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带着农场混民国 > 带着农场混民国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卖产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卖产

    啪啪啪!虽然到正年,不过已入小年,一近村,就听到村里啪啪的鞭炮声,整个村喜庆一片。

    在柳阳带领下,岭南村生活一年比一年好,整个村里扬溢着中国故有的过年的喜庆气氛。

    “驾,驾,驾。”一队马骑奔腾而来,领头的是一个穿着羊绵马褂,戴着一顶西洋礼帽的年青人。

    “是柳县承,柳县承老爷回来了!柳县承老爷回乡了。”一见到马匹和装束,很快的就被认了出来。

    “相公,相公您回来了,相公你在哪呀?”一回到家才下马,柳阳便听到妍娘那脆耳的叫声。

    柳阳现在已经是县承官名,家里人见了都得叫老爷,外人也得叫县承老爷,就是柳阳的大舅哥和二舅哥,岳丈等人两人现在也不敢叫柳阳的字,改叫柳阳县承妹夫或县承女婿了。而家里唯一对像柳阳没有改变称呼的就是妍娘,也只有着妍娘仍然叫柳阳相公,而相公也成了妍娘专有的称呼。

    “妍娘,我在这里!”柳阳向妍娘招呼一声,才把着马牵给迎上来的仆人。

    贼娘的,飙车跑马真是爽,难怪后世那么多人喜欢飙车,就是冬天凉了点,第一次带队奔跑数十里路,那种马腾飞驰的感觉让着柳阳全身兴奋,当然,手和脸也有点被吹僵。

    “相公,你怎么回来这么晚,不是说前几天就能到吗,咋现在才回,再过两天就是大年了。”妍娘扫怨了柳阳一眼。

    “呵呵,中途有事耽误了一会,不过现在回来也不晚,妍娘你别抱怨了,快扶我回屋去,骑马太久了,手脚都有点僵得不会走路了。”柳阳笑了笑。

    从着生意做大,在着县城开办了个面粉厂和纺纱厂拍,柳阳和着妍娘便分开了。柳阳在着省府照看面粉纺纱两厂,妍娘却和着其爹在家看守酿酒厂和两个大庄园。

    柳阳发了财后,在岭南村外数里处的荒地划买了两块大地,并修了两个不小的水库开垦,有着一年时间,两个大农庄已经呈现规模了。

    “相公,你冷着了,唉啊,快,快秋菊,快点来帮忙,扶老爷进屋,还有冬梅,快回屋去烧茶熬姜汤去,老爷才回吹了冷风,要热茶姜汤热身。”

    听到柳阳的话,妍娘敢紧的来的搀扶柳阳,而一旁的两个丫环也赶快上前帮忙。

    “见过老爷,老爷请当心!”两个清秀的丫环装束少女扶着柳阳,小心的身着屋内行。

    “唉,还是家好,家里有热水热汤,有人照顾,还有一旁丫环侍候,真是锦衣玉食的生活,让人好享受呀。”喝着妍娘一勺一勺喂的姜汤,柳阳满心的感叹。

    “相公说哪里的话,服侍相公是妍娘应该的,要是相公觉得家好,年好相公就别出去了,外面有着柳城和铁子哥军子哥等打理就成。咱家业大了,相公不用以前那么幸苦了。”妍娘幽怨的白了柳阳一眼。

    “呵呵,不出去不出去,现在生意已经上了正轨,上下都打点好了,只需要按时生产发货就成。却是不需要我亲自盯着去了。”柳阳点了点头。

    “不过不去省府也不能呆在家,这家太安逸了,安逸使人消沉。我还是跟着卫队混在一起的好。呵呵。”柳阳笑了笑。

    除了过年外几天睡在家里,其余时间还是不呆在家里好,随着柳阳十五岁,个头长大,慢慢的与着妍娘的关系就摆到了面前。

    以前柳阳还能以着自己还小,不能与妍娘同房,但现在吗,身材也算是有了,不过自己还十五岁,有点小,再过一年就好了。柳阳这一年为了促使身体尽快发育,已经发狠锻练身体,要不是以前的秀才身体,那能如现在这样寒冬跑马打枪。

    虽然柳阳也想,但为压制自己那蠢蠢欲动的魔心,妍娘十九不小了,不过自己才十五,听说太早破身有损身体,还是晚一年等自己十六岁后再说吧。柳阳还是坚决的打算,过完年就离家外住。

    “啊,回来还不住家里!”妍娘有点失落。

    “对了,妍娘,马上就要过年了,家里年贷准备好了吗,各庄园和酒厂安排妥当了吗?”相公回来可得好好视察哦,看看我家妍娘这一年的成绩。

    “都安排好了,年货早买好了,都是我爹进城买的。对了,还有些是县尊和卢叔公等送的。相公,酒厂和庄园的收成帐本我也叫人准备好,相公要看随时都可以看。”妍娘木然点头。

    “嗯,喝汤全身热了,终于不冷了,妍娘你快去准备饭去,我去看看护卫队看么样了,从着县城回到乡下住,这群小家伙怕是会住不惯,他们可都是我们今后的安全保障,可能不冷冻到他们。”

    柳阳笑着站起来,找了个借口出门去。现在已是1909年底,离着辛亥革命还有着一年时间,这些护卫都是柳阳一个个挑选,经心培养的,都是精忠于柳阳,是柳阳辛亥动乱后保家护村的根本,柳阳抓得可紧。

    一百护卫,柳阳分成两队,轮流的护卫和学习,一百护卫都是柳阳在着两年时间内,从着伢行买来的奴仆中精心挑选的,除了几个队头上了二十外,都是跟着柳阳相差不大,只有着十五至十八岁左右的少年郎。

    在着训练他们时,柳阳跟着他们同吃同住,同样训练,同样柳阳也获得了这两队护队百人忠心的拥护。百人卫队分两大卫队,十小卫队。

    “对了,妍娘多做点饭,我们只是前队,后队护卫和马车货物还在后,差不多晚上一个时辰他们也能到,妍娘你安排人到时接待一下,也给他们也热点姜汤水喝。”临出屋时柳阳补道了一句。

    护卫队在着岭南村也是有训练场的,柳阳的护卫队除了保卫自己,守护工厂外,就是守家,柳阳除了身带六个小卫队在外,家里也有着四个小队在。

    “柳正,柳明,怎么样,喝了姜汤,大伙都支撑住吧,没有人感冒着凉吧。”护卫队处,归家的卫队成员与着在家的卫队成员打着热呼,柳阳找上了正在喝热汤的两个小卫长。

    “少爷放心,都是苦命人,这点苦不算什么,何况有马骑,大伙都精神着呢,何况少爷您还下人送来了姜糖汤,大伙喝了心里都热乎着呢。”柳正柳明道。

    柳正柳明都是柳杨买来的落迫山民,以前吃过的苦多了,成了柳阳家的家仆后,吃的好不说,穿的更好。全都是新衣,还能上学识字。当然自己等还成了家主柳阳的护卫队长,也算是官了,众少年对柳阳这位小老爷都是极为感激。

    “呵呵,没事就好。你们两带队在训练地住,过会我会叫人给你们送来衣被,对了,今天赶路,训练就算了,不过明天就得继续进行,学习也不能拉下。回家年要过,训练学习也不能断。”柳阳令道。

    “是,少爷,保证完成任务。”两个小卫队长挺知敬礼道。

    检查了仆卫队住处清况,又安排好迎接后面卫队成员入住的事情,柳阳才离开再次回家。

    十二月二十八,柳阳在家休歇了一天,见了些村落的熟人长辈,二十九日,柳阳进到了护卫队训练了半年,下午才赶到了村落外的两个大庄园巡查了一遍。

    柳阳回来时在省城里买了不少的年货,巡视庄园时,柳阳又给着庄园内的长工雇户奴仆等各户各人发送了些小吃礼品,当然柳阳也得到了雇工们拥护和衷心的祝福。

    三十日整个喜德县下大雪,护卫队放假一天,上午柳阳带着护卫和岳丈小舅哥李伢仔等进山打猎,巡猎到两只野猪和一只黑瞎了,数十只野鸡。获物丰盛,柳阳又把着不少猎物分给本家和村里较为困难的农户。

    三十日下午,宗族开年祭、族会和吃族席,柳阳出席。三十日过后便是大年。

    嘣嘣,啾啾啾!爆竹四射,烟花高飞!

    过年了,过年了!大年三十,柳家小园内,几个护卫忙着放烟火,柳阳和妍娘,岳丈一家合合圆圆的坐上了桌开起了席。

    “岳丈,大舅哥二舅哥,还有牙仔,来我们喝一杯,这第一杯,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内,合家安康,心想事成,鸿运当头!”正桌上做为正主人的柳阳举酒开席道。

    “好,大家都心想事成,鸿运当头!”几人举杯纷说喝道。

    “岳丈,这第二杯,小婿敬您,祸您身体健康,长命百岁,老当益壮。”柳阳又跟着岳丈李春山喝第二杯。

    柳阳一敬完酒,一旁的李铁李军李牙仔三人也端起酒杯向柳阳敬酒道:“妹(姐)夫,祸您新年官运畅通,财运直通,早生麟子,家业兴旺!”

    正席一开,次桌上坐着的妍娘和李春山的妻女们也一一开始敬起妍娘酒来。

    喝酒是痛快的,祝福是美好的,大年三十,喝着酒,说着祝福,听着烟花炮竹声,一家人在着和和睦睦中度过。

    三十一过就是正年,正年才是新的一年真正开始。穿新装,换新衣,出门恭喜拜年收大礼。

    大年初一,瑞雪盖地,柳阳一早起床,想着吃过早饭便去族里向着各族长族老拜年,小辈给长辈拜年,长辈是得给红包的,嘿嘿,这两年,这些几个族长跟着自己赚了不少钱,自己去给他们拜年,这红包总不会轻少吧。

    “妍娘,你快收拾收拾,收拾好了你就跟我出去给柳叔公他们拜年去,嘿嘿,去年酿酒柳叔公没少赚钱,咱们上门去向柳叔公讨红包去。”柳元起床,鼓扇起妍娘一起去要红包。

    一般在家族,妇人是不能向族内长者老者要红包的,但是妍娘不同,柳阳自己捐了个县承官的同时,也给妍娘捐了八品告命夫人的身份。所以,妍娘也不是一般的媳妇,是出得厅堂上得正堂的官夫人了。

    “相公,你还在想着别人的红包,你还是想想自己要发的红包吧!”捧数着一大把的红包,妍娘白了柳阳几眼。

    从着相公前年发了大财,去年过年时,族里就有许多的小辈小孩来自己家拜年要红包。去年有着二十多个,今年恐怕更多。

    柳阳惦记族里长辈的红包,族里的小辈怕也多收惦记着柳阳的红包。去年柳阳家一红包半两碎银子,远远高于村落其它人家,得知柳阳家红包丰厚却没有来到柳阳家拜年的同族人大多数极为后悔。

    有着这年那一出,今年怕是更多了,不仅同族,怕是同村的小辈份大人小孩都会来。妍娘一一点数的早就准备好的碎银,分装到红包内。

    “柳叔新年好!”“表叔新年好!”“三表爷新年好!”“柳县承老爷新年好!”

    果然如妍娘所料,一大早柳阳出门,就迎来二十多个身影,有少年,有小孩,有族人,也有同村其它姓人,甚至还有着一两个生面孔。

    然各样的称呼各样的拜年纷涌而来,随后的便是一只只伸出回要红包的白手。

    “哈哈,新年好,大家新年好!发红包,大伙都别急,个个有,都有。”孩群有是簇人,也有村落的,更有边落村赶来的。对于他们,柳阳也不辨别,一一附送上一个鼓鼓铜钱红包。

    “柳县承老爷发红包了,柳县承老爷发红包了!”得到红包的小孩满口欢呼,这一呼,却是把着周边墙角猥缩的其它的大人都吸引了过来。

    半两银子五十文钱,买上白料都能有五斤,对于一些家内不大富裕的农户,这样的红包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妍娘,妍娘快拿红包来发!”来的人太多,远出乎柳阳的预计和准备的红包,不得不大声呼叫妍娘来救场。


上一章 下一章 带着农场混民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