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贼途 > 贼途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郭亥伏诛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郭亥伏诛

    “罪臣董伟参见世子殿下,罪臣今晨的时候被郭亥带领手下高手突袭,被他们制住,才不得已违心开门放世子殿下入宫,罪莫大焉,望世子治罪!”见到了周定邦之后,已经身负多处伤口的董伟一身是血的赶紧跪倒在地,对周定邦请罪到。

    “董将军莫要自责了,最后时刻董将军能挺身而出拨乱反正,已经说明了董将军之心,算不得董将军什么错的!董将军有功无过,还请董将军快快包扎伤口稍事休息才是!”周定邦伸手扶起了董伟对他劝慰到。

    董伟躬身谢过之后,惴惴不安的退至了一边,有人立即上来开始忙活着为他们这些人处理伤口,更有人将宫中的御医很快带了过来,为他们这些伤员诊治。

    周定邦还算好,在楚雷鸣等人的拼死护卫下基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可他们带入宫中的这些先导官兵可算是死伤惨重,现在能站着说话的人已经不足五分之一了,可见刚才一战的惨烈,连楚雷鸣带入宫中的齐大头在此战之中也不幸罹难,让楚雷鸣不由黯然落泪起来。

    “雷鸣不必如此,这些阵亡将士此事之后我自当给予厚抚,这次不是你们拼死相护,恐怕连我也难逃一死,此事我会记着的!”周定邦拍了拍楚雷鸣的肩膀劝慰到。

    楚雷鸣仰头做了一个深呼吸后,恨恨的望着依旧在激战中地城头说到:“雷鸣别无所求,只待拿下郭亥老贼之后。世子能让我亲自惩处此贼便是对我最大的奖赏了!”

    当御医过来为楚雷鸣褪下衣服的时候,众人不禁都大惊,只见楚雷鸣身上遍布不下十处刀剑伤口,皮开肉绽的样子甚为骇人,紫烟立即捂着嘴哭了出来,甚至连不远处站着的萧若寒都有一种不忍目睹的感觉。

    楚雷鸣刚才一直在死命搏杀,虽然也知道自己受伤了。可一直顾不上检查自己的伤势,现在休息下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受伤这么多处。于是顿时有一种要脱力地感觉,摇晃了一下险些坐在了地上,暗想妈妈的我还真是个牛人呀!受了这么多伤,居然还活蹦乱跳地,随便哪一刀下来稍微重点的话,估计我老楚就驾鹤西去了,丢下这么多美女岂不冤枉大了?

    这些御医围着楚雷鸣自然是一阵忙乱。为他上药包扎,好是忙了一阵,幸好楚雷鸣福大命大,这些伤口都是一些皮外伤,看起来吓人,但实际也没有什么危险,只是让他有些浑身疼痛而已,不敢做过大的动作。紫烟这才放心了下来,扶着他坐到了一边手下搬来的椅子上面休息,内心对他的感激之情更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在这些董伟麾下的龙卫地全力围剿之下,宫门处的战斗也渐渐的停歇了下来,那些普通的郭亥手下基本已经被这些新到的龙卫一一斩杀当场,也有少数人因为胆怯。而丢下了兵器,束手就擒,最后只剩下了由数名高手围护的那间郭亥所在的屋子还没有攻下。

    包扎停当之后的楚雷鸣陪着周定邦再次登上了城楼,来到了那间屋子前面,这时那些已经取下了城楼地龙卫开始吱吱呀呀的升起了石门,外面早已急疯了的众人蜂拥而入,将整个宫门牢牢控制在了他们的手中,并且替换下了刚刚一战的那些宫中龙卫。

    “郭相到了现在难道还要做困兽犹斗吗?”周定邦放声对郭亥所在的屋子喊道。

    郭亥面如死灰地坐在屋子中的一张椅子上面,听着外面逐渐停歇下来的厮杀声,知道到了他最后的时刻。那些随护在他身边的最后几名高手也都是一脸的绝望神色。当周定邦在外面喊的时候,郭亥那张如同死人一般的脸上突的跳了几下。呆坐了半天的他缓缓地站了起来举步朝门口走去。

    “相爷!您这是……?要不我们几个护着您冲出去吧!”他地一个亲信手下出言说到。

    “冲出去?冲出去又能到什么地方呢?偌大一个帝都连皇宫都保不住我,冲出去又能怎样呢?你们几个也都放下兵器随我出去好了,若是你们不愿的话,能走,你们几个自己走好了!”郭亥昏暗地双眼无神的望着他这几个忠心耿耿的手下语调低沉的说到,忽然之间,他觉得自己老了许多,原本笔直的腰杆这时也佝偻了起来。

    这个手下目光变换几下之后,咬了咬牙说到:“相爷保重,属下不会投降的!请恕属下先走一步了!”话音一落,便对那几个人点了一下头,然后突然发力,朝着门外冲去,其余几个人也知难逃一死,于是跟着此人一起朝门外冲了出去。

    当屋门处忽然人影闪动疾然冲出数人的时候,早已是准备停当的那些官兵在为首的将领的一声令下,同时松开了早已张开的弓弦,一丛如同密雨一般的箭矢猛然激射了出去,那几个人不过是略微抵抗了几下,虽然格挡下了不少箭支,可还是未能将所有箭矢挡下,瞬间便被射来的箭雨钉成了刺猬,一个人凶悍的带着一身的箭支还是朝着周定邦所在的地方挥着他手中的利剑扑了过去,只听一声爆响之后,这个试图临死还要挣扎的家伙脑门上爆出一朵血花,身体一顿之下,寂然扑倒在了周定邦面前,楚雷鸣把那只带着余温的转轮手枪又收到了怀中,漠然的望了望这个最后倒下的人,抬头望着那扇打开着的黑洞洞的房门。

    过了一会儿之后,房门中缓缓出现了一个佝偻着身体的身影,郭亥慢慢的走出了屋子,低头看了那些已经被射成刺猬的手下地尸体,眼中划过一丝悲哀。然后驻足站定,抬头望向了周定邦,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你们还是赢了!”

    周定邦没有搭理他,挥手让手下将郭亥抹肩头拢二臂捆了起来,郭亥此时忽然挣扎了起来,努力抬起他花白头发的头颅对周定邦叫道:“我要再见一下北王!”

    周定邦点头:“如你所愿,我会让你去见父王的!”

    …………………………………………………………………………

    北王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低头看着下面站着的郭亥,心中感慨万千。他同这个奸相斗了年,现在的结局是他坐在了龙椅上,成为了傲夏的皇帝,而这个和他年纪相仿地奸相,却成了他的阶下囚,他心中微微有一丝得意,还有一丝说不出来地感受。

    “郭亥!我听定邦说。你要见我,现在你见到了我,又想说些什么呢?”北王……应该说是皇帝周玄居高临下望着郭亥问道。

    郭亥努力的挺直了一下他已经佝偻的腰杆,抬头望着高高在上的周玄,眼中满眼都是怨毒之色说到:“我不服!要不是我一念之仁,今天你周玄也不会坐在这里,应该是我成全了你周玄才对,是我让你有了这个篡位的机会。你要感激我才是!”

    周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抬手拦下了殿中那些试图呵斥郭亥的镇殿武士,对郭亥说到:“你说的大概不错,如果不是你把先皇迷惑不思朝政地话,又将以前的太子玩弄于股掌之中,使他成为一个废人的话。我恐怕永远都是一个王爷,一个傲夏忠心耿耿的王爷,我也不会坐在这里,你这是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从你当年诬陷林相杀他全家的那天起,今天你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可惜这一天来的实在是太晚了一些,片傲夏江山,已经被你这个奸臣弄的是千疮百孔,不知我要费多少时间。才能再震傲夏昔日雄风。你地功过我不必评说,自会有傲夏的芸芸众生会去给你一个评价。我只想让你见一个人,让你知道你之所以有今天,是什么人一直都在惦记着你,以至于让你落得了今日的下场!”

    郭亥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解,他不知道周玄说的这个人是谁,又是谁一直都在惦记着他,让他落得如此下场,周玄也不给他解释,对殿内的武士说到:“请紫烟公主进来!”

    立即有太监对外面传旨到:“圣上有旨,宣紫烟公主进殿!”

    不多时一个身穿素白宫裙的美貌女子款款走进了大殿之中,来到了大殿之中,双膝跪倒对周玄叩拜道:“小女紫烟拜见父皇陛下!”

    “免礼,紫烟以后对我不必如此多礼,现在郭亥就在这里,你见见他吧!”周玄抬手让紫烟免礼平身。

    紫烟谢恩之后,起身转向了一边地郭亥,双眼中满是愤恨之色冷声对郭亥说到:“老贼!你可认识我吗?”

    郭亥一脸疑惑的上下打量着紫烟,他实在想不起来这个紫烟是谁,为什么要叫周玄为父皇,周玄一生只有一子一女,就是周定邦和朝阳郡主,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女儿存在,于是满脸不解的问道:“你是……?”

    紫烟冷笑道:“郭相果真是贵人多忘事呀,你可还记得当初诛杀我全家的时候,只有我这么一个小女孩得以逃出你的屠刀吗?”

    郭亥脸上顿时露出了骇然之色,惊道:“你是……你是那林……的女儿?”

    “正是,我就是当初被你陷害致死的林相的女儿,我叫林紫烟,没有想到吧,我会一直活到现在,而且能亲眼看着你落到如此下场吧!”紫烟面如寒冰一般的瞪视着郭亥。

    “你……你……你果真没死,我找你了好久,我……你就是前年要来刺杀于我的那个女刺客!对你就是那个刺客!”郭亥从紫烟地举止上突然想到了前年遇刺时地情景,立即便联想到了紫烟身上。

    “不错,就是我,那年算你命好,没有被我杀掉,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日你还是落下了如此的下场,感激我那父亲在天之灵,终于让我看到你郭亥地下场了!”紫烟说着眼中便流出了眼泪。

    郭亥顿时无语了,低头半晌没有说话,最终深深的叹了口气说到:“报应呀!这都是报应呀!你不应该还活着,你当初被八虎击成重伤,不应该能活下来的!”

    “是呀!我是受了重伤,本来我也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了,可却被我的相公从地府那里拉了回来,才没有死在你的手里!你想知道我的相公是什么人吗?”紫烟问郭亥到。

    “什么人?”郭亥有气无力的问道。

    “就是我!你一直想杀没有杀掉的楚雷鸣!没有想到吧老贼,我能有今天,也都是拜你所赐呀!要不是你和我爱妻的血海深仇的话,我楚雷鸣估计还在封丘小县当我那逍遥商人呢,可都是因为你,我才一路走到了这里,就是要替我的爱妻找你这老儿算账,现在看着你这幅德行,我实在是高兴呀!”这时一直站在一边的楚雷鸣走出来说到。

    郭亥望着楚雷鸣,又看了看紫烟,脸上一脸的惊骇之色,他没有想到这个楚雷鸣居然就是紫烟的相公,而且为了找他报仇,居然一路爬到了将军之职,他实在是不想朝下面想了,哀叹了一声再也不肯说话了。

    周玄看了看郭亥,对楚雷鸣挥了挥手,楚雷鸣立即躬身叩谢,让武士将郭亥押了出去,当日郭亥一党在九市口全体问斩,郭亥作为罪魁祸首,当众凌迟,所有党羽按罪被抄没家产,杀的杀剐的剐,连带他们的家人也不是被发配边疆,就是被充入教坊司为奴为婢,一时间帝都中到处都是一片欢腾之声,传诵着当今圣上的功德,周玄一登基继位,声誉便达到了空前的顶峰。

    楚雷鸣搂着紫烟的肩膀,站在一座楼台上面,一脸微笑的说到:“紫烟老婆,夫君我终于完成了对你当初的承诺,总算是没有食言而肥,现在你要如何谢我呢?”楚雷鸣忽然露出了一副贼笑食指大动起来。

    紫烟轻依在他的臂弯之中,任由他对自己轻薄,娇羞的说到:“紫烟早就是你的人了,夫君想要如何都成!”

    楚雷鸣闻听大喜到:“那我们还等什么呢?这些天我可快要闷死了,咱们还是赶紧研究一下如何给我生个胖儿子的事情吧!哈哈!”

    紫烟连忙阻止到:“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全好,怎么能……怎么能……那个呢?还是等你的伤全好之后再说吧!”

    “好了,好了,我已经全好了,这个事情可是等不得的,你是我大老婆,当然要先给我生一个胖小子再说,这个千万别落后才行呀!哈哈!”楚雷鸣说着便把紫烟横抱了起来,抬腿朝屋子中迈去,这个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轻咳之声,紫烟闻听之后立即从楚雷鸣怀中挣扎了出来说到:“快点放开我,师父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贼途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