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静谭山少女 > 静谭山少女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章 初恋情人

正文 第一章 初恋情人

五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了父亲的初恋情人,一个被父亲唤作梅儿的女人。与其说是初恋情人,不如说是父亲的小三。此刻正坐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优雅的端起母亲给她倒的茶,轻吹、慢啜,清香茶水的热气袅袅升起,浮散在她那乌黑的秀发上,妩媚入骨。

    她低头啜了一口茶,笑意浮现在她精心描画的眉角上,轻声慢语开了口,像在跟谁拉长家。她说她要守护她的爱情,说得那么自然;她竭尽全力炫耀着她的爱情,一直拉着父亲的手。

    客厅里的茶几突兀碍眼,隔开了两个沙发之间的距离。另一个沙发孤零零的靠墙而对,顿时显得客厅空旷无比。这是父亲的骄傲之作,他说我喜欢在这偌大的空间里旋转我的舞鞋,旋着旋着笑声就溢满了整个房间。母亲就站在孤零零的沙发前紧紧的攥着我的手,手心里全是汗。我仰着小脸抬起下巴,懵懵懂懂的望着母亲,还不知道这些将意味着失去什么。

    “大姐,对不起,我不能没有江山。”她终于把话说完,低眉把茶杯放下,举止优雅。

    没有留下静寂的空间,她眉头轻挑嘴角带笑,轻轻的抬眼望向父亲。

    父亲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他和梅儿的手自始自终就没有松开过。

    感受到了暗示,他小心翼翼的扶起肚子高高隆起的梅儿,向门口走去。

    母亲重重地摔坐在沙发上,低声抽泣。

    我似乎感觉到父亲即将离去,赶忙追到门口,怀里抱着父亲给我买的毛毛熊,大声哭泣。

    父亲站在门口,愧疚的看着满脸泪花的女儿,有一丝的犹豫和不忍。这时,一双细白的手伸过来,轻轻拉了父亲的衣角,父亲终于扭头,关门而去。

    我哭着冲向窗户边,看到父亲和那个女人,坐进父亲的车子,绝尘而去。

    十几年前,我那帅哥级别的父亲从大山深处考入著名的西南大学,在浪漫的大学校园里与富家女梅子相遇,一见钟情,此后便开始了轰轰烈烈地爱恋。可惜天意弄人,这段恋情遭到了梅子的父亲极力反对,声言不会把她的女儿嫁给门不当户不对无车无房无钞票的楞头小青,并且关了梅的禁闭。父亲自知门第有别,婚姻无望,只好孤身一人,背负着满身的情伤逃到这座小城,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路。在这座小城里,父亲开了家机械设计与维修公司,在创业之初最艰难的日子里,资金周转困难,公司几经频临倒闭,员工一个个离他而去,身心疲惫的父亲不堪重负,决定关门大吉。就在他走下楼梯的时候,昏暗的楼梯口处出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他看到了他的最后一个员工,这就是我的母亲。母亲坚持留了下来,陪伴在父亲的身边,并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帮助父亲东山再起,挣下了不菲的家产。

    可能因为这样,父亲始终不忍与母亲离婚。他与梅儿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住了下来,听说不久之后就生了个男孩。父亲更忙了,但会隔三差五地回来一趟,按时留下生活费,只是每当他进屋后不久,梅儿的电话总会按时响起,找这样或那样的理由让父亲回去。母亲总会在父亲下楼之后,隔着窗户望着渐渐走远的父亲。

    我为母亲鸣不平,母亲总是摇摇头说:“不要怪他,他从来没有骗过我,他是怎么来到这个小城的,包括他的初恋,从来都没有隐瞒过我,我都知道,结婚之前我就知道,是我选择了这段婚姻,不能怪别人。”

    “他幸福就好。”母亲常常这样说。父亲是一个俊美且才华横溢的男子,母亲一定爱极了父亲,所以包容一切,所以原谅一切。

    母亲的坚忍和宽容使得双方相安无事,我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天一天过下去。

    直到我十四岁那年,一场变故打破了原有的平静。

    那天傍晚下着小雨,父亲回来,正碰上我母亲犯病,便匆匆带着她去了医院。我因为明天还要上学还有作业未做完,就留了下来。

    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响起,可能是父亲匆忙中把手机忘带了,我循着响声来到客厅,顺手接起了电话:“喂,哪位?”

    电话那头显然怔了一下,随即一个带着警觉的女音传了过来:“你是谁?”

    我一听这语气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又来查岗,挺准时的,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对那个女人说:“我是我爸江山的女儿。”

    “让江山听电话。”她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他不在,有什么事儿给我说吧,我全权代理。”我立马回道,我可不是我母亲,任由她,我已经十四了,忽然觉得可以保护我的母亲了。

    “你?呵……,”电话那头嗞笑了一声:“你才多大点的小妮子啊,你……还不够格。”

    听到这话,积累九年的怨气忽然爆发,她以初恋情人的身份击垮了母亲,用腹中的孩子带走了父亲,她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我冷笑道:“你以为你有资格?你以为你是谁?只是个小三而已……。”

    战争瞬间爆发,愤怒涌上了我的心头,

    “你敢说你不是我爸的小三?吃的、住的、穿的、戴的,哪个不是用我爸的钱……。”

    “初恋?真好笑,从初恋情人到小三,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个身份转换的可真绝妙,我都替你自豪啊……。”

    时至今日,我已记不清当晚我都说了什么,但我感觉每一句话都应戳到了她的痛处,因为电话那头突然没有了回音……。

    我以为父亲会回来训斥我,可是,等了一个星期,却等来了一个意外的电话。那是一个星期后的深夜,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我和母亲。“你爸出车祸了……。”母亲放下电话就拉着我匆匆赶往医院。

    急救室门口,已经围了一堆人,七嘴八舌地在议论着。

    “听说一家三口出去游玩,回来的时候疲劳驾驶,撞上了路边的大树……。”

    “真可惜,听说男的当场死亡,女的估计也不行了……。”

    “留下个男孩,才几岁,真可怜……。”

    我和母亲挤进去,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来回穿梭。病房里,父亲身上已经盖上了白布,医生问清了我们的身份,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做最后的告别吧。”

    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母亲已经瘫软在地……。

    事情太突然,脑袋太乱,我一时很茫然。

    望着躺在病床上冰冷的父亲和不省人事的母亲,正在发呆,一个护士走过来轻拍我的肩:“你是家属吧,病人不肯治疗,坚持说有话要交代。”

    我顺着护士指的方向望过去,在房屋的另一侧,梅子满身是血的躺在床上,我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

    梅子费力地睁开眼睛,四处环顾了一下,看到我,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你妈妈是不是不愿见我,对不起,雨婷,我对不起你和你妈妈,这是报应……,让我一个人来承担……。”

    她喘了口气,继续道:“只是雨奇还小,他是你爸的亲生儿子,是你的亲弟弟……。”

    “我没有这样的弟弟。”我条件反射的回答,带着愤恨与怨气。

    她似乎忽略了我的怨气,并没有流露出我想象中的哀怨与失望,继续道:“我知道,你和你妈妈都是善良的人,否则,也不会容忍我这么多年……。”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做了太多对不起你们的事,根本没有资格要求你们做什么,只是,我也是无家可归,没有了去处,如果实在不行,就把他交给他舅舅……。”她说完,手费力地抬起,想抓什么东西,这时,我才注意到紧挨着的床上有一个小男孩,额头上缠着绷带,右腿上打着石膏,不知道是吓呆了还是怎么的,眼神木呆而茫然地盯着我们看,只是他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那,我没有注意到。

    “雨奇,雨奇……我走之后,请不要怨恨雨奇。”她盯着我,有一丝的哀求,我突然觉得不忍,说:“好”。

    她喃喃道,“这样也好,一了百了……。”她的眼神渐渐变得弥散,气息越来越小。

    第二天,她也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静谭山少女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