回来。

    番外完




上一章 下一章 有宝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