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玄尘道途 > 玄尘道途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三章 弟子愿受罚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三章 弟子愿受罚

    “哎!”昏暗的禁闭石室内,刘玉靠在地牢冰冷的石壁上,忍不住摇头叹气。

    月前,突然传来王平勾结灵兽宗陷杀同门之事,被害之人,乃是夏侯家的夏侯武夫妇,还有其徒夏侯鹏。

    刘玉随即便被关押进了执法堂的地牢,一关便已快一个月。

    刘玉一开始怎么也不信,一向稳重,让他最为放心的二弟子王平,会做出背叛宗门之事,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

    但随着消息的不断传回,通过执法堂弟子之口,此事的来龙去脉也渐渐清晰,还真就是自己的徒儿王平所为。

    前些月,灵兽宗雷光豹出逃一事,便是灵兽宗故意放出的诱饵,而王平则是做为内应,将发现雷光豹行踪之事,有意透露给夏侯家。

    诱引夏侯武几人,背着宗门私下前去抓捕,中了灵兽宗提前设好的埋伏。

    “湖涂啊!”平儿做出此事,定是为了天遗与月儿,但杀害天遗、月儿之人,都已伏法,往日恩怨便任其过眼云烟,无需为此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好在听说,事后平儿随灵兽宗的人一道走了,并未落入宗门之手,不然,这背叛宗门定是个死罪。

    “哐!”的一声,禁闭石室的石门升起,亮光由门照入了昏暗的石室中,刘玉不由抬起手,遮挡这刺目的亮光。

    “玄玉师弟,宗门现已查明,王平叛逃之事,确与你无关,这些天得罪了!”执法堂堂主项元彪魁梧高大的身躯,宛如一堵墙挡在了石室门前,抱歉着说道。

    “无妨!”刘玉起身拍去身上的尘土,走出了禁闭石室。

    “对了师兄,我那孽徒可抓到了!”刘玉才走出石室,便装做一副气愤的样子问道。

    “哼!听说被灵兽宗给送出海了,不过,宗门已让疾风师弟领着一队执法弟子跟着出海,这孽畜,休想逃走!”项元彪也跟着气愤说道。

    “不过落风海广袤无边,巨浪狂风不断,凶兽、匪盗肆虐,想在这茫茫海域抓住你那徒弟,可不容易,疾风师弟此行多半是白跑一趟了!”随即又低声自语的模样摇头说道。

    “哼!这孽徒最好死在那落风海!”刘玉心中暗松口气,但嘴上却呵斥道。

    “师尊,你没事吧!”刘玉跟着项元彪从金傲峰的地牢隧道走出,来到地牢口,拓跋昌早已在此等候,见师尊刘玉出来,立即上前拜见。

    “没事!”刘玉摇摇头。

    宗门地牢设有禁制,隔绝了外界灵气,无法打坐修炼,天天只能干坐着发呆,加上心中一直担忧徒弟王平的安危,令他此时看上去脸色极差。

    “师弟,王平勾结灵兽宗,杀害同门之事,虽说已查明与你无关,但此事于宗内影响太过恶劣,此子出至师弟门下,师弟你这疏于管教,教徒无方之责,想来是逃不掉了。”

    “至于是何处罚,便要等宗门下发通知了!”项元彪从身旁执法弟子手中接过,当日关押刘玉时收缴的储物袋等物,一边交回给刘玉,一边沉声说道。

    “那孽徒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贫道平日竟无半点察觉,确实疏于管教!”刘玉接过储物袋等物,叹声说道。

    “师尊,师祖他老人家让你去一趟!”一旁的拓跋昌开口说道。

    “既然玄木长老有请,那师兄就不送了!”项元彪拱手说道。

    “告辞!”刘玉回礼一拜,随即带上拓跋昌,御剑飞去了黄日峰。

    …

    不久,两人便来到了黄日峰峰顶区域的玄木洞府,而玄木真人此刻已静坐于洞府外,长廊东侧凉亭的石桌旁,正品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香茗,显然正在等着刘玉到来。

    “弟子玄玉!”

    “弟子玄昌!”

    “拜见师祖!”

    两人忙快步上前行礼!

    “坐!”玄木轻笑招手,顺便还给两人沏好两杯热茶。

    “谢师祖!”两人落坐连声谢道。

    “王平乃是你门下弟子,竟胆敢勾结外宗,残害同门,事发亦太过突然,宗门只能先将你关押,望你莫心生怨言!”待两人坐下后,玄木真人缓缓说道。

    “弟子不敢!”消息突然传回,自己做为王平的师尊,确有嫌疑,宗门此举,他自然能理解。

    “如今已查明,此事你确未牵扯其中,但门下出了这等大逆不道之徒,可见平日对门下弟子疏于管教,负有监管失察之责,”

    “经宗门决定,罚处你往后圣符堂三十年之职位俸禄,包含所下发的青客丹,此处罚你可有疑异?”玄木真人叹口气,将宗门对刘玉的处罚道出。

    “师祖,师尊他平日对…”一旁的拓跋昌立即开口,想要帮着师尊说话。

    平日师尊对他们都严以管教,既已查明,师尊并未牵扯进此事,玄安师兄远在黑白山脉任职,这监管失察之责,怎能怪到师尊头上?

    “门下出了这等孽徒,弟子确有管教不严之责,甘愿认罚!”刘玉示意徒弟拓跋昌别说了,随后起身跪地一拜说道。

    “起身吧!”玄木真人无奈说道。

    “玄玉,这管教不严之责,可大可小,若放在平日,最多也就口头责备。”

    “而此事确实太过恶劣,王平勾结外门不说,还陷害同门,令夏侯家三位重要族人陨落。”

    “且此子这些年在戍边哨所,还一直参于,包庇“百鼠帮”这一狩猎帮会的贩私活动,大量倒卖灵材。”玄木真人脸色凝重,随即解释起其中的厉害。

    “什么,这孽徒他竟还干着牟利走私的勾当?”刘玉不由一愣,没想到王平这些年利用职务之便,竟还私下参与倒卖走私。

    若不是从玄木师祖这听说,自己根本不知道,王平究竟还有多少事还瞒着他这个师尊?

    “此次宗门派人前去调查,从黑潭哨王平的住所,找到了一封此子留给宗门的认罪书,上面不单交代了其勾结灵兽宗的动机与过程,便是为了替其徒张天遗之死向夏侯家报仇。”

    “且说了整件事都是他一人谋划,还交代了这些年与百鼠帮贩私倒卖的种种,留下了数千万灵石的赃款,说是愿主动上交宗门。”玄木真人接着说道。

    “这孽徒…,哎!”刘玉不知该说什么好。

    “根据此子交代的线索,宗门此次一连捣毁数个诸如百鼠帮这样的走私帮会。”

    “还揪出不少宗门蛀虫,好好整顿了戍边的前哨,说来此子还有些许检举之功,但万不该,勾结外人杀害夏侯家那三人。”

    “遇害的三人皆是夏侯家嫡系重要人物,若只是夏侯家的旁系,到也不会连累你受到如此重的惩罚!”玄木真人无奈摇头说道。

    且有些话玄木真人并未说出口,好在此次二长老天风替宗门前去中州,参加天海宗新晋乾厚真君的灵婴大典,尚未返回云州。

    趁着其不在,宗主做主先定下了这一处罚,不然,还不知如何收场!

    这王平虽出至玄字一脉,不过是他门下一默默无闻的三代弟子,这管教之责,怎么也算不到他玄木头上。

    但死的是天风长老的亲孙,平日此子又极受二长老的喜爱,为顾忌天风长老的颜面。

    玄木在宗主面前,也已主动请罪,担下监察、教导不严之责,愿自罚十年俸禄,来平息此事。

    “弟子明白!”此事宗门不重罚自己,显然不好给二长老交代,且此事确是自己徒弟王平的过错,别无它法,自己只能认了。

    “还有,此事过后,你万不可私下离开山门半步,听明白了吗?”玄木真人点头,随即郑重嘱咐道。

    “弟子谨记!”金华秘境一行,加上此次夏侯武陨落,自己与夏侯家之间结怨已深,人在宗门,众目睽睽之下,夏侯家不好有所动作。

    若自己贸然离开山门,怕是很快就会突遭横祸,死的不明不白。

    …

    “师尊,那人从地牢被放出来了!”于执法堂任职的夏侯家族人岩风,急忙赶至夏侯峰的洞府,将那刘玉被释放的消息,第一时间禀报给其师夏侯峰。

    “为师知道了!”夏侯峰闻言,神色并无波澜,缓缓说道。

    “师尊,接下该如何行事?”岩风道人随即问道。

    “让族中弟子近来留意此人的行踪,一切待老祖返回宗门再说,去吧!”夏侯峰沉声说道。

    “弟子这就吩咐下去!”岩风道人见师尊神色不悦,且无其它吩咐,便退出了洞府。

    “二弟,你为何要瞒着我!”夏侯峰静坐良久后,喃喃自语道。

    夏侯武的死讯,突然传回宗门,夏侯峰震惊、痛心之于还有就是诧异,二弟不是说去楼风国拜寿,怎会出现在黑白山脉的前哨边境?

    待宗门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查清,夏侯峰这才明白二弟为何会瞒着自己,偷偷前去黑白山脉,乃是冲着那雷光豹而去,为的不过是一颗“雷元豹丹”!

    是怕自己与他争吗?这么多年自己几时争过?亲族兄弟间的情谊,难道还比不过区区一颗“雷元豹丹”吗?




上一章 下一章 玄尘道途txt