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静谭山少女 > 静谭山少女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章 夏日初遇

正文 第四章 夏日初遇

三年后。

    高考结束了,我松了一口气,无事一身轻,胡吃闷睡了几天后,便赶回了静谭村。可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一连下了几天雨,直到周末的下午才停住。雨过天晴,空气格外清新,我搬了长椅,躺在院子里,看见天空东南方向出现了一道彩虹,心情忽然格外好,开始闭目养神。

    “雨婷姐,”迷糊中,听到有人叫我,我睁眼望去,是王大婶的女儿花妞,手里惦着一个纸包。她比我小两岁,正上高中,闲暇时跟着她妈妈帮忙打理生意。

    “这是我妈做的甜点,让我给你带来尝尝鲜。”

    “太好了,我肚里的馋虫正嗷嗷叫呢。”我接过纸包,正要打开。花妞却拉拉我的衣袖,低声说:“不光是这个,顺路还给你拉了一桩生意。”

    她努努嘴,我朝门口望去,一辆三排座的路虎车停在门口,从车上下来五个人,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小伙,张望间,其中一个人已经走到我跟前:“听说这里能修车。”话语温柔,俊朗帅气,温文尔雅,笑容无害。

    我一时怔住了。

    无害公子显然已经习惯了女人看见他的反应,对我傻丫头式的效果很是满意,不等我回答,就自作主张回头喊去:“苏晨,进来吧!”

    我赶紧把花妞拉到一边:“雨奇没有跟我一块儿回来,这车今天恐怕修不成。”

    花妞压低声音:“你瞧见没有,一车五个人,两个人一间,就得三个房间,车修成修不成不要紧,关键是得想办法把人今晚给留下来,住在这儿。”

    她见我迟疑,两手抓摇我的胳膊,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姐,咱这一大家子,吃喝拉撒,全指望你了,还有咱们的学费┉”。

    一提学费,我立马缴械投降:“好……好……,瞧姐的吧,姐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要把人留下来。”

    我走到车跟前,故作深沉,围着车子足足转了两圈,才问跟在我后面的一群人:“什么情况?”

    “这车开一阵子,停一阵子,有时滑行,有时熄火。”无害公子搭了话。

    “油满吗?”

    “刚加的。”

    “发动机呢?”

    “能动起来,但感觉有时使不上劲。”人群中有一个人答道,应该是司机。

    我一听这话,心里大致有了谱。油箱正常,发动机正常,那就是连接油箱和发动机之间的零件不正常。

    我走到车的跟前,伸手就要打开引擎盖,这时,一道黑影忽的压了过来,随即,一道亮光闪了一下,刺的我眼晕。定睛一看,一双大手正压在引擎盖上,手上戴着一枚硕大的金戒子,亮光正是从这里发出,顺着大手往上望,一张棱角分明的冷俊脸庞出现在我眼前,我下意识地目测了一下,足足高出我大半头。再细看,脖子上还挂了一圈明晃晃的金链子,肆意张狂。最要命的是他的左耳居然戴着耳钉,这是我除了偶尔在电视上见过那些摸不着的明星之外,十八年来第一次,一个扎着耳孔的男人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

    夏天本来穿的就薄,露胳膊露腿的,偏偏又挂戴着这些金灿灿的家什,勾起人被迫犯罪的欲望。比如说,我正在卖白菜,看到一个衣衫破缕的老大娘过来询问,我会挑选一棵上乘白菜,亲自放到她篮子里,轻声对她说:“大娘,拿回去吃吧,不要钱。”看到披金戴银的耳钉男,我会趁机打劫:“黄金叶,玉白菜,十两银一斤。”

    我正狂想,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小孩子怎么会修车,叫修车师傅来!”

    我抬眼,见耳钉男正斜睨着我,对质疑我能力的人,我向来是以理服人的,清了清嗓子,正要开讲,那边,花妞就抢着说了:“她就是修车师傅,别看年龄小,从小就在修理铺长大的,不瞒你们说,她是全才,特别是修车,别看年龄,看技术。”我心中暗自赞同,对花妞挤眉弄眼,点到为止,话不可太夸张。

    “嗤”,耳钉男冷嗤了一声,盯着我说:“那你说这车哪里出了问题,你要是能说出来个一二三,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我就相信你。”

    我眨了眨眼,肯定的回答:“油箱和发动机的连接处出了问题。”

    “都没有检查,就这么肯定?”语气仍旧冰冷如霜。

    “我刚才问了一下,油箱是满的,发动机也没有问题,那为什么车子会走走停停呢?问题就出在油箱和发动机之间的连接处,使油不能顺利的到达发动机,我猜,连接处的零件还没有完全损坏,时而正常,时而不正常,导致车子走走停停。”

    “老大,和我们想的一样。”一个穿着红色T恤衫的男孩对耳钉男说。耳钉男迟疑了一下,不情愿的让开了身子。

    我打开引擎盖,开始查看,汽油泵、燃油滤清器、除气罐、连接管路,应该是燃油滤芯堵塞,为了以防万一,我借口回屋拿工具,趁机给雨奇打了电话,把情况给他一说,他也赞同我的观点:“不是大问题,这种情况你也熟悉,咱们修车时经常碰到,我上次拿回去的工具箱,就在一楼最西边的屋里,有一个新的燃油滤芯,给换上就行了,如果手脚利落的话,半个小时就搞定了。”

    我放下电话,返回车子旁,对耳钉男说:“不好意思,这车完全修好恐怕得三、五个小时,你看,这天色渐晚,不如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明天一早保证修好,不耽误你们的行程。”

    说这话毕竟心虚,赶紧陪个灿烂的笑容。

    耳钉男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默不作声。我权当他同意了,就对花妞喊:“花妞,安排个包间,挑最好的菜招待客人!”

    刚喊完,他们中间一个人就大笑起来:“哈哈!老大,我记得你曾经养过一个宠物狗,名字好像就叫花妞……。”话音刚落,众人顿时哄笑。

    这话太直白,伤了人的自尊心。花妞对她的名字是极其敏感的,她班里很多同学都喜欢拿她的名字开玩笑,她已经建议她妈妈好几次了,要改个雅气一点的、大气一点的,但她妈妈说,这是她出生时算命先生给起的名字,改不得,所以一直未能如愿,她最忌讳这个。这次,这几个帅哥不顾及她的感受,当众嘲弄,顿时觉得非常委屈,脸憋得铁青。我赶忙过去劝慰,她强忍着眼泪,眼睛朝上挤吧了几下,对我说:“姐,不要紧,来的都是客,咱做生意的,这个道理我懂。”说完,就去安排饭菜了。

    我领着耳钉男去看房间,从他上楼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发现他犯有洁癖症,手指不停地磨蹭着扶手、窗沿、桌角,我猜想,如果他能从这些地方摸出灰尘来,一定会像摸出个毛毛虫一样哇哇大叫。

    不过,这似乎不可能,我有这样的自信。前两天下雨,我闲着没事,就在屋里反复打扫,毫不夸张地说,现在房间里可是洁净如新,一尘不染。

    果然,转了一圈,耳钉男终于订下三个房间,而且一订就是两个晚上。

    我和刚返回来的花妞兴奋地击掌欢呼。

    晚上,等客人们都上楼休息了,我俩在一楼整理洗漱用品。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这可是下雨以来咱们的第一批客人,精心点儿!”我对花妞嘱咐道。

    “那是自然,你放心好了。”花妞正在柜台前整理毛巾,思虑了一下问:“不过,一订就是两个晚上,吃饭也是不讲价钱,出手挺大方的,你说,他们会是什么人?”

    “谁知道呢,我想,应该就是结伴出来游玩的朋友。”我说着,把手边的浴巾摆叠整齐。

    “我看不像,你瞧他们这群人的打扮,披金戴银,特俗,一看就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贵公子,尤其是那个领头的,三个房间,两个晚上,还有这帮人的吃喝,他全包了,真是个到处撒钱的主儿。”花妞撇了撇嘴。

    “到处撒钱?”听到这个词,我顿时笑出声来:“你说均贫富这个词儿是谁发明的,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也是,只有他到处撒钱,这个社会才会贫富均衡,才会和谐稳定。”说完,我把我“卖白菜”的故事讲给花妞听,惹得她哈哈大笑。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开始在院子里修车,刚摆置个差不多,就见无害公子和耳钉男从屋里出来,“早啊!”我和无害公子互相打了个招呼,开始攀谈。从闲聊中得知他们都是春城市人,结伴出去游玩,跑了几千里路,刚返回来,路过静谭村的时候,车子出了毛病。

    耳钉男依旧板着脸默不作声,等到车修完,他开着车试驾了一圈,确认无误,脸色才稍稍缓和。

    既然人都已经住下了,当初的目的也达到了,我也就不需要在车子上做文章了,所以,我好心地告诉他们:“我刚换了个燃油滤芯,不过,等你们回去,最好到4S店,换上原装的比较好。”

    耳钉男看了我一眼,转身招呼大家:“今天去爬山,明天早上一早走。”说完,一行人就去静谭山转悠去了。

    夏日天长,傍晚时分,彩霞还披挂在西北方向,映得整个天空红彤彤,煞是好看。我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忽然隔壁传来争吵声,细听之下,好像是王大婶的声音,我急忙过去查看,只见王大婶正和她的儿子大虎拉扯。大虎是花妞的哥哥,初中毕业之后,一直辍学在家,偶尔帮他妈妈打理生意,但自从沾染了赌博之后,生意也三心二意了,还时常伸手向王大婶要钱。大婶不给,他就闹事,吵吵闹闹不少折腾。争吵声引来了几个过路的村民,正围拢过来,指指点点。拉扯中,王大婶被大虎猛推了一把,一个趔呛跌倒在地,终于忍不住伤心,嚎啕大哭。我最不能见的就是这个场景,儿子打母,要翻天了。我一把抓起墙角竖着的一根木棍,上去对准大虎就是一阵猛捶。儿子是母亲的心头肉,这个道理我懂,当着母亲的面,怎么能真心打儿子?所以我根本就不是真打,只是装腔作势,做做样子,安慰王大婶罢了。把母亲推倒在地,大虎本就甚是理亏,正在懊恼,见我张牙舞爪、动作极其夸张的向他扑来,也非常配合,一直不敢还手,迂回游走,躲躲闪闪,还不小心一个跟头翻倒在地,我上去就要补上一棍,王大婶见状,连忙扑过来,抱着我的腿,口中大喊:“雨婷,别打了!”大虎哀嚎声更惨:“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

    “老大,你看!”我听到一声惊呼,猛然抬头,看见耳钉男一干众人,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这是个什么场景:我双手持棍高高扬起,一只脚踩在大虎肩上,旁边王大婶抱着我另一条腿正悲悲戚戚。这个场景上演过多次了,总是以母子抱头痛哭、互诉衷肠而谢幕。既然戏离落幕不远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就把棍子一扔,扭头对看热闹的村民说:“都散了吧!”转身回屋去了。

    晚上,我正在柜台前打扫卫生,看见耳钉男从外面吃饭回来,进屋就一屁股坐在柜台对面的沙发上,低头摆弄手机。我赶紧迎过去:“怎么样,饭菜可口吗,今天玩得可开心?”一连问了几句,他都耷拉着眼皮,爱理不理。

    有生意,心情好,我不跟他计较,继续手头的活儿。这时,我手机响了,一看,是路慧打来的。

    “雨婷,你现在在哪儿?”电话那头传来声音。

    “我在静谭村。”我哼哼道。

    “哦,明天回来吧!到我家来吃饭,徐一帆也来,庆祝我们顺利结束高考。”

    “什么?一帆大哥也去?”我惊喜地问了一声,不由自主抬高了声音。

    “是啊!明天他正好休息,他还说要露两手呢,就等你了。”

    “好啊,好啊!几点到?都缺什么,路上我顺便买点儿带过去。哦,我记得一帆哥最喜欢吃牛柳炒青椒了……。”

    “不用你说,我都准备好了,什么都不缺,要说真缺,就缺你这张嘴,明天早上别吃饭了,空空肚子,管你个饱!”

    “你怎么不早说,我好提前两天饿肚子,吃穷你!”

    “哈哈!”电话那头传来路慧爽朗的笑声,“尽量早点过来,热闹热闹,十点半吧!”

    “好!明天上午十点半,我一定准时到。”放下电话,我兴奋地手舞足蹈,转脸看见耳钉男面无表情的上楼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静谭山少女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