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静谭山少女 > 静谭山少女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章 流言蜚语

正文 第二章 流言蜚语

我曾在电视上看过一个新闻记录片,说某地一个富商的发妻自生了孩子之后,一直体弱多病并动了几次大手术,医生说将命不久矣。于是富商就在外面找了个情妇,情妇与富商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发誓愿作天上的比翼鸟,愿为地上的连理蔓,并公然住进了富商家,以夫妻身份出双入对。发妻知道后不甘受辱就想和富商离婚,但情妇不同意,劝富商说,如果离婚,财产就会分给发妻一半,如果等她自然死亡,财产就都是咱们的了。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富商突发急病先于发妻而去,情妇被轰出家门,落了个人财两空。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母女俩是不是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这是个漂亮的翻身仗吗?为什么我的心隐隐作痛。经历了家庭的支离破碎,父亲的离去,母亲的无助,我应该觉得庆幸还是悲哀?

    在我童年模糊的记忆里,父母总是很忙碌,他们白手起家,起早贪黑,埋头苦干,辛勤耕耘,日子虽然很辛苦,但辛勤地劳作也算有结果,积累了一些家产,在当地也算属于殷实的人家。童年的记忆总是温情和幸福,几幅画面总是模糊和深刻:见到晚归的父母时那开心地欢呼和随之而来地拥抱,遇到父母有闲时间和自己一起野外踏青时的清风和花香,第一次参加舞蹈表演时踯躅不前的胆怯和父亲鼓励的眼光,以及自己笨笨地按出来的稚嫩却悦耳清脆的琴声。至今我仍保留着那带着褶皱花边的舞裙和一双绣着蝴蝶的粉色舞鞋,那是曾经幸福日子的怀念和见证,虽然这种幸福开心的日子很短暂。

    父亲去世后,作为他的合法妻子和女儿,我们接管了他名下的一切事务。

    梅子家一直没有来人。在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们一直忙着安排父亲及梅子的后事,无暇顾及其他,直到有一天,我和母亲刚刚进屋,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一个八九岁的男孩站在门外,两手拄着拐杖,背着一个淡青色的牛仔双肩包,头发蓬松,脸色青白。他盯着我,没等我开口就说:“我没地方可去了。”

    母亲正要去拉,我拦住了。其实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梅子的长相,父亲的神韵,我忽然心里一阵隐痛。

    就像我小时候哭喊着追赶父亲却被梅子阻拦一样,我阻拦了母亲,“啪”的一声关紧了房门。

    窗外乌云压近,屋内空气沉闷,我心里一阵烦躁。

    “雨婷,你能不能停下来歇歇,我被你晃得眼晕。”我一愣,恍过神来,才发觉我一直不停地在客厅里踱步。

    “来,你过来,”母亲向我招手,我走过去,并肩和她坐在沙发上。她慈爱的抚摸着我的头发,我知道她想说什么。

    “妈,你就没有怨恨吗?”我侧了侧身,和她面对面问道。

    “怨恨?谁该怨,谁该恨?你父亲和梅子……,”母亲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父亲和梅子,即使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个是郎才女貌,很般配的。当初,他们爱的死去活来,却最终没有走进婚姻,他们的怨恨应该比我多。”

    “他们伤害过你。”

    “他们当初一步走错,步步走错,造成了现在这个难以收拾的场面。虽然是伤害过我,但已经付出代价了,他们已经不在了,至少我们还活着。我不想再让这个错延续给下一代。”

    “听说梅子家境很好的,他们应该养得起这个孩子。”我说道。

    “不是养起养不起的问题,而是愿不愿意养的问题。从出事到现在,她的家人一个都没有来,应该是相互怨恨很深,断绝了关系。”

    “你是说如果把这个孩子硬塞给她娘家,应该会遭受不少白眼……?”我说。

    “你爸的事,我从来没有细问过,他告诉我多少,我就听多少,对于梅子,我也不知道她是哪里人,只知道是大学同学。莫说我不知道她娘家是哪里人,即使知道,把这个孩子送回去,她娘家人也不一定会收留待见他。相比起来,我心里已经没有怨恨了,更多的是同情。”

    母亲见我不语,继续说,“雨婷,我知道你心里过不了这个坎,但人这一生很短暂,如果天天纠结在过去的事情中,就没有幸福可言。”

    “那应该怎么做?”我沉默了很久,问了一句。

    母亲拉起我的手:“跟着心走。”

    “跟着心走?”我一时不明白。

    “对,人最重要的是心,常言说,心若计较,处处都是怨言,心若放宽,时时都是晴天……。心若跳着,人还活着,心若不跳了,人也就消失了,所以,累什么都不要累着自己的心。”

    外面刮着风,淅沥沥的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我透过猫眼望去,门外没有人一个人,我开始担心起来,来回晃了两趟,找了把雨伞,对妈妈说:“我下去一趟。”

    冲下楼,看到了那个拄着拐棍的身影,松了一口气。

    他就站在楼下车库的屋檐下面,屋檐很窄小,斜风细雨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瘦小的身影显得更加单薄,

    他抬起头,看见我,眼神中露出一丝惊喜,干裂的嘴唇裂了裂,勉强对我笑了笑。

    我站在雨中,看着这个身体里流着和我同样血液的孩子,终觉不忍,我走过去,把他搂在怀里,对他说:“走,咱们回家。”

    关上了房门,总以为就关上了外面世界的嘈杂与喧嚣,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姐已经很久不在江湖,可江湖上仍流传着姐的传说。

    在这个不大的小城,想隐瞒一点事儿很难,如果小城生活是个娱乐版的新闻刊物的话,那么满大街铺盖的就是这么些话题,有幸灾乐祸版的:“老板与小三双亡,发妻终扬眉吐气”;有咬牙恨齿版的:“奸夫**没有好下场”;更有恨铁不成钢版的:“发妻犯贱,抚养小三弃子”。

    总之,在这个漫天飞舞的八卦谈资里,想给自己的生活添上平静的一笔,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儿。

    这不,一天放学,我走到楼道拐角,看见一群人围着,里面传来争吵声,我扒过人群往里望,只见一个孩子正指着雨奇说:“野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雨奇气愤不过,上前与他厮打在一起。孩子的母亲上去拉偏架,眼见雨奇身上挨了几脚,我立即像母鸡护小鸡一样冲上前去。

    众人将我们拉开,我拉着雨奇的胳膊左看右看,幸无大碍,姐弟俩一起上,倒也没让对方占什么便宜。

    那孩子的母亲本意是思量着拉偏架,没想到我们姐弟俩这么强悍,眼见自己的孩子吃了亏,但碍于街坊邻居都看着,又不好自己动手,一时气得直跺脚,仰脸对着楼道窗口大声喊:“也不知道扭了哪根筋,情妇的孩子拿来养,活该被丈夫撇下去找小三……。”

    等到我和雨奇灰头土脸地回到家,见母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根据她的脸色判断,和楼道拐角与我家窗口的距离测算,她一定听到了对方的嘶骂声。

    雨奇的腿因车祸有轻微的骨裂伤,养了两个月,刚扔下拐杖就与别人打架,一时觉得恐慌,喃喃说道:“要不是他骂我,我也不会动手……。”

    母亲望向我们,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她摆了摆手,招呼我们坐下,说:“我们……换个环境吧,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我和雨奇异口同声地问。

    “是的,你们需要有新的人生,我们搬离这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母亲回答道。

    “妈妈,你是不是心里已经有了好去处了?”我问。

    母亲笑了:“是啊,很美的一个地方,你们一定会喜欢。过几天放假了,咱们一起去。”

    “耶!”我和雨奇击掌欢呼。


上一章 下一章 静谭山少女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